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江湖情仇 > 正文

我们都是折翼天使在线阅读第一章

2022/6/23 19:04:14 作者:2577596520 来源:飞卢小说网
我们都是折翼天使
我们都是折翼天使
作者:2577596520来源:飞卢小说网
每个人从一生下来就是折翼天使,他们彷徨、迷惑,但却一直在寻找、等待,属于自己的另一个折翼天使的出现,当他们相遇时,便会,手牵着手,飞向天空,飞向属于他们的幸福。。。一切的一切,已化成了泡沫,幸福,不复存在。。。(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我睁开了眼睛。

日光刚透过合着的纸窗撒进室内没多久,窗外的雀鸣和外头悉悉索索的声响,还有体内的生物钟是让我在这时候醒来的原因。

身体还很疲惫,不过这样的日子过久了,自然也就习惯了,比起以前曾经经历过的生活来说,这样的日子,或许还要好上一些。

不过毕竟之前也算体会过正常人的日子了,现在又再次回到这样的地狱,心里难免抱怨新的一天到来的如此之快,这样的训练真不知何时能到头……种种。

不要误会,我其实并非是个好逸恶劳之人,抱怨归抱怨,该做的事情我还是不会落下的。

我不喜欢把自己的命寄托到除了我以外任何人的身上,虽然曾经是军警一员,但我心里本身其实并没有太多的正义感,在此处挣扎求生,对鬼其实也没有太多的怨恨,只是为了能名正言顺的习得剑术获得佩刀而已。

毕竟血海深仇,并非我亲身经历,杀的虽是‘我’的血亲,却并非我之亲眷。

毕竟我是个鸠占鹊巢之人,其中痛苦折磨,我又如何感同?

啊,听起来太过冷血了些。

可如你所见,我并非这个世界的人,只是一睁眼一闭眼便到了这,成了此处的鬼杀队培训师手下的一名弟子。

虽然一开始从现代回到大正年间,还丧失了自己引以为傲的异能而有诸多不适应,但我毕竟是个适应能力极强的人。

用队友的话来说,大概是阴沟里的耗子存活条件都会比我严苛几分。

虽然乍一听像是在侮辱人,但我后来仔细想了想,着实很有道理。

可猎犬里的谁不是从尸山血海里爬出来的恶心东西,五十步笑百步,嘲笑谁呢?

我若不是如此,怕早已死了千八百回,也没法在来到这的前几天就装的天衣无缝了。

忘了说,我叫御子,没有姓氏。

其实我本名风神御子,但现在这具身体的主人姓井下,改姓太过奇怪,而我又并不喜欢顶着别的姓氏,因而便舍弃了姓,单称为御子。

对外自然说是一心杀鬼之人,如无根之木,舍弃姓氏,背负仇恨,如此而已。

一副被仇恨蒙蔽双眼的蠢样子。

原主本人便是如此,木讷寡言,疯子一样的锻炼,致使韧带严重拉伤,愚蠢的让人发笑。

不过我不会干这种蠢事就对了。

身体永远是最重要的,一旦身体坏了,就只能做案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了。

*

走出屋子时,后院训练场上已经站了人了,我冲师兄,其实也不过比我早入门一个月的男子,颔了颔首,便站到了师傅面前,冲他鞠了个躬。

“今天先不训练,我有事情要和你们说。”

头发斑白的男人站在场中央,背手而立,表情严肃。

直觉告诉我,摆脱这无趣日子的那天终于要来了。

也许是太得意忘形了,师傅把视线投向我,他是一个强的古怪的男人,五感很敏锐,即便我什么表情都不做出来,他也能知道我的心情。

据我的师弟说,是靠闻出来的,毕竟师傅是调香世家出身,而人在不同心情的情况下,会有不同的气味。

我曾经对此深有感触。

而即便是刹那间的走神,我也没有忽略师傅欲言又止的神情,但匆匆赶来的师弟打断了他的行为。

他又是最后一个来的,头发也没整理,衣服也没穿好,不过谁都习惯了,只有师兄不屑地冷哼了一声。

师兄是个很有傲气的男人,眼高于顶,可能力并不跟得上,实力在我们三人中排最末。

他看上去最为勤奋,但收获的成果却最为渺小,又如何不能嫉妒看上去最安逸,本事却比他强的师弟呢?

