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言情 > 正文

撒娇克病娇第一章在线阅读

2022/6/24 5:29:04 作者:引凰飞 来源:晋江文学城
撒娇克病娇
撒娇克病娇
作者:引凰飞来源:晋江文学城
全文已完结~~冷漠俊美占有欲极强病娇男主X七年前孤傲内向,七年后微心机爱撒娇女主外人都说柏氏集团的董事长虽然年轻有为,俊美多金,可惜是个性冷淡。甚至有不少勾搭不成反遭辞退的女孩子在背后愤愤地啐:他一定是个性无能!只有池念知道,他的欲望是多么的可怕!七年前的池年因为害怕柏司宴那变态一般的占有欲而想方设法在订婚宴上逃走,七年后的池念终于开窍,学会了对付男人最有用的一招——撒娇。柏司宴(冷漠狠戾):池念,你敢再逃,我就打断你的腿,这辈子你都别想离开我身边!池念(像小猫一样主动搂住柏司宴的脖,娇声软气)

燃烧的扉页/初稿

作者:也稚

晋江文学网独家发表

第一章

“Encore!Encore!Encore!”[1]

场馆里挤满了人,黑压压的一片,人们振臂呼喊,翘首以盼着乐队返场。舞台只亮着一束幽蓝的光,隐约可以看见中央架着的立式麦克风,还有旁摆着空的矿泉水瓶,随着呼喊声微微颤动,最后打了个旋,倒在了地板上。

霎那间,尖叫声从前排浪潮般的往后倒去。

舞台灯光亮起,四个人接连走了出来。为首的是个长相俊美的女人,穿着墨绿色丝质衬衫,扣子开到胸口,露出奶白色的肌肤。她只是站在麦克风后,就抢夺了所有的视线。

台下有人大吼,“Camellia!我爱你!”

李琊手握麦克风,灰蓝色眸眼往地下扫视一圈,飞快地讲了句“我也爱你们”,便从后裤兜里拿出了一只口琴。台下又是一阵欢呼。

场馆里传来口风琴婉转悦耳的声音,人群渐渐安静。不一会儿,鼓点敲响,贝斯和吉他也加入进来。

李琊放下口琴,取下话筒握在手中,再次开口,空灵又略带沙哑的声线和独特的腔调穿过电缆,浸入每个人的心。

交错的暗色调光线里,她随旋律肆意摆动,一头柔顺长发飞舞,握着麦克风的手如少年般纤细;偶尔垂下眼,长睫毛也跟着落下;唱到动情处,她会蹙起眉头;一切仿佛还是二十多岁的样子,岁月没在这个女人身上留下丝毫痕迹。

最后一个音符落下,人群里爆发出呼喊和掌声。在这久久不停息的躁动中,舞台灯光逐渐熄灭。波落落卡乐队的世界巡演在火奴鲁鲁的这间live house落下帷幕。[2]

后台休息室里,鼓手用毛巾擦了擦脖子上的汗,问:“你们准备在夏威夷待几天?”

李琊从橘色烟盒里抽出一支烟,正要答话,被鼓手一句“没问你”堵了回去。

贝斯手盖上乐器箱,抬头说:“听山茶的。”

吉他手也说:“听山茶的。”

“夏威夷的风景多好啊,现在回重庆不得热死。”

“你是怕被旱死吧。”吉他手的荤话惹得大家笑了起来。

“山茶肯定明儿一早就回去了。”

李琊抖了抖烟灰,“谁说的,我打算在这儿待一周。”

所有人都不可思议地看向她。吉他手问:“这回不飞奔回去了?”

“你没听经纪人说?”李琊笑了一下,露出一排牙齿。她笑得明媚,一张有着深邃五官的脸顿时变得柔和,甚至还有着少女般的甜蜜。

门外忽然响起一阵骚动,鼓手拉开门,工作人员说:“记者来了。”

波落落卡很少接受采访,不是为了保持神秘(虽然这样做确实给他们添上了神秘色彩),只是想与媒体保持距离,准确的说,他们讨厌那些傻问题,尤其是李琊。这回乐队成立十周年,除了巡演外,唱片公司替他们接了一些重要的采访,他们没法拒绝。

记者摆好摄像机,说:“我们开始吧?”

四人坐到斑驳的牛皮沙发上。李琊坐中间,旁边挨着吉他手,金色超短碎发反而衬得她更具风情。鼓手体格高大敦实,粗旷的小波浪长卷发垂在肩上,不了解的人大约会误以为他是重金属乐队的。贝斯手离他有些距离,靠在沙发扶手旁,沉默寡言的脸颇有些禁欲气质。

这四人拆开来看,各具风格,好像怎么也没法联系到一起,可他们聚在一起,氛围偏又分外和谐,让人觉得他们就该在一起,这才是波落落卡。

摄像机上的时间在跳动,记者坐在四人对面,提问说:“提到波落落卡都会想到口琴,你说口琴就像你的情人,演出的时候,你也从没换过这支口琴,能否讲讲它的故事?”

李琊看着手里的口琴,说:“这个故事太长了。”

“我相信,不会比波落落卡这十年的故事还长。”

吉他手把烟递过来,她就着被染上梅子色唇印的滤嘴抽了一口,“要听爱情故事?”

