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我的佛系田园在线阅读第4节

2022/1/14 23:26:53 作者:竹子米 来源:红袖添香
我的佛系田园
我的佛系田园
作者:竹子米来源:红袖添香
前世的她为了真爱早婚早育早离,坚强独立,为母则刚,最后成功把自己早早累死。重生了,她决定好好爱自己,偶尔回乡躲清闲。反正她有车有房,还有一份工作赚口粮,生活安稳平淡。平淡是福嘛,啊哈哈。——但她身上有座山,山上有座观,观里曾经有位道士在炼丹。还有小人在背后戳心肝:哎,小妹,你马甲掉咧~……她啥都不图了,今生还能岁月静好不?(本文纯属虚构,有男主,互动甚少,非女强,无忠犬,慎入。架空勿究,不爽不甜的微宠清新日常文。)

回到东宫的君泓,沉着脸坐在堂中一声不吭。

沉重的气氛吓得一干侍候的人提心掉胆,大气也不敢出。

总管詹春走了进来,“殿下,这是怎么了?”

君泓抬起头来,手指在桌上轻轻敲击,可是声音却已经平静下来,“詹春,去帮我查一个人。”

“谁?”

“叶太傅的孙子,传言中多病体弱的叶知公子。”

詹春微微一愣,“叶知回来了?”

“回来?”这下愣住的变成君泓了,“不是说他一直卧病在床吗?”

詹春摇摇头,快速的整理着脑海里关于叶知的信息,“属下一年前去江南采办东宫所需材资的时候,曾经与这位叶大公子有一面之缘。”说到这里,语气一顿,“殿下,不如您先说说,叶知是做了什么让您如此大动肝火吧?”

君泓沉默了一会儿,才将今天在马场上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詹春看了看他的脸色,“殿下,您不是这么易怒的人!”

君泓抬起头了看了他一眼,良久,站起身来踱到窗边,才道,“就是因为我不易怒,却偏偏怒了,更说明这个叶知的不同寻常。”

他身为东宫太子,对于危险的人和事,总有着超乎寻常的直觉。

詹春点点头,“殿下,我一年前在江南醉卧楼见到叶知的时候,他正出手调解盐帮和漕帮之间的纠纷。这两大帮派积怨已久,向来互不相让,江南物产丰富,一直是两家必争之地,那次正值河运的旺季,两家又起冲突,可是那叶知,三言两语,便解决了一场刀光剑影之灾,让两帮轮流为主,商讨分成。依属下看来,叶知处事温润平和,真可道是谦谦君子,似乎于您口中所述的叶知有所不符。”

谦谦君子,温润平和,叶知?君泓很艰难的想把这几个词串起来,却怎么也联不到一块儿去。

君泓沉吟半响,目中波光连闪,“詹春!”

“是。”

“你去查两件事,一是这叶知和父皇近来是不是联系较多;二,搜集叶知从出生到现在,所有的事情,一点一滴都不要放过。”

“是,属下马上就去办。”

叶知明知他的身份,却敢在父皇面前一而再,再而三的激怒他,明显是有父皇撑腰,而且,他也得弄清楚,这叶知如此针对他,到底意欲何为。

叶落可不去管当今太子在琢磨什么,她满面春风,心情大好。

坐在马车里,差点没哼着歌儿了。

“落落,你脑袋里究竟在算计什么?”叶竞沉不住气了,可怜他一把年纪,今天差点没被宝贝孙女的一番行为吓掉一条老命。

“没什么,只是我后面几十年的自由都因为这君泓被迫放弃,我气不过,我气不过就不想让他也好过。”

“落落宝贝大小姐,君泓是太子,未来的君王,他不好过,你能好过到哪儿去。”

“是啊,”叶落点点头,“反正我们互相看不顺眼,所以我们就彼此不让对方好过。”

“落落!”叶竞快哭了,“你就不能可怜可怜我年老经不起吓,把话给我说明白了吧!你这个小脑瓜转得太快,不讲简单点,爷爷我跟不上啊。”

“爷爷,你不知道吗,战斗,是提高技能最快最好的方式。在我和君泓彼此的争斗中,如果他一直处于下风,那我就继续欺负他,以泄我心头之恨;如果,他有一天赢了我,我就有理由全身而退了。”叶落伸了伸懒腰,“与天斗,与人斗,真是其乐无穷啊!”

