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抗战:男儿出川,誓死不还在线阅读第十章

2022/6/23 21:14:09 作者:军中李二牛 来源:飞卢小说网
抗战:男儿出川,誓死不还
抗战:男儿出川,誓死不还
作者:军中李二牛来源:飞卢小说网
穿越抗战,正值九一八惊变!当三十万东北军不放一枪一弹任由鬼子关东军入关的时候,泱泱华夏,总要有人站出来不是么?于是,重生为刘湘之子,时为川南独立师师长的刘战怒了。“若人人畏日寇如虎,那么,就让川军来打这第一仗!”“川军,当于国家民族危亡之际,为天下而战,当为天下先!”说完,百万雄师出川,悍然抗战。抗日战场上,川军儿郎,何惧一战!!!战!战!战战战!!!(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这么一来,席南倒是醒了。

席南醒过来第一件事,是把被子往上一拉,盖住薛庄的头。

然后他再坐起身,掀起帘子探出一个脑袋,却见祝冠宇已经进屋了。

席南眨了下眼睛,“陛下……”

“无妨。若尚未着衣装,就这般说话,不必行礼。”祝冠宇道。

“是。这一大早的,陛下有什么急事找我?”席南开口问。

祝冠宇便道:“薛秋芸、薛徕等人我已经放了。薛秋芸一开始不肯走,被薛徕劝走了。答应你的那第一件事,朕到底做到了。”

席南吐出一口气:“多谢陛下!”

却听祝冠宇再道:“至于如何保下你的性命……朕想了一晚上,只有一个办法。”

席南道:“愿闻其详。”

祝冠宇道:“成为朕的人。”

这个时候席南感觉到肩膀一痛——明显是薛庄动的手,他是在警告自己别胡乱说话。

席南肩膀吃痛,面部表情立刻变得极为狰狞。

见状,祝冠宇立刻皱眉:“还说不嫌朕恶心?那你怎么这副表情?”

席南:“……”

——陛下你听我解释……

好在祝冠宇也没多纠结于此,负手而立,再道:“别误会。朕并不是真的要对你如何。这只是掩人耳目之计。有了这样一层关系做掩护,你待在朕的身边,就顺理成章了。借此,你可以辅佐朕,慢慢帮朕重新掌握权力。”

席南皱眉,祝冠宇再道:“母后曾察觉过我对你的情谊。所以她会认为,我不过还对你痴迷罢了。此外,你武功尽失,又住在后宫,活在禁军、护卫的监视下,也就活在母后的眼皮子底下。她和国舅反而放心,认为你彻底失势。再者……”

“朕以后真正的皇后,会是他们替朕选的。朕的儿子,也会继续沦为他们家的傀儡。所以,眼下让他们以为朕痴迷一个男子,总比女子来得好。毕竟男人不会生孩子,也就没人跟他们抢江山……”

“思来想去,放眼整个夏国,我能信任的人,也只有你罢了。”

祝冠宇苍白着一张脸,苦笑了一下,再道:“君子报国,不一定只有上阵杀敌一种方式。先帝待你不薄,你也算是他的半个儿子,真要眼睁睁看着皇权旁落外戚,祝家江山落入外人之手?”

说到这里,却不待席南回答,祝冠宇已转过身。“今晚给朕答复。”

-

片刻后,席南去窗子处探了个头望了一眼,确认祝冠宇已走远,几个禁卫也规矩地守在门口,未曾靠近庭院。

确认不会有人听到这屋中的谈话,席南这才回到床上,看向薛庄。

薛庄神色有些凝重,似乎是在考虑祝冠宇刚才说的话。

席南问他:“你也觉得他说得有道理吧?”

“他确实句句说到了要害之处。先帝对父亲极好,父亲是他一手提拔上来的。后来,先帝见我无人照料,竟把我接到了宫里。祝家的恩情,我确实要还。何况,若陛下说的是真的,那么真正害薛家的,是太后和国舅,我为了报仇,也得对付他们……论忠、论孝,我都不该退缩。只是……”

薛庄眯了眯眼睛,“只是,若陛下对我没那层意思,我纯粹配合他做戏,这本是一个极好的主意。但现在看来并非如此。等我帮他肃清朝廷,让他彻底大权在握,他若真想要我,我又该如何自处?”

