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九龙戏猪在线阅读第8节

2022/1/14 23:14:23 作者:黑毛壮汉 来源:17K小说网
九龙戏猪
九龙戏猪
作者:黑毛壮汉来源:17K小说网
这是篇基于现实的生活叙述,至那些年少轻狂的兄弟们,至青涩的校园,至生活的艰苦,至五湖四海的兄弟,很多朋友劝我去写一本书,哪怕是试试,哪怕就是随性去写,可是老子是才子,你让我写我就写多没面子。奈何本人生性善良,听不得别人哭缠,免为其难,我就吧唧吧唧。提到上学那时候,应该很多不爱学习的同志会有很多美好的回忆,会有很多热血的青春,尤其是赏脸看我胡扯的你们。当然,好学生也有回忆,但他们的世界我此生大概是体会不了了。言归正传,这里的名字都是代号,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黄守义招呼一声发现身旁这个汉子没有响应,又看见大伙眼神怪异,这才缓缓转身看了一眼黄三娃。

“这老小子又咋咧嘛!”黄守义看到黄三娃也不走动了,已经盘着腿坐在土炕上,低下头一个劲儿的傻笑,哈喇子直溜溜的挂在空中。

“这种情况应该是罕见的科塔尔综合征”臻逸站在沈言身旁小声说道。

“什么是科塔尔综合征?”沈言转身问道。

“就是一种精神疾病。”臻逸压着声音说道:“早在1880年,法国神经科医生Jules Cotard描述的一种综合征。得此类疾病的患者多会伴有抑郁症、精神分裂、麻痹性痴呆等症状的发生,属于认知性障碍的一种。他们的世界里,可能对普通人存在的事物在他们看来已经成为隐形了,所以治疗他们或与此类人接触切不可以急躁的去证明你们之间差异的存在,而是应该从理性的角度去改变他们的认知系统。”

“这就是科塔尔综合征。估计黄师傅最近精神压力大,产生了疾病的先前预兆,应该赶快送到医院接受治疗。”臻逸看着一直在傻笑的黄三娃心里叹了口气,他并不希望黄三娃现在突然发病,在黄三娃身上还有许多谜团没有解开。

沈言面对这个见识广泛的臻逸,似乎有些相信了他说的道理,黄三娃应该是得了所谓的精神疾病。

可是现场村民应该不这么认为,包括黄守义。

“脉象飘浮,是外物侵身,这是撞邪咧!”黄守义坚定了自己的想法,伸出搭在黄三娃手腕的手,又仔细看了看,点点头说道:“壮娃,赶紧找村口的马师傅来瞧瞧。”

“哪个马师傅?”身边的汉子摸着脑袋问道。

“就是村口放羊的老马头啊!”黄守义这才想起,老马头平时在村里很低调,一辈子的单身汉了,家里就只有几只山羊,村里上了年纪的老人也不知道老马头是什么时候来到村里的,自己打小就知道这个老头,几十年都没变样了还是老样子,去年还被镇上评定是五保户哩。

“老马头能瞧了病?”李大红站出来不可置信说道,身边的村民们也相互点头纷纷表示不解。老马头这个人在村里放了几十年的羊,无儿无女,见人总是笑呵呵打着招呼,也从不参与村里的事,有时候还背个布袋子出远门,一走就是小半年,回来还是老样子了。

李大红可知道,自个小时候偷偷放跑老马头拴在树上的羊,老马头也没个脾气,依旧乐呵呵。非要说有什么出彩的地方,那就是过了一天,那只羊自个屁颠屁颠跑回来了。

“你知道个屁!就你爷爷见了老马头还得乖乖叫声老叔哩!”黄守义骂了一句。李大红这才陪笑着讪讪不语。

“笑个逑,赶紧喊人去!”黄守义又骂了一句李大红。

李大红受了责骂也不当回事,笑嘻嘻带着一个围观的汉子出了屋。

不大一会,李大红叫嚷着大伙让一让,人群里挤出一个老头,正是黄守义让李大红喊来的老马头。

老马头一走进来,沈言就看到了,这个老头穿着件黑色手工缝制的大棉袄,洗得发白,几处衣角磨开了口子里面的棉絮露了出来,腰里还别着个破烟袋子锅。黑白相加的胡子留得老长,杂乱不整就像是田地里的玉米须一样,头发却理了个短寸,脸上还沾了几道泥土,看上去就是个老实巴交的老农民。

