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言情 > 正文

[综英美]今天依旧是个弟控第九章在线阅读

2022/6/24 12:27:23 作者:仙饼 来源:晋江文学城
[综英美]今天依旧是个弟控
[综英美]今天依旧是个弟控
作者:仙饼来源:晋江文学城
一句话简介:自我封禁的死神进入人间试炼,遇见了他从未相信会拥有的灵魂伴侣,一个多次逃离死亡的人。死神长相骇人(拿着镰刀的骷髅),么的感情(胞弟欲望之神感情过于丰富),枯燥乏味(日复一日的工作无休),令人厌恶恐惧(死亡化身)。他会利索地屠戮围杀他的众神,然后冷漠地继续做自己的事情。他无心听那些虚伪的神祇们的诅咒,因为他清楚自己不可能拥有爱人。直到,作为人类的克里斯遇见了他。捏小脸,男孩鼓起包子脸。举高高,少年一脸无奈,放弃挣扎。亲额头,已经是青年的俊美男人虽然内心窃喜,但是“哥,我不是小孩了。”“

这个唐焱焱,张若海自然也是知道的,修真界相当出名的天才,云洲大型修行宗门之一火云宗的少主,无数男修心中的女神之一。

唐焱焱16岁的时候,就踏入神合境,现在已然是神合中期,一手火系传承玩得相当高明,同境界玩火几乎无敌。在一次宗门历练中加入天门,后正式成为天门执事队的一员。

在修真界,能出名的

不是出奇的妖孽,就是出落得好看。有的时候境界不能代表一切,修炼资源、手段甚至颜值,都能作为标榜。

除了几个获得大机缘或者修炼天赋异常的妖孽们年纪轻轻就步入灵动期,更多的只是像唐焱焱或者张若海这种“普通一点的天才们”,何况16岁神合,现在也才19岁就到达神合中期的唐焱焱,不仅出落得非常好看,甚至也是非常优秀的天才了,前途不可限量。

张若海看了看台上的唐焱焱,把吃完的残渣丢进随手的袋子里,抹了抹嘴准备走人。

他可没有闲工夫去调查什么闹鬼的宅子。

不,就算有,他也不打算去凑什么热闹。一切为了开拓,一切为了赚钱,没必要在这种事情上莫名其妙浪费青春啊。

“都闭嘴!我也不是谁都收的!这次任务也有一定危险性!未达到开光后期的修士,一并不予采纳!”

“我手上有四份卷轴,这四份卷轴,我现在丢给你们!凭实力者获得,你们有半炷香的时间,时间到后拿到卷轴者,方可随我们参与任务!”

台上,唐焱焱看着下面乱哄哄的,大声娇喝道。她可不想和群醉翁之意不在酒的臭男人们共事。

就算要和臭男人们共事,那也必须得有实力的,嗯,最好还要帅点......

唐焱焱想到这有点脸红,小脸上浮现出一点点红霞。

她摇了摇头,轻轻呸了一声,清了清嗓子,举起了手上的卷轴。

“现在,开始!”素手轻摇,四份棕色卷轴被一股力道甩到天上,分散到人群中去。

台下更是骚动起来,轰轰隆隆的声音此起彼伏。不少人开始争抢起来。其中甚至还有功法技能闪烁。

能抢卷轴的自然是有资格的修士,那些开光中期甚至是练气期的修士们都自觉的散开了圈子,让那些有实力争夺的少量修士们可以尽情争夺。

虽然他们也想和女神同台,一亲芳泽,可是小命重要!

就这样,宽阔的路上有默契的分出了三个非常大的区域,看热闹的看热闹,抢卷轴的抢卷轴。

至于张若海,在唐焱焱说那些话之前就默默退出了人群。

“卧槽,后面怎么就那么吵啊。”张若海没咋听清,就听见四个卷轴啥的,现在听后面有打斗声,打算回头看一眼。

“兄台留步,把卷轴留下!”

张若海刚转过头,一抹寒光突然向他面门袭来。

“卧槽!”

张若海一个小碎步转身躲开,顺势一掌拍在来者的剑身,一股蛮力传导,竟是将剑身弹开,来者也退后了好几步。

“你神经病啊?!”张若海看着前面的白衣男子,一脸你脑子有病的表情。

前方白衣男子一脸惊讶看着自己的剑,听见张若海的怒骂,收了剑向张若海做了个揖。

“归云剑宗,李承明,请兄台赐教!”

“哈哈哈哈!好,这里也有个卷轴,那我就不客气了!”右边又传来一个豪迈的声音,张若海闻声看去,一个壮硕大汉,手上拿了个大锤,一步步走过来。

“巨像宗,归甲,请赐教!”

