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豪门 > 正文

重回七零之我想好好吃顿饭在线阅读第七节

2022/6/24 3:35:59 作者:舟舟沐 来源:晋江文学城
重回七零之我想好好吃顿饭
重回七零之我想好好吃顿饭
作者:舟舟沐来源:晋江文学城
年后开文!!!!张茉莉在七十年代的日常:我饿了。我好饿。我又饿了。饿到变形。含泪搅手帕:想吃肉,想吃大米饭!友情提示:无金手指,日常向

chapter 07

“窦姐姐、戴哥哥你怎么一转眼就不见了?也不等等我和我哥。”小六嗔怨。

绿毛附和:“是啊,说好了一起,你们两个却撇下我们。”

励如桑这才留意到,原来赵也白默不作声跟着她。此时她侧目,恰和他的目光对上。

赵也白像是和她打招呼,似有若无点一下头,显得格外自然。

励如桑也就不好说什么,挪开视线,解释:“我以为你们跟上来了。”

小六反口责怪:“都是我哥,俗气得要命,说要往鲤鱼池里丢硬币求财运。”

绿毛不满自己被小六甩锅:“你不也丢了?”

小六没再怼回去,挽住励如桑:“窦姐姐我们去看人妖秀!”

励如桑被强行拉着走。

跟在后面的绿毛在和赵也白说现在大家脚下踩的这块羊毛地毯是一整块无分割的,也说这个地方似乎仿造了芭提雅那座泰国首富的私人庄园。

芭提雅的那处如今作为旅游景点的私人庄园励如桑不曾去过,但以前见过其他朋友Po的照片,经提醒她重新环视金碧辉煌的四周围。

绿毛继续道:“刚刚门口那尊观音,简直就是纯金望海观音金佛的缩小版。我妹妹没见识,刚刚在外面大惊小怪,以为我爸在家供的观音和这里像,明明这里学的是那座真正的富贵黄金屋。”

这一cue,小六又忍不住回怼,才停下没两分钟的兄妹嘴炮之战再次爆发。

励如桑借机和小六拉开些许距离,往旁边靠时,垂于身侧的手却是不小心碰上赵也白。

赵也白突如其来发问:“认识一个叫‘戴有嵘’的男人吗?”

励如桑微怔,猜测:“你现在用的名字?”

“嗯。”赵也白颔首,“‘没有’的‘有’,‘峥嵘’的‘嵘’。”

励如桑沉吟片刻:“没印象。”

赵也白又问:“窦小姐方便告知来拍卖会是为什么吗?”

励如桑泛笑:“当然为了看看有没有感兴趣的拍卖品。戴先生难道不是?”

“窦姐姐、戴哥哥你们两个在说什么悄悄话呢?”小六从和绿毛的斗嘴中抽身。

励如桑双手抱臂目视前方舞台:“讨论人妖的身材。”

绿毛挤进赵也白和励如桑之间的空隙,与励如桑并肩,接腔评价:“他们的身材都太夸张,不如窦姐姐你。”

小六再次拆台:“算了吧你,你以前的女朋友哪个不是——唔唔唔唔!”

绿毛捂住小六的嘴:“就你话多!”

大概因为励如桑和赵也白的着装是全场唯二的随意,经过他们身边的人总会多看他们一眼。励如桑想要的低调没能遂愿,好在那些目光只是单纯的好奇。

小六酸溜溜与励如桑咬耳:“真羡慕窦姐姐,你和戴哥哥即便不用走在一块,大家也默认你们是同伴。如果不是亲眼目睹昨晚你和戴哥哥闹出的乌龙,我都要怀疑你和戴哥哥本来就认识。我观察过了,今天戴哥哥的视线就没离开过你。”

励如桑无法确定小六是在试探她和赵也白的关系,还是在提醒她小心赵也白。

宴厅里的人越来越多,小半个小时,增加了之前的一倍,不过打散在宽阔的空间里,一眼望去依旧稀疏。励如桑领着三个甩不掉的拖油瓶稍作穿行,绿毛虽然看起来傻乎乎,但交际能力不错,遇上人都能搭上几句话,由此了解到,这个拍卖会并不完全只出售艺术品。

