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樊振东乒乓)陪你度过漫长岁月在线阅读挖红薯

2022/1/14 23:24:11 作者:雪月半 来源:晋江文学城
(樊振东乒乓)陪你度过漫长岁月
(樊振东乒乓)陪你度过漫长岁月
作者:雪月半来源:晋江文学城
樊振东:漫月,你愿意做我女朋友吗?我的职业比较特殊,有时训练多了不能时刻陪伴,你能接受吗?林漫月:我愿意,至于你的职业,我的工作不就是跟着你跑嘛。樊振东:以后不用了,我牵着你跑。林漫月:好,那以后的漫长岁月,我陪着你跑。

红薯地中,舒颜双手握着锄头,仔细地看着田桂花的动作,见她熟练地挥着锄头,挖个一两下就翻出一个红薯来,看上去倒是比较轻松的样子。

一旁的许芳芳眼睛一亮,跃跃欲试:“这也没多难嘛!”

说完,许芳芳便使劲儿挥动着手中得锄头,猛地朝地里挖去。

锄头却稳当当地落在了离目标一小段手臂的距离。

这就有点尴尬了。

许芳芳顿时傻眼,看着自己手中的锄头发起呆来,完全不知道为什么同样的动作,自己做起来后,锄头就这么不听使唤。

田桂花乐呵呵一笑,大着嗓门解释道:“你这劲儿不够,眼睛看准了再下锄头,不然的话,力气就白费了。”

说完,田桂花又蹲下.身拨了拨密密麻麻的红薯藤,耐心地告诉舒颜他们怎么找红薯的茎块儿,瞅准了地方果断下锄头,多挖几下就能将红薯给挖出来了。

一边说着,田桂花还来了几分兴致,掐了一截红薯藤下来,又将这截红薯藤对半分成两段,然后在每段上头轻轻掐出了距离相等的小结,却又巧妙的没让红薯藤断掉,远远望去,就像一串项链一般。

田桂花顺手就将这两截红薯藤挂在了舒颜的耳朵上,乐呵呵道:“看,戴了一副耳环,多漂亮!”

许芳芳看着有趣,自己也掐了一截红薯藤戴上了,还转过头去问陈平:“好看吗?”

陈平微笑着点头:“当然好看。”

许芳芳顿时满意了,破天荒地没抱怨,学着田桂花的样子找了找红薯的根茎,然后挥着锄头开始挖红薯,十几下锄头挥下来,许芳芳的额头已经见了汗,双颊绯红,不由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身子靠在锄头的手柄上直喘气。

不过,这么一通折腾下来,还真让许芳芳挖出了一个红薯。许芳芳喘匀气后,兴奋地捡起红薯,灿烂地笑道:“桂花婶,我挖出来了!”

田桂花对许芳芳的印象倒是改观了些许,脸上的笑容也亲切了许久,点头乐道:“对,就是这样。不过下次得注意了,锄头不要挖得太快,挖到红薯时,确定好它的具体位置再接着挖。你看,你这红薯,被你挖烂了。”

许芳芳顿时吐了吐舌头,眯眼笑道:“知道了。”

舒颜也不多话,仔细想了想田桂花教的步骤,找到红薯的根茎后便开始挥锄头。她比许芳芳细心些,第一下确定红薯位置后,接下来的力度便小了几分,等到第五下时,舒颜便成功地挖出来一个完完整整的大红薯,心下也很是满足。

许芳芳见状,轻轻哼了一声,接着挥动着锄头开始同舒颜较劲儿。陈平自然也跟着动了几下锄头。

等到三人已经掌握了挖红薯的方法后,田桂花便带着他们来到另一片红薯地上,指着三块地对他们说:“喏,你们一人一块,这两天必须挖完。”

舒颜看着这差不多有三四百平米的红薯地,眼前就是一黑。这么大的地,两天挖完,逗我呢?

许芳芳也震惊了,不由惊呼道:“这怎么挖得完啊?”

