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江湖情仇 > 正文

飞椅之看蛋人生

2022/6/24 11:24:21 作者:语嫣 来源:飞卢小说网
飞椅
飞椅
作者:语嫣来源:飞卢小说网
大脚娃有一双大脚和长腿,他生活在单亲家庭,不能上学不能享受天伦之乐,他无意中吃了哈雷彗星人的胶囊,身体可以缩小和放大,坐在椅子上念动咒语,可以飞行,产生很大的魔力,在寻找母亲的行动中,他还认识了伙伴螳螂唐狮和瓢虫宋慈,他们并肩战斗,除暴安良,成为远近闻名的大英雄。(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曾楼迦想着量赵铳也没胆子把自己堵在小道道里乱来,他早已经不是毛都没退干净的高中生,不会总干那种没营养的事情。

赵铳确实没领他去什么莫名其妙的地方,而是进了学校附近的药店,里面摆满琳琅满目的药品还有生活用品。

午饭时间药店里显得空荡荡的,赵铳在店里转了一圈,停留在保健品专柜前站定,上面摆着几排杜.蕾斯和润.滑油,各种激情套装令人面红耳赤。

“一个和尚庙似的学校周围竟还有卖这种玩意儿的,销量不太高吧,才摆在这么显眼的地方。”

曾楼迦莫名太阳穴疼,赵铳若有似无盯着自己与杜.蕾斯的举动,不禁让他回忆起两个人第一次偷偷去买这东西的尴尬情景。

赵铳那个时候还会脸红,看如今皮厚得跟城墙拐角似的。

“现在理工女也挺多的,N大并不算和尚庙。”曾楼迦是这样婉转答复,结果药店售货员用怪异地眼神打量着他们二人,露出老姨妈般的神秘微笑。

赵铳继续说,“居然还有三种味道的礼包选择,真是活久见。”

曾楼迦的耳畔蓦地烧了起来。

“阿姨,给我来套这个!”赵铳大声喊道,“一瓶酒精和药棉。”

曾楼迦捏紧的拳头就要打出去了。

赵铳叫他坐在药店里提供休息的凳子上,用药棉沾了点酒精,像是忍不住露出坏笑了,黑沉沉的眸子泛起一番波光粼粼,“学长,你这耳朵上戴耳钉啊!”

此类跳跃性的连续对话让曾楼迦深感身心疲累,预料对方根本就在捉弄自己,赵铳的小手段一向层出不穷,而自己在高中时领教了三年,早该百毒不侵。

唉,还是修练不够。

“嗯。”目前对付赵铳的最佳办法,就是以守为攻。

“丢啦?”赵铳抹药的动作蓦地有点粗鲁,酒精渗透在创口上的刺痛感十分明显,大概对方就是希望曾楼迦疼一点,反复涂抹了好几次,在耳廓里养鱼都够了。

“嗯,早扔了,”曾楼迦毫无犹豫,“这个耳洞已经快长好了,我不小心抠破皮,结果今天又烂了。”

赵铳又问,“为什么扔了?”

“你问耳钉,还是别的什么?”曾楼迦一脸平静又理所当然,“不喜欢,也可能是腻了……扔东西还需要什么理由,很没必要吧。”

赵铳笑了,有点勉强地弯了弯嘴角,“难怪有人说过,没心没肺的人肉烂了就是会反复发作,最后可能烂得连头都会掉。”

“谁说的?”

“我说的。”赵铳把手里的棉签袋子和酒精瓶一甩,稳稳当当地砸在三米外的垃圾桶里,吓得售货员不由愤愤不平道,“你们这两帅哥不是要闹事吧,打架请出去啊。”

“阿姨,放心,打不起来,”曾楼迦摸摸肚子,“我饿了,你答应的饭什么时候能吃。”

赵铳看看手表,“今天恐怕不行,我需要回宿舍收拾一下行李,改天吧。”就像他从凭空里突然出现一般,走得也绝不拖泥带水。

曾楼迦隔着落地窗看见赵铳生气的背影,高高吊起的心总算落地。

刚才一语双关的话,赵铳应该是听懂了。

然而这种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纠缠不清的关系 ,恐怕要持续很长一段时间。

未来心烦意乱的时候或有更多。

下午的课程主要是建筑史和建筑学理论,主讲人是建筑系最有名的讲师沈雅文,沈教授今年三十出头,面容十分清爽且帅气,是货真价实的本校博士生,大学毕业直接留校堪以重任。

中学老师靠经验和嗓门,大学老师靠学识和逗比的嘴。

沈雅文恐怕不用太能说会道,只肖他人往讲台上一站。

翩翩风度自然化风而来。

曾楼迦一直对身上储蓄着书卷气质的人有一种天生的敬佩感,也许他们并不是天生耳通目达颖悟绝伦,但是这类人身体发肤间会散发出一种持之以恒又睿智儒雅的魔力,不自觉会吸引着所有人的目光。

