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西风读书札记十面埋伏

2022/6/24 4:18:03 作者:寒雪悠 来源:晋江文学城
西风读书札记
西风读书札记
作者:寒雪悠来源:晋江文学城
用来随手记录想看、正在看和看过的书。文字间永远呼吸着生命……

曹丕挺直着腰板儿,大跨步子走在前头。浑身上下那股子强烈的急不可耐把他脚下的土路都踩起了小片小片的扬尘。冬日的太阳像破煤油灯透着窗纱照过来似的,有气无力,半死不活。一如亦步亦趋跟在曹丕身后的郭曌。抬眼看看前面那又走的一骑绝尘的曹丕,她拖长了嘶哑的嗓子吼道:“喂!我说你等等我行吗!是天要下雨了还是娘要嫁女了?你的步子怎么挡都挡不住啊?”吼完这一嗓子,她就好像耗尽了全身的力气似的,立马蹲下身子蔫儿蔫儿的抹起了眼泪:“奶奶个腿儿的,古代的路怎么这么难走?”

曹丕的步子停住了。他站在原地带着三分不耐和七分无奈 ,回过头来喊道:“我说了让你别跟着我!你要去洛阳,我要去许都,根本就不同路!你若是非要跟我一道走,那我奉劝你还是别在那里惺惺作态了!此处地方偏僻,到了晚上不定有什么凶禽野兽出没。趁着白天日头还好,快些赶路吧!”郭曌委委屈屈的抬头看了看他,撅起嘴巴叹了口气,边随手揪了一根路边的枯草边起身说:“小公子,你可知曹司空如今人在何处你就要去许都?”

曹丕转过身来。他回过头盯着郭曌,背光的角度下他的脸色看上去有点儿黑。停顿了一顿,他一甩袖子转身走了,口中说道:“我去哪儿同曹司空又有何干系?我便是要去许都,也不是要去见曹司空。”郭曌小跑着跟上他道:“曹二公子,别装了,我知道是你!”一边在脸上堆出满脸嘚瑟。下一秒,郭曌就忍不住惊叫一声,“噗通”一声摔倒在了地上——是曹丕突然从腰间拔出了他那锋利锐刃向郭曌划来。见郭曌倒在了地上,曹丕冲她面色不善的冷冷一笑:“我不是什么曹二公子,我也说过了,别跟着我。你如果一意孤行,可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郭曌惊魂未定的躺在地上,眼望着曹丕丢下自己快步走远了。她自觉像个亲眼目睹爱豆放屁挖鼻屎的追星狗,满心除了幻灭还有愤怒——爱豆怎么可以有鼻屎呢?偶像怎么可以威胁自己呢?眼望着曹丕头也不回的背影,她越想越生气,那怒火简直大到要把曹丕身上的衣服烧光,直烧成个□□丢人丢大发的小可怜才罢休。来到这个世界仅仅不到一天,郭曌就经历了一场完整的粉转黑。她由衷而诚心诚意的觉得:这个世界,可真特么让人蛋疼啊!

不过要说这世上还有什么东西是最一文不值,那必定就是粉丝对偶像的愤怒。经历过此种负面心情的粉丝,最后的下场大抵有两种,要么是洗心革面重新爱人,选一个新的偶像去继续接受慢性伤害。要么就是自我催眠对内检讨,在自己大脑里分裂出两个人格进行互相指责,最后单方面宣布声称“我的偶像没毛病,有毛病的是我”那一方获胜。郭曌从前并不曾经历过这种没有骨气的妥协,然而今天面对越走越远,真的就打算把她扔在这鸟不拉屎地方的曹丕,她第一次决定给自己带上一张二皮脸,无视之前对方给予她的鄙夷和不耐,假装什么也没发生,继续凑上去没皮没脸。于是曹丕在踽踽独行了一个时辰后,蓦地回头,忽然就捉住了身后一只鬼鬼祟祟的跟踪狂。对着此无耻女子夸张的立起眉毛瞪起眼,他这回是真生气。这女子从昨天他清醒后就一直缠着他,净说些疯话不说,还企图怀揣不可告人的目的,做他背上的一块狗皮膏药。为了答谢她昨天救自己一命的恩德,曹丕今天早上已经把自己随身携带的一块辟邪的玉玦赠给了这女子。没想到女子死活不要玉玦,还是死乞白赖的非要跟着他。曹丕板着脸打量她那双笑眯眯的眼睛,只觉得这人可真够邪性的。

“二公子,你知道我为什么咬定你是曹家二公子吗?”女子突然说。

“大概是因为······你昨天在那断崖下磕坏了头。”

“·······”