席南叹口气。“你说得也有道理。到时候若他想假戏真做,确实麻烦。何况,这样一来,你的名誉……怕是自此一落千丈。”

薛庄皱了皱眉,终道:“也罢。忠孝二字在先,我个人如何……总该放到最后。我可以陪他做戏。只是你——”

席南摆摆手。“不用担心我。光是做戏,我没觉得什么。你不能真的自废武功。我还得继续扮演武功尽失的你,才能瞒过太后和国舅。”

薛庄思忖片刻,终道:“我现在出去一趟,找熟人做副人.皮.面.具,然后扮作将军府的侍卫。你就对陛下说,你得带一个亲信进宫,也可以帮忙跑腿什么的。这样,我可以留在你身边,与你一起应对。”

席南答应下来,抬手想找外袍穿上,这下才见得自己的掌心竟有许多红色。

席南垂眸一看,才发现席南的里衣竟渗了血。

席南问他:“是不是伤口裂了?”

“无妨——”薛庄道。

席南立刻道:“怎么就无妨了?你还要越过重重禁卫出行宫呢。我帮你上药。”

看一眼席南,薛庄到底拿出了贴身带着的金疮药,然后慢慢解开里衣。

看清他身上大小伤口的样子,席南几乎被吓一跳。

昨日薛庄在那鸿门宴上就中了许多刀,紧接着他听说了席南他们被抓的事,就匆匆赶来了行宫。对于身上的伤口,他根本没有好好处理,只是在路上随意包扎了一下。

这一下,薛庄稍微动作一下,就牵引到了伤口,血水不断地往外冒。

瞧见席南的反应,薛庄倒是笑了,笑得有几分痞气。

“你还笑得出来?”席南皱眉。

“我笑你一定骗了我。你不是穷苦人家出生,一定是个被保护得特别好的大少爷,连血都不敢见。”

薛庄笑着,从腰间卸下一壶酒,打开壶盖,径自把酒往各个伤口上浇去。

他咬着牙,额头疼得满是汗,但一声都没吭。

席南皱着眉,按住他的手,阻止了他的动作,下床找来干净的锦帕和水,帮他把伤口里的血污仔仔细细清理了一遍,再用了少量酒擦拭伤口,最后再帮他敷上金疮药,包扎好。

坚持着做完了一切,席南脸色极为不好。

薛庄再笑看他一眼。“是不是连鸡都没杀过?不,你该是连杀鸡都没见过。”

席南无言片刻,再看一眼薛庄,冷哼着穿起外袍下床了。“别小瞧人。又不是凡事都要靠舞刀弄剑。四肢太过发达,头脑会简单的。”

哟。生气了。不装家国大义为国为民的白莲花了,总算露出几分本性。

薛庄这般想着,瞧席南一眼,暗暗一笑,下床推开窗,探了探情况,便掠窗而去。

席南也走到屋门口,略推开了一点门,借着门缝观察外面的情况,看有没有惊动庭院外的禁卫。

见一切无恙,席南才呼出一口气,回到屋中,转头看了一眼略显凌乱的床铺。

——啧,怎么有种自己在和薛庄偷情的感觉?床铺如此凌乱,这奸.夫一大早不走正门,得从窗户跑,自己还得帮他看着正门。

席南摸摸鼻子,抛掉脑中荒唐的念头,开始思考晚上应对皇上的措辞。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万界星河在线阅读第6节

    宋元的异能很特殊、很强大但是,其实,他的万象异能树有一个致命的、重大缺陷……每三天诞生一种新异能,但是,一到两天之后,异能便会莫名消失!然后,继续诞生新异能。继续消失。宋元一年觉醒的异能,的确,足足有121种之多!然而,最终,所有异能全部都消失的干干净净、一无所有!宋元很无奈。欲哭无泪。没有异能,那