“建筑学本身并没有告诉人们怎样运用它,运用的方法乃在书本之外,纸上谈兵却不如躬亲历行,有远见卓识的人首先必然会弯下腰身,脚踏实地。”

“再坐的各位,将来或许都是建筑业里的最出类拔萃的设计者,你们描绘房子,创造生活,勾勒未来,是社会机器的规划家和彩绘师。”

“我希望你们这学期每节课请务必赏光来见见我,学过的每一个建筑理论也不要仅仅浪费在在考试上,毕竟自学成才的大师级建筑师只有安藤忠雄。”

阶梯教室里的人近两百人哄堂大笑。

沈雅文清了清嗓子,“第七排穿蓝色衬衣的帅哥……难道我的演说比不上手机里的精彩纷呈吗?”他对课堂要求一向以严格出名,第一条尤其不准许在上课期间玩电子产品。

温润的阳光像聚光灯一般,恰好笼罩在曾楼迦的白净脸上,像一环天使的光圈,他双手不停地敲打着手机键盘,以至于沉浸在自己的世界无法自拔。

戴远征用胳膊捣了他一下:老师问你为什么玩手机。

曾楼迦缓缓站了起来。

“老师,我并不是在玩游戏。”他把手机屏幕立起来以正面回应沈雅文的质疑,“我只是把您讲得精彩的知识要点和我自己的理解做一段文字整理。”

沈雅文没想到他竟然会站起来辩解,“你叫曾楼迦吧?”去年入学的时候,曾楼迦被当做传说一般在校园里流行了很长一段时间,说什么N大校草白又奶,奈何高冷睡不到。

如今一见,果然一枝独秀。

沈雅文笑道,“我讲了很多东西,而且已经近一个小时的内容,你能记录多少?”即使手指头不会麻肿胀,记忆力也好不到那种地步吧。

秀秀,你坐下。沈雅文点手示意。

曾楼迦最忍受不了的就是被敷衍,他推开戴远征的刻意阻拦,从第七排大步流星地走上讲台。

阶梯教室里的人开始纷纷交头接耳。

沈雅文简直惊呆了,觉得对方来势汹汹,搞不好要揍自己一拳,可是等曾楼迦真的走入自己眼帘的时候,蓦然发现自己怦然心动得厉害。

这个细腻得如同骨瓷一般的男孩,固执得打开手机界面,“请您看一眼。”态度十分明确。

沈雅文淡淡一笑,目光从曾楼迦认真的侧脸转移到了密密麻麻的文字记录上,大概扫了几眼,俨然万分震惊,拿手指头上下拨动几下。

近万字的讲义,里面的要点要素被曾楼迦用WPS记录个七七八八。

记忆力真的十分惊人。

沈雅文的目光由错愕变得赞许,“大家都抱着电脑做笔记,只有你用手机,所以我才以为你在玩。”算是另一种形式的抱歉吧。

他哪知道曾楼迦怎么会有闲钱买笔记本电脑,得亏曾楼迦的人脑更好使唤,再加上假期给别人打工做会议记录员,十根手指头灵活到飞起。

“不过下次再有类似情况,请下课以后再找我说。”沈雅文诙谐地平复了阶梯教室内嘈杂的交谈声,“毕竟我的私人时间更加充裕。”

“可是我下课以后的时间有些缺欠,而且出现误会就应该尽快解决。”曾楼迦小小声说了一句,让沈教授能听清楚就行了,而后拿着自己的手机又折回座位。

戴远征老远跟他立起大拇指。

曾楼迦背了两个充电宝,记录了一下午的笔记,差不多就废掉一个。

戴远征瞧他那手机烫得惊人,管不住嘴好心提醒着,“你再这么胡用电子设备,当心哪天爆炸了不可。”

曾楼迦勉强笑了一下,“你这提议不错,我应该考虑给自己买一份意外保险。”

戴远征还想说点什么,曾楼迦背起书包,准备从教室里往出走。

“哎,曾楼迦!”戴远征挡着他的去路,“走啊,一起去食堂吃饭哪,难道今天你又不吃饭了?”

