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把心放飞之从商(9)

2022/6/23 20:03:42 作者:埇桥居士 来源:纵横中文网
把心放飞
把心放飞
作者:埇桥居士来源:纵横中文网
穿透时空的爱情,让人荡气回肠,刻骨铭心;划破天宇的闪电,使世界光明璀璨,永无黑暗!

周东东偿完债回来就一声不响地窜到姐姐房里,在厨房准备晚饭的周大山压根就不知道这事。

周西西坐在床边心里五味杂陈,那萧子凡明明是个富家少爷,山穷水远地跑来这究竟图个什么,装神弄鬼地为着骗她几十两银子忙碌诸多又是为着什么。她想不明白,于是更觉着欠他那五千两银子就好似悬在头上的巨剑,指不定就有啥阴谋在里头。

可是一时之间哪里还得起呀,想到这里她又长长叹了口气。

周东东蹑手蹑脚地走进来,低着头站在她身边:“姐,这次我是真的错了。”

周西西真是没处撒气呢,语气有些重:“知错?上次我躺这儿的时候你也这么说的。东东,你什么时候才能真的知错啊?”

周东东只是醒着鼻子,不敢说半句话。

“这下可好,要萧子凡上门讨债,把姐姐我卖了也还不起!”

“不,不要卖了姐姐,我会想办法赚钱还给他的。”周东东拉住她的胳膊叫道。

“你赚钱?你去哪里赚钱?你什么时候才能赚到五千两银子?”周西西气没撒完,越说火气越盛。

“读书,我……”

“读书很了不起啊?就算你考上举人那也得好几年之后的事了,等到那时人家都能把咱房子给拆了!”

周西西一不留神把真话给说了出来,周东东虽然天资聪颖偏偏就是没有考试的命,直到上辈子她被童怀远算计至死的时候弟弟还就只能考上个举人,否则童怀远也不至于那么猖獗地欺凌于她。

说起来,上辈子的悲惨命运除了自个儿警惕不高是罪魁祸首外,没个显赫的娘家当靠山也是主要原因。都怪当时自个儿一心扑在童怀远身上,竟忘记了要带挈着娘家人齐齐飞黄腾达。这辈子不能再犯同样的错误,她便向弟弟提议道:“东东,要不你学着做些小生意可好?”

周东东直摇头。

“你脑筋怎么转不过来呢?做生意直接赚的就是钱,你读书还不是为了赚钱?”

话说出口她才意识到说得不妥。她固然秉持着读书发家论,可周东东却未必如此。按照他们古代人的逻辑,读书可是为了什么“天地立心,万民立命”的宏伟目标的呢。至于经商,好像还是在“士农工商”里头排在末位遭到鄙夷的行当。

周东东很谦虚,从不把这些个大仁大义的空话挂在嘴边,但他对姐姐的不赞成会通过沉默不语表现出来。

周西西稍微放缓语气,开启迂回战术:“当然,说赚钱呢就太功利了。咱们首先要还债是不,欠债还钱那是天经地义,你们什么孔老夫子、孟老夫子也都赞同这点对不?咱们不如先赚够钱,然后再读书。所谓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不是?”

周东东瞪着惊讶的眼睛望着姐姐,许是料不到姐姐竟然也能引经据典。

周西西在心里暗自得意,想当年姐姐也是在网上喷过那些个死读书的啃老族的,搞定你个书呆子还不是小菜一碟。

“怎么,没话说了?打明儿起姐姐做你的幕僚,咱们先定个小目标,赚他个五千两。”

周东东还是在沉默中表示抗议,他从心底里就瞧不起经商这个职业。可是现在是真真欠了别人家的银钱呀,若是不还又有违圣贤之道,甚至会给姐姐带来大麻烦。几下纠结终于下定决心,抬起头对姐姐道:“姐,我会很快把钱还给人家的。但我决不做那些个卑污的事!”

说着就要出去,周西西忙拖住他的手:“你想干什么,别是又要去赌吧?”

“我不赌,我有别的法子弄来钱。”他用力挣开姐姐的束缚,跑出房门。

周西西只好接着无奈叹气,摊上这么个高傲的弟弟也是无计可施,看来这辈子虽然逃过了被渣男陷害的结局,也只好平平淡淡收场咯。

她就这样心有不甘地睡了一夜,第二天天还没亮就听见外头“砰砰”的敲门声。

周大山似乎不在家里头,她忙裹了件衣服起来开门。

门甫下了闩,外边的寒风便扑面而来叫他打个冷战,不过更让她感到恐慌的是萧子凡就出现在门后。

债主上门,准没好事。不过周西西也不低头服软,依旧不卑不亢地诘问道:“大清早的你到这来,想做什么?”

