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求求你们别秀了在线阅读第二节

2022/6/23 20:34:39 作者:漆黑无月 来源:纵横中文网
求求你们别秀了
求求你们别秀了
作者:漆黑无月来源:纵横中文网
这是个有着强大后盾的咸鱼在乐园、不同世界里浪,顺便拯救世界的故事【无限流,动漫+原生幻想,无女主,不后宫,佛系更新】

在对方人多但能确定自己有机会赢的情况下该怎么做?

当然是先下手为强!否则给了对方时间会对自己越来越不利。

生生迅速判断出了利弊,并迅速的采取了行动,然而,她的身体不允许。

极度饥饿后吃了大量奶油,再又剧烈运动,即便是从流星街锻炼出来的胃也发出了抗议,生生才急速冲向太宰治就不由恶心晕眩,眼前一白的昏倒了。

然后,她被带去了港黑大楼。

大楼顶层的首领办公室中,首领森鸥外坐在落地窗前的沙发上,他流露着几分兴味的侧头看太宰治。

“那个孩子身上有什么让太宰君在意的地方吗?”

太宰治站在一旁,以闲来无事找点游戏的语气回答:“她出现的时间地点,以及发起攻击的一瞬所展现的实力都让人在意,如果她晚昏迷十秒,我带去的人说不定全部会死。首领不感兴趣吗?”

“这么一说倒是很感兴趣了。”森鸥外迷之微笑,“既然有这种程度的实力,太宰君劝说她加入港口黑手党如何?”

“首领不担心她是敌人特意派来的吗?”太宰治反问。

森鸥外加深微笑,眯起了眼睛,“这就拜托太宰君查清楚了,万一这种猜测是真的,那么留下她所能产生的利益会比杀了她更多哦。”

生生醒了,她发现自己在一个整洁且牢固的房间,躺在干净的床上。身上所盖的被子柔软且温暖,这种感觉……让人舒服得想要一直睡下去。

不行!

她猛地从病床上坐起,并拔掉了扎在手背上的针。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也不知道带她来的人是谁,绝对不能掉以轻心!

“您醒了吗?”有人出现在门口。

生生警惕的看过去。

来人是广津柳浪,港口黑手党中黑蜥蜴的管理者。穿着长外套,长围巾披挂着,留有一缕修剪得体不显糟乱的胡子,一头银发尽数往后梳,贴服着流露出一丝不苟的礼节感,他戴着一枚单边眼镜,像极了一位老绅士。

面对生生传来的警惕意味,广津柳浪站在门口不再前进,但也没有退却,他保持距离语气沉稳坦荡的说:“小姐不用担心,目前我们并没有伤害您的意思。首领想见您,不过在此之前希望您先洗漱沐浴,换身干净的衣服。”

这倒不是每个人在见森鸥外之前都需要做的事情,仅仅只是因为生生现在的样子太不合适了而已。

脸上灰扑扑的就算了,身上的衣服又脏又破还沾了鲜血也算了,但那萦绕不散的之前还差点把医生熏晕的糟糕气味,简直比太宰治他们负责整理尸体而沾染的气味还要过分!

广津柳浪觉得让生生就这样去见森鸥外是极为失礼的事情。

提到洗漱,生生决定先照人说的去做。她也想把身上洗干净,同时可以借机会看对方到底想做什么。反正目前确实如对方所说,她没有看出对方对她的恶意。

和广津柳浪保持了五步的距离,生生跟着他来到了另一个房间的洗漱间,花了半个多小时将身上洗的干干净净后,用毛巾简单的将头发擦到不会滴水的状态,然后穿上了放在椅子上的一件蕾丝边红色小洋裙。

裙摆刚好齐膝盖,生生做了个飞踢,确认完全不影响活动后,心里有了把握。

五分钟后,她跟着广津柳浪来到了首领办公室。

生生已经十四岁了,但生活环境让她看着比同龄女孩子瘦小许多,就算说她现在只有十二岁也没人怀疑。

黑色的短发一眼就能看出是自己用锋利物一小撮一小撮割断的,有种狗啃过的感觉。淡紫色的双眼很亮,目光平静却不失锐利,是习惯了战斗而且能冷静战斗的人才会有的目光。

森鸥外看到生生的第一眼就觉得这是个值得培养的好苗子。不过这个好苗子看起来对他很防备。

面对太过防备自己的人,最好不要一开始就直接进入主题。

森鸥外让自己看起来和善可亲,温柔着一副嘴脸,说:“果然女孩子就该穿漂亮衣服才对,之前你看起来很不好的样子,太宰君就把你带回来了,现在感觉怎么样?”