曾楼迦耸耸肩,“今晚没有课,我正好赶回去有事。”有一部分原因,他可不想再遇见赵铳而已。

跟戴远征道别后,曾楼迦戴上耳机,随手打开手机里早就储存好的建筑史txt文件,选择了最舒服的语音速度,一边往出租屋里徒步赶去,一边跟着语音巩固知识。

他的记忆力虽然好,但是不循环巩固的知识,就会像没有地基的高楼,说塌便塌。

何况他的时间真的是海绵里的水,需要不停挤不停挤不停挤。

沿途他特意去了趟五金材料店,买了点石英玻璃,UHU胶水,木板、和LED灯。等到赶去出租屋的时候,天色已晚,出租屋家家户户都冒出香喷喷的饭菜清香。

曾楼迦暗咒赵铳这个死东西,竟浪费他的午餐还不给他饭吃,饥肠辘辘地提着两大包材料往自己屋门口走。

出租屋外面并没有多余的照明设施,昏暗不明的环境像影藏着怪兽的口袋,把曾楼迦修长的身影蓦地吞入黑魆魆的道路深处。

曾楼迦放下两大包材料,已是气喘吁吁,反手取出家门钥匙,旧式的铁皮包门上隐约复制着他的黑影,一切皆是万籁俱寂,只有钥匙叮叮当当的声音。

这一摸,才发现门把手上拴了个黑色垃圾袋。

曾楼迦左右张望了一下,他的两个邻居家门口似乎没有挂东西,莫非是谁犯懒把垃圾挂他家来了。

唉,微微叹口气,曾楼迦解开垃圾袋,大敞的口袋里涌出一股异常的香氛,不属于花草水果香气,而是一种类似于乳胶里添加过香精的味道。

是什么东西!

曾楼迦大胆伸手进去摸了一把,里面满满当当装了几十个拆了塑封的安全.套,应该是没有使用过,但是润滑粘腻的手感分外变态,引得他心里一阵恶心,迅速取出自己的手,转身把那袋子玩意儿丢到公共垃圾桶去。

门打开后,曾楼迦第一件事情就是洗澡,他感觉自己浑身都被某种病菌侵染过,不停地用凉水搓洗着,直到皮肤变得粉红,才肯罢休。

他首先想到了赵铳,理智随后又提醒自己不可能那么凑巧,何况赵铳这段时间应该在学校,不可能出来搞恶作剧,而且,赵铳还不至于恶劣至此。

其次,就是周围的某个人干的。

联想至此,曾楼迦浑身寒颤不止,他一个穷苦学生远在异地求学,要钱没钱,要色略有,平常说话的人根本没有几个,更不可能去开罪什么人,究竟是什么人要恶整他?

曾楼迦简直被气糊涂了,加上又洗了凉水澡,肚子还饿着,如今更是晕晕乎乎地坐在书桌前自顾自得气恼。

他的书桌很大,一部分用来摆放学习资料,另一部分可以随机使用,拐角上摆着一座二层楼房的精致模型,全是用最好的材料拼贴而成,左侧做了一架秋千,右侧则是全手工磨制的独木拱桥,下面是鹅卵石堆叠的锦鲤池塘,几尾塑胶小鱼在颜料画出的水面栩栩浮游。

曾楼迦羞恼交加的大眼睛蓦地柔情起来。

反正,有些生活不就是要一忍再忍吗?

他的手指轻轻打开按钮。

楼房模型里的每一扇窗子,都散发出淡橘的光,像真正的万千灯火一般,醉人而温暖。

打开了活动的房顶,模型里的每一间屋子都按照真实比例制作,其中有间屋子里摆着一个水晶八音盒。

曾楼迦打开了八音盒,里面静静躺着的一张白纸刺痛了他的神经,他快速地从兜里掏出那枚沾血的蓝钻耳钉。

赵铳亲手给他打的耳洞。

赵铳亲手给他戴上的耳钉。

赵铳说,迦迦,如果有一天你不再喜欢我了,就把这枚耳钉丢了,我若看见,就会知道。

所以赵铳细细含着他耳肉的时候,故意把耳堵咬坏。

永远不会取下来。

永远都喜欢他一个人。

橘黄色的光在曾楼迦湿润的眼眶里弹了许久,直到他翩长而浓密的睫毛下,凝出一些闪烁而剔透的星点。

他把耳钉和那张白纸重新封回了八音盒,埋藏进了他的小房子。

“咚咚咚……”

一串不规律的敲门声,在门头催命般响起。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代价(张国荣&唐鹤德同人文)在线阅读第8章