灯光忽然暗下来的一瞬,小六吓得低声惊呼,抱住赵也白的胳膊,小鸟依人。

励如桑掠过一眼,望向追光灯投注的东边舞台。

原本的人妖表演和乐师伴奏悄无声息结束,舞台中央由下方升起来一个拳击擂台,开启两位拳击手的比赛。

场子顿时比先前热闹些许,虽然聚集了众人的注意力,但基调仍然安静,完全没有看比赛的激情,时不时有人交头接耳窃窃私语罢了。

“拳击比赛和这里的风格太违和了吧?”小六不知何时已从赵也白旁侧蹿回励如桑身边,道出的也正是励如桑心中之所想。

绿毛又从别人那儿打听出答案:“说是固定的开场秀节目。”

励如桑微微皱眉:“好像实力太过悬殊。”

赵也白几乎在同时出声:“不是比赛。”

励如桑下意识偏头,才发现赵也白又站在她旁边,此时也正看她。

小六和绿毛异口同声:“真的啊!黑手套那个被红手套那个按在地上揍!”

励如桑看回舞台上时,一抹血随着拳头的挥起滋拉飞溅在空气中,很快更多的血自黑手套那个男人的身体下汩汩流出。

即便黑手套已一动不动,红手套仍在继续不停歇地挥拳,现场简直和鞭|尸没有区别。

约莫十分钟后,红手套终于放过地上的人。

舞台重新降下去,光线恢复明亮,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唯独空气里残留淡淡血腥味,估计很快会被宴厅内的薰香冲散、掩盖。

小六战战兢兢低声问:“……死、死人了吗?”

励如桑绷着脸。她也想知道答案。

原本空着的西边舞台则在此时出现个黑色西装、白色手套、戴着礼帽的中年男人,手持话筒笑容可掬用英文欢迎大家的到来,旋即解释刚刚被送下去的那个红手套,是在上一场拍卖会偷偷拍摄的人,现在已经处理,请大家放心,在这里的所有交易均不会外泄。

言外之意昭然,不过杀鸡儆猴,告诉当下在场的人,假若有小心思,也会和红手套一样的下场。

“难怪不允许我们带任何通讯设备,下车后还要过安检。”小六一副后知后察的口吻。

绿毛没忍住吐槽她:“现在才反应过来?已经不是反应迟钝,是蠢了。”

兄妹俩再次绊起嘴。

励如桑转动眼珠子留意周围人的反应,还算比较容易分辨出哪些人和她一样是第一次出席。

主持人的到来拉开今晚拍卖会的帷幕,迎宾致辞很快结束,主持人走到一旁的小台子前变为拍卖师,第一批拍卖品和之前东边舞台上的拳击比赛一样,从舞台下方升上来。

升上来的是两只笼子。左边笼子里装着个蒙着眼睛嘴巴、手脚遭到捆|绑身上衣服剥落得只剩三点的欧洲女人,右边笼子里则装着个差不多操作的亚洲小男孩。

拍卖师仿佛默认到场的人明白一切,没有做介绍,也没有给低价,直接示意大家可以开始竞价。

而确实也马上有人问也没详细问,便高高举起竞价牌。

绿毛当即去瞅究竟谁举的竞价牌,极其兴奋:“没想到一上来就让我亲眼见到重口味。”

小六却似乎单纯得没明白情况:“窦姐姐,这是在干什么?为什么有人买女人和孩子?”

励如桑未回答。

倒是从旁传出赵也白不辨情绪的声音:“卖什么的都有。”

绿毛终于有点当哥哥的样子,走来揽住小六的肩膀:“你以后真该多偷偷跟我出门来见世面,妈咪都把你宠傻了。你这样很容易被人骗的。”

励如桑瞥了眼他们兄妹俩,却是再次不期然和赵也白的目光撞上。

第二批拍卖品,升上来的依旧是人,和第一批不一样的是,没有笼子,没有捆|绑,一个个衣着也整整齐齐,男男女女加起来五个人,全都很年轻,精气神儿也好,规规矩矩站着冲大家笑。

小六又开始发问:“这又在干什么?他们身上贴那么多标签价码?什么意思啊?有的还贴在眼睛上。”

励如桑眼神一暗:“贴的数字都是器|官的底价。”