田桂花却撇了撇嘴,随口道:“怎么挖不完?让我来干,一天就挖完了。大队长考虑到你们刚来,干活还不太熟练,这才多给了你们一天的时间。好好干,别偷懒,一下子就挖完了。”

舒颜不由苦笑,转头看了看许芳芳二人,发现他们和自己也是同款表情,互相对视一眼,无奈地叹了口气。还能怎么办,扛着锄头上吧!

然而舒颜还是小看了农活的困难程度,才挖了不到十个红薯,舒颜就感觉自己的掌心隐隐作痛,停下来一看,手掌已经磨出了两个水泡。

许芳芳已经没了最开始那股干劲,啪嗒啪嗒地拿着锄头掉眼泪,一边哭一边哽咽道:“我的手好痛啊,为什么要干这么多的活,妈妈我想回家。”

舒颜的嘴角抽了抽,这么大了还哭着喊着找妈妈,果然是小公举吧。

不过舒颜自己也不好受,看着面前大片大片的红薯地,舒颜忍不住苦笑,这两天要真能把它们挖完了,自己的手也就废了吧。

一旁的许芳芳还在低声哭着,陈平时不时地安慰她一句,却苦于自己那块地更大,也没法去帮许芳芳。

正在这时,一个吊儿郎当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哟,这是怎么了?这么大个人了竟然还哭鼻子,咱们村里六七岁的小孩子都很少哭了。”

哪里来的勇士开口就扎小公举的心?舒颜好奇地扭过头去,就看到一个身影魁梧的年轻小伙子领着好几个弟兄站在红薯地外头笑眯眯地看着自己三人,这人嘴里还叼着一根狗尾巴草,随着他的话音,在他嘴间一颤一颤。

许芳芳本就心情不好,又被她看不起的乡下人嘲笑了一番,顿时怒道:“关你什么事?我想哭就哭,你管得着吗?”

那人漫不经心地瞥了她一眼,还没开口,身后的一个小伙子便忍不住了:“嘿,咱们大川哥看你们干活干得太辛苦,原本还想着带我们兄弟来帮帮忙,现在看来,某些人不想领情啊。那还是算了吧!”

许芳芳的眼神闪了闪,擦了擦眼泪看着领头的“大川哥”问道:“你们真是来帮忙的?”

大川哥却没理她,眼神直直地盯着舒颜,吊儿郎当地抬抬下巴问道:“喂,要帮忙吗?”

舒颜无语,倒也想起来这人的身份了。村里副队长的儿子江大川,也是原著中许芳芳的前夫,遭遇倒是和张红梅一样,一样头顶同款原谅色。

想到这位悲催的结局,舒颜也就没在意他现在这副二流子的架势,摇头拒绝道:“不用了,两天的时间,我应该能挖得完。”

许芳芳却不乐意被舒颜抢风头,不悦道:“不是说要帮忙吗?我这块地就交给你们了!”

说实话,许芳芳大小也是个美人。虽然不若舒颜国色天香,也比不上张红梅的明艳脱俗,却也自有一份小家碧玉的清丽。在这帮血气方刚的青年小伙子中还是挺有市场的,就算闹点脾气,也不让他们觉得讨嫌。

所以许芳芳的话音一落,便有两个小伙子嘻嘻哈哈地扛着锄头站了出来,乐呵呵地开口道:“帮帮帮,你边上歇着去,我们帮你干了!”

江大川顿时翻了个白眼,一把吐掉嘴里的狗尾巴草,没好气地骂道:“虎子,二牛。你们可悠着点,自己家里的活还没干呢,真不怕婶子锤死你们?”

虎子和二牛全当没听到,二牛憨厚地挠了挠后脑勺,傻笑道:“许芳芳同志,你还记得我吗?这几天的水都是我帮你挑的。”

许芳芳勉强给了二牛一个笑脸:“那真是谢谢你了。”

二牛黝黑的脸红了红,憨笑一声低头挖红薯不再说话。

江大川则扛着锄头走到舒颜身边,恶声恶气地道:“看你这细皮嫩肉的样儿,真不用我帮忙?”

