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至高指令在线阅读第五章

2022/6/24 13:00:38 作者:你的明月 来源:纵横中文网
至高指令
至高指令
作者:你的明月来源:纵横中文网
后人类纪元,人类开辟星际而被自己无法阻止的外系宇宙苏撒因病毒狂虐,地球生物大爆发,科技飞跃,古武兴起,物种竞争,从后人类纪元走出的叶烽带领着生物们走向生命的最终意义。

花家香铺分布南夏国各地大小共一百多间,是以花家七个孙子只留下一、三两位少爷,其余的全都分赴全国各地经营香铺。花家大小姐认祖归宗,这么大的事儿,老老爷自是要将所有的孙儿召回来个家庭大团圆,是以花步京一早便去张罗。

老老爷将花家七个孙儿的排行顺序说给小蜜听,七个不孝子的名字最后一个字不同,乃京天峒堤杉水仕。老老爷说道这儿,颇为自得的对小蜜一笑,道:“单看字,这七个小兔崽子名字很好看。”

小蜜立刻马屁似地猛点头,想她花盛开最好看,花小蜜最好听。

老老爷继续说,花不开有祖训,花家男儿世代经商,花家男儿二十岁方可成亲。花步京今年一十九,正在物色好人家的姑娘。

小蜜心想,不知道哪家倒霉姑娘会落入这只笑面虎的腚下。

花千山的四个儿子分别是一、三、四、六,另外三个是花万水的儿子。令人好奇的是,三、四、五同年不同月生,最好奇的是三、四都是花万水的儿子,莫非是双生子?

老二花步天一十八,花万水的大儿子,在西南商行打理将近三十家铺子。………………老老爷越说越带劲,小蜜越听越没劲,这些和她无关。昏昏欲睡中,总算听见老老爷说道老七。花万水的小儿子七妹花步仕,今年一十三岁,随花万水住在惠城,一边念书一边学做生意。

这是结束语,下面该小蜜说点什么了。老四和老五不是一个爹娘,同岁能够理解,于是她问三哥和四哥是否为双生子,为何三哥能留在家不外放。

老老爷长叹一声:“老三不是你大娘生的,和你一样娘死的早,五岁被人送到花家。盛开那,要是你五岁时也来家里,该多好!”

这可是秘密,那个自视清高一脸阴沉的花步峒居然不是大夫人所生,想他平日叫大夫人一口一个娘的亲密态度,真替他亲娘不值。为何?想也晓得,大夫人有三个亲生儿子,怎会亲热别的女人生的儿子?就连花家精贵的姑娘花盛开出现,她都没给什么好脸色,更别提儿子了。

老老爷留他在府,应该是觉得亏欠吧。

从老老爷那里出来,小蜜决定外出转转。她对铺子里的花花粉粉一点也不感兴趣,只对制作香料的作坊好奇,想必在那里才能找到制作香汤的的秘方。

作坊由大老爷和大少爷亲自坐镇,嗯,一个是她爹一个是她哥,而她又是最得势的花家大小姐,来作坊参观那是给他们面子,一定会将她当贵宾似地款待。

轿子落在作坊门前,小蜜坐在里面迟迟不见贴身丫鬟花云秀来掀帘子,倒是外面传来争执声。她坐不住了,掀开帘子自己下轿。作坊大门紧闭,门口站着两个下人在和花云秀吵架。

“怎么回事?”她走过去。

俩下人对她躬躬身,说道:“回大小姐,没有老爷和大少爷的许可,任何人不得进入作坊。”

嘿!居然不给花大小姐面子。

花云秀指着说话下人的鼻梁气愤的说:“反了你们,竟敢拦我们大小姐!不晓得咱老太爷让大小姐随便进出吗!”哎哟,这丫头,太会说话了。

小蜜轻声哼了哼,“云秀,甭说了,咱回家去,告诉爷爷咱被人堵在门外。”说完作势就走。如今谁不晓得老老爷疼大小姐唷,大小姐回去添油加醋,保不住明儿个他俩就要打铺盖滚走。