她微微弯了唇,尤其,这个人,还是未来天子,想必未来的十几年,应该不至于太过无聊。

叶竞在心里无声的祝福君泓,太子殿下,您自求多福了。

叶落回到家的时候,一个青年男子正蹲在叶府面前画圈圈,一看见她来,将手中的树枝一丢,便大叫着扑过来,“小叶叶啊,你终于回来了,想死我了啊!”

叶落顿时满头黑线,非常淡定的站在原处,伸出一个手指。

飞扑而来的身影便立刻顿住了,小心翼翼的伸手拂开抵在他脑门上的手指,青年非常不满,“小叶叶,这么久不见,你都没有想我?”

“不想。”叶落干脆的答道,径直往府内走。

“小叶叶,你怎么能这么无情呢,人家会很伤心的……。”青年紧跟在身后,念叨着。

“咳!这位公子是谁?”叶竞立即紧绷了神经,上前几步,不动声色的查探着这位貌似与自家孙女非常亲呢的男子的身份。

“啊,您是爷爷吧,我是……。”青年衣袖一拉,正准备高谈阔论一番他与某叶姓公子比山高比海深的情谊。

“爷爷,他是过路的闲杂人等,您不用理他。”叶落一句话,给他定了性。

叶竞点点头,“那好吧,我不感兴趣了。我去书房,你们自便。”

他相信自家的孩子,如果真是事关终身大事,断然不可能如此轻描淡写,既然与终身大事无关,他也就没有必要花心思去关心了。

年轻人的事,老年人不宜多掺合啊!这是与孙女叶落认识十几年来,总结出的最宝贵的经验。

青年张着嘴,傻呆呆的看着叶竞老爷爷渐走渐远的背影,一转头,发现叶公子也走远了,“哎,小叶叶,你等我啊,让我抱抱啊……。”他一路喊着,一路狂追。

浑然不顾这样的大呼小叫,吓坏了多少花花草草。

“说吧,你怎么回来了?”叶落倒了两杯茶,自己端起一杯慢悠悠的喝了一口。

青年主动自觉的端了另外一杯,大大的灌了两口,才咂咂嘴道,“真是无趣得紧,这么多年没见,也不知道表现得热情点。”

叶落“咳”了一声,“再说废话就给我滚出去。”

青年垮了脸,开始控诉,“小叶叶,你偏心!”

“我哪里偏心了?”叶落凉凉的瞅了他一眼。

“十年前,你把惊鸿和星扬留在身边,把我一个人远远的送到西域去也就算了,为什么十年后,你把他们两个都安排去做事了,还要把我一个人丢到一边?”他扁扁嘴,抓着她的衣袖摇了摇,“小叶叶,人家就算比不过惊鸿那个多脑怪,至少也比星扬那个一根肠强吧!你怎么都不喜欢人家呢!呜呜~,我真伤心。”

叶落小口小口的品着茶,任他哭闹着,半天也没有说话。

青年从掩着眼睛的指缝里偷偷往外瞄,看见她的神色,顿时止住了假哭。站直了身体,半响,单膝跪了下去,“公子,风间影已经出师,回来报到。”

声音清朗,再无先前半分不正经的腔调。

叶落的视线调落在他身上,“医毒双休,你已经学成?”

“是!”

“卓越轻功,你已经炉火纯青?”

“是!”

“风间影!”叶落轻声道。

“属下在。”

“从今天起,你就跟在我身边。”

风间影愕然抬头,“公子?”

叶落的神色柔和下来,“风间,我也很想你。”

风间影开心的咧着嘴,傻呵呵的乐着,摸了摸头,“我也很想公子,我刚才就说过的。”

叶落笑着,“你先起来吧。”

风间影一跃而起,“公子,你老实说吧,其实你还是比较喜欢我对不对?要不然怎么你把他们两个都安排出去了,就把我一个人留在身边!嘿嘿,我早就知道的,其实公子心底还是觉得我比较可靠。”

叶落双手托着腮,“我其实比较喜欢刚刚跪在地上那个样子的风间。”

“嗯,我也是!”窗户推开,易惊鸿跳了进来。

风间影看着来人,“多脑怪,你还是一样喜欢爬窗户!”

易惊鸿走过来,给了对方一个大大的拥抱,“风间,欢迎回来。”

风间影在他重重的肩头捶了两下,“见面礼呢,带了吗?”

易惊鸿放开他,“我的拥抱,还不算大礼么,外面一堆人抢着要呢!”

