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嚣张神医在线阅读落水

2022/6/23 19:48:26 作者:无敌风火轮. 来源:17K小说网
嚣张神医
嚣张神医
作者:无敌风火轮.来源:17K小说网
嚣张神医

一天上午,避暑山庄的一处花园,苏月玄漫步在花园里,整个花园尽态极妍,美不胜收。看,黄色换得淡雅、白色花的高洁,紫红色花的热烈深沉,泼泼洒洒,在秋风中烂漫争艳。

月季红艳艳的花儿在枝头首怒放,颜色是那么浓,那么纯,没有一点杂色,简直像一团燃烧的火焰。

一阵风吹来,蜻蜓在花上,若即若离。

花被风摇了几下,那样子多迷人,真像一位穿花裙的姑娘在跳着优美的舞蹈。

苏月玄走到一座凉亭里,正在里面吹笛子。那笛声悠扬而起,清脆与柔和相应,委婉与清亮并存。宛如天籁,怡人心脾!

一声“哎呦!”打断了他的演奏,他把笛子别在腰带后。

走过去看见一个白白净净的脸庞上带着一个半脸面具,柔柔细细的肌肤。细细的眉毛微微皱着,小小的鼻梁下有张小小的嘴,嘴唇薄薄的,嘴角微向下,感觉有点痛苦的样子,她看起来像比张平还小些。

她摔到在地上,张平硬是被她好看的脸愣了一下,才走去扶那个小女孩,把手放在她前面,阳光地笑了笑,女孩被他的笑搞得呆了一下。

张平在努了努嘴,示意拉他的手起来,女孩反应过来,慢慢的伸出手抓住了张平的手,张平握住心中感觉一阵丝滑,而那个女孩握住张平的感觉是害羞,没错就是害羞。

张平用力一拉,不知道是不是力气用大了还是那个女孩太轻了,她被拉起来靠着张平的胸腹。

仔细一看女孩的身高竟然跟张平的身高差不多。

这就导致了那个小女孩的嘴,亲上了张平的嘴,当张平愣愣的感受着那个嘴对嘴的触感时,那个小女孩立即离开了他的嘴,眼中尽是无措,头低下,一只手攥着衣角的下摆,一只手摸着嘴唇,感受到张平嘴唇留下的一丝温热,好奇怪的感觉啊!忽然她好像听见有人喊她,没有再管张平,小跑出了花园。

张平呆呆的立在那里茫然的望着那小女孩的背影,就这样看着她跑出了花园,离开了她的视线,这时他才反应过来,他好像还没有问她的名字呢?

张平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慢慢走着。

御花园的亭台楼阁之间点缀着生机勃勃的翠竹和奇形怪状的石头,那些怪石堆叠在一起,突兀嶙峋,气势不凡。

在假山的下面。

湖水静静地横在下面。水底现出一个蓝天和一轮皓月。天空嵌着鱼鳞似的一片一片的白云。水面浮起一道月光,月光不停地流动。对面是繁密的绿树,树后隐约地现出来假山和屋脊。这一切都静静地睡了高的山石遮掩了湖水,仿佛那里就是湖水的界限。置身此地,静听着流泉拨清韵、古槐弄清风。

忽然他似乎听见假山下面有一点点动静,觉得非常好奇。

走过去扒在石头上往下瞄了一眼,原来是箐贵妃和大皇子张和,他以前在宫中见过这两个人,对他们的映像很深,在加上母妃叫他不要多跟他们来往,所以现在他才认得出来。

由于他在假山上扒在石头上,觉得石头太搁人了,有点费力,慢慢退下了石头,换蹲在石头后面了。

隐约听见了他们之间的谈话。

“母妃,您说芹贵人会同意吗???”

“哼!她当然会同意,别忘了,她还有把柄在我们手上。”

张平觉得很好奇,什么同意同意的,还有什么把柄什么的,芹贵人是谁啊⊙ω⊙!