她已经在心里头计划好,要是他来催债呢,就能拖则拖;要被拖不过去,那就厚着脸皮装装穷;要是他敢提什么无礼的要求,直接高呼“要钱没有要命一条”跟他死磕。三招在手,总能奏效。

谁知萧子凡出乎意料地从怀里取出四张银票来就往她手里塞,着急地道:“我不是说过吗?这钱你先拿着给东东还赌债,不用急着还我的。”

周西西莫名其妙,他这唱的究竟是哪一出啊?接过银票来拿在手里翻看,这才发现上头的红印子与昨日的大有不同。萧子凡借给她的那些是京城“鸿运钱庄”的票子,现在这些却盖着沧州永安“吉祥钱店”的大印。

“这些银票你从哪得来的?”

“刚刚东东拿过来说还给我的,还说余下的一千两能不能宽限个一年半载的。我说不还也没事,可他非把票子放下自个儿跑了。后来我想想你们家也不能一晚上就凑足五千两还赌债呀,就赶紧送过来了。”

萧子凡平时说话的时候总喜欢挠着腮帮子,现在那只手都用来捂住打哈欠的嘴巴了,许是还没睡够的缘故。

周西西焦急得自言自语起来:“对啊,我们家怎么可能一晚上就凑足五千两?怎么可能?东东他怎么忽地凑齐这么多银子的,他人呢?”

望着外头黑蒙蒙的村子,周西西二话不说便要往外去寻,不明就里的萧子凡拦住她:“天这么冷你要去哪?”

周西西简直要发狂地叫出声来:“东东他怎么可能弄得这么多钱?一定是出事了,我要找他去,我要找他去!”

“噢,原来是这样。”

萧子凡让出道来,只是一路都跟在她身后。

周西西在村子里大声喊着东东的名字,萧子凡也学她一般呼喊起来。好几户人家都被他们喊亮了灯火,有些从窗口探出脑袋来责备几句,周西西也只好老实受着,反而好声好气地向对方打听有没有见过东东,只是得到的回答俱是没有。终于遇着家起得较早的指着村口,说见着周东东早早地往那个方向去了。

得到一丝线索的周西西如获珍宝,撒腿便往村口跑去,猛然脚下一阵剧痛,就硬生生地在地上摔了个狗吃屎。

“你怎么摔了?”萧子凡忙过来扶她,可周西西却站不起来,右边的脚踝钻心地痛。

不,不是钻心地痛,是心自己在痛。她这才后悔昨天跟周东东的争论,这才后悔不应当妄图用自己的道理去毁坏他人的信念,天底下怎么会有她这种自私自利的姐姐呀?

她终于忍不住涕泗横流,要是东东出了什么事,她真的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的。

“你是不是摔伤了,我带你去找大夫。来!”萧子凡还在努力想扶她起来。

周西西断断续续地应道:“带我,带我去村口,我要去找东东,去找他。”

“可是……”

“我能走的,我求你再帮我这次好不好?”

萧子凡的脸明显地惊颤了一下,然后拼命点头,扶着她慢慢站起。周西西一只手搭在他的肩上,将崴着的右脚悬起,单单用左脚蹦着往村口走去。

两人没走多久就远远见着从村口方向回来的周大山,他见着西西这般模样忙加快脚步过来,心疼地道:“西西你怎么又弄成这个模样了?”

周西西着急地反问他:“爹,你有没有遇着东东?村里人说他出去了。”

周大山敛起神色:“遇着了。”

“你快追他回来呀,他……”

周西西一时语塞,不知是否该继续埋着爹爹他赌钱还欠了五千两银子的事情。

“他又赌钱了是不?还欠下不少银子是不?”

看来周大山已然得知此事,周西西瞒不过去只好老实回答:“是。”

“随后又向萧法师借了钱去偿债是不?”

“嗯,是。”

“现在一大早的又拿出银票来还了萧法师的债务是不?”

周西西简直怀疑老爹是不是在儿子女儿身上装了窃听器,怎么他什么都知道?

“不用去找他了,他都告诉我了。”周大山将女儿负到自己的脊梁上,没有周西西预想的大发雷霆,反而带着几分欣慰:“东东可算长大了。”

周西西被他卖关子搞得好奇,忙问道:“你怎么这么说?东东到底怎么了?”

