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距离在线阅读第七章

2022/1/14 22:23:13 作者:北里七斗 来源:晋江文学城
距离
距离
作者:北里七斗来源:晋江文学城
你相信一见钟情吗?苏雨是信了,那不经意的一眼,便让她丢了心,就像他手中的篮球,随他跳动。她与他之间总是隔着一段距离,不管是空间、时间还是心里,好像都有一个阻隔。时而远,时而近...她想靠近他,却又害怕知道结局...

“纯纯快走!”

尽管韩西平已经很小心,苏纯纯还是脚下一个趔趄,扶住路边的树才堪堪站稳。

她回过身来,就见韩西平拦住了要追上来的人,正跟对方拳来脚往打得火热。

苏纯纯知道韩西平也经常锻炼,对付三五个小流氓不是问题,只是这些人明显不是普通的混混,只片刻功夫,韩西平身上便已经挂了彩。

她面上急得不行,眼眶红红的望着拖住人的韩西平,又担忧又无措,却也知道自己此时在这里一点忙也帮不上,留下来还只怕会添乱。

苏纯纯咬了咬牙,转身往大路跑去——她要找人来救他。

跑出一段路,在路口在看见沈凉带着人等着她时,苏纯纯其实一点都不意外。

先不说那些混混手脚功夫都不错,单单是放任她逃跑便已经十足可疑了。

沈凉一袭黑风衣,几乎整个人融进了夜色里,只模糊看出修长沉稳的身形。

苏纯纯跑的慌乱,连眼镜都丢了,因此也只模糊看出了一个人影。她像是终于看到了希望,不管不顾的奔了上去,抓住男人的衣袖。

“求求你……快,快去救救人!里面……里面有人打劫……”

她急切的嗓音因为担忧害怕颤抖的不成样子,甚至因为腿软差点一下子栽倒在地上。

男人有力的臂膀一伸,揽住她的腰站稳,“小心点,学姐。”

不紧不慢的语调贴近她的耳边响起,或许是在夜色中站的久了,话语中都带着凉意。

会这样叫她学姐的人,苏纯纯条件反射的开口,“沈凉?”

下一瞬间,她脸上的喜意几乎是掩饰不住,“真的是你,沈凉,帮帮我……”这个时候她为遇见了熟人而无比庆幸。

只是……

借着路灯昏黄的光线映射,沈凉可以清晰的看到苏纯纯急的发红的眼眸带着期待看着他……真是被保护的太好,到现在还弄不清楚状况的单纯兔子呀!

不过,他丝毫不介意教她清楚的认识到,她的世界,只要有他一个人就够了。

“学姐,并没有把我的话放在心上呢?”

沈凉呢喃的尾音不紧不慢的消散在夜色中,苏纯纯原本见到他喜悦的神色一瞬间凝固。

“你……沈凉,你在说什么?”她带着水光的眼眸有些迷茫的看着他,或许是因为直觉感觉到危险,她攥着沈凉衣袖的小手不由得收得更紧。

沈凉垂眸看向苏纯纯,“他带走了学姐,我为什么要去帮他呢?”

苏纯纯直直撞上沈凉冷冷的眸光,她像是后知后觉明白了什么,脸色发白。

为什么沈凉今晚这么好说话?

为什么沈凉这么巧的就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

周围静寂无声,只听得到远处隐隐传来男人的闷哼声。

苏纯纯目光无措的扫视一圈,四周高大的黑衣保镖们只是背手整齐的站立在沈凉周围。

她的嘴唇变白,纤细的手背都攥起了青筋,声音带着哭腔抖的让人心软,“沈,沈凉,别开玩笑了,求你,快去救人吧,他,他……”

沈凉像是为着她叹息了一声,“我舍不得伤害学姐,可是学姐跟别人在一起,我又很不开心,所以……我只能惩罚引诱学姐的那个人。”

他揽着人抱在怀里,轻声呢喃落下,苏纯纯已经咬着牙泪流满面,她不断地摇着头,“不,不是他的错……”

她伸出白藕般细长的手臂抱住沈凉的胳膊,哽咽的娇软嗓音不断的祈求,“我错了,是我错了,我不该出来的,我应该乖乖的跟你吃饭的……我下次不会了,真的不会了!我保证!你快

让他们停手,好不好?”

