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重生九零逆袭娇妻第六章在线阅读

2022/6/24 12:08:07 作者:浮世落华 来源:言情小说吧
重生九零逆袭娇妻
重生九零逆袭娇妻
作者:浮世落华来源:言情小说吧
上辈子,大姐跳楼,二姐被重男轻女丈夫赶出家门,三姐遇到妈宝男,她过劳猝死……这辈子,重生了…………新书《重生后成了大佬掌中宝》已发,请收藏推荐。作者坑品保证,已有百万完结文,从无断更。

“洛奇,既然这小子是你带进来的,他就交给你了。你要从最基础的东西教起,把铁匠所有的理论学识都交给他,等他全部学会了之后,再让他从农具打起。”

“从他学会开始,所有的农具就交给这小子。等到他什么时候能够一个人完成所有的农具订单,并且每一把的质量都达到这把柴刀一样。再通知我过来。”

“是。”

对于罗德的命令,洛奇反射性的答应道。

罗德随手丢下了柴刀,就像他来时的匆匆一样,匆匆而走。

知道罗德的脚步声完全消失,四周的铁匠才回过神包围过来,争先恐后的争抢起地上的柴刀。

“别抢,先给我看看。”

“不行,凭什么你先看,精良级的柴刀,我这辈子第1次见。”

“你都已经有能力打造精良武器了,我还不行呢,先给我看。”

在这种时候,洛奇的老资格就发挥了作用,他当仁不让的以要了解监督质量标准为由,抢占第1名的观摩权。

也有机灵的,直接跑到了雷诺的身边问询:“哥们,你叫什么名字,精良级的柴刀,你是怎么打造出来的?”

雷诺除了报名字,其他能怎么说,他刚才发挥好?这不是在炫耀吗?

说他也不知道,又好像有装逼的嫌疑。

总不能说他有一个神匠系统吧。

好在有一个学徒问出了一个拷问灵魂的问题。

“那个,我想问一下,这把柴刀还算农具吗?还卖不卖?如果卖,怎么定价?”

铁匠们都陷入了沉默。

这可是精良级的造物啊,在他们这种男爵领属的城池中已经算得上是顶级流通物了。

可是偏偏打造出来的,是一把精良级的农具。

如果把这把柴刀按农具的价格卖,那肯定不合适,哪怕是柴刀,这也是精良级的。比一般的劣质农具高了不止一档。

要是按照农具的价格卖,他们难受的紧。

可是如果按武器的价格卖,哪个骑士愿意拿一把柴刀出去战斗?

想想在战场上,所有骑士都挥舞着长剑,骑着魔兽或者战马冲锋的时候,一名骑士挥舞着柴刀嗷嗷冲锋,那画面,简直不敢想象。

洛奇也为难了,只得把柴刀还给雷诺。

“我把柴刀你自己决定怎么处理吧,毕竟是你打出来的,你付个铁锭的钱就行。我们这里的规矩就是自己耗材自己付钱,售价利润和铁匠铺分成。”

“那就按柴刀的价格卖吧,比普通柴刀的价格贵三成,再多,哪怕有人说的天花乱坠,应该也很难卖出去了。”雷诺直接拍板,柴刀的价格就在一片唏嘘中落下了帷幕。

“怎么就是一把柴刀呢?”

“是啊,要是一把长剑,都可以当做镇店之宝了。”

“至少能卖出一个金币吧。”

“应该可以,不过,精良级的武器应该也只有强大的骑士和贵族老爷们买的起了。”

“哎,不对吧。”有人突然惊叫。

“罗德大师刚才说,等到额……雷诺掌握了基础理论之后,就让他负责所有农具的打造,并且要在完成每日的量的同时全部达到这把柴刀的质量?”

“不是吧,全部都是精良的农具?”

铁匠和学徒们都懵了。

他们打造精良级的武器尚且艰难,还需要一些珍稀的金属,结果却要求雷诺这边直接批量批发精良级的农具?

神明在上,到底是罗德大师疯了?还是他们疯了?

雷诺显然明白其中的意义。

他锻造的精良级农具,显然会比普通的用上一年左右就要腐蚀生锈的农具要好用的多,哪怕他加价也不愁销量。

但是这样一来,铁匠铺的农具订单一定会飞速下滑,因为买了这一把,几乎10年不用换农具。

“洛奇师傅,要不然你代表大家再去和罗德大师解释一下。”

“没用的,罗德大师是能劝的吗?”洛奇苦笑到。

罗德大师我行我素的风格,专横的形象早就深入他们每一个人心底,他说的话,他们哪个人愿意去触霉头。

不过,因为这个铁匠铺中最早追随罗德学艺的人,洛奇还是能够体会罗德的心思的。

他解释道:“雷诺的锻造天赋,大家现在应该是有目共睹,大师应该是有好好教你的心思,现在对你而言是一个基础的教学和磨练。”

“你的锻造学识根本没有,虽然掌握了锻造精良级武器的本事,而且还是用一块普通的铁锭,但这不代表你可以一直发挥出这样的本领。或者说当你掌握了学识之后,你能发挥出更好的锻造技巧。”

“但是,技巧只有在一次次实践中才能真正地为你所用。”

雷诺点点头,算是会意。

人们常说,骑士和魔法师是耗费资源的职业,铁匠其实也是一样。

高级的铁匠,如同罗德大师一般的人,锻造精良之上的武器或者防御,也必然要耗费许多珍惜的金属和其他资源,所以每一个锻造大师,都是用无数的材料堆出来的。

大家想明白了这一点,都羡慕的看了一眼雷诺。

这天赋,是老天爷赏他这口饭吃,他们强求不来呀。

就算他们有心想学,至少也得等雷诺掌握了基础的学识之后,才能系统的将自己掌握的一些本领转化成可以交给他们。

雷诺对这个结果是满意的。

有着罗德大师的高要求,还有这老邦德和铁匠铺一层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打底,他可以借着铁匠铺的庇护肆无忌惮的刷神匠系统的经验,解锁更多功能。