他继续听下去。

“儿子,您说的那个计划会成功吗?”箐贵妃疑惑道。

“当然会。”二皇子眼中闪过一丝狠毒,嘴唇因为自信和马上要做的事,微微翘起,可惜张平没看见。

“太子那边……”

“太子那边最好对付了!让她随便找个理由把他带过去,然后……”剩下的话,因为他们讲话的声音越来越小了,张平有些听不见。索信就没想他们到底说什么了,终究是小孩子心性。

可却没想的是,他们小声说话的才是关键步骤。-_-||

张平听见了箐贵妃和张和好像要对付太子的一段话,大骇。

准备去通风报信。走下假山的时候,因为走的太急了,一不小心被假山上的小石头差点绊倒,“啊”的呼出了声音。

下面的两个人同时喝到“谁!”

张平急忙捂住嘴巴,调整了脚步,却是越发匆忙了。

得快点离开这个地方,张平心中想道。

走的越匆忙越慌乱,一不小心踩到了长满了青苔的小石头上,脚一滑,从假山上摔到了下面的清澈的水池里。

那清澈的水池比他高出了许多,而且他还不会游泳,在水中扑腾的挣扎着,不顾他们在附近,凭着本能。大声的呼救“救命!!!救命!!!”

刚好这时,箐贵妃和张和从假山那边小跑了过来,见到水池里有一个人在扑腾的挣扎。

一看,原来是六皇子张平。

“母妃,现在怎么办?”大皇子张和看见张平在里面挣扎,阴沉的向他的母妃问道。

箐贵妃脸上阴晴不定,心理却是在权衡利弊:他会不会看见我听见了什么?要是真的看见我听见什么?一定留他不得。况且他还是贤贵妃的儿子,深受皇上宠爱,即使是真的没听见或看见什么?他死了,一样对本宫有利。既然她失足掉到水里,正好可以利用这一点。

箐贵妃心中打定了主意。

“不用管他,我们走。”箐贵妃面无表情的看着张平,和二皇子一起转身离开了。

张平在水中快沉下去的时候,看见箐贵妃和张和转身离开了。

他不知道是什么感觉。

沉入水中,差不多一两米的时候,他忽然迷糊的听到水池的外面有一大群人在呼唤他的名字。

想要呼救却是一大口水,进入了口中。

接着便陷入了黑暗之中。

“嗯~头好痛,好不舒服啊!”张平嘟着嘴啷啷到。

“平儿,是你醒了吗?”坐在床边的贤贵妃听见了他的声音,看见张平的手动了动,“太好了,你终于醒了!!!”

张平艰难的睁开眼睛,看见他的母妃身体颤抖地激动地抱着他,小声的叫了“母妃……”

“平徽,怎么样了?”皇上在旁边站着躬下身,向张平问道。

张平微微转过头,看见父皇正在盯着他,眼中溢满了关爱,怯怯的叫了声父皇。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校园诡事在线阅读第9节

    经过了几场刺激惊险的英雄联盟之旅,全盼和晓东在小区门口一起吃了几大份臭豆腐,就这么潦草的应付了晚餐后,互相道别回家了。“这一天天的可真热啊...”晓东披着浴巾擦着头发从厕所里走出来,一边打开空调一边低声喃喃着。他坐到窗前的桌子旁凝视着窗外的星空,随后拿起了先前下午买的密码本,沉吟着写了个开头。【疑点

  • 家国行第五章在线阅读

    菜籽道:“如月姐姐,夫人起来了吗?我来给她请安。”如月有点吃惊:“哟,少奶奶,你来的这么早啊?夫人刚起,还没梳好妆呢。”菜籽笑了笑:“没关系,我在这里等着就是。”如月有点不好意思:“要不然,你去屋里等吧,这门廊底下凉了些”菜籽大咧咧地一摆手:“不了不了,早上起来姐姐们都忙,不必管我,我站一会儿也挺好

  • 挖着墙脚当老板在线阅读顶尖的高手!!