烟雾缭绕,越过汪洋,来到西南一座山城。这里的楼宇从山上一直延伸到江畔,公路和桥梁盘根错杂,阶梯长长好似看不到尽头,雾气里始终飘散着油辣子味儿。

李琊从出生到二十岁一直被囿困在这儿,说是囿困,其实她本人毫无察觉,那时她只是一个无所事事的大学生,还不知道未来会如何。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薄情总裁陪陪我第6章在线阅读

    “嗯——?这是——!?”突然,鸣人睁开了双眼,目光之中略过了一抹惊色,随后他不动声色的瞥了一眼自己的东南方。在那里,是窗户,而透过窗户,可以看得见远处的烟囱。在鸣人的感知之中,那里,有人正监视着自己!“监视自己……而且还是在木叶忍者村之中监视着自己,那么毫无疑问了,这个肯定便是暗部了!”鸣人如此断定

  • 龙组第4章在线阅读

    “杀得好啊!那恶卒,一路上打压本殿下,终于出了一口恶气。”曹玉林感叹着说道。“主公,还有一名兵卒要不要也砍了?”项羽问道。“不用,给他一些银两,让他回去复命吧,他一路上挺维护我的。”曹玉林摆摆手,呼出一口浊气。“是。”项羽说道。“顺便再把这打破损的东西赔偿了,打十斤酒,咱们就动身前往流放之地了。”曹

  • 英雄联盟人物背景故事一生只想遇见你03

    桌子中央摆着一张跟信用卡类似的黑色卡片,正面烫金的花体字烙了一串冗长的英文,对应本市最知名的七星酒店。正对面的墙壁上挂着个旧时钟时钟,滴滴答答响着,最短那根针爬到了‘4’上。绪夏手指无意识抚着下唇,心里慌乱如麻。上午那场试镜是真的,她见到了简冬,跟他拍了吻戏,拿到这张酒店卡。绪夏不是第一天当演员,她

  • 光之月圆夜第八章

    很快,就到了新一个学期的分院仪式,所有教授都如往常一样早早到礼堂坐好,等着霍格沃茨特快带着学生们到达。相比平时的守时,今年斯内普来得格外晚,这让他的同事们都不由关切地看了过去,坐在上首的邓布利多偏过头看了他一眼,微微笑了一下,没有说什么。“米勒娃,我想学生们快到了。”老人转过头对麦格教授说道。这让本

  • 手握寰宇在线阅读第一节

    “你这个死丫头,不要脸的狐狸精,小杂种,我供你上学念书是让你去勾引男人的?跟你妈一个样子。要不是你们老师打电话给我说有男生为你打架,给你写情书,我还被蒙在骨里。”浮萍的继母恶狠狠的说道“阿姨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解释。。。。”浮萍话还没说完,一个巴掌清脆的落在她的脸上。“他爸,你看看,这么多年我为这个家劳

  • 异界死宅生放送在线阅读第10节

    ——“通灵之术·金刚如意棒。”一道沉凝的冷喝声。冷喝声落定。紧跟着,便能看见,在整个木叶都被九尾妖狐那疯狂的攻击弄的剧烈晃动的时候。“噗!”一团烟雾出现在木叶村某一个角落。下一个瞬间。从那个角落位置,一道苍老却依旧身姿挺拔的身影双手抱着一根粗大的棍子,那棍子无限延伸,竟是直接抵住九尾妖狐身躯上,用一

  • 敌谍一生在线阅读第一章

    “呼~”又是一阵冷风吹过,慕花花瑟瑟的抖了抖身子,缓缓的合上花瓣。唉~这命也是苦够了,哪里不可以生长,偏偏生长在这块千年玄冰上。没错,她是一个尚未成型的花妖,而此花,无根无径无绿叶,只一朵红的娇艳欲滴的花绽放在那玄冰上,看上去显得分外刺眼。“师父,徒儿冷啊。”慕花花唤了一声不远处那一袭白衣的人。“只

  • 穿成秘书后我害总裁翻车了在线阅读我们都是怪物

    “噌~~~噌~~~噌~~~。”萨卡斯基异常沉默的磨着刀,仿佛他的世界只有他和他的刀,对战友们这边发生的事情漠不关心。罗西南迪好奇的关注萨卡斯基,也引起了旁人的注意。一个长的方方正正的家伙,笑着帮萨卡斯基说话,道:“甭在意,萨卡斯基就那个性格!别看他这样,上了战场后可是比谁都可靠呢!”,他把话题引到波

  • 再次沦陷[豪门]在线阅读第1章

    南宫月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站在云端里,以为还在做梦,便重新闭上眼睛,打算把刚才的美梦继续下去。这时,耳边响起了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主人,你总算来了,雪儿等你好久了呢!”“什么?”南宫月再次睁开眼睛,四处寻找,只看见白云悠悠。“主人,我是雪儿,正在下面的草地上。”南宫月伸手拨开云雾,往下看去,见底下

  • 我和帝国元帅被黏住了!在线阅读第六章

    桌子上面的烛光摇摇欲坠,眼看那灯芯已经快要被化开的泪烛淹没,微弱的烛光时不时飘在成老太的那满是沟壑的脸上,映衬的有些阴霾。她抬起头,眯起双眼,细细的打量着眼前的少女。成家人的个头并不太高,可眼前少女却长得细长高挑,显然是随了她母亲那边。身上的衣服浆洗次数太多,已经看不清楚布匹原本的颜色,领子和袖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