小六的瞳孔宛若地震般扩张。

绿毛朝励如桑伸出大拇指:“戴姐姐胆子很大,一直没见你怯场,看来确实去过不少地方。”

励如桑将双手往外衣口袋里握了握,唇角轻捺:“你看起来胆子比我还大。不像刚出来见世面的人。”

绿毛如同受了夸奖,一时笑出憨意:“毕竟我是个男人,而且平时没少看恐怖片。”

拍卖会继续进行,第三件拍卖品是违|禁药品配方。

越往后越发现,这地下拍卖会,本质上确实也就是黑|市的另外一种交易方式。没有出现毒|品和木仓支该是万幸。

第四件拍卖品开始,总算等来艺术收藏品,励如桑微微涣散的注意力顿时集中。

西洋钟,油画和雕塑,没想到就是之前在展柜看到的几样私人藏品。这举动似乎是头一回,因为励如桑扫见好几个不是第一次来的人也十分惊讶。

“没有窦小姐感兴趣的?”

励如桑闻言转向赵也白,反问:“没有戴先生感兴趣的?”

小六总能跟小狗找骨头似的嗅到赵也白的动向,插话问:“窦姐姐戴哥哥你们聊什么?”

“聊戴先生是哪里人。”信口说完,励如桑看回拍卖舞台。

小六如励如桑所料追问赵也白:“我也好奇戴哥哥你是哪里人。”

励如桑的本意只是想将给赵也白添麻烦,没料到赵也白答了话:“祖籍清县。”

励如桑的注意力被吸引。

“清县是哪里?”小六往赵也白身旁凑。

赵也白往边上靠:“巴蜀的一座小城。”

励如桑不禁侧目。

赵也白的眼睛似专门等在那儿:“怎么了窦小姐?认识我们这种不知名小地方?”

励如桑微微笑:“谦虚了戴先生,清县如今有好几个地方都申遗了。”

赵也白眉宇间起伏起轮廓,眼神忽然有些散:“天灾换来的,没什么值得骄傲。”

励如桑心头一顿。清县原本的确是个不知名的小地方,多年前因为地震,一处古墓遗址意外现世,加之是抗震救灾的重点县城,从此得到政府的高度重视。

“也就是说窦姐姐你去过清县?”绿毛加入闲聊,搭话的对象显而易见为励如桑,“什么时候去的?淘宝贝儿吗?那里有什么好吃好玩的值得推荐?”

励如桑依旧没习惯他一口一个“窦姐姐”,后悔当时在餐桌上讲那句话,现在不好不让他叫,只能忍着鸡皮疙瘩,不失礼貌敷衍:“太久了,忘记了,没什么印象。不如你问问戴先生。本地人比较清楚。”

小六顺杆儿爬:“戴哥哥给我们说说。”

赵也白一双剑眉下的眸子谙出分压不住黑深,只淡淡道:“我也很多年没回去了。”

结束时,一行人先后离开宴厅,领会自己的随身物品,按照来时依次坐上车,由封了车窗的专车送回民宿。

一下车小六便邀请励如桑和赵也白一块吃宵夜:“……我特意查过,附近有家特别棒的餐厅营业到两点钟,现在没打烊,我们过去正好。”

励如桑有些倦,不愿意奔波,婉拒。

赵也白同样拒绝。

小六未勉强,捺不住嘴馋,和绿毛两人借了老板娘的车自己去。

励如桑回房间换了件清凉的衣服后也出门,到几百米外的便利店。

拍卖会并不预先给出拍卖品清单,今天上半场过去,没有见到佛头,而在场的其他人很多语言不通,能够交流的寥寥几个绿毛全勾搭过,她不认为有价值,也就没再去挖。虽然她和郝瀚的说法就是来确认,但事实上,她挺相信自己这次的消息来源。目前只能寄希望在后天的下半场。

想起今晚刚开场售卖的那几个人,励如桑不禁皱眉,快速拿上份三文鱼沙拉准备去结账,手臂倏然被人护住,轻轻将她推离一步。

励如桑站稳后,入目的便是店员抱着的纸箱子哗啦啦砸着赵也白的肩膀往地上掉。

站在收银台的店员急急奔过来,两人齐齐向赵也白和励如桑道歉。

赵也白帮他们一块捡起货品,才回头看励如桑。

“你会泰语?”励如桑刚刚听到他和两位店员讲了两句。

“一点点。以前听得比较多。”赵也白没多解释,垂眸问,“这个好吃吗?”