俩下人对视一眼,一个立刻往里奔,一个奔到她面前,低头哈腰的说:“大小姐,请您原谅奴才的不敬。可是咱也没法子,是老爷和大少爷的命令,咱不得不听。您稍等,这就给您进去禀报。”

“哎哟,本小姐我忙着呢。”然后,小蜜一个转身推开作坊大门。

一股浓香扑鼻而来,不似西风山上天然的花香气,夹带着浓郁的香粉味庸俗了些。然而,偏偏南夏国的人上至皇帝下至凡夫俗子都爱着庸俗。

“站住!”

小蜜正在跨门槛,右脚在里左脚在外,从天而降一道凌厉的怒喝止住她前进。抬头一看,花千山双手负在身后,脸上蒙着一层堪比西风山之巅的冰霜向她走来。花步京在后,脸上一直是那种云淡风轻的表情,带着浅笑向她走来。

那声音,自然是出自她爹花千山嘴里。

可是,小蜜不怕他们,抬起左脚再抬起右脚,带着微笑走向他俩,到了近前微微一福身,“爹,大哥。爷爷让我随便走随便拿,我寻思着跑那么多铺子太浪费时间,反正那些货都是从这里出去的,何不到这儿来,省事省时间,也好赶回去陪爷爷。”

然后,小蜜淡定的看着花千山,他很明显的忍了忍压下怒火,犀利的目光从她脸上移到后面,愤怒的让花云秀他们滚出去。

他们都是花家人,拿花家工钱,花千山要撒气谁敢吭声。小蜜甩手在一旁看戏。

“爹,盛开出来久了想必爷爷会念叨,就让她在这里转转吧。随我走。”不待花千山答应,花步京拖了她的衣袖便走花千山哼了一声,甩袖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花步京亲自带小蜜参观作坊。迎面正屋有两层高,门头挂着先皇亲笔书写的匾额——玉香阁。里面摆放着所有的成品,以便全国各地进货的商人挑选。二楼是花千山和花步京的私人用地。两侧厢房屋门敞开着,一间间屋里有着不同的工序,长工有男有女,每个人负责各自的环节。

再往后走,是一栋三层高的木香阁,两侧厢房一直往后延续。花步京带小蜜到这里便不再走了,“后面是花园,种了些花草树木。为了节省时间,大哥带你去楼上选香料。”

花草树木呀,她真的很想过去瞧一眼。但是,花步京很有气势的把她拉走了。今天的花步京太过热情,怀疑到让她觉得有阴谋等着她。一路小心的来到二楼仓库,花步京打开门,站在门口看着她。

小蜜对里看了一眼,屋里放满了木架,架子上是琳琅满目的各色装进盒子的香料。味道太浓,浓到她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进来吧。”他跨进屋,淡淡的看她一眼。

也许他真的只是带小蜜来拿香料,不能总是以小人之心度花大少之腹。她跨进屋。

“砰!”屋门重重的关上。

小蜜心一凛,正要回头,脑袋被花步京从后面禁锢住。然后,一道电流从他手心传出,倏,电的小蜜成木头忘记挣扎,头皮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好像要撑开似地。

他伏在她耳边低声问:“你想耍什么花招?”

他的胸膛贴着她的背,滚烫滚烫的让她极其不舒服,而他说的话带着热气钻进她耳朵,难受的她全身冒汗,口齿不清的说道:“大哥,疼。”

“疼?大哥不疼你。”他语气阴冷又危险。

“唔唔……”小蜜只能装出可怜的被制服的样子。

他突然一松手把她往前狠狠地一推,她跌跌撞撞好几步,头上的发簪啪啪掉地上,一头青丝滑下来。

小蜜站住后一甩青丝回头,不相信的看着他,清澈明亮的瞳孔里流露出胆怯的神色,弯弯的柳叶眉上挑,脸色有点发白,一看就知被吓得不轻。柔柔弱弱的样子有点像受伤的小兔子,让人有点……心疼。

心疼?花步京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迷人的微笑立刻从脸上消失,取代的是阴鹜的眼神和冷漠的表情。和花千山一样犀利的眼神像刀子似地射在小蜜身上,她往后退了一步,让身体颤抖,“你不怕我告诉爷爷?”