在理论学识的学习上,雷诺表现出了超高的悟性,在系统的加持下,所有锻造知识对他一点就通。

重新进入农具的锻造,不过是三天之后。一把把精良级的农具陆续出炉,系统的经验快速增长。

为了不暴露自己的秘密,雷诺甚至故意表现出几次失误。

但即便他不失误,农具质量离这把神经刀时锻造出来的柴刀,貌似还有一定差距。

雷诺心里有点打鼓,这别不是把自己坑了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言情小说吧》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逆天玄墨之任务?抱歉 我真的能做好吗(2)

    2任务?抱歉我真的能做好吗我很慌张,莫名的失声让我很慌张,而慌张使我失去了最为基础的判断力。明明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却做不出对于当下的我最为有利的判断,在不知所措的情况下,我只得跟着这个眯眯眼,龙人族的汉斯&西蒙。然后我就被带到一个类似于酒吧的地方......类似于.......并不是酒吧,这里有供人

  • 海贼王之无限能力者之挑唆

    王氏身强体壮,无病无灾。她愿意伺候,石梅乐意之至。一时起床,王氏果然早就候着了。王氏伺候石梅梳头,手法熟练,看来之前没有少在贾母跟前伺候。石梅不声不响闭着眼睛任凭王氏伺候,既不推辞也不询问她为何大清早的前来伺候。元春不足半岁,王氏每日无论多晚,都会去东苑看过元春之后,方才回房歇息。对此,石梅还是很佩

  • 织田小姐今天结婚了吗[综]收录册(上)

    终于,在结束了一天疲累的工作后,我回到了我的小公寓内,看着空落落的屋子,心里不禁涌出一些失落。我的前女友,现在会在干嘛呢,还是像以前一样,躺在床上,等着某个人为她洗袜子吗?我不知道会不会有人像我一样对她好,但我知道他的干爹应该还是蛮有钱的,毕竟开着小宝马。嗯?干爹?这一刻,我似乎明白了什么。“你是个

  • [娱乐圈bts]猫主子撒娇记在线阅读第9节

    再去往藏宝阁的路上,就碰见了72岛主,36洞主,刚一过来就被王超打趴,这些家伙倒下了还不忘说你们是谁,弄得王超哭笑不得,在天山童姥运用生死符的情况下,一群洞主岛主眼前的小女孩是天山童姥王超在把画给了天山童姥,拿到了逍遥派的一些书之后,就离开了灵鹫宫,要去发展逍遥派。如果要发展逍遥派的话,应该先选一个

  • [我英]感谢永七让我不再方张在线阅读第4章

    第四章进阶玄师乔夏双眉紧皱,仔细研究着秘籍的第一式朝阳破晓,第一式出自清晨太阳升起驱散黑暗之天象,朝阳的力量足以撕裂黑暗破晓而出。乔夏演练着各个招式,感觉自己的招式空有其表,反复演练总是找不到其原因。第二天,乔夏迎着朝阳再次演练第一式,他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有种异样的感觉,是朝阳的太初之力让他的招式

  • 丝玉奇缘在线阅读第二章

    福满楼B大旁边消费最高的一个酒店,陈渝凡能够在这里请萧纲等一众所谓的室友,看来一定是有什么大事宣布。不然的话,以其对待萧纲等人的薄凉,怎么会在这种地方请萧纲等人呢。“先生你好,请问是否预约了。”一进福满楼,服务员就直接迎了过来对着萧纲问道。“已经预定好了,就在212包间。”萧纲对着服务员说道。“好的

  • 再见那年晨晓微光之银河(诗)

    窗外的车水马龙我却仿佛瞥见了一道银河就在路的对面好像被月光照着河上漂流着苍白的星星闪耀的光刺进我的烟波我被这道光刺的闭上了眼当再睁开时只剩下几滴泪水那道银河只能在我梦中

  • 综漫之恶魔在身边在线阅读远古卷轴

    “你说什么?什么七圣器,还有远古卷轴,我怎么一个字都听不懂。”王孙二一脸迷茫。“唉,真是笨到家了,既然这样,本小姐就亲自向你解释吧!”话音刚落,王孙二的胸口中窜出了一抹白光,光芒中,一个窈窕的身影渐渐浮现出来。光芒消失后,一名精雕玉琢的少女出现在王孙二面前,表情痛苦地捂着头,嘴里碎碎念着什么。“我靠

  • 荒绝古卷在线阅读第二章

    薛平三十有五,生的文质彬彬,只是官场沉浮多年,愈发谨慎,反倒没了年轻时潇洒风流的气韵。这会儿,薛平刚下朝,连官服都不曾换,便被张氏安排的婢女引到永福堂来,原本是要围观薛婉如何顶撞祖母,却没想到,还未进屋,便听了这一耳朵。“母亲。”薛平进屋,恭恭敬敬地朝母亲一拜,张氏忙带着两个孩子朝薛平福了福身。张氏

  • 花魁(女尊)第7章在线阅读

    肖成杰从吕薇家离开,回到酒店,他拿起拿起手机“啪”地一下摔在地下,顿时房间里“砰砰砰”地声音响起,伴随着肖成杰的咒骂声。“贱货,老子让你不得好死。”半小时后,看着满地狼藉地房间,肖成杰依然感觉自己满腔怒火无处发泄,随即他拿起电话拨了出去。很快敲门声响起,进来一个三十多岁,地中海造型,带着副眼镜,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