励如桑看一眼他指的沙拉,抬抬手:“等下我试过才知道。”

赵也白长臂越过她身侧,拿起份一样的:“那我也自己试一试。”

见他似乎在选饮料,励如桑示意同样在冷藏柜上的香蕉牛奶:“我朋友专门给我推荐过这个。”

赵也白从善如流拿起一瓶:“收下你的感谢。”

这种一而再再而三被默认洞察心理的感觉,励如桑并不喜欢,且他刚刚那眼神,再次闪现过一瞬似曾相识。

两人差半步一前一后走到收银台前,励如桑直接说赵也白的东西也算她的。

赵也白倒没和她抢:“窦小姐不用这样客气,举手之劳罢了。”

“举手之劳吗?”励如桑瞍他,“你不是跟着我出来的?”

赵也白未否认:“窦小姐一个人晚上出门不安全。”

励如桑抱臂挑眉:“戴先生这句话容易让人误会。”

话虽如此,其实她根本没从他的语气里察觉半分轻浮,可能他的长相过于硬朗的缘故。若换成绿毛,即便和赵也白一样认真口吻,也会像搭讪女人的套路。她也清楚,他是隐晦地重提让她雇佣保镖一事。

赵也白极其顺手地将她那份沙拉一并扔进袋子里拎着,携同跨出便利店,不疾不徐道:“你怎么理解都可以。我没办法阻止。一时片刻也扭转不了你对我的印象。”

励如桑嘴角勾一下:“你现在等于间接告诉我你在试图博取我的好感,不是更让我对你防备?”

赵也白也勾一下眼角:“防备我就先继续防备着。你也得认清确实有人盯上你的事实。”

励如桑登时顿住身形。

赵也白快速拉她继续走:“别停下来,也别回头,现在还在后面。”

励如桑的脖子和手脚均不由自主感到些许僵硬,压低声:“你什么时候发现的?”

“跟着你出门时就发现了。”赵也白凝眉,“你既然没察觉,就无法确定,是在你住进民宿前就跟着你,还是住进民宿后,甚至有可能是今晚去过拍卖会后。”

励如桑立时听出他的强调:“今晚拍卖会?”

赵也白直言:“嗯。我能肯定拍卖会上确实有人盯你。”

励如桑怔怔。她根本没察觉。

赵也白瞧出她眼里的怀疑:“我没开玩笑。这方便我比你专业更比你敏感。对方也很专业。所以你没发现很正常。”

励如桑没说话,注视他片刻,复开口:“你不是我的同行。”

这点是她今晚通过他在宴厅里的种种表现就确认的。他刚刚既然也透露,所幸敞亮挑明。

赵也白眉目疏朗:“我表示过,窦小姐你需要一位同伴。”

讲这句话时,两人跨入民宿大门,他的指头细微动了一下,励如桑才分神反应过来,自己先前被他拉住后忘记甩掉他的手,而他也一直没放开她。

励如桑皱眉抽回。

赵也白也不尴不尬地从袋子里将她那份沙拉取出递还给她:“谢谢你请客。”

励如桑瞥一眼他的肩膀,正欲问他在便利店里是否受伤,但听里头传出女人刺耳的惊声尖叫。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帝凰魅后在线阅读第8章

    第二天上午,千颂伊家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因为没有通告的缘故,千女神吃过早饭就窝在客厅的沙发里看漫画书,全是些《薄情总裁狂爱妻》、《野蛮总裁别理我》、《冷情总裁的热情宝贝》、《总裁狂霸酷炫吊炸天》之类的狗血漫。不得不说,千女神的取向还真是一如既往的……恶俗。那么,李申又在忙什么呢?他在忙着打扫卫生。女

  • 我在活死人横行的日子里第六章在线阅读

    对敢于打魔皇大人主意的醉鬼们,温曦筠真是恨不得给他们一人甩一张定身灵符,可惜,她现在还没有这本事。只希望不要因为几个醉鬼,连累整个客栈的人遭殃,温曦筠紧张着司煌雪的反应。被言语调戏,并没有打断司煌雪的“男侍”气场,他依旧一脸温柔好欺负地看着温曦筠。然而,当他但察觉到几人视线转到了温曦筠身上时,司煌雪