老马头脚上还踩着一双沾满泥巴的黑色雨鞋,步伐稳健地走了进来,看见满屋子的村民,忙着打招呼,看到沈言时目光突然停顿了一下。

“马师傅!”黄守义看到老头来了,急忙迎上去。

老马头回过头点点头,也没问黄三娃的情况,刚才在路上李大红已经添盐加醋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只见老马头走上前去瞧了一眼还在傻笑的黄三娃。

“他这是撞了犪蟡”老马头说完摇摇头。

“犪蟡是什么?”沈言忍不住问道。

老马头看了一眼这个眉清目秀的小伙,眼睛一亮,凑上前上下打量了一番,没有回答他的问题,突然笑出了一脸褶子道:“小伙子,你当我徒弟如何?”

沈言有些无语,这个怪老头子突然怎么来这一出,眼下如何救人要紧,怎么突然让我当他徒弟。

“哎呀,这是好事啊,还不快拜师,这边还等着救人哩!”黄守义站在一旁督促着沈言。

就这样,当着众多老少爷们的面,沈言稀里糊涂就拜了师,成为老马头的弟子。

当了师父后,老马头乐的简直上了天,大手一挥说道:“赶快去拿两双筷子,端碗醋来,看我来降了这条孽畜。”

黄守义闻言后大喜,急忙钻出人群,很快就拿来两双筷子和一大碗柿子醋递给老马头。

拿了筷子后,老马头冲着徒弟沈言说道:“师父今天给你上一课,瞧好哩!”

屋子里的村民闻声后眼睛都睁大瞧着,臻逸撇了撇嘴巴,扶了一下眼镜框,抱着膀子看热闹。

“好徒儿,快把这筷子分成八节。”老马头把筷子递给沈言。

沈言也不是矫情的人,既然拜了师,就恭恭敬敬拿过筷子二话不说,两双筷子在他手上被分成八节。

“好,我这徒弟还有点力气。”老马头满意的点点头,继续说道:“你现在去黄三娃身边,把这八节筷子摆出个互字。”

沈言拿起筷子也不畏惧,走到黄三娃身旁,很快就摆出一个扭曲的“互”字,看着手里还剩下两根筷子说道:“师父,这两根怎么办?”

老马头端着醋碗笑眯眯说道:“剩下两根筷子,在上下各竖放一根就好”。

沈言摆弄好筷子在老马头的示意下退到人群中。

老马头看到沈言退后,走到黄三娃面前,从裤兜里掏出一枚黑漆漆的麻钱顺手扔在醋碗里浸泡。

“过来几个人来帮忙,把着小子的牙掰开。”老马头转过身招呼了一句。

几个庄稼汉子摩拳擦掌的走了过来,似乎遇上这种事能够参与进来,说不定以后吹牛逼还有谈资。

几个庄稼汉按住傻笑的黄三娃,一个汉子也不含糊,伸出粗大的手捏开黄三娃的嘴巴,却发现黄三娃咬紧牙关,仍然发出傻笑的声音。

“撬不开牙怎么办?”汉子急的说道。

“我来!”沈言走上前,伸出手捏住黄三娃的下巴,只听见咯吱一声,黄三娃嘴巴张开了。

老马头眼疾手快,急忙把一碗醋灌进黄三娃嘴里。

咕嘟咕嘟

黄三娃本能的喝了两口,就不再往喉咙里咽,剩下的醋也顺着黄三娃的嘴里流了出来。

老马头看到喝的差不多,扔了醋碗,拿出那枚麻钱,放在筷子摆出的“互”字中间。

只见老马头双手上下变动快速握了个诀,说了句:“起!”