她说的快速又急切,脸上泪痕斑斑,湿漉漉的眼睛迷茫的睁着看他,娇软的嗓音带着嘶哑,听的周围一直面无表情的黑衣大汉们都隐隐有些心疼。

沈凉抬手拂开她沾湿在脸颊的黑发,温柔的嗓音带着漫不经心的语调,“学姐,这是惩罚,你只要好好看着就行。”

惩罚……惩罚谁?……

都到这个时候了,沈凉还没有带着她出现在韩西平面前,看来,是不打算主动暴露给男主了。

苏纯纯有些意外,她原本想着沈凉会在韩西平面前宣告对她的所有权,却没想到他竟然只是让人来教训韩西平,而带着她在一边偷听?

如果是意识还未觉醒的苏纯纯,只怕这种因为自己而让爱的人受伤害是真的会无比自责痛苦的。也会为了保护对方不再受伤害而一点点疏远韩西平,最后完全心死顺从与沈凉。

由苏纯纯亲手一点一点让韩西平彻底死心,想必打击更大。毕竟就算苏纯纯如果现在突然告诉韩西平,她不喜欢他了,转而投入了沈凉的怀抱,韩西平第一个想到的肯定也是沈凉逼迫的

她。

而在韩西平心里一点一点埋下怀疑的种子则不一样,让对方一步步自己猜测出来的结果,他才会相信,那个所谓的真相。

到时候,只怕韩西平眼中,苏纯纯就真的只是一个趋炎附势,贪慕虚荣的女人了。

不过,沈凉似乎还没有发现,他这个手段,已经离他的任务相去甚远了。

……

刚刚还情绪激烈的苏纯纯似乎因为沈凉轻描淡写的一句惩罚就已经溃不成军了——韩西平现在的遭遇都是她造成的,因为她违逆了沈凉!

明明隔着一条不算近的小道,苏纯纯看不清那边,但仿佛每一次拳头打上皮肤的闷响声都响起在她的耳边一样。

是她一直心存侥幸,是她没有把沈凉的话当真……不能再继续下去了,沈凉真的会杀了他……

“西平……”她喃喃着他的名字,闭了闭眼,苏纯纯眼底渐渐笼罩上一层化不开的悲伤死寂。

“沈凉,我答应你。”苏纯纯的声音很轻,“什么都可以,放了他。”

她微垂着眉眼,一片死寂,此时的模样,犹如献祭一般将自己最脆弱的脖颈送到了他的手上,无来由的让沈凉心里一愣。

尽管他心中早就知道会是这个结果——他了解苏纯纯的性子,就算是为了韩西平的安全,从今天开始,她也会亲手推开他。

沈凉不自觉冷了语气,箍住苏纯纯纤瘦腰肢的手臂收紧,将人紧贴在自己身上,玩味的重复了一遍,“什么都可以?”

苏纯纯腰肢被对方用力禁锢的发疼,可偏偏对方身上滚烫的温度又烧的人心慌意乱。她没有说话,只睫毛微微颤了颤。

沈凉抿了抿唇,深色的眼眸里蕴藏着他自己都不明白的火气。

他突然一把打横抱起苏纯纯,转身便准备上车。

苏纯纯睫毛颤抖的厉害,却是不发一语的扯着他的衣袖,固执的看着他。

沈凉停下脚步,看了眼远处似乎已经昏迷过去的韩西平,目光收回落在她身上时,带着讥讽的笑意,“他没事,学姐还是担心担心自己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真实游戏开发狂人之第四章

    第二天早上,明楼吃早餐的时候,阿香照常把当天的早报给他送上来。他指着其中一版,对坐在旁边的阿诚说道:“周佛海气的跳脚,骂戴笠了。”“三姓家奴!”阿诚一边喝粥,一边斜眼瞟了一眼明楼手上的报纸。“嗯?”“我是说周佛海。”“阿诚,你脸上怎么有饭粒。”阿诚伸手摸了摸脸和嘴。却见明楼拍着桌子,哈哈一笑,跟明台

  • 第三年在线阅读第6章

    虽然看破,但楚天却并未直接道明。只是饶有兴趣的看着祖龙,眼中闪过一丝戏谑之意,故作低声念叨道:“其实这件极品先天灵宝跟我并不适合,既然三位族长都不感兴趣,那我就干脆毁了他算啦。”说着楚天就开始调动身上的法力,好像真的要毁掉手中的混沌珠一般。看着三祖直接一愣,脸上更是情不自禁抽搐了一下。尼玛!那可是极