不过他对我倒还算可以。

毕竟我太强了。

人会嫉妒比自己好一点的人,却不会嫉妒远远高于他的人,若能再强一点,让其觉得这是难以逾越的天堑,还会心悦诚服呢。

师弟跑到了我的身边,一张脸因为窘迫涨的通红,无论迟到多少次,他每一次都会羞愧万分,然后死不悔改,周而复始。

很有趣。

似乎注意到了我的视线,他挠着头,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

我把视线从他身上移到了师傅身上,而他也正打算说些令人愉快的好消息了。

“半个月后是最终选拔,成功在藤袭山上度过七天的人,会进入鬼杀队。”

我忍不住笑了起来。

毕竟这对我而言实在是个太好的消息了。

而后,我看见师傅的眉头皱了起来,无奈而又悲伤地说:“御子……你有很好的天赋,别让仇恨蒙蔽了你的双眼。”

我知道他误会了什么。

所有人都这样误会着。

这种误会,于我而言会是融入这群人的好方式,也省去了太多不必要的麻烦和解释。

因而我只是压下了嘴角,没有回答。

师傅没有再说了,因为他知道多说无益,我是个倔脾气,不撞南墙不回头,又如何是一句两句劝得动的?

至于好天赋……

异能曾是“风”的我,用起风之呼吸来得心应手,难道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

如果我的异能能带到这边的话,想来一定是如虎添翼的一件事情。

可惜没有如果,真令人遗憾。

我垂了垂眼睑,努力盖住了一切情绪的外涌。

*

风声裹挟着那令人作呕的气息向我袭来,身体的反应要远远快于眼睛看向那边的速度,刀出鞘,挡住了一击。

先看向那边再作出反应的话,可能会因为动作而慢一拍死掉吧。

我走着神,身体倒很轻盈的避开了对方的攻击。

我不是很想看他们的脸,恶心的有些过分了,实在令人作呕。

不过还好,风声能帮我辨别这一切,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在进入这片森林之后,我对风的感知要灵敏了一些了。

当然,远远不及我之前。

“六。”我说着,事实上,我不是太喜欢念招式名字,这傻的不行。

脚踏上树干,借力在空中翻身,在下落的瞬间拔刀,乘对方还没有回头的这一刻——

咕噜咕噜。

头滚到了一边,慢慢慢慢地成了灰。

落地,我转了转手腕,把刀收入刀鞘。

风吹过,带来一阵花香。

今天已经是七天的最后一天,身上破了一个角的衣服虽然还没有什么异味,但一想到穿了七天,我就有种作呕的冲动。

不过我之前也不是没有经历过,这么一想,这种事情,也是可以忍受的了。

七天内并没遇到什么棘手的家伙,最麻烦的一次大概就是三只鬼的合作攻击了。

因此被抓坏了羽织的一角,想起来都令人气恼。

话虽这样说,但我并不是什么洁癖,只是因为被弱者冒犯而感到生气而已。

不过鬼居然还会合作,真是让我大开眼界,我还以为他们都是些没有脑子的蠢——

一阵风声。

刀起刀落。

就像这样,为了食物而无头脑地向比他们强上数倍的发动进攻。

愚蠢的让人发笑。

已经七天了,这森林里的鬼居然还没有被杀光,真是奇迹。

我有些不悦地抹去这黄蓝羽织衣袖上的血。所幸它由特殊材料制成,并不容易沾染上污渍。

否则,这些家伙被我杀一百次也不足惜。

视线里渐渐有了紫色,我略微加快了步子,走进了光里。

……

呜哇,有点惨烈呢。

视线一扫就能知道人数,进去的时候浩浩荡荡,现在却只剩下了三个。

也没有我认识的人。

真奇怪,师兄的实力估且还能算作不过关,可师弟,啊,虽然他毛毛躁躁的,但对付这些鬼应该绰绰有余才是。

想到这,我不禁停下了脚步,侧过身望向森林,那里依然黑的像吃人不吐骨头的地狱。

我觉得他还是像之前在师傅那里一样,又因为某些原因慢了几步,也会像之前那样,一边红着脸一边说抱歉跑出来,跑的尘土飞扬,然后着急忙慌地站到我身边。

可直到那两个人偶一样的女孩开始说话,他也没出来。

于是我知道,他再也不会出来了。

真可惜。

大概,是死生有命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网游之修真神话第十章

    纪凌坤站在一方青石砖墙的背光阴影处,斜对面不远的地方就是将军府,俩头身材雄壮的石狮子守着大门,大张的嘴里各衔着一颗巴掌大的珠子,鬃毛纵竖,眼如铜铃,全身上下无一不透着凶狠威严的气息。可它表情再威严,也遮盖不住脖子上挂的白色纸花,炙热的眸子如今看起来却是满目悲凉。沉重的大门紧闭,依稀还能听见里头痛苦的