舒颜连连摇头:“多谢你的好意,我还是自己来吧。”

江大川仔细地打量了舒颜一眼,又往嘴里塞了根红薯藤,扛着锄头走到红薯地的另一头,不言不语地帮舒颜挖起红薯来。

舒颜急了:“我不是说了不用帮忙的吗?现在正是忙的时候,你还是回去给家里干活吧!”

江大川瞥了她一眼,粗着嗓子道:“我乐意,要你管?”

见舒颜还要说话,江大川顿时眉毛倒竖,一脸凶巴巴地威胁道:“快干活,不然扣你工分!”

江大川的跟班还剩一个,想了想,麻溜地跟在江大川身后埋头挖红薯去了。

舒颜顿时无语,看来这人情还真得欠下了,自己还是思考思考该怎么还上这份人情吧。

有了江大川两人的帮助,临近天黑时,舒颜这片红薯地就被挖光了,比预期的快上许多。看得一旁的许芳芳脸色漆黑,烦躁地冲着虎子二人骂道:“不是说帮忙的吗?动作还不快点?”

张大河过来验收情况时,忍不住瞪了江大川一眼,没好气地骂道:“你妈刚刚还跟我抱怨说你成天不见人影,也不帮家里干活,当心回去后你妈拿扫帚揍你!”

“揍就揍呗,”江大川一脸无所谓,“又不是没挨过揍。”

张大河被噎了个半死,气呼呼地指着地上的红薯道:“看把你能的,不是爱干活吗?来,把这些红薯全都挑到村里的仓库里头去,就你一个人挑,挑不完不准吃饭!”

舒颜正要开口,张大河已经给她安排了新的任务:“舒知青你别替他求情,反正他闲得慌。另外,这些红薯藤也有用,可以喂猪,你也可以摘点鲜嫩的自己炒着吃,味道还不错。这些红薯藤,就得你来搬了。先回去休息,明天再搬也行。”

舒颜委实累了,手掌已经痛得失去了知觉,闻言立即点点头,又朝着江大川投去了一个抱歉的眼神,这才转身往知青点走去。

恰巧干完活的张红梅找了过来,看向舒颜的眼神略微有点复杂。舒颜心下一哂,却累得连一句话都不想说。

张红梅看着正吭哧吭哧挑红薯的江大川,又看看一无所知的许芳芳,心下不由失笑。上辈子娶了许芳芳的江大川这辈子竟然跑去向舒颜献殷勤了?仔细想想,舒颜比许芳芳优秀那么多,江大川会看上舒颜好像也没有哪里不对。

舒颜则挠头想了半天,终于决定给两人家里送点谢礼过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暗恋的女神竟然真的是神明之斗恶灵(8)

    下一刻,他已经消失,我没能看清。夜深深,雾沉沉,冬天有些寒冷,而我身上穿着的却是很凉快,短袖T恤七分裤,至于鞋子我没穿过,从小到大就是一双人字拖。到了晚上,你们应该会想我是不是该回家了,想要看看我的家会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但是我要告诉你们,我没有家,更没有钱。看着繁华的夜景,灯红酒绿、车水龙马,我坐在

  • 风云之若非梦(风云同人)第五章在线阅读

    老太太一愣,忙瞅了瞅店门口,她的目光闪烁不定:“对呀……别墅闹鬼……”凌风忽地收起笑容,直视着老太太:“这个世界上,确实有鬼!但是,它们只藏在人的心里!”老太太瘪了瘪嘴,无言以对。凌风认为,老太太收了夏晓雨的钱,继续释放烟雾弹,企图制造恐怖的气氛。“小伙子!这把剪刀送给你!”老太太弯腰伸手,从柜台的