“他可算做了件叫爹爹自己都不得不服的事情。”

酒红的朝阳在长乐山顶露出半张脸来,清新的晨光洒得整个村子明亮和煦。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这个世界很危险罗门.大卫

    罗门.大卫,一个喜欢平静的生活,居住在纽约市皇后区的一位不起眼的平凡人,或者说是一个普通人,哪怕作为别人茶余饭后聊天吹水打屁的谈资都没有的一位泯然众人矣的家伙。如果硬要说其有什么让人瞩目的地方的话,可能就只有他在纽约市的皇后区的第三街道上有一家属于他自己的还算不错的咖啡馆这件事了。在前世,他同样也是

  • 霸气爱你不套路在线阅读第7节

    四周就在此时变得安静下来,从远处传来的轻微的金属碰撞声就显得格外明显。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声音传来的方向上,当这声音变得越来越清晰之时,一个银灰色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远方的林影之中。那是一头身材高大的狼,以四周的树木作为参考来看,其高度至少也有2米。粗壮的前肢一步又一步地往五人所在的位置迈进,锐利的

  • 每天都在为老公对家打call[穿书]囚禁之地

    往日绝对封闭的海底监狱,今天迎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无论是隐藏在黑色面具下的面容,还是由狱长亲自迎接的待遇,都透着让人忍不住窥探的神秘。一向在亲信面前还算平和可亲,甚至会偶尔卖蠢的麦哲伦,这一次竟对对方的身份讳莫如深。许是甚少见上司露出这样凝重的神情,汉尼拔一路上都异常乖巧沉默,当然以麦哲伦那张因被毒

  • 岁暮而至的你第八章

    由乃愣了一下:“你说什么?”爆豪胜己赤色的瞳孔里好像有小星星:“我说我喜欢你!!”此刻躺在黑色的巷子里浑身无法动弹然而意识清醒的真·爆豪胜己:“……”绿谷出久抿抿唇,飞快地捡起了手机往后退到别人看不到的地方。由乃后退了一步,拍开了他的手:“抱歉,我不喜欢你。”渡我被身子很明显地失落了,她眨了眨眼睛:

  • Fate同人之亚瑟王传在线阅读第七章

    人逢喜事精神爽,没了跟屁虫的骚扰,周芷若只觉得天更蓝了云更白了,连殷梨亭跟莫声谷的叽叽喳喳都堪比天籁。“芷若,小心脚下,路滑别摔着!”“七弟你别跟老妈子似的行不行?芷若,放心大胆的走,六哥在后面帮你看着,别怕摔,六哥扶着你!”“你装什么大瓣蒜,胡子都老长了还好意思让我们小芷若叫你哥,叫你老伯还差不多

  • 山海异世录小王总和大蜜蜜

    对呀!钟辛差点忘了这茬了,暗骂自己居然忘了这个细节!华宜一直对刘伊菲挺不错的,当家电视剧导演张继忠的两部电视剧《天龙八部》、《神雕侠侣》把最好的女性角色给了她,王语嫣、小龙女···对了,《仙剑奇侠传》,华宜也有出资···《功夫之王》华宜为了继续捧天仙,让李兵兵给她当配角,够给面子了!人家拿出最好的资

  • 你怎么不修仙了(GL)逃跑

    当我慢慢适应了现在的这个世界之后,我是真的还是太叛逆了,太不喜欢现在的这个地方,也不怕了,因为父母对我都特别好,而且大夫说我可能会因为失忆而性情大变,提前给他们打好了预防针。慢慢地我接受不了了,太可恶了,什么男尊女卑,什么女生不能出自己的闺门,什么笑不露齿……都是狗屁,姐姐我受不了了,所以我决定晚上

  • 小将军成婚二三事第8章在线阅读

    “好……很好!非常好!!”巽蜂全身浴血,他愤恨的上前道:“白烈,你真是好手段啊!不愧是白起之后。但今日之事,我一定会如实禀告相国大人,想来相国大人知晓后,一定也会十分称赞你的!”撂完一句不算狠话的狠话。巽蜂连忙拉过乾杀,两人迅速从黑冰台退走。他们现在必须立即前往秦赵边境,执行袭杀长安君成蟜的任务。兹

  • 重生寒门在线阅读第6章

    在这个江湖,只有够狠你才能活得长久些。这是黑袍人今晚和紫衣少年讲的最后一句话。三日悄然过去,君莫愁醒来发现他已经被挂在了地牢里,经脉也被封死了。墙上漆黑的刑具闪着寒光,不时有干瘦的老鼠从他脚下窜过,阴冷的风吹过他的脸颊,耳边满是**和嘶哑的叫声,更可怕的是这些惨叫声里透露的是对存在的怀疑。君莫愁紧闭

  • 你似春风款款来第7章在线阅读

    直到客船在港口抛锚时,鸣人才从水手哪里得知了一个消息。就是现在到达的并不是波之国而是水之国。原来前两天的台风把船吹离了原来航向,而船长在经过一番精密的计算后在加上多年航海的经验,判断出了客船已经严重远离了原来的目的地——波之国,而客船要想回到原先的航线继续前往波之国的话,船上的淡水和食物却又不够。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