    何江看着屏幕,忽然好奇道:“咦,做为世界名模的你,也会羡慕她的身材么?”“有一点。”刘文摇头道:“其实我们的要求就是要足够瘦,最好的平胸,因为凶大的话,穿衣服会没有那么好看,其实我私下里还是很羡慕她这样,该大的大,该细的细的身材的,毕竟你们男人不都不喜欢竹竿么……”几个嘉宾在直播间讨论的热火朝天的同

  • 武侠之纯阳剑仙之舒影摔倒了(7)

    张浪看她们上去了,也就往厨房走,他准备把蛇皮什么拿去冷掉,怕吓到她们。刚转身后面就传来一声痛呼声。张浪回到一看,江舒影倒在地上,一手捂着脚一手捂着肚子,疼的冷汗直流。杨蜜都快走到2楼了,赶紧跑下来“怎么了?好好地怎么回摔倒。。”“大姨妈突然来了,脚没站稳。。。好疼啊蜜蜜”江舒影断断续续小声的说道,真

  • 红警之全面战争在线阅读魏无羡

    魏无羡得意道:“因为吃水量啊,当时船上明明只有蓝湛一人,吃水的重量却是两人的”,魏无羡回答问题的时候转过身了去,却错过了陈子寒看着他的时候,眼中闪过一丝柔情。“诶,蓝湛,蓝二公子,你理我啊,怎么不说话啊喂”,魏无羡看着陈子寒打趣道。陈子寒发现不对,抬了抬将手指抵在魏无羡唇上,对着大家道:“退回去,湖

  • 冥剑仙缘在线阅读册封

    一个月以后的一节数学课上,数学老师请假了,因为临时有事没有顾得上布置作业,班长白莎莎就要去叫班主任来上课,可是被蓝军拦住了,他神神秘秘的说,他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告诉大家,同学们也都反对去叫班主任来上课,因为各科作业太多了,没有数学作业正好可以借机做一下其他科的作业。只见蓝军走上讲台,面对台下,随即

  • 破天录在线阅读第九节

    张炳良今天早早来到午门外等候,此时的午门前已经熙熙攘攘地有官员陆续到来。车水马龙甚是繁忙,有骑马而来的,坐轿而来的,坐马车而来的,各式各样的都有。一到午门前,三五成群聚在一起,呼朋引伴嬉戏谈笑,每每高官到来,都集体拱手拜见,而高官随和者则拱手回礼,傲慢者嘴中轻身应答以是抬举。张炳良不知道有多久没有来

  • 苗疆圣物在线阅读第四节

    “你真行,前几天还打过电话给我,你忘啦?”穆清忙过去扶住他,叶少杰第一次怎么近距离地看到自已当年心目中的女神,心里竟前所未有地一阵悸动,也不知道说什么,原来那晚所打的那个署名:清囡的就是她。“你的事我也是才听说的,没想到你在暑假期间出这样的事。”穆清突然声音变得有些伤感。“我……我没事,你别担心。”

  • 大唐之最强城主拳败北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又是一天过去,王家的少年会终于开始了。这天王尘早早来到练武场。王家练武场乃是通灵境小辈修炼之地,王尘倒是从未来过。只见此地乃是一个方圆三百丈的广场,此刻在那广场之中有着一座十丈方圆石台,下方站着诸多王家小辈。“王尘大哥,这边。”那郑钱也在当中,见到王尘立刻招手。少年会乃是针对锻体境

  • 镜月流长在线阅读第2章

    第二日清晨,十方习惯早起,洗簌后去后厨做饭,饭好那少女还未起床。十方便坐在厨房打坐等待。直等到了巳时,太阳已升的老高,十方饥肠辘辘却还不见少女前来:“莫非她不告而别?”便向少女所住禅房走去。寺庙清晨,鸟语花香,这种清静自然的环境,十方早已习惯。来到禅房外,十方低声呼道:“施主,起来吃饭啦。”却无回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