生生没有回答,把自己的身体情况告诉陌生人是件愚蠢的事情。就算对方实际已经知道了,只是虚伪的问一句。

气氛静默了三秒,森鸥外假笑一声破除尴尬,问:“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这次生生回答了:“森生生。”

“森啊,森生生,听起来就很生机勃勃的名字呢。好名字。”森鸥外转而又问:“你怎么会出现在那个地方,不知道很危险吗?”

“我饿了。”简单明了的回答。

“这样啊。”森鸥外语带笑意,随口问:“你之前生活在擂钵街吧,饿了很久吗?”

“我是流星街的人。”在这点上,生生有种骄傲感。即便流星街是个危险地方,但那也是她生存至今的地方。即便那里每个人都会为了生存而不择手段,但那是每个人都不屈于命运努力抗争的证明!

她已经意识到自己来到了流星街外面的世界,虽然不明原因,但流星街人这个身份她不会否认!

这种骄傲感自然流露的显而易见,森鸥外和同样在场的太宰治都相信她说的是真话,同时对她的性格有了一定的判断。

“流星街啊。”森鸥外一副知道这个地方的口吻,完全让人看不出来他其实根本没听说过。沉吟了一会,他回味悠长的叹了口气,用感慨的语气说,“很多年没有听到这个地方了。”

生生一瞬就产生了一个想法,这个人也是从流星街出来的。

在流星街,大家有个心照不宣的共识,那就是在面对外人的时候,流星街人是一个整体。如果有从流星街出去的人被外人欺凌、辱杀了,那么其他从流星街出去的人都会帮忙复仇!

大家内部自相残杀是自己人的事情,但不允许外人从他们手中夺走一分一毫,包括同乡的生命!

虽然在外面遇到了同出身于流星街的人并不代表对方值得信赖,但如果对方对流星街有怀念……生生觉得在这点上她可以提供一点微不足道的同乡情。

于是,她说:“流星街和以前一样,有变化的是垃圾山更高了,但里面的食物没有增加,还是很难找。”

说着说着,生生的视线不由自主的往旁边矮桌上游移过去。矮桌上摆着一小篮水果,有苹果香蕉和葡萄,熟果子的香甜气息闻着特别诱人,诱使着生生将吸气动作拉长拉长再拉长,试图吸入更多的香甜来安抚胃部的渴望。

“想吃吗?”森鸥外好好先生一样微笑着,“想吃就去吃吧,吃饱了我们再继续聊。”

①他给她食物②她给他说流星街的事。

把这当做交易的生生在这两点中成功画上了等号,然后不客气的将整个果篮抱到了怀里,却没有坐下,继续保持着站立姿势,面对着森鸥外和太宰治两人,不放松一丝警惕。

吃香蕉不剥皮,连香蕉梗都吃掉了。葡萄不剥皮不吐籽,苹果不分果肉果核通通咬进嘴里。

看着生生吃东西的方式,森鸥外对她所形容的流星街有了更深的认识。

那里,似乎是个比擂钵街更贫穷的地方。

贫穷如擂钵街,那里充满了混乱与犯罪。那么一个比擂钵街更穷的地方,其危险程度可想而知。

但为什么他从来没有听说过呢?

耐心等生生吃掉最后一颗葡萄,森鸥外开口问:“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如果从一开始这个女孩说的就是谎话,那么他问的越多,她所暴·露的漏洞也会越多,而他则可以通过漏洞来一点点推断出她真正的身份和目的。

森鸥外是这么打算的,然而生生的回答让他的推断陷入了困境。

“不知道。”生生没打算说谎,她坦然的回答:“我整整四天没有从垃圾山里找到可以吃的东西,准备离开的时候不小心被倒下的垃圾埋住,我以为自己会死,但又醒了过来,然后就发现自己在那条街上。”

如果这些都是在说谎,那么她的表情、语气都堪称完美伪装。

森鸥外微笑,“那也许是某种力量让你来到了这里。”

“是吗?”生生不太相信这种可能,“但妈妈也已经死了,就算还活着她的念能力也做不到把我转移这么远。如果是其他人的念能力,我不认识这种人。”

念能力?