  • 生而为天在线阅读第10节

    傅耳迩这些天早上都会去小区跑步,除了调整饮食也会健身、游泳。曾经的她每日跳舞体重稳定保持在八十五斤左右偶尔有大型演出会为了小蛮腰加重训练控制到八十斤,例如上次的舞韵杯。都说一直锻炼的人停止锻炼后体重会飙升,外加两年没有节制的饮食与膨化垃圾食品,把这些加起来对她来说就是三十三斤的肉。好在这几日的锻炼初

  • 蛇皇囚妃之第九章(9)

    考举过后,用不着安妧去打听,便有人把消息送到了耳朵边。这几日天气不好,安妧贪凉,着了风寒,只好窝在家里养病,期间明兰来过几次,两人说了点体己话,便知晓外边的事了。盛家的二哥哥长柏高中,可小公爷却落了榜,但即便如此,他还是使计通过明兰的大姐华兰,邀了盛家去马球场。本来是想好好玩玩,谁知途中生变,明兰为

  • 暗恋奏鸣曲在线阅读第6节

    沢田纲吉觉得,自超能力网球,超能力篮球之后,他好像又亲眼见证了什么新兴的超能力运动冉冉升起。小小的孩子站在跟他整个人差不多大的滑板上,双手朝着左右两侧伸开,两只脚站在滑板上摇摇晃晃。金色的如同细沙一般的流光紧紧的围绕着他的手臂和身体,为这个看起来随时都会从滑板上摔下去的孩子提供帮助。……完全没有任何

  • 国服最强穿越到了游戏里在线阅读第一节

    西川市,小林村!这是一个地处偏远的村子,因为地势险要,距离市区山高路远,一直都是西川市的贫困县。这里的人们大多数家徒四壁,靠着种点农作物过活。到处都是山路。一下雨,就会变得格外泥泞。村子里的人大多数都没有上过学,都说,想要致富,读书是唯一的出路。可是!小林村连所学校都没有。靠着支教老师,在平地上摆上

  • 网游:无敌分身在线阅读第3章

    清晨,阳光明媚。拖欠了两个月的房租终于在房东又一次的催促下结清了。苏铭心情不错的出了公寓,和往常一样在楼下秦寡妇的包子摊买包子。人很多,明明是路边摊,生意却异常火爆。“先生,你的包子,请慢用!”秦寡妇热情的递了袋包子,妖娆的身姿微微扭动,蓝色的碎花T恤衫差点包裹不住胸前的丰满,还有那白皙的大长腿。别

  • (家教+网王)华丽王子的凤梨小姐在线阅读第一章

    二月初,正是春寒料峭,坐在马车里,窗户关的严严实实的也还是冰凉刺骨,尤其是从益州一路赶过来,半月的时间越发觉得寒冷了起来,此时已经是子时,吴依影却睡不着,马车颠簸劳累,她不知道未来有什么在等着自己,转头看看侧着熟睡的弟弟吴依诚,似乎完全没有任何忧心和焦虑。等天一亮,大概也就到了码头,到时候姨妈姨父也

  • 我有万能码字系统在线阅读第六节

    晚餐吃得都是刺身饭团还有寿司,清酒那玩意太淡了,这种饭食在现在的日本,也只有有钱人才吃得上,那些低级武士都没有办法吃上。说是武士,其实也就是足轻。在日本众多大名中,足轻出身的安津浓藩的藤堂家一向被大部分大名所鄙视。“什么玩意,这么硬。”看着脚下的榻榻米,李兴国觉得很蛋疼,房间还蛮大的,完全的日式风格

  • 天道穿梭万界在线阅读第9章

    重案组的警员紧随其后,冲进屋内,举着枪将赵厉和沈秋棠团团包围。赵厉原本双手高举着铁棍正要挥下,一下子看到这么多警察闯进来,很识时务地慢慢将铁棍子扔到地上,再举起双手。凌浩然神情凝重的地看着摔倒在地的沈秋棠,跟她无辜的眼神对视两秒之后,又眼神凌厉地刮了赵厉一眼。赵厉被他瞪得一哆嗦,并不知道他跟沈秋棠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