“仙人阁,久时梢,请赐教。”人群中又走出来个拿扇子的白衣少年。

“看来各位都想与我争一争这卷轴。”李承明又开口,“那就各凭本事了,诸位得罪了。”

说罢,一股威压从他身上突然散逸而出。

“这李承明已经是开光后期巅峰了!”

“不止,我从他身上居然还感觉到了一丝剑道真法!他居然已经领悟了一丝丝剑道真法!”

“哈哈哈来的好!”手持大锤的男子也从身上放出了开光后期巅峰独有的气势威压。

同样的,持扇男子的气势居然也不逊色于其他二人!

“嘶......”众人吸气。

“这三人都已达到开光巅峰,就差半步便可踏足神合!”

周围人看张若海的眼神已经有点可怜了。

开光巅峰,放眼整个大陆,虽然比不上顶尖妖孽,然而在他们这个二十上下的年纪,依然是值得人称道的天才。

张若海眼角一抽。

什么卷轴?什么龟甲?就是骚?有毛病啊这三个人??

与此同时,李承明已然左脚踏地,持剑向张若海爆冲而来,丝丝灵气不断被他催化成剑气,萦绕在剑身之上。

另外二人也动了起来,大锤男挥起锤子向张若海跑来,浑身泛起土黄色光泽,灵气萦绕在锤子之上,引动空气中的土元素与之相结合,那锤子周身看起来竟然凭空增长了几分。

“流光剑一式!”

李承明欺身向前,手中长剑向前挥下,一道携带流光的剑斩撕裂空气,向张若海袭来。

“土象术!裂地锤!给我破!”大锤男跃起,同时一锤向地上砸去,恐怖的巨力将坚硬的地面砸出一道道裂隙,一道土黄气劲卷起地刺刺向张若海。

轰!

白色剑气与土黄地刺相撞,撞击爆出一声巨响,一时间竟难分上下,散逸的气劲扩散向四周,将李承明和周围围观的低阶修士震得连连后退,一时间周围的修士们都立刻使用了护身功法抵御冲击。

“咳咳咳...”张若海后退两步,一只手不停地把前方地泥土烟尘扇开。

“哈哈哈哈!李兄,看来你的剑法还需加强!卷轴我就不客气了!”

大锤男放声大笑,一边嘲讽了一下脸色阴晴不定的李承明,手持大锤向张若海奔袭而去,手中大锤再次泛起土黄光泽,向张若海身体锤去。

“你们这群蛇精病,我没招惹你们吧?!”

张若海差点莫名其妙挨了一剑,眼看又要被人捶,这不没事找事吗?他看起来这么像软柿子?

五相诀功法运转,五相心中,土黄色的光泽大盛,一股精纯的土属性能量通过经脉传达到手上,张若海左脚跨出一步,右手化拳,对着近身的大锤,一拳轰出!

通过一个月的熟悉,张若海发现,虽然五相诀必须辅助以各属性功法,才能完整施展出对应的攻击手段,但是属性能量,却能依旧被自己运用来强化自身战力。

“轰!”

又是对应的一声巨响,一人从烟尘中倒飞而出!

待众人看清之后,却是倒吸一口凉气。

“卧槽,我没看错?开光巅峰被人一拳干飞了??”

“卧槽假的吧?”

大锤男用锤子撑住地面,摇摇晃晃站起来,却又捂住自己胸口跪了下去。显然刚刚那一击以及让自己受了些轻伤。

张若海从烟尘中走出,左手依旧提着自己买的瓜果特产,右手此刻还泛着土黄光泽。

“打打杀杀,污染环境,看看你们把这搞的。”

“还有,你们为啥打我??当我好欺负吗??”

现场一片死寂。

张若海在刚刚的对轰中,居然没有一丝受伤的征兆!

这人有这么强的吗?!

“哼,粗人,只会拳脚功夫,不会动脑子吗?”持扇男子打开扇子看向张若海,掩嘴轻笑。

“这位道友,看你实力也不错,接下来要小心了哟。”

张若海皱了皱眉,突然一股危机感从心头生出。

“符术·剑阵。”持扇男子合上扇子,向着张若海一指。

突然,地面上有几张符纸样的东西闪过一抹红芒,张若海周身的空间竟是爆发出一股剑意,紧接着,连续几道爆轰之声想起,灵气组成的剑芒充斥着张若海周身,爆裂声又是掀起阵阵烟尘。

“难怪这人刚刚不出手,居然是布下了符阵?”

“难道是刚刚他们打架的时候??”

“符纸颜色和烟尘颜色很像,估计是刚刚乘乱撒下去的!”