郭曌很生气。她是在很认真的和曹丕探讨一个极富哲学性的问题——可能还要牵涉到物理学。然而曹丕却回敬给她一脸的嘲讽。这简直是在侮辱她探讨学术的热忱之心。眼望着对面一脸不屑,还打算转身一走了之的男孩儿,郭曌在心里抱怨:“年龄不大,架子不小!”随之一瞬间里她突然福至心灵,想起了自己从前和小伙伴们之间进行的有关曹丕性格的讨论。于是郭曌大眼睛一眨,登时就娇娇弱弱的摔倒在了地上,嘴里大喊一声:“哎呀!”前方的曹丕果然猛地刹住了脚步,犹豫了片刻,转过身来疑惑的望着她。郭曌可怜巴巴的垂下眼帘,悲悲戚戚的说:“小公子,先前我对你多有唐突。可是方才你吓唬我那一下子,我的脚怕是扭着了。我知道你要去许都,我要去洛阳,咱俩不同路。可俗话说同是天涯沦落人,眼下我和你都被家人孤伶伶的抛在此间,凄苦无依。我一介弱女,腿脚又受了伤。若是无人相帮,恐是要断送在此处了!公子,你不想我提你的身份我便不提。只是眼下我的境遇如此不幸,恳请公子可怜则个!”说完低下头,嘤嘤咽咽的哭了起来。

曹丕大约是看不出郭曌在假哭。郭曌低着头,也看不见他的反应。只是偷眼瞟见视野中一双沾满泥尘的靴子在略有烦躁的动来动去。直到最后靴子的主人大概是终于决定妥协了。曹丕又大步走了回来。郭曌的面前出现了一只虎口处带着薄薄老茧的手。她正打算伸手去拉,手突然缩回去了。“刺啦”一声轻响,片刻后再次出现在她眼前时,手里拽着一小条从衣服上撕下来的布。郭曌哭笑不得的抬头对上曹丕的眼睛,对方的嘴角轻微抽搐了一下:“我同你并不相熟,最好还是不要直接拽着手。”郭曌啼笑皆非,直觉这人真的是东汉末年的曹丕么?莫不是从朱熹身边穿越过来的?她好笑的拽住布条,略有些费力的站了起来。脚踝方才确实是有些扭伤了。这伤又因为她后来走了那么多路而进一步加重。现下拽住曹丕的布条,郭曌起初对他那大步流星的走姿很是跟不上,忍不住低声嗫嚅了一句:“公子,别走得太快了!我跟不上!”曹丕低低的“嗯”了一声,果然放慢了步速。郭曌心下大喜,想从前大家都说按史料来看,曹丕这人的性子是吃软不吃硬,如今一见果然如此!她因为揣摩到了曹丕的心思而暗中窃喜,结果因为不看路,冷不防在走下坡路时踩到了一块石头。于是一脚踩空,拖着曹丕骨碌碌滚出去老远。气的曹丕险些把她丢在半路。

两个人一前一后,在冬日里荒无人烟的山间小路上走了大半天。郭曌才想起来自己怕不是跟着曹丕往许都方向去了。她连忙开口道:“小公子,曹司空如今应该是带兵往舞阴去了,你何不去舞阴寻他?”曹丕停下脚步回头望着她,眼睛很危险的眯了起来。郭曌一脸无辜,无辜里又透了一丝不服气:“你就是生气我也要说,曹司空就是在舞阴!咱们现在单枪匹马,不知道离宛城有多近!张绣的人马随时都有可能追上来,到时候咱们只有两个人,该怎么对付他们?要是去舞阴,起码比回许都要快得多!而且还能找曹司空,说不定——”

“你为什么知道曹司空会在舞阴?”

“我就是知道!好吧,我看书上说宛城之后他引兵去了舞阴。”

“书上?”

“对啊,书上!我跟你说,其实我是从未来来的人,未来你知道吗?就是距离现在这个时代很久很久之后,比现在离秦朝的时候还要远!我——哎哎哎!你听我说完啊你别走啊!我真没骗你!别拉别拉!我要倒了!哎呀我去!”

