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公主岂可撩之我走了(已修)(8)

2022/6/24 11:14:39 作者:开心耗 来源:晋江文学城
公主岂可撩
公主岂可撩
作者:开心耗来源:晋江文学城
煦王爷莫连璇千里迢迢跨国追妻,不但要驱赶情敌,迷惑政敌,还要防着岳父算计,可那娇媚又狠心的公主不但不领情,还对他横眉冷对,捆绑下药。莫连璇:别仗着我宠你就对我胡作非为。卫织罗:谁让你对我不敬!莫连璇:嗯?想不想试试,什么叫……不敬?小剧场一:藏书阁被大舅哥逮住大舅哥(尴尬):这里是庄重之地,你们……换个地方?莫连璇(微笑):好。卫织罗(腹诽):瞎承认什么?小剧场二:来月事被痴缠将军误认为落红找男主干了一架后莫连璇:是你跟他说……我碰了你?卫织罗:滚!莫连璇:其实我还是……挺想那么做的。她眸一暗,

叹口气,顾泽转身又朝二楼走去,幸好,亚诺还没走,犹豫着慢慢蹭了上去,顾泽在想该怎么和亚诺说这件事。

他要是说了,亚诺可能会不相信他,毕竟他俩什么交情都没有,按照这辈子的时间线来看,他也就是上学时和亚诺说过一两次话。

再有就是刚才,其实刚刚他发现亚诺也并不是那么冷漠的,起码还会照顾到一个来他家做客的陌生人。

楼梯不长,顾泽就是再磨蹭,也到了二楼,亚诺的表情比之前他回头看的那一眼正常多了,期待的看着他。

顾泽默默想,真的需要去看看眼睛了,他到底是怎么从这张面瘫脸上看出来的期待,一定是眼花了。

“你找我?”是愉快的语气。

顾泽觉得自己的认知又被刷新了,上辈子的亚诺没有这么对他说过话,难道是没有那些经历,亚诺不讨厌他,甚至可以对一个不怎么熟悉的人这样。

脑子里想这么多也不耽误顾泽回答亚诺:“嗯。”

亚诺往前了一步,离顾泽更近了,只要他稍微往前一点,两人就挨上了,顾泽完全可以感受到亚诺带来的压迫感。

比他高还比他壮,光是影子就能将他完全笼罩,亚诺不胖,肌肉也没有那么夸张,身材修长精瘦,属于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那种,不过因为顾泽偏瘦一些,所以完全可以笼住顾泽。

忍不住往后退一步,顾泽忘记身后就是楼梯,差点摔下去,还是亚诺迅速搂着他的腰将他往前带,顾泽这才避免了摔下去的厄运。

“小心,摔下去怎么办。”亚诺声音透出不稳,像是害怕一般。

顾泽没有听出他的声音不对,心里后怕不已,这要是摔下去,万一脑袋或者脖子磕在台阶上,是真的惨,不说会不会被人耻笑,光是在医院他就得受很多罪。

现在的医疗很发达,只要心脏和脑子不出问题,什么大大小小的伤都能治好,但即使是有麻醉那也挺受罪的,毕竟不能一直用麻醉。

“多谢,”顾泽松口气,却发现他的腰还被亚诺紧紧搂着,两人贴的不留一丝缝隙,隔着衣物顾泽都能感受到亚诺身体里蕴含的爆发性。

尴尬的红了脸,顾泽伸手推了推亚诺,小声的开口:“埃尔维斯少将,我没事了。”

亚诺依旧没有放开顾泽,甚至搂的更紧了,低头看着顾泽,“我要是放开你,万一再摔下去呢?”

顾泽更加尴尬了,他好像给亚诺留了个很蠢的印象。

亚诺再次开口:“你找我有什么事。”

顾泽被他一问,立刻想起自己来的目的。

斟酌了一下,他仰头看着亚诺,神情严肃,“你后天是不是要去军队?”

亚诺看着顾泽,忽然就笑了,不是之前对着顾泽那种带着暖意的微笑,他笑出了声音,低沉的笑声依旧那么性感,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顾泽和他几乎没有距离的贴在一块,甚至能感受到他胸腔的震动,顾泽简直要被亚诺打败,他就问了句话亚诺就笑成这样,也不知道是怎么了。

亚诺之前以为顾泽不喜欢他,可现在顾泽这句话让他确定了,顾泽还是喜欢他的,不喜欢他的话,怎么会这么关注他,连他哪天要去军队都打听好了。

低头和顾泽额头贴着额头,亚诺笑着问顾泽:“你怎么知道,舍不得我走,嗯?”