“仙人阁不愧是以符道精通的门派,这符术威力可比刚刚那一锤大多了,又是大范围攻击,那小哥估计悬了。这仙人阁的男子,厉害!”

“哼,不就是偷袭吗!”

持扇男本来颇为得意看着自己的杰作,听见边上人窃窃私语,脸色一沉,望着那发言者。那人见被听见,吓得立马不说话了,生怕被一张符纸丢过来。

剑阵终止,整个战场弥漫着土黄色的烟尘。

“呵呵,这卷轴,我就拿下了。诸位可别乱动哦,保不准,你们脚下都有剑符呢。”

持扇男又是一笑,展开扇子扇了扇飘过来的尘土,往战场中央走去。

李承明和大锤男看向他,又是惊怒又是不甘,可谁也不敢再往前去,一方面是刚刚的战斗中都或多少有受伤,另一方面,只是为了一次和唐焱焱一起的机会,思考下万一再爆发战斗,受伤会更重,确实不值当。

“我说,你们真的有病啊??”

烟尘慢慢散去,战场中已然有了个小坑。坑中有个人影站立,只是这个人左手原本提着的袋子已经破裂,东西滚了一地,而且他的衣服,好像也已经破破烂烂。

持扇男子一怔,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坑中衣衫褴褛的男子。

此刻张若海全身散布着土黄光泽,除了衣服烂了,发型有些凌乱,居然看不见一丝伤痕!

全场又是死寂。

这么特,吃了剑符阵一通乱炸,一点事没有??难不成是个什么大能??还是说是怪物吧??

“你MMP,小爷我又被砍又被锤的,还吸了一堆PM2.5。”

张若海此刻脸色阴沉,是个人都看得出。

张若海他生气了。

只是,PM2.5是个啥??

不管是个啥,直觉告诉他们,这个男人,很强!

“这不可能!怎么会有吃了一记剑符阵的人一点事情都没有!”持扇男子脸色有些难看,

又掏出一张符纸。

“既然这样,再吃我一记!符术·爆......”

“五分之一溟海掌!”

没等持扇男发动自己的符术,张若海双手泛起蓝色光泽,一团团水雾从他手上升腾而起,随之,张若海浑身爆发出气势,一掌向前排出。

充斥水能量的攻击形成一道掌印,呼啸着朝持扇男冲击而去,正正地轰在了有点懵逼地持扇男身上。

轰!哗啦!

持扇男被正面击中,连护体功法都来不及展开,下一秒就伴随着巨大的轰鸣声倒飞出去数十米,撞在了不远的建筑物上,直接给墙面撞出了个人形。

“呃......噗嗤。”一口老血喷出来,持扇男晕死过去。爆炸形成的冲击波更是掀翻了若干还运转着护体功法的修士们。

众人:“???”

一拳一掌,干飞俩开光巅峰?

一锤一阵,连伤痕都没有??

恐怖如斯!这人到底什么来头!

“喂,”张若海活动了一下双手,一声把处在蒙蔽中的李承明和大锤男喊醒。“还打吗?”

“不...不不不打了。”李承明有点哆嗦,和大锤男异口同声道。

饶是他开了护身功法,也不一定挡得住这一掌啊!没打头还打个屁啊!

还有他刚刚说五分之一是啥意思?这一掌威力只有五分之一??

我特么修的功法,是个假的吧??

李承明第一次对自己二十年来修的功法,产生了怀疑。

“你们为啥打我?”张若海开口问。

李承明指了指地上的卷轴,惊讶的问:“因为它,只有拿到它我们才能和唐女神一起执行任务。”

“你不知道?”

张若海懵了。“啥卷轴?执行任务?贺家案子那个?”

“对啊。”李承明快哭了,感情打半天人都不知道为啥,还能给你干翻了。

张若海捡起卷轴,一脸懵逼。

这卷轴啥时候在他这了??

他又看了看满地的瓜果。

难不成这唐焱焱丢卷轴的时候,一不小心丢自己袋子里了??

这时,不远处的台上,唐焱焱的娇喝想起。

“时间到!”

“现在请拿到卷轴的道友上台!”

“你,你,你,”,唐焱焱挨个把拿到卷轴的人都喊了一遍,轮到张若海的时候,唐焱焱眼睛一亮。

“还有你!”