花步京走近一步,低柔道:“啊,大哥忘记一件事,在作坊是爹和我说了算。”

他好笑的抓起她的发尾放在鼻尖闻了闻,又变成那迷人的笑 ,“不管你是何目的,但请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你生不如死。”

又来!不好玩,一点也不好玩,小蜜决定不玩了。

“你你说什么……,我不懂。”她颤的更厉害。

“是吗?若真有女儿,爹怎会不带回家?别以为搞滴血认亲的鬼把戏就能骗得了我。”他低下头,脸离得她又近了些。

小蜜看着他认真的说:“大哥,滴血认亲是你的主意。”

纯洁无暇的眼神像是给了花步京一巴掌,打的他牙咬切齿,可是她说的是实话,是他提议滴血认亲,然后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花步京保持着姿势不动,阴森森的看着小蜜,两人的距离挨得太紧,呼吸喷在小蜜脸上,变成热乎乎的蚂蚁往她身子里钻。屋内那么浓的香料竟然遮不住他身上独特的薄荷味,清爽的气息和他呼出的热气一点点的腐蚀她的嗅觉和感觉。

“阿切!”小蜜对着他脸打了个喷嚏,些微的口水和鼻涕喷他脸上,见他厌恶的皱起眉,故意大声的吸鼻涕,在他要骂人时又一个喷嚏过去了。

“你……!”花步京扭开头。

小蜜拿出手绢讨好的给他擦,他一把夺走手绢却是推开她,胡乱的在脸上擦了一圈还给她,让她快点拿香粉。

小蜜又故意打了几个喷嚏,解释一时不能适应这么浓的香味,顺手拿了几个漂亮的盒子揣进袖笼。拿了香粉她没什么理由再留下,依依不舍的离开作坊,把香粉赏给花云秀。花云秀激动的说不出话,握着她的手抖了又抖。

看来花家平时待下人很小气,几盒香粉便把下人激动成这样。

夜幕降临,清冷的月亮爬上树梢,淡淡的月光罩着充满香气的花府,像是梦了一层白纱,如同回到夜色下的西风山,可以尽情舞动水袖。

小蜜叹了口气,花家不如想象中那么美好,别指望花家会把秘方交给她,还是偷了秘方走人吧。在花云秀身上撒了点昏睡药粉,换上玄衣纵身跃上屋顶像一只黑色蝴蝶向大老爷住的地方奔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校园诡事在线阅读第9节

    经过了几场刺激惊险的英雄联盟之旅,全盼和晓东在小区门口一起吃了几大份臭豆腐,就这么潦草的应付了晚餐后,互相道别回家了。“这一天天的可真热啊...”晓东披着浴巾擦着头发从厕所里走出来,一边打开空调一边低声喃喃着。他坐到窗前的桌子旁凝视着窗外的星空,随后拿起了先前下午买的密码本,沉吟着写了个开头。【疑点

  • 家国行第五章在线阅读

    菜籽道:“如月姐姐,夫人起来了吗?我来给她请安。”如月有点吃惊:“哟,少奶奶,你来的这么早啊?夫人刚起,还没梳好妆呢。”菜籽笑了笑:“没关系,我在这里等着就是。”如月有点不好意思:“要不然,你去屋里等吧,这门廊底下凉了些”菜籽大咧咧地一摆手:“不了不了,早上起来姐姐们都忙,不必管我,我站一会儿也挺好

  • 挖着墙脚当老板在线阅读顶尖的高手!!