郭曌,因为曹丕突然走人,而被布条拖拽出去,又摔了个狗吃屎。

他们在一个时辰后第一次遇到了出城搜寻的张绣部士兵。曹丕还是不相信她来自未来。不过他依然愿意带着她走。张军的人马走过来时,马蹄声和嘶鸣声提前穿破空气抵达了他们的耳膜。于是还未等郭曌反应过来,曹丕就已经一把扑倒她,拉着她一起从他们正在爬的那座小山坡上滚了下去。他们藏身在坡下一个由枯草掩盖着的土坑中,耳听得张绣的士兵从头顶的路上策马而过,直到那最后一丝马蹄声也消弭在空气中,曹丕才又拉着因为惊慌而略显狼狈的郭曌从坑里爬出来。他拖着她继续赶路,仿佛方才的绝地求生只是个再平常不过的小插曲,不值一提。郭曌看他小小年纪却有如此气魄,不禁受了他的感染,瞬间也变得沉稳冷静了起来。

接下来的半天旅程中他们又遇上了几次张绣士兵的搜捕。渐渐地郭曌终于搞明白了张绣的士兵为什么像吃饱了撑的一样,骑着马到处巡逻。只因为张绣的部下中有人看见曹操家的二公子曹丕在兵乱中为人潮所冲击,被迫与大部队和随从士兵失散,自己一个人骑马往外逃走了。曹操的长子曹昂已死,张绣一定是想抓住这个活的,好向曹操那边谈条件。他们听说张绣为了堵住曹丕,已经派人守在了宛城去往许都和舞阴的路。如果二人再往那个方向去,必然是自投罗网,死路一条。

郭曌听闻了这些消息后心急如焚,较劲脑汁想着怎么送曹丕离开此地。然而曹丕的反应却同她大相径庭。事实上,自他从张绣的士兵口中听说他的大哥曹昂遇害开始,他就开始陷入了一种可怕的沉默。整个人都仿佛被冻住了似的呆成了一尊黑面佛。郭曌同他说话他也不理,催他快走他也只是随着她的步子走两步。郭曌的心仿佛被人放在油锅里煎炸了似的,拖着这个木泥雕塑般的曹丕,顾不上装伤残人士,头也不回的只是往前走。傍晚时他们终于走到了去舞阴的那条路,果不其然那里已经被重兵把守。郭曌瞪着那一群群苍蝇似的张绣士兵,心里焦躁的恨不得让这些人统统原地消失。她回头去看曹丕,发现这孩子依旧是那样令人胆寒的静默着,死寂如同冬天里刚刚经受过一场大雪的孤山。郭曌叹了口气,拉着曹丕开始往回走——这里到处都是张绣的士兵,保不齐要是哪个发现了他们,他们可就要死无葬身之地了!郭曌拉着曹丕一路狂奔,直跑到一处黑漆漆的矮丘下,见已经完全看不到张绣部的灯火了,郭曌才总算松了一口气。她在黑暗中试试探探的拍了拍曹丕的肩膀,发现后者的身子是僵硬的。郭曌长叹一声,毕竟还是十岁的孩子,他的大哥无论同他关系好还是坏(如今看来大约是好了),都是他的大哥。可就是这么个前天还同他说过话的人,今天就被人通报了死讯。人命如草芥般脆弱渺小,死是很容易。可那渺小背后却也代表了一个生命,一个家庭,一份希望。曹丕的哥哥死了,可他这个失去了亲人的孩子,却要被迫擦干眼泪,连为他的大哥上柱香的时间都挤不出来。为了活命,只得低下头东躲西藏,好比被人按在地上割掉了一块肉,还要笑容满面的说谢谢。

对于一个十岁的孩子来说,这太残忍了。

毛茸茸的月亮散发着森森然的光,斜斜的插进矮丘下的犄角旮旯里。曹丕的脸仿佛是被一柄剑的光芒照亮了一般,只在眼睛鼻子那一处亮起窄窄的一道。郭曌看他,是眼睛里失去了神采的样子。她无言的伸出手去想要揽住他的肩膀,拍一拍,或者抱一抱。然而曹丕一声不吭的躲开了。这一次郭曌没有再迁就他。她难得仰仗了一回自己的年龄优势,抬起胳膊像老鹰捉小鸡似的死死钳住了身旁的曹丕。郭曌把他的脑袋掰过来靠在自己肩上。曹丕挣扎了许久,最后终于还是放弃了。乖乖的靠在郭曌的肩膀上。在黑暗中,郭曌听见他发出了一声压抑的抽泣。

他们就这么畏畏缩缩的躲在矮丘下的旮旯里睡了一夜。天将拂晓时,郭曌突然毫无预兆的惊醒。随即她下意识扭头去看身边的曹丕,发现这孩子脸儿通红。郭曌在心里暗叫不好,抬手覆在曹丕的额头上。果不其然,触手之处一片滚烫。

“该死!”她懊恼的想。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同居恋爱指南在线阅读第一节

    易初黎死了。她清晰的记得她死前的最后一个片段,下班太迟所以车开得有些急,再加上晚上视线不太好,所以她的车子急急撞到了前方转弯处突然冒出来的女孩身上,那个女孩当时就撞飞了出去。易初黎吓得要死,想刹车去看,却在手脚哆嗦期间把油门当成了刹车,自己也连同车子一起飞出了公路侧边的安全栏外,狠狠的撞进了路两旁的