张若海望天。

我没想要啊,坑爹呢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海贼王之无限能力者之挑唆

    王氏身强体壮,无病无灾。她愿意伺候,石梅乐意之至。一时起床,王氏果然早就候着了。王氏伺候石梅梳头,手法熟练,看来之前没有少在贾母跟前伺候。石梅不声不响闭着眼睛任凭王氏伺候,既不推辞也不询问她为何大清早的前来伺候。元春不足半岁,王氏每日无论多晚,都会去东苑看过元春之后,方才回房歇息。对此,石梅还是很佩

  • 织田小姐今天结婚了吗[综]收录册(上)

    终于,在结束了一天疲累的工作后,我回到了我的小公寓内,看着空落落的屋子,心里不禁涌出一些失落。我的前女友,现在会在干嘛呢,还是像以前一样,躺在床上,等着某个人为她洗袜子吗?我不知道会不会有人像我一样对她好,但我知道他的干爹应该还是蛮有钱的,毕竟开着小宝马。嗯?干爹?这一刻,我似乎明白了什么。“你是个

  • [娱乐圈bts]猫主子撒娇记在线阅读第9节

    再去往藏宝阁的路上,就碰见了72岛主,36洞主,刚一过来就被王超打趴,这些家伙倒下了还不忘说你们是谁,弄得王超哭笑不得,在天山童姥运用生死符的情况下,一群洞主岛主眼前的小女孩是天山童姥王超在把画给了天山童姥,拿到了逍遥派的一些书之后,就离开了灵鹫宫,要去发展逍遥派。如果要发展逍遥派的话,应该先选一个

  • [我英]感谢永七让我不再方张在线阅读第4章

    第四章进阶玄师乔夏双眉紧皱,仔细研究着秘籍的第一式朝阳破晓,第一式出自清晨太阳升起驱散黑暗之天象,朝阳的力量足以撕裂黑暗破晓而出。乔夏演练着各个招式,感觉自己的招式空有其表,反复演练总是找不到其原因。第二天,乔夏迎着朝阳再次演练第一式,他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有种异样的感觉,是朝阳的太初之力让他的招式

  • 丝玉奇缘在线阅读第二章

    福满楼B大旁边消费最高的一个酒店,陈渝凡能够在这里请萧纲等一众所谓的室友,看来一定是有什么大事宣布。不然的话,以其对待萧纲等人的薄凉,怎么会在这种地方请萧纲等人呢。“先生你好,请问是否预约了。”一进福满楼,服务员就直接迎了过来对着萧纲问道。“已经预定好了,就在212包间。”萧纲对着服务员说道。“好的

  • 再见那年晨晓微光之银河(诗)

    窗外的车水马龙我却仿佛瞥见了一道银河就在路的对面好像被月光照着河上漂流着苍白的星星闪耀的光刺进我的烟波我被这道光刺的闭上了眼当再睁开时只剩下几滴泪水那道银河只能在我梦中

  • 综漫之恶魔在身边在线阅读远古卷轴

    “你说什么?什么七圣器,还有远古卷轴,我怎么一个字都听不懂。”王孙二一脸迷茫。“唉,真是笨到家了,既然这样,本小姐就亲自向你解释吧!”话音刚落,王孙二的胸口中窜出了一抹白光,光芒中,一个窈窕的身影渐渐浮现出来。光芒消失后,一名精雕玉琢的少女出现在王孙二面前,表情痛苦地捂着头,嘴里碎碎念着什么。“我靠

  • 荒绝古卷在线阅读第二章

    薛平三十有五,生的文质彬彬,只是官场沉浮多年,愈发谨慎,反倒没了年轻时潇洒风流的气韵。这会儿,薛平刚下朝,连官服都不曾换,便被张氏安排的婢女引到永福堂来,原本是要围观薛婉如何顶撞祖母,却没想到,还未进屋,便听了这一耳朵。“母亲。”薛平进屋,恭恭敬敬地朝母亲一拜,张氏忙带着两个孩子朝薛平福了福身。张氏

  • 花魁(女尊)第7章在线阅读

    肖成杰从吕薇家离开,回到酒店,他拿起拿起手机“啪”地一下摔在地下,顿时房间里“砰砰砰”地声音响起,伴随着肖成杰的咒骂声。“贱货,老子让你不得好死。”半小时后,看着满地狼藉地房间,肖成杰依然感觉自己满腔怒火无处发泄,随即他拿起电话拨了出去。很快敲门声响起,进来一个三十多岁,地中海造型,带着副眼镜,眼神

  • 综漫:我的姐姐是凯尔在线阅读第5章

    傅璀心中轻轻的冷哼一声,他向来不喜欢威胁,要不是手机里有他认为极其重要的东西,殷是哪里还有机会在这里瞎折腾。但是他显然不能告诉殷是,以殷是的性格,难保不会用来威胁自己。所以傅璀现在心情有些郁闷,有点明白憋是什么感觉了。不过.....视线轻轻一扫,殷是正远远的躲在角落里不出来,傅璀只能看见一个小角,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