    何江看着屏幕,忽然好奇道:“咦,做为世界名模的你,也会羡慕她的身材么?”“有一点。”刘文摇头道:“其实我们的要求就是要足够瘦,最好的平胸,因为凶大的话,穿衣服会没有那么好看,其实我私下里还是很羡慕她这样,该大的大,该细的细的身材的,毕竟你们男人不都不喜欢竹竿么……”几个嘉宾在直播间讨论的热火朝天的同

  • 武侠之纯阳剑仙之舒影摔倒了(7)

    张浪看她们上去了,也就往厨房走,他准备把蛇皮什么拿去冷掉,怕吓到她们。刚转身后面就传来一声痛呼声。张浪回到一看,江舒影倒在地上,一手捂着脚一手捂着肚子,疼的冷汗直流。杨蜜都快走到2楼了,赶紧跑下来“怎么了?好好地怎么回摔倒。。”“大姨妈突然来了,脚没站稳。。。好疼啊蜜蜜”江舒影断断续续小声的说道,真

  • 红警之全面战争在线阅读魏无羡

    魏无羡得意道:“因为吃水量啊,当时船上明明只有蓝湛一人,吃水的重量却是两人的”,魏无羡回答问题的时候转过身了去,却错过了陈子寒看着他的时候,眼中闪过一丝柔情。“诶,蓝湛,蓝二公子,你理我啊,怎么不说话啊喂”,魏无羡看着陈子寒打趣道。陈子寒发现不对,抬了抬将手指抵在魏无羡唇上,对着大家道:“退回去,湖

  • 冥剑仙缘在线阅读册封

    一个月以后的一节数学课上,数学老师请假了,因为临时有事没有顾得上布置作业,班长白莎莎就要去叫班主任来上课,可是被蓝军拦住了,他神神秘秘的说,他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告诉大家,同学们也都反对去叫班主任来上课,因为各科作业太多了,没有数学作业正好可以借机做一下其他科的作业。只见蓝军走上讲台,面对台下,随即

  • 破天录在线阅读第九节

    张炳良今天早早来到午门外等候,此时的午门前已经熙熙攘攘地有官员陆续到来。车水马龙甚是繁忙,有骑马而来的,坐轿而来的,坐马车而来的,各式各样的都有。一到午门前,三五成群聚在一起,呼朋引伴嬉戏谈笑,每每高官到来,都集体拱手拜见,而高官随和者则拱手回礼,傲慢者嘴中轻身应答以是抬举。张炳良不知道有多久没有来

  • 苗疆圣物在线阅读第四节

    “你真行,前几天还打过电话给我,你忘啦?”穆清忙过去扶住他,叶少杰第一次怎么近距离地看到自已当年心目中的女神,心里竟前所未有地一阵悸动,也不知道说什么,原来那晚所打的那个署名:清囡的就是她。“你的事我也是才听说的,没想到你在暑假期间出这样的事。”穆清突然声音变得有些伤感。“我……我没事,你别担心。”

  • 大唐之最强城主拳败北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又是一天过去,王家的少年会终于开始了。这天王尘早早来到练武场。王家练武场乃是通灵境小辈修炼之地,王尘倒是从未来过。只见此地乃是一个方圆三百丈的广场,此刻在那广场之中有着一座十丈方圆石台,下方站着诸多王家小辈。“王尘大哥,这边。”那郑钱也在当中,见到王尘立刻招手。少年会乃是针对锻体境

  • 镜月流长在线阅读第2章

    第二日清晨,十方习惯早起,洗簌后去后厨做饭,饭好那少女还未起床。十方便坐在厨房打坐等待。直等到了巳时,太阳已升的老高,十方饥肠辘辘却还不见少女前来:“莫非她不告而别?”便向少女所住禅房走去。寺庙清晨,鸟语花香,这种清静自然的环境,十方早已习惯。来到禅房外,十方低声呼道:“施主,起来吃饭啦。”却无回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