  • [综主fgo]今天开始做普通人在线阅读第4节

    冼灼菲目光哀怨瞪了孟宝宝一眼,像是在埋怨她帮倒忙。接着将目光转移到宋炳光身上,瞥见他怀里的教材,微微抬起下巴,质问道:“所以说,你就是那个来给我们授课的教授?”“是的。”宋炳光礼貌性笑笑。冼灼菲啧了一声,显然不服气。“你不是说你穷光蛋一个,还指望我包养你吗?怎么几天不见,摇身一变就成了海龟教授了。还

  • 容其第四章在线阅读

    〔哟!还是传说中突破到化神境界的一些天骄才会面对的太虚金雷呢!居然能被宿主提前碰上,恭喜宿主,你要凉了。〕系统一脸戏虐地对着云轩说道。“能不能对我有点自信心啊!我还是很强的好吧!”云轩语气中带着一丝兴奋,“而且我很久没有遇到这么刺激的挑战了,之前的渡劫虽然麻烦,但完全没这次有意!”他眉头一皱,那双星

  • 一人一江山之蛇精

    这么想着,我缓缓的闭上了眼睛,等待着死亡的到来。就在这时,在我的身边突然发出了一道绿光,随后便有一个绿衣女子出现在了我的身边。“喂,傻小子,你真的好执着啊。”一个及其动听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了起来。我缓缓的睁开眼睛,随后便看到了一个女子,这女子一身淡绿色长裙,长裙的外面是一层淡白色的纱衣,她的秀发披散

  • 都市玄幻之天下第一楼之匪乱和亲朕一下

    “小渊在看什么?”陶涣道,“眉头一直没松过。”陶渊回头一笑:“刚刚听见有人说流匪之事。”两人现在正在下朝回府的马车上,之前马车经过糕点铺的时候,一个女人正拿流匪吓唬怀里闹腾的孩子,那孩子一听,立马就不哭了。“流匪?”陶涣点头,“确有此事,市井之中最近有传言,流匪之名可止小儿夜啼。”“皇上可知晓此事?

  • [综漫]月的人生画风不对少女与他(一)

    银白色的现代SUV停在一幢独栋的小楼前,权俊赫和侑莉从后车门下车。权妈妈从副驾驶下来,解除了门禁的验证。权爸爸驾驶着车辆驶进自家的车库。权俊赫迈进庭院,院子里的光景和两年前离开时一般无二,似乎只有花草多了一些。天气炎热,阳光毒辣。没有在庭院外多停留,权俊赫和家人顺着背阳修建地楼梯上去二楼。二楼的大厅

  • 无间之囹圄第八章

    早饭是在一家比较高档的中式铺子吃的。包子,烧麦,还有颇具特色的水晶糕,让金闪闪难得没有用红酒佐餐,而是很接地气的吃了一碗稀饭。吃过早饭,金闪闪便带着沢田纲吉往东京的方向出发。他们没有选择乘坐地铁,而是坐着环境相对要舒适一点儿的特快新干线。“早知道吉尔的目的地是东京,就叫上绿谷一起了。”坐在对面的沢田

  • 陌上花开佼人可归王家的棋子

    察觉到秦玄的神色,鹰厉冷冷的看着秦玄,低声道:“你不用自作多情,以为我是在帮你,今天我给你的东西,未来,我会从你身上一点一点的拿走!”秦玄笑了笑,拱手道:“多谢鹰厉前辈的知遇之恩,今日之恩,未来必将涌泉相报!”鹰厉没说话,只是冷厉的看了秦玄一眼,环顾四周,看到周围近乎已成平地的后山,鹰厉震袖一挥,原

  • 酚酞遇上碱在线阅读第9节

    一号领袖罗斯拉尔不知道是因为听得自己都有些脸皮上挂不住了,还是怕这些莫须有的事情伤到同僚感情,亦或是怕这些虚幻的事情最终会扯到他的头上?总之,这个有些温文尔雅的老人再也顾不上许多,有些微微激动地大声喝止住所有人,而后对卫天道:“卫天,不管怎么样,我是相信你及你过往所有为我们做出的牺牲,但是,你与我们

  • 全世界都暗恋勇者!在线阅读第9章

    近期有事停更两天,各位亲们抱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