  • 大唐混混第9章在线阅读

    指甲掐入掌心,疼痛感如实传递给大脑皮层。是做梦吗?还是幻术??痛觉也是可以伪造的……凛直直盯视青年,试图找出任何一丝破绽,来否定内心最深处的猜想。“……开玩笑的。”像是被凛的表情逗乐,青年突然短促地哼笑出声。随手把枪扔到身后桌面,他看着面前比自己矮上一个头的少女,表情和缓下来。“只是真的、稍微有点没

  • 好巧,我也喜欢你第4章在线阅读

    战斗模拟器是一个圆球状的机器,测试者坐在里面,通过神经元连接线模拟出一个与自身无二的虚影。测试者可以操控这个虚影与模拟器内的异族精魄战斗。“测试标准很多,坚持时间越长,过招越多,评分越好,此外还有心性,技巧,临变反应等,也会影响评分。”园戒说完,启动了战斗模拟器,同时,金丹期的神识透体而出,沟通虚空

  • 系统帮我找到了真爱在线阅读第二章

    齐瑜心身着一身深紫色的飞鱼袍看着眼前的宫门,深吸了一口气,进去了。旧案房位于皇宫的南方,由于旧案房内有经年的案子记录,还有一些非常珍贵的破案之法,所以置于皇宫之中好生看管着,而旧案房除了旧案房的捕司和皇帝可进之外,其余人都不可入内,除非得了旧案房捕司的允许。齐瑜心不是第一次去旧案房,相反的,她已经去

  • 爱情公寓之娱乐人生在线阅读第八章

    时间过得很快,辉夜每天都重复着一样的生活。白天在东海湾畔修炼九龙决,晚上偷偷的摸到金光寺去偷看经书。不同的是,他的二郎腿翘的是越来越自然,以前出入怜香阁的时候还会满脸通红不敢看小姐姐们,现在已经可以反过来调戏她们了。不知不觉辉夜已经13岁了,龙族的体质让他已经有了一米七的身高,比建邺城其他的同龄人高

  • 我喜欢过你我爱你在线阅读第二节

    “大人,您知道范将军一定会来。”跟随在谢必安一旁的契阔道,语气不似疑问,而是肯定。“哦?”谢必安反问。“大人前些日子便在寻制伞的材料,又花那么多功夫制了出来,平日也没用过。而今日却特地带上了。”想必是专程要给范将军的。谢必安莞尔,不置可否。范无咎向来不拘小节,又常年在军营养成了习惯,无论多大的雨、多

  • 我爱她[重生]第七章

    月琳;看见缪斯早上心事忡忡的去了学校,月琳上去问;缪斯你怎么了?。缪斯;淡淡的说了一声没什么月琳你怎么来了。月琳;我担心你所以才跟着你来的。缪斯;你以后千万别跟着我,我不想让别人在后面跟着我要不然的话极月无双破就是下场。月琳;知道了。何月洁;你们好,缪斯你等一下。月琳;那我先去学校了你们慢慢聊。缪斯

  • 天雷圣羽一言不合就开打!

    第十章一言不合就开打!萧南枫的脸色阴沉,手上紧了紧黄金长戟,道:“狮军元帅,你...这是什么意思?”“既然无礼了,那就让他道歉吧!跪下来!”齐誓的语气不冷不热,众人摸不清楚齐誓到底想什么。“哈哈哈,这是事实,为什么要道歉?”周瑾差点笑哭,摇晃着他的羽扇,慢慢开口道:“狮军元帅,省省吧,用不了多久,你

  • 他爱搭不理喜欢热闹

    nuna!来人很惊讶,宋时好抬头看了下,原来是郑俊亨的死党赵泰权。赵泰权马上伸手扶起宋时好,有点愧疚地问有没有事。宋时好很想说没事就有鬼了,但想想以后可能不会再见面,笑着说没事。赵泰权简直哪壶不开提哪壶,有点尴尬地问宋时好nuna是不是来找俊亨的呀,要不要我帮你打个电话。说着已经掏出了手机。宋时好赶

  • 与你情深赴白首九紫蛟纹

    擎苍山数十条盘亘交错的山路中有一座由巨石堆砌而成,高约五六丈的牌坊,牌坊上镶嵌着三个大字——致静虚。擎苍山山路复杂,素来有九曲十八弯之称,再加之参天大树丛生,怪石诡洞数不胜数,故而,无昊天宗门内弟子的接引,寻常凡人很难上得山去,何况上山的路只有一条,就是经过这山中石牌坊的路。此时,在五六丈高的牌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