  • 小美满分集介绍吖在线阅读第8节

    不知觉间这一年已然入秋。中秋节前下了几日小雨,山木园中植物仿佛是在一夜之间就枯黄凋零,走在其中令人深感萧索荒凉。自打那晚与萧在宥在庭中醉酒闲聊后,她就再也没有在家中见过他。那日清早林小鹿酒醒后,竟想不起自己什么时候睡去更不知是谁将她送进房里。之后林小鹿在这园子里安分的生活了几日,那几天她几乎把整个山

  • 二战之开局有一个师在线阅读第6章

    不知是不是还要留着自己一条命种出天阶灵草,总之最后薛一雪并没有为难他。罗燃来到餐厅,说什么都不肯再去送饭。罗妈凑过来悄悄问:“小雪修炼的样子,是不是帅呆了。”罗燃扒拉一口饭:“妈,原来你喜欢这样的儿子。那你去养一个剑修吧,我这种不知上进的草修入不了您的眼。”你根本不知道薛一雪那个狗东西在楼上对你儿子

  • 捡来的夫郎(女尊)电子竞技比赛

    计划赶不上变化,但凡玩游戏的人都有争胜心理,这次我也是一路玩到了半决赛时碰到了对手,抽到的居然是给美女换装这样的小游戏,搞错没有,电子竞技比赛居然会把这种游戏列为抽签游戏之一,我一边抽搐着嘴角一边快速进行着游戏,最终结局是我以两分之差略胜一筹,而我的对手似乎是一个男生,这让我万分的佩服他,这样的游戏

  • 旧时墨之第三章(3)

    这个时空的陈安安,二十四岁,在靠近公司的附近有个高档的单身公寓,独居。原来在平行世界的自己,过着自己一直梦想中的生活,这感觉既新奇又莫名得满足。陈安安回了家,瞅了眼微信,暂时还没有莫瑜的消息,于是卸了妆打算敷个面膜泡个澡,然而打开热水又猛地想起了一件事。“死神死神死神死神。”已经很熟悉的嗓音响起来了

  • 大明之猛将无敌在线阅读孽罪加身

    文士模样的中年人从一条小巷子里走出,手撑着一把黑伞。“跪着作甚?起来。”他看了看跪在齐望辰身边的人,淡然道。再轻微不过的声音,却有如平地起雷。一声之下,齐望辰瞪大了眼,往后退了数步,原本围绕在齐望辰身边的几个高大身影猛然炸裂开来,消散在天地之间,那些只靠邪术支撑行动的人也停止了一切动作,一个个躺倒在

  • 西柚汽水第二章

    李云歌是典型的农家男子,干活的好手,力气劲可大。他身材高挑,皮肤是小麦色,上挑的丹凤眼极具气势,这是一个相貌姣好的泼辣男子。原身记忆里两兄妹吵吵闹闹,跟仇人似的,互相看不上眼。原身不服管教,李云歌就直接上手,他力气大,原身瘦弱不堪,常常被拧的要死要活,认错认得一个顺溜,可惜死不悔改。南息摆摆手,急忙

  • 和情敌结婚后我失忆了初现端倪

    袁何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什么所以然来。自己的镇位于人类领域和血族领域的边缘地带,在这里人类被吸血鬼袭击的事件早已司空见惯。但仍有人会住在这里,因为这里矿物资源丰富,搞不好可以发一笔大财。林芝也是被抓前几天才过来。不过吸血鬼也有好的,不是么?袁何想起了自己的养父,他就是个吸血鬼,最后不忍变成demon的样

  • 大舅攻略日记破天

    女娲村位于崇明国的南侧的一个小镇,东临渤海。相传为女娲诞生之地,即盘古以神斧开天辟地,清浊二气而生。村中央树有一座白玉碑,绘有女娲补天之画,栩栩如生,尤其是蛇尾,蒲扇般的鳞片涂有金液,清晨,在朝阳的照耀之下,金光闪闪,与日争辉。夜晚,在月影之下,银光四射,如同白昼。此碑时常引来崇明国的各色修道人士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