那个尾音上扬的“嗯”字让顾泽狠狠体验了一把耳朵怀孕的感觉。

下一刻,他就被亚诺亲了嘴角,那里传来的温软的感觉让顾泽愣住,甚至都忘了推开亚诺。

看着发愣的顾泽,亚诺越看越心痒,再次亲了上去,在顾泽唇上啄吻。

顾泽终于反应过来,下力气推开亚诺,亚诺这时也顺着顾泽的力道放开了他。

“啪”的一声脆响,顾泽看着被他打的偏过头的亚诺,缩回了手,藏在背后。

亚诺转过头来,面无表情的看着顾泽。

亚诺脸上明显的巴掌红印让顾泽有些害怕,却故作凶狠:“埃尔维斯少将,请注意你的举止,我完全可以告你骚扰。”

实际上顾泽知道,就算他告了亚诺,也不会有什么结果,权贵特权,他在这个圈子里见过太多次。

看着他明显害怕,还要装的那么凶,亚诺暗暗叹口气,双手伸出做投降状,嘴里说出退让的话:“好,我不碰你。”

他从未对人这样服软过,可对这个人,他没有办法。

顾泽看他朝后退了几步,两人的距离现在处于一个安全距离,不过这依旧不能让顾泽放松下来。

他想说的话总被亚诺这些奇奇怪怪的无耻举动打断,差点都忘了自己本来要说的事情。

“埃尔维斯少将,如果可以的话,请相信我,这次您去军队,请不要贸然出战,军人的生命也是生命,请保护好自己,以及军舰上的其他军人。”

说完,顾泽忐忑的看着亚诺,心里已经想好,要是亚诺问他为什么会这样说,他就回答说是自己做了噩梦。

如果亚诺不听他的,顾泽有些着急,那可是那么多条人命。

亚诺眼里多了一分探究的意味看着顾泽,浅金色的眼眸微眯,他为什么要说这些话。

“埃尔维斯少将,我没有恶意,只是希望您及帝国的军人能够平安。”

顾泽看亚诺一直没有说话,脸上是他看不懂的凝重表情,只好再次开口。

“所以,我可以理解为你是喜欢我,担心我,对吗?”

亚诺漫不经心的往后靠在了墙壁上,伸手在旁边的大花瓶里掐了一朵花,在手里把玩着。

看他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顾泽急了,连敬语都忘记了,“那我说喜欢你担心你,你会听我的话吗?”

亚诺挑眉,站直了将那朵花随意地插回花瓶里,意简言赅的开口:“说。”

看着亚诺那副面无表情的样子,顾泽有些牙痒,怎么看着那么欠揍呢。

看亚诺在等他说那句话,所以他今天无论如何都要对亚诺表白吗。

顾泽最终还是屈服了,不情不愿的开口:“我喜欢你,担心你,所以你要保护好你自己,以及其他的军人。”

即使是一个不情愿的表白,也让亚诺眼里染了笑意,不是没看出来顾泽今晚一直躲着他,这让亚诺很不安。

他忍不住再次想,顾泽是不是看上了别人,外面那些人有什么好的,上辈子不是说喜欢他吗,怎么这次就不喜欢了,他明明想对他好的。

直到听到顾泽那句喜欢的话,虽然顾泽是被他逼得说出这句话,可在听到这句话后,亚诺惶恐不安的心这才定了定。

自动忽略了顾泽后面提及的其他人,亚诺轻声开口:“嗯,我知道。”

顾泽看着亚诺,想起之前亚诺亲了他嘴角,顾泽告诉自己,忘了这件事,要忘了,亚诺不是他能得到的,他们俩之间的差距,太大了,忘了吧。

不!他忘不了!

他十六岁就喜欢亚诺,当时在学校外面,他差点被几个混混欺负,是亚诺路过的时候救了他,带他出了巷子。

这之后,他就无可自拔的喜欢上了亚诺,这个秘密,他也没有告诉过别人,自己一个人藏在心里,很甜。

在那几个人快围上来的时候,他陷入了无边的黑暗中,是亚诺从天而降救了他,他毫发无伤地远离了黑暗漩涡,他可以毫不夸张的说,他当时看着亚诺都觉得他在发光。

亚诺那么优秀,长得那么好看,这让他忍不住在心里有了幻想,他平淡无趣的人生瞬间有了色彩。

顾泽很失望,随随便便就亲上来,实在是太过分了。

他忍不住想,亚诺是不是跟很多亚人女人在私底下其实也都亲过了,甚至做过更亲密的事情,毕竟亚诺那个样子看着很自然,很熟练。

要知道那可是他的初吻,两辈子都没和人亲过,真是亏大了。

带着对男神形象破灭的难过,顾泽低头,声音有些委屈:“这下你能听我的吗。”

“嗯,听你的。”以后都听你的。

亚诺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顾泽在心里放弃了,此时还心情十分好的摸了摸顾泽脑袋,手底下的黑发很柔软,他之前就想这么做了。

顾泽这才抬起头来,看着亚诺。

顾泽想,这是最后一次这么近的看他了,以后他就要嫁人了,对亚诺就不会有心思了,他可是好人家的亚人,不会做那种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事情,有了伴侣就要好好对他。

“我走了。”顾泽临走之前,忽然对着亚诺说了这句话。

有那么一瞬间,顾泽觉得他和亚诺就像生活了很多年的夫夫,只是道个别而已,就像说早安一样简单。

“嗯。”亚诺朝顾泽挥手,一直望着他离去,直到再也看不见,那一瞬间,亚诺有种很奇怪的感觉,像是再也不会见到顾泽一样,将心里的不安压下,不会的,顾泽是他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娱乐:从观众到巨星在线阅读第四节