“互”字中间的麻钱突然嗖的一声直挺挺的竖立起来。

“额的神啊!”屋子里的老少爷们瞪大双眼怎么也不相信这麻钱还能自个站起来。

臻逸也惊奇的睁大了双眼,这完全是颠覆了他的认知,心里想着这玩意会不会是某种化学反应或者有没有什么戏法成分在里面。

沈言也看到了这一幕,更加觉得不可思议。

老马头的双手握诀变化很快,“互”字中间竖立的麻钱突然开始颤抖,紧接着,黄三娃又开始闹腾了,整个跳了起来,在土炕上来回走动,显得很焦急。

与此同时,“互”字里面的麻钱颤抖的频率加快,似乎在做着挣扎。

正在所有人紧张的看着这一幕,黄三娃突然停止了走动,整个身子瞬间软了下来,倒在土炕上。

黄三娃停止了闹腾,静静躺在土炕上。同时麻钱也停止颤抖,依旧竖立着,但是却散出来一丝丝黑色的烟雾,味道像极了烧焦的熟料皮子,异常难闻。

就在此时,黄三娃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黑水,味道带着一股醋味却臭的离奇。

满屋子老少爷们瞬间捂住鼻子,李大红急忙打开窗口,一股寒风窜了进来,带走了这股臭味。

等众人回过神,只看见那枚麻钱已经静静躺在“互”字中间,也不再散着黑烟。

“好了,这孽畜道行还练没到家,就交代这里了。”老马头拿起那枚麻钱,交给黄守义吩咐他把这个东西找棵老槐树埋在下面就行了。

黄守义带着几个村民小心翼翼捧着麻钱出了屋子。

“哎呀妈呀,可把额憋死啦!”黄三娃突然爬起来,满屋子的村民,摸着下巴忍着疼痛,哼哼唧唧说道:“咋都在额家哩?”

黄三娃的老伴看到自个当家的能开口说话了,嚎嚎大叫扑倒黄三娃身上喊着:“当家的,你要是走了,丢下我这个老婆子该怎么办哩!”

“你个死老婆子,胡咧咧啥呢!”黄三娃推开老伴,想要下炕,却发现自己突然浑身使不上劲,软绵绵的。

“我这是咋了?”黄三娃靠在墙上说道。

“你这是撞了邪性了,是马师傅救了你。”黄守义收拾着自个的木箱子顺口说道。

屋子里的老少爷们也七嘴八舌的说着刚才的经过,黄三娃越听越惊心,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

“好了,让他好好休息,回头多喝些醋就没事了。”老马头说完示意沈言跟他走。

臻逸看了看已经躺下的黄三娃,又看了看沈言的背影,急忙挤出人群跟了出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穿成狗血虐文女主角第九章

    宁兖喝的并不算很多,只是喝得有些急,所以回家躺了一会儿,很快便醒了。他光着脚从卧室离开,去客厅接了一杯温水灌下,顺手拿起茶几上的手机翻了翻,发现章典文打过来好几个语音电话,这才想起在酒吧碰见过对方。手指上移,宁兖在未接通的电话点了下,那边随即传来声音。“醒了?”“嗯,”宁兖不好意思地挠挠头,问,“请

  • 萤草的综穿之旅在线阅读第9节

    第二天一大早,白暮词奉命去偷偷摸摸地请了谢婧宸过来。两人在楚月兮院子里的石桌边面对面坐下,开始一脸严肃地……用起了早膳。楚月兮:“谢大人,我家这厨子是十年前我爹花重金从醉春楼聘来的,手艺可是一绝。”谢婧宸舔了舔嘴角的粥,满足地眯了眯眼睛,一边往嘴里塞点心一边应声道:“好吃好吃,比醉春楼里的都好吃!”