风间影撇撇嘴,“别拿我跟一群娘们相比。”

叶落的嘴角,在没人注意的情况下狠狠的抽了抽。

两人在那儿热热闹闹的倾诉了半天离情,叶落才插了一句嘴,“惊鸿,我不是说过,在没有我新的命令之前,你跟我没有任何关系吗?”

易惊鸿走过来,“你放心,不会有人知道我来过。我今天来,是有两个问题要请示公子。”

“好,你说。”

“今天你见过太子了。”易惊鸿用的是陈述句。

叶落眨了眨眼,脸上隐隐了笑意,“东宫有什么动作?”

“东宫总管开始搜集关于你的消息,并且,叶府也有东宫的人守在附近了。”

叶落点了点头,“好快的动作,这个太子挺有意思的。惊鸿,你的任务不变。”

“惊鸿明白!”那也就是说,公子认为这个太子还有可取之处了,“第二个问题,叶府中后面小院住的是谁?如果惊鸿成为了太子幕僚,这个地方定是探查的重点。”

听到这话,风间影也看向了叶落。

他们都知道,整个叶府中戒备最森严的地方,不是叶竞的书房,也不是公子的住处,而是后院密林深处的小院。

小院守卫,皆是叶家府卫亲兵,且个个身怀绝技。

叶落眨了眨眼,这才想起,她似乎忘了什么事!

风间影脸上的光芒慢慢黯淡,“公子,我们不能被你信任吗?”

易惊鸿垂下眼来,手指微微弯曲,短暂的沉默之后,他“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仰起头来,定定的凝视着叶落,“公子,当初你将惊鸿救下时,惊鸿就已经发誓,此生,以性命相托。如果有半分对不起公子,当生生世世受尽家破人亡之苦。”

叶落干干一笑,“如果我说,我只是忘了告诉你们一件事,你们会相信吗?”

易惊鸿与风间影对望一眼,都开始有不好的预感,易惊鸿迟疑的看向她,“公子,你忘了什么事?”

叶落少有的变得局促,“小院中住的,是真正的叶知。”

风间影已经腿一软,就近扶住了旁边的桌子。

易惊鸿要好一些,因为他本来就跪在地上,还有个支撑点,所以他勉强保持神智清醒,艰难的问了一句,“小院中住的,是公子,哦,不,是真正的叶知?”

“是啊!”叶落继续干笑。

“那么,公子,你呢?”

“我叫叶落!”

“咚!”这是风间影被吓得再也站立不住,直挺挺的跪坐在地上的声音。

饶是易惊鸿向来涵养功夫极好,也忍不住破功了,“叶,叶落?叶家的小姐!”

“是啊,我一时半会忘了说了。”叶落无辜的看着两人。

“公子,这种事有忘了说的吗?”风间影跳起来,额头上青筋直冒。

易惊鸿干脆无力的抚着额头,低声道,“公子,居然是小姐!”

叶落硬着头皮笑着,第一次觉得似乎有那么点点小愧疚,“这个也没什么差别吧,啊?反正大家记住,以后我仍然是叶知,是叶家的公子。”

怎么会没有差别?风间影和易惊鸿两人面面相觑,继而苦笑,公子还是公子没错,可是问题是,男人的公子和作为女人的公子又怎么会一样。

反正以后是不能随便抱了,这是风间影第一时间冒出来的想法。

而易惊鸿,他勉强站起来,“公子,我回去了。”

“哦!”叶落点点头,“从大门出去。”

易惊鸿回头看她,叶落笑着,“叶府已经被东宫盯上了,有可能有人已经看见了你,如果你再从屋檐上翻,他们肯定会跟踪你。你翻墙进来,他们一定会等着再有人翻墙出去。你现在大摇大摆的从正门走,没人会关注正门进出的闲杂人等,让他们在那儿空等好了。”

“是!”易惊鸿答道,他开始庆幸,他不是小姐公子要收拾的对像。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红袖添香》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边境者[星际]在线阅读第七节

    先不管百晓生这边加价双倍,六指黑侠心情极是不好,他回头狠狠“瞪”了一眼自己的学生,显然这一切他不知情。燕丹质于邯郸要比嬴政晚几年,二人年纪相近,境遇相同,年少关系不错,颇有几分同病相怜之感。对于这位太子,百晓生谈不上喜欢也谈不上厌恶,只本能觉着有些不喜,说不出原由的不喜(码字君本人也十分不喜欢燕丹这