    小白狐跟那两个修行者斗了一场法。她成功用幻术将他们困住,而自己也受了点伤。虽然很疼,但她还想继续战斗,只是在小伙伴糖揪儿的劝说下,她最终还是逃了出来。后腿被打中,流了很多血,那个修行者的武器上似乎涂了药,小白狐自逃出来后,就感觉脑袋越来越晕,眼前天旋地转的。中途她还差点掉进山沟沟里,如果不是有糖揪儿

  • 血色黎明二战篇之第一章(1)

    《二次初恋》文/有厌01鲜花配美人。像姜阮这样的女人,配得上的只有刺手玫瑰。够娇艳、又够狠厉,让人着迷、却不是谁都可以轻易接近。宴会厅中觥筹交错,灯光辉煌,周边花簇装饰全是从巴黎空运来的路易十四玫瑰。玫瑰花娇艳夺人,这是主办方最诚恳的欢迎,只为博美人一笑。韵律绵长的古典乐,衬上人比花娇的美人浅笑,小

  • [左耳]许你一世安好之亲妈来了(5)

    上辈子的今天是个大日子,秦玉镯来学校看舒宁了。坐在教室里的舒宁盯着黑板,手里转着笔,神游天外。班主任敲了敲门,英语老师抬了抬眼镜才看清楚,马上开门询问,班主任跟她说两句,才对着舒宁摆摆手。看老师精神奕奕的样子,肯定很开心。也是,一个无父无母又死了姥姥的无家儿童,忽然有妈找上门,谁会不高兴呢?班主任带

  • 致*******]赤霞

    “没想到时隔千年,你还是没有忘记那些往事啊!”就在楚墨尘回忆往事的时候一道惊若天鸿又非常柔和的声音便在楚墨尘旁边响起!“这些事我怎能忘记?”楚墨尘下意识的回答道!“也是,如果一个人强大的时候忘记了他软弱的时候,那他便不是真正的变强了。一个人只有记住了因为他的软弱而害的人,那个人便是真正的变强了,真正

  • 空军:从鹰隼大队开始签到第六章在线阅读

    当时间回到正轨,26也带着新进人员们进行基础训练,新进人员们也见识到了曾铎宇他们的训练是有多累,训练场上根本见不到人,一晃眼3天过去了,张辉也从禁闭室出来了。这天张辉和夏磊又闲太阳太大,悠哉地偷着懒,一点一点消磨时间“你说,我们这样是不是不太好啊”夏磊突然放下手中的东西跟张辉反思道“怎么了?”“你说

  • 网游之独占鳌头第7章在线阅读

    ***********有种不好的感觉*************欧阳踩在潮湿的泥土上,身后的木屋已经越来越远,虽然他想要极可能的表现出一种无畏的样子,不过那贼头贼脑做派,只能突出猥琐的本质。加上腿依然有些软,走起来也是含胸驼背,撅着个屁股,怎么看怎么像长了痔疮的官兵。四周并不是一望无际,反倒是除了脚下

  • 总裁强爱:小娇妻乖乖受宠克隆银行

    一个穿着考究,梳着短马尾,留着小胡子的男子正在打量密闭容器里的齐涛。男子的左右分别站着一个穿制式服装的助手。男子是合众国克隆银行HY大区第12分区的负责人,名叫王良。克隆银行主要进行对克隆舱体的管理,并为激活克隆的客户提供康复服务。克隆仓的发明和应用是人类成为已知宇宙主导的关键,克隆银行在克隆仓的推

  • (樊振东乒乓)陪你度过漫长岁月在线阅读第五章

    顾淮宁见舒颜装鸵鸟,也没再开口,两人就这么一路沉默着到了大河村。牛车还没进村,车上的村民顿时就扯着嗓子嚷嚷起来:“桂花!你家建业回来啦!快点来看看!”村民们团结,有那在村口忙活着的人一听这话,连忙往田桂花家跑,大嗓门嚷嚷了一路:“桂花婶,建业哥回来啦!”小孩子们同样嚷嚷起来,一时间大半个村子都能听到

  • 神上她只想偏宠反派[快穿]第四章

    周一的午休,浅夏犹豫了许久,终于鼓起勇气向萧泽祁问道:“我有一条水晶手链,有没有掉在你家的车上。”萧泽祁正准备午睡,听到浅夏的话,他淡淡地看了一眼浅夏:“没有。”他说的是实话,浅夏的水晶手链确实没有掉在他家的车上,只不过是掉在他的校服口袋中。“这样啊。”浅夏低垂下眼睫,掩饰眼中的失落。未央的期中考试

  • 绝世王妃和她的萌宠们在线阅读第5节

    打趣着刚说完,对上江海河盯着他的视线,俩人不约而同有点儿脸红,赶紧偏开目光,笑了一会儿没继续这个话题。因为一会儿还有工作,酒没多喝,饭也吃得比较快。吃完后向远把江海河带进书房,打开灯,书房平时估计也做客房,一张尺寸比较大的书桌,后面一个书柜,还有一张单人床,有一个角落里靠了几幅画,山水,花鸟鱼虫,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