森鸥外在心里分析这个词,可以理解为是一种特殊能力,但所有人都将这种能力称为异能力。

念能力这种说法……第一次听说呢。

念能力、流星街、垃圾山……

背后谋划的人没有必要增添这些难以解释的东西,不仅多余还会增加计划执行的难度。

那么……森鸥外决定反过来,他决定以少女说的都是真话来判断整件事情,也许这样会更能说得通。

“刚才你说你妈妈的能力做不到,那么你爸爸呢?”

“我没有爸爸。”生生的情绪毫无波动,就像【爸爸】这个词在她心中只单纯是一个词而已,没有其他含义一样平静的说:“我从记事起就只有妈妈。”

森鸥外弓起食指抵住下巴,看着生生静静思考。

他可以继续问更多问题,但需要避免露出破绽,否则交谈会瞬间失败。也许现在他可以将话题转到邀请她加入港口黑手党了,之后再慢慢加深了解。

一个无父无母生存艰难但很有实力的孩子,应该会很乐意加入有势力的组织,而且他不留下来就会被其他组织挖走。

正当森鸥外打算发起邀请的时候,生生主动开口了。

“你还有想问的吗?作为刚才的食物的交换,我可以继续回答你的问题。如果没有要问的,我就走了。”

唔……

看样子她没有留下来的意思呢。

森鸥外双手·交握,以关心的语气问:“你有可以去的地方吗?”

“没有。”生生很清楚这一点,但并没有迷茫无措,她的目光始终坚定,“虽然我不知道这是哪里,但没有比流星街更难生存的地方,既然来了外面,我总会活下去!”

“你这么自信吗?外面的世界强者更多,危险也更多。你一个人也许会比在流星街更难生存。”

“我知道,但只要能找到食物,我就能活下去!”

“不考虑留下来吗?”森鸥外试探的问:“既然没有其他地方可去,我这里很欢迎你。”

“不!”生生果断拒绝:“妈妈说过,加入组织是最危险的事情!如果能一个人活下去,就不要去为别人卖命!”

这可真是一位……有远见的妈妈。

森鸥外略感头疼,基于太宰对这个女孩的实力判断,以及他对这个女孩的观感,他实在不希望错过这么一个好苗子啊。

对了,太宰君有没有好办法呢?

这么想着,森鸥外将视线投向了站在一旁的太宰治。

一直静静观察,没说过一句话的太宰治接收到森鸥外所表示的苦恼后,很清楚这个老谋深算的男人并非真的感到棘手,单纯只是想把问题抛给他,看他会怎么处理而已。

诱骗的方法有很多,但太宰治并不乐意就这么出力让森鸥外得偿所愿。

他抬眼看生生,懒懒的开口:“说起来,森小姐和首领长得很像呢。姓氏也一样,有什么特别联系吗?”

森鸥外:“……”

这个诱骗建议……太宰君故意的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的钞能力系统在线阅读第九节

    “阴阳相吸罢了!”嘉乐带着木易来到了仓库,“小木子,等会进去别怕!里面都是我师傅的客人!”“阴阳相吸?阴阳两气也如同磁石一般?”木易也算是明白了,木易刚走进仓库,也顾不得之前嘉乐说的话,扔下手中的僵尸便大喊道,“哎哟,妈呀咋还有有这么多僵尸!”“别怕!这些都是我师傅的客户!”嘉乐将僵尸靠在墙边上,拉

  • [综]她是龙在线阅读第10章

    朱柳氏听到朱卢氏来了,慌张地从发髻上拨凤簪,一时还拨不下来。屋外面,朱卢氏已经上了台阶:“你们奶奶在吧?”“我们奶奶在,就是刚回来,这不正在拾掇呢。”余妈站在门口那挡着。梅妈往里张望,里间的门关着、帘子挂着,隐约能听到里面有动静。这是怎么了,四奶奶不是回来好一会儿了。“我们妯娌这么多年了,以往都不避