  • 打死不做唐小婉在线阅读第八章

    因为她突然的举措,顾词初的鼻梁差点撞上她的腰。面对顾词初疑惑且微微有些发白的脸,郁墨夜意识到自己反应过大了,连忙躬身捂了腹,皱眉痛苦道:“太医开的药把我肚子给吃坏了,一个晌午已经如厕了好几次。”边说,边朝放恭桶的耳房奔去,快到门口的时候又突然停住,回头。“你也知道以前的事我都不记得了,包括我们之间的

  • 武炼星空之谢谢(9)

    天色有点暗,段汀栖下班后很快收拾了桌子,拎起……那袋外卖送来的纸钱和香烛,心累地寻着老头儿给的地址来到了一条名叫沧水街的小巷。这条小巷尽头没通马路,而是连通着一座小桥,名叫千秋桥。其实她年幼的时候,曾经随着老头儿来过这里一次,也见过余棠的师父一面。那是个叫叶巍的中年男人,个子很高,骨架纤长,却有着一

  • 从刺客到杀生剑主第十章

    葛昕真是想一盘子扣她们头上。还好她现在有钱。不然卖身都不过付账的啊。算了,就这么一次。一瓶xo酒吧里卖将近3000,当然了,至于真的假的,你就别那么较真了。好吧,她就奢侈一把。及时享乐嘛。一瓶XO插着烟花,很是骚包的在全场转了一圈才送到位置上。好多人都在观望,好大手笔。这都是富婆?看了一会就自己玩了

  • 魔道仙踪在线阅读第九章

    “道友是专修剑道的么?”叶白点头笑道:“不错。”“怪不得道友一身剑气如此浓郁。”通天感慨道,“大道三千,以我看来,当以剑道杀力最大。”两人交谈间,女娲和伏羲两人赶到。女娲望见那道盘坐第四蒲团,正和通天交谈,浑身剑气浓郁,极其显眼瞩目的青衫年轻人后,目光不由得落到那第五个蒲团上,福至心来的,她身形一闪

  • 仙火大道在线阅读林外有妖气

    慌乱之中李羡一不小心便给绊倒在地,这才缓缓抬起头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看着依旧站在门口那边的青衣小姑娘一脸认真的说道话语之中还带着几分颤抖“你怎么还不逃呢!”小姑娘青台突然笑了起来看着李羡,一番思索之后又是咯咯的笑道“你这小家伙倒是有意思的很,我又不是你什么要紧的人这般慌张做什么。是怕我欠你那颗妖丹?即

  • 风雷神帝传威能堪比主神的系统

    次ri清晨,“早啊,一菲,”打着哈欠的叶落向一旁的一菲打了个招呼,由于起来晨跑的原因,胡一菲穿着一身紧身运动裤,将她长年练武的完美身材托出了一道妙曼的身躯,没看到一些路人看过来的眼珠都快瞪出来了吗?“嗯?你又起来晨跑啊,昨晚宛瑜不是去你那里了吗?”胡一菲用暧,昧的目光盯着他,道,听了一菲的言辞,叶落

  • 神棍窥天机第四章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刚刚还在想着怎么接近雪姬,就在药铺子门口看到了。“苏老板,奴想起来了,奴当时得了一本新的医书,正百思不得其解。”雪姬轻笑着,“这时候大概是在义诊,把医书落在了诊堂,在等丫鬟去取。”一直没说话的卫衡惊讶道:“这个年代就有义诊了?”雪姬点头,没有多说。这模样,一看就是

  • 大王饶命在线阅读第1章

    不知过了多久,感觉像睡了一个世纪。梦境中,突然响起一个雌雄难辨的声音。兵痞子韦宝儿皱眉,对于那“魂魄不全,得靠自己去找齐”的疯言疯语根本就懒得理会。她只知道:她是伤员,她头疼,她要睡觉。疯言疯语消失了没多久,一阵乒乓作响声又传入耳际。眉头皱的更紧,韦宝儿忍耐着,死死闭着眼睛,就是不愿意睁开。她是一个

  • 金庸豪侠传第二章在线阅读

    第二章:骤雪飘飘觅香归雪如同倾盆大雨一般的下着,雪地上的脚印很快就被雪覆盖,这对追寻一个人来说,更加的难上加难.北边的路上有林乱的脚印,显然,刚才那几个贼人都往一个方向下去了,不过,脚印有深有浅.傲子恒仔细看了看留下的脚印.这脚印最深的应该就是夜留香苟正留下的.本来这几人的轻功以苟正最为高强,一清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