  • 跑男之明星帝王在线阅读第七节

    男子不再说话,慢慢端起了茶杯,似在等着花月满的反应。花月满偷着狠掐了自己大腿一把,挤出了几滴眼泪,张了张嘴,却因被点了哑穴发不出声音,只得佯装可怜兮兮的摇头。骗鬼呢?费了这么大周章的派人抓她,只是为了让她帮点小忙?男子并不见半分动怒,似对她的否决也在意料之中。放下茶杯,他缓缓站起了身子,待再次站定在

  • 穿成病美人师尊后徒弟重生了之转学

    我只是来当看客的,连阿兵都没把这黄鼠狼抓住,我自然更不可能有法子抓住,所以还是得回去让陈大师解决这事儿。男子依旧是什么话都不说,只是不停地点着头,我知道再说下去也没意义,就带着阿兵离开了养鸡场,回到了陈大师的家。回去以后,我就把发生的事儿,跟陈大师说了一遍。说完以后,陈大师有些讶异:“变成黄烟跑了?

  • 我真不想穿越到MC世界啊第9章在线阅读

    棠渠身着一条简单大方的连衣裙,迈着小步走来,人温柔似水。傅亦衡赶紧笑着招呼,“啧啧啧,难得棠大明星赏脸,赶紧赶紧过来坐。”“几位大佬相约,我一小小的艺人哪敢不赴约呀。”棠渠摘下墨镜和口罩笑着回答,随而跟贺犹迟他们几个打了声招呼,目光落在贺犹迟旁边的苏显衍身上,眼眸中的柔光黯淡随即恢复如常。棠渠落座后

  • 我有个电影穿梭系统出发!天澜军区

    想到便做,周清盘膝而坐闭目凝神,耐心感应着身体周围的变化,得出的结果令周清惊喜交加。他感觉到了一股与他的灵痕极为相似的气息混杂在体外的空气之中,意念一动识海内的灵痕便开始散发出一股吸纳之力,外界的灵力开始进入周清的四肢百骸。周清自身的感觉中,仿佛一股暖流自体内生起,整个人暖洋洋的舒适无比,同时间外界

  • 重生之佛系王爷不好撩(上)在线阅读第十章

    “你是我亲自招惹的男人,我会对你负责到底的。”归期勾了勾唇角,张开嘴咬住了赵鼎山的手指。赵鼎山一惊,万万没想到归期这么主动,只见她眼神撩人,歪着头看他,那一刻,他只觉口干舌燥,心口仿佛有一只小手在使劲挠。“小期,我想娶你回家。”赵鼎山这个纯情少年……咬了他一下竟然脸红成这样。好吧,归期承认自己也是小

  • 穿到史前养小恐龙崽在线阅读第4章

    喂张熠晨吃了药,张少庭本想离开卧室让他好好休息,却不想被他一把拉住。“怎么了这是?”张少庭回头,在床边坐下:“还是不舒服?”“庭哥。”张熠晨张口闭口不谈自己发烧:“我本来想着趁着这一天休息跟你好好出去转转,晚上还想做上两次……”张少庭嗤笑一声:“拉倒吧,就你这样还做呢,别说你有没有力气搞,就是我上你

  • 幻想之乐——凤之章在线阅读斗界

    第二天睁开眼睛的王邪,发现周围一阵喧闹,无数的人欢呼,声浪不断。他被放置在一个巨大赛场之上,看台坐满了人。那些人看到王邪摇摇晃晃站了起来,便一阵欢呼起来,热闹非凡。王邪扶了下自己的脑袋,有些疼痛感,看来他们应该是半夜把自己迷倒,再送到这个赛场里面的。那些人衣着华丽光鲜,十分富态,态度睥睨,这些人王邪

  • 综影视之就是穿穿穿在线阅读第4章

    自京城出发到宁古塔,一路有三十几个驿站,基本上八站就会更换一波换押送兵吏。每次更迭,都需要把犯人情况说清楚,病死或者逃走的也得由负责的兵头子和大夫签字画押。这并非意味着这些兵油子就能跟大夫沆瀣一气只手遮天,在押送途中对于犯人的消失,无论是生老病死都是有指标的,若超过数量,兵吏们也会被处罚,严重的甚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