  • 新来的罗宾脑子有坑在线阅读李渊的抉择

    “1000兵马半个时辰击败五倍的敌人,而且交手将领任意,自信还是自大?”李渊听到李云阳的话,神情一怔,目光望着这个三年未见的长子。一旁!裴寂和刘文静听到李云阳的话,也都惊得张大了嘴巴,两人相视一眼,面面相觑。“长孙无垢,真的对你那么重要?”李渊望着李云阳,沉声问道。“是。”李云阳点了点头。“好,若是

  • 人间之花之浮水秤跎(1)(4)

    “婶、、、、、、婶、、、、、婶、、、、””大胆,咋了?咋了?“听到何大山急促的呼喊声,满面红光的于方英,笑眯眯的晃着胖胖着身体从堂屋里快步走出来。“大婶,我见鬼了,见鬼了。”满头是汗的他一把摞下身上的豆腐挑。”慌啥,进屋慢慢说。还有啥能吓着你娃子的!“于方英看着何大山进了屋,转身去了旁边矮矮的灶火屋

  • 象牙塔疑梦之凶灵级鬼神——血腥狂人

    “卧槽,系统,你才来啊!”“老子差点都要凉了!”楚河看到时间静止后,大骂道。好在系统终于出现了,楚河也算是松了一口气。“系统,你的作用是什么?”楚河冷静下来后,急促问道。“利用灵异素材,创造出属于宿主你的个人鬼神!”“创造出属于我的个人鬼神?”楚河嘀咕一声,看着眼前漂浮着的一个血红色的礼包。楚河用手

  • 重生青云志之我是陆雪琪在线阅读第9章

    钟鸣修习的功法是上一世淘宝买来的《万劫心经》,这是钟鸣一时心血来潮,买下很多周易译本的时候附送的。据说这是卖家精心编写,自己出版的功法秘籍,一开始钟鸣是带着批判的态度去看的,就如平时看小电影的态度一样。不过,在把他批判得一无是处以后,他竟然发现,自己已经修正了这本漏洞百出的修行功法。这尼玛就跟你去研

  • 玄幻之万界主宰在线阅读第九章

    四海镖局内,冷阳与南宫恨我坐在了后堂的桌子边上,两人似乎各怀心思,谁也没有言语。南宫恨我眉头紧锁,若有所思,冷阳沉默了半晌,终于忍不住说道:“南宫大哥在想什么?”南宫恨我道:“在想山统的事。”冷阳道:“哦?我还以为大哥在想楚天云的事。”南宫恨我摇摇头,却没有回答冷阳:“山统行事隐秘,但是对镖物却极少

  • 从超神学院开始修炼第十章在线阅读

    自那夜后,苏渊再没来过,沈青萝得以休养生息,不觉几日就这样匆匆溜过,转瞬进西楼已是半月。她没找到出去的方法,故事也没什么进展。西楼内夜夜歌舞升平,沈青萝房内倒是安宁,除了牡丹偶尔会过来串门,无人叨饶,就是花妈妈也没见几次,唯一的营生就是同牡丹讨教房中之术。沈青萝深知不能继续耗下去了,出了门去寻花妈妈

  • 玄天生死簿在线阅读第一章

    “谁来救救我的小荷!太太,小荷不是痨病,她就是着凉咳嗽……”“对,不是痨病,分明就是灾星,从她生出来,老爷的官职就再没升过。”“怎么还没拖出去?快点儿,娘俩都是扫把星,早拖出去,这宅子才能否极泰来。”“老爷!救救小荷,她才六岁,她还没出过这宅子,老爷!”耳边传来的求救声令沈初荷莫名诧异。我不是死了吗

  • LOL之我是传奇在线阅读第七章

    七.太宰治不为所动,看向欲在旁边纵火的中原中也,说道:“其实中也你还有其他的牌没出吧?”被戳中的中原中也也没多大害怕,坦然地说:“对啊,要是我先说了保不准你现在立刻马上就溜去找人算账了。”太宰治耸了耸肩,开始耍赖:“中也你真是太不了解我了,我是这么人嘛?”然后忽悠芥川龙之介把手中握着的另外一张照片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