  • 倾城之离殇之18~19

    Chapter18“不要——”夏瑜从睡梦中惊醒过来,他茫然的看了一眼身旁的孩子,然后有恨意从他的眼底慢慢溢出,他伸出手摸上他的脖颈,那么细那么细,还带着暖暖的体温,跟那个女人一样,温暖得让人欲罢不能,他长吁口气,整个人像被抽掉了所有的生气,颓然的低垂着头,默默的将手伸了回来。明明只是一个玩具....

  • 洪荒东皇:重生西游归来!除非你打死我

    “混账东西,你是要谋杀吗?”温连军冷声质问,接着又是一棍落在了温暖的后背上,“这就是你的教养?”温暖再次闷哼一声,嘴角倔强的往上扬,就是再疼,温暖也没有开口求饶,嘴角挂着的笑容未曾收起,那双眸子里尽是执拗,“教养?温家的哪里来的教养?更何况我有人生,没人教!唯一能教我教养的人早就被你害死了!”听着温

  • 闪婚一百天丑丑的镜中人随从引发的爱情危机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一起……看你的紫薯,两万三千。两万三千枚紫薯,是玛丽最宝贵的东西,但是即使如此,为了美智子,也可奉献出。“蝶,你看这些碎片,等会儿去买个镜中人随从,这就是你与我爱情的证明。”镜中人已老,身畔事难全。早知无计留春住,笑拈残红葬落花。红蝶隐隐约约透露出一丝犹豫,为什么呢?“玛丽,你不

  • 锦绣农门在线阅读第二章

    韩天把水晶拿出来举到眼前仔细查看,这个突然出现的水晶从外形上和他之前在网上看到过的那些工艺水晶制品没什么区别,是一个很常见的双尖六棱柱造型。韩天注意到,这颗水晶尽管是透明的,但水晶的正中间好像有一个星系在缓缓的旋转。当韩天的心神沉浸在这个星系中时,中性的声音出现了:“根据初级研究院的记忆,这是研究员

  • 两袖香风之设局

    G国海域运输船上空保卫者的飞机飞往运输船船尾潜伏者阵地后方,这时战局激烈,战场上潜伏者与保卫者打得十分激烈,伴随着枪声不时的有手雷爆炸声,整艘船浓烟滚滚。飞机到达潜伏者后方,一条绳索从飞机上扔了下去,刀锋一手抓住绳索,一手拿出手枪,天空中刀锋身形飞快降落,手中的RB-狼牙发出火光,嘭~嘭~潜伏者阵地

  • 榆光之神医还是骗子?(6)

    省医院的王医生还是一脸无法接受事实的表情,吞了吞口/水就道:“先生,你真的能够治好这么严重的烧伤?要知道这在世界范围都还没有先例,你不仅能够做到,而且只需要三个月,也太不可思议了。”“在医馆里,请叫我医生。”张晓夜强调了一下自己的身份,然后就道:“我既然这么说,那当然就能做到,三个月后你们就清楚是不

  • 我能听懂动物说话在线阅读地狱周开始

    刚说完哈雷和元宝拿着高压喷水器,朝着女兵猛喷水,女兵们的尖叫声此起彼伏。雷神手一挥,停止喷水。雷神走到泥潭边蹲下,冷冷的说“你们在搞什么啊?我现在可以用四个字形容你们,惨不忍睹!这里是你们女人能来的地方吗?女人身体有20%的脂肪,这会让你们行动迟缓,在战场上是会死人的!我就不明白上级为什么要组建女子

  • 皇上是否断袖观察日记在线阅读训练

    “一千战士,这么多的人靠打猎是根本养不活的,所以他们很有可能已经进入了农耕时代,如果这样,武器也不可能只是石头武器。”“这样自己骷髅的武器根本占不了任何优势,而且既然武器是金属的话,肯定也会出现金属铠甲。”“如果那样的话,自己想要拿下那个部落,最起码也要5000甚至10000的骷髅,如果只靠现在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