  • 武道之王第6章在线阅读

    第六章苗头微信提示音响了几声,正在工作的林初远没来得及看,吃饭的间隙才把手机拿出来,“这几天死哪里去了?”几天不联系的陈瑛,毫不客气。“在上班么?我给阿姨买了点东西,给你送医院来吧”“你几点下班啊!”林初远青梅竹马的陈瑛旅游回来了,“你还没把我和我妈忘记,真是不容易啊!”林初远只在熟悉亲密的人面前打

  • 洪荒 开局提炼三千神魔第一章在线阅读

    “韦安生,我早就跟你说过,你的判断不靠谱。我说对了,不是?”“郑队,您的意思是——案子破了?”“这个么,安生,你也不看看是谁在破案?”江南市刑警大队大队长郑兴笑得有点神秘。“谁?”“省厅痕迹专家皇甫一眼。”“您把他请来了。皇甫专家怎么说?”“自杀。”郑兴说话越来越精辟。“自杀?”韦安生陷入了沉思,好

  • 特种兵之国术宗师之第三章(3)

    这一年,夏洛克9岁,欧洛斯8岁,而麦考夫已经16岁了,年龄上的断层差距,让麦考夫时常和他的弟弟妹妹之间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感。但这并不是说他就“嫌弃”他的弟弟妹妹们,相反,他很爱他们!这也许跟福尔摩斯夫人“爱的教育”有关,但更多的是麦考夫在上学以后接触的人多了,发现除了他家的弟弟妹妹,外面的世界就像一个

  • 超级天神在线阅读第四章

    2006年9月24日,晚上21点01分。空旷的居民楼,五层响起急促的脚步声。叶萧警惕地打开房门,用手电照亮来人的脸——是旅行团里那四十多岁的男人,他的名字叫成立,也是黄宛然的老公。他穿着一套昂贵的睡衣,漆黑的楼道里没有其他人了。“那个法国人醒了?”穿睡衣的成立点点头,叶萧和厉书便跟他下了楼梯。来到四

  • 最后一个修真者第一章在线阅读

    无边无际的黑暗,无止无休地奔跑。终于,亮光由远及近、由小到大,黑暗渐渐消去。沐风辰努力动了动沉重的眼皮,缓缓睁开眼睛,他头痛欲裂,本能地就要用手去摸头,可是全身毫无力气。“你终于醒啦!”。声音传来,沐风辰微微转过头,就看见一张俏脸有些欣喜的望着自己。“这是哪里?你是谁?”沐风辰有些吃力的问道。“这是

  • 奇侠剑情录第四章

    陈知行走了进来,好像没看到叶淮景一样,走到白清河面前,“清河,这件衣服真衬你。”他亲热的把头放在白清河肩上,旁若无人的亲密。也对,人家是新婚夫夫,确实不用顾虑什么。叶淮景微微垂眸,整了整衣袖。“学长,那你就先忙吧,我出去看看。”“诶——”白清河还想说什么,却只能看着叶淮景的背影叹口气。“你说你,干什

  • 老九门之殊途同归开始修炼

    好在后面的路程并没有出什么事,肃同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九点多了,洗完澡换上睡衣便躺在床上回想今天发生的事情。先是装了尸油的车子,是为了掩人耳目?还是为了其他什么?不过这个可以先不去想了,毕竟跟自己没多大关系,自己盯上对方也只是想弄点钱花而已。然后就是回来路上时遇见的那只鬼婴了。那条路虽然不经常过,但也

  • 九尾神狐与云霄王者阶下囚的驸马爷【求花花求票票】

    第一章:阶下囚的驸马爷【求花花求票票】天使星云。一座座悬浮在半空中的天使之城,极具节奏地扇动着洁白的羽翼,如冷芒淋漓的剑锋般震荡空间。整体一看,连环相接的天使之城,仙气氤氲,如龙蛇起舞,又宛如一个个傲然凌空的仙子般,渗出令人敬畏的气息,在纯白如nai般的圣光浇灌下,威仪尽显。然,在纵横交错的天使之城

  • 冰封王座和项羽之新的食材,火焰鸡!

    “红魔鬼的儿子,看我今天不好好教训你一顿!”为首的少年叫嚣着冲了过来,挥舞着拳头,朝麦当砸了过来。“来得正好!”眼看拳头就要打到自己脸上,麦当不慌不忙地侧身,同时往后退了半步。在那人拳头落空的瞬间,身体还处于僵直期的时候,麦当反手抓住他的手腕,往后一拉。为首的少年一拳未中,来不及收力,又被麦当一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