    当第一缕阳光照耀在大地上的时候,古戈站起身,甩了甩头上的冰霜。“这里的夜晚还真是够冷的。”古戈看着已经早早忙起来清理道路的族人感叹道“不过兽人的身体真的很强壮。”这一点也经过科仔的证实,按照这具身体的数据和古戈原来的身体数据对比,得出来的结果相差不大,但是有一点本质的区别,古戈原来的身体经过开发到极

  • 网游之鏖战武风在线阅读第10节

    “秘境!”林萧瑟惊呼一声。旁边的兰昊等人也都露出了震惊的神色,似乎这个“秘境”很是重要的样子。“秘境?”银月收回目光,看向这四人。林萧瑟也转移视线,注意到银月的迷茫,心中一动,问道:“先生,你应该不是现有的修行体系吧?那么你的传承从而处所得可以说一下吗?”不是一样的修行体系!一语震惊!兰昊等人都露出

  • 九皇镜第2章在线阅读

    经过几天的相处,江楠发现沈静其实失忆了,记不清自己来自哪里,也记不得自己是谁,她只知道自己叫沈静,身边有一个叫安安的一直照顾她,她是和家人一起出来的,但是走散了。江楠拜托所里面的人帮忙查找沈静的来历,所里还是有不少黑客在的,又有国家在背后支持,找到一个人不算太难。“楠哥,这女孩儿长得真漂亮,你就没一

  • 海贼:最强海军中将在线阅读第一节

    G市,炎炎夏日,整个城市都冒着热浪。这座城市不算太大,二线都算不上,仅有的一个大学城,也就四五所大学,正处周末,学生大多外出,留在宿舍的学生,百分十之九十是单身狗,林沐寒与他的死党白轩就是其中之二。“林沐寒,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么?”白轩身高一米八几,身材魁梧,样貌平平,典型的农村小伙,此时正拿着一

  • 花都侠盗行在线阅读第二节

    “我这是在哪?”陈旦迷糊地打量四周,周围一片混沌,什么都看不清楚,有点像仙侠小说里描述的仙境。难道我穿越了?他打了机灵,回想昨晚自己在鸡蛋上画符,画得很专注,最后迷迷糊糊的什么都不知道了。在梦里,没醒来?混沌之中带着一丝丝的像某种触摸不到的丝线,非常奇异,好像可以抓住,又抓不住,那种滑丝丝的感觉,在

  • 盗门之三江大佛寺之身份(2)

    第二天,晴朗的上午……楚明走进教室,眼角瞟了一下角落里的方国荣,看他到缠满绷带的手,以及发白的脸色,轻轻一笑,坐到自己的位子上。外面突然走进来两个抱着宣传单的人,一个站在讲台上口若悬河的夸着北京某某大学如何好如何好,另外一个,则往下分发着单子。楚明轻轻的看了他们一眼,突然像触电一样,神色突变。刷的一

  • 极品飞仙之感谢【13585153799】大大的月票鼓励!!!大大支持就是作者菌码字的动力!(7)

    ------------------------------------------------------------------------------------------------------------------------------------------------------

  • 九载轮回第二章

    酉时过半,晚霞洒了漫天。吴文璟酒喝的不少,有些醉了。他笑着送走了最后一批宾客,又喝了一碗醒酒汤,等头脑清醒些了,才往云隐苑的方向去。秋芙正站在庑廊下教小丫头做事,见吴文璟从大门处进来,便屈身行礼:“给爵爷请安。”“起来吧。”吴文璟认识她,知道是白雪身边的大丫头,揉了揉涨疼的太阳穴:“你们夫人呢?”“

  • 剑轻红尘恩将仇报之人

    火焰,浓烟,喧嚣,涌动的人群。对面是凶神恶煞的敌人,身后是弱小无助的临时队友。橙色的火焰映在卡尔特雪白的近乎透明的皮肤上,给脸颊上增添一丝亮色。她咬紧了嘴唇,由衷地感到恼火和厌烦。卡尔特·雪倪不擅长应对这样的局面。从小到大,生长在冰天雪地里面的她根本就没有对付火能力者的经验。而且她熟练的是有关于急速

  • 双生姐妹闯天下在线阅读第2节

    厉凡不知道什么时候回到了他所居住的出租房,那间只有10平方米左右的出租房,屋里非常的朴素,但显的干净,并不是凌乱似垃圾桶般。在这有些狭窄的出租房里一张有些破漏的床便占了大部分空间,没有什么电视机,电脑啊之类,诉说着主人的贫穷。在这破漏的床边上仅有的小柜子上有着一条似乎是腰带的东西,上面显得铁锈斑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