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豪门 > 正文

朕居然被只猫饲养了第三章

2022/6/24 13:10:58 作者:弦外听雨 来源:晋江文学城
朕居然被只猫饲养了
朕居然被只猫饲养了
作者:弦外听雨来源:晋江文学城
一觉醒来,皇帝祁景迁发现自己居然变成了荒郊野岭中的一匹狼。为救山下村子里被猛兽叼走的婴孩,“他”被村民们乱刀砍伤。瓢泼大雨里,“他”再跑不动地昏倒在树林,鲜血淋漓,奄奄一息。朦胧中,有只浑身湿淋淋的小猫叼着芭蕉叶一片片盖在“他”身上,它用它温软的小舌头替“他”舔舐伤口污血,天气晴了,还不知打哪儿给“他”衔来了许多小银鱼。被饲养的祁景迁暗暗心想:朕身为一匹威风凛凛的狼,居然被只猫饲养了,尊严何在?等朕恢复身份,朕要让它知道,承包了朕,就等于承包了这天下所有的小鱼干!

赵晓困眉眼向下,瞬间严肃了些。

周麦手臂一转,将伤口掩住,手里握着碘酒瓶子没动。

赵晓困猜她是见旁边有人,不太好擦药,便转了头,“赶紧清理一下,十分钟后我来找你。”

周麦依旧没动,“没事,你有什么问题么?”

他回了头,知道这人在他走之前是不会擦药了,干脆把事儿说了出来,“今天黄秋吉过来了。”

周麦嘴一张,她忘记给他们留言,他们估计把人放上去了。

这名字她其实没什么印象,那天他再三强调了几遍,她听进去,很快又从另一只耳朵里出来。但事情她倒记得。

“对不起,我忘记跟他们说了。”她诚实道歉。

他双手枕到柜台上,“所以这忙你算是没帮到我。”

换作平时,周麦火气早上来了,帮他不是义务,他倒是理直气壮起来。但她现在没力气吵,薄唇一张,“你说吧,这回肯定帮到。”

他笑,“跟上回一样,黑名单上再加一个,韦苏倪。”

周麦干脆当着他的面把留言本翻开,推到他面前,“你把名字写下来吧。”接着又递上一支笔。

赵晓困欣然接受的样子很能说明他对这两人的厌恶,横折弯钩都透出点狠劲。

递回去,笑眼出来,“劳驾。”

周麦露出公式化笑容,没说话。

等人走了,她又在留言本上补了几行字,在两个名字前说明“315黑名单”,又在下面写上“其他人来也提前打电话询问能否接受访客”。

本子一合,她给伤口消毒,再整个楼层巡查了一圈,下来把大门闭紧,关上几盏大灯,拖出折叠床躺了上去。

南北旅馆是个长短租与散客都接受的旅馆,但多半还是租客居多,整栋楼空房间不少。但一到四五月份,有不少国外来的旅游团住这儿,这段时间宋洲磊就来得勤了,因为大多数来的人都是她以前留学时候认识的朋友,或者朋友介绍来的朋友。

她作为东道主,钱照收,人也得照顾好。

周麦第二天被闹钟给吵醒,起身把折叠床收了,快速洗漱后拿着浇花壶给室内的绿植浇水,浇到一半,宋洲磊背着包进来了。

手上提了早餐,招呼周麦过来一起吃。两人坐到隔壁的开放式餐厅,对坐着吃面包。

周麦时不时要把掉下的刘海拂开,宋洲磊见了,提醒她,“你这头发要是留长就得忍一段时间,不然就得用土得掉渣的夹子固定好,你要是剪短呢,我给你一张卡,我朋友开的,手艺还凑合,过去随便剪。”

周麦惯性拒绝,“没事,自己剪也不难。”

宋洲磊别有意味地瞅了瞅她的脸,“苗苗说你之前给她剪刘海,她很满意,你手巧,可以学门手艺的。”

周麦笑着摇头。

这笑够虚伪了,宋洲磊也不拆穿,知道这小姑娘不爱说话,也不太会说话,可存了心要逗她,便继续问:“梁继生有好长一段时间没过来了吧?我听说被个女孩子成天缠着脱不开身,家里成天逼婚,他当初找我合伙开旅馆,是真心想开,但也真心不想揽事儿,全推给我,我心想,哪天我俩都不愿意过来了,你可以接手,价钱嘛你可以跟梁继生谈。”

周麦低着头,一字不漏地听了进去。

宋洲磊说得弯弯绕绕,故意地制造了些暧昧跟不清不楚,周麦不太清楚她是为了什么。她一直觉得,宋洲磊对她没敌意,但有些时候态度又很是模糊。

她说的那个女孩子,周麦估计见得比她还多,是梁继生家里给她介绍的对象,梁继生也没拒绝,似乎是冲着结婚去的,至少梁继生给她作介绍的时候说的是“未婚妻”,既然是家里介绍的,肯定是门当户对,梁继生嘴上经常挂的一句就是“去他妈的门当户对”,可这回却全盘接受,还时不时带着未婚妻来旅馆住。

至于合伙开旅馆,周麦来的时候旅馆都经营两年了,之前的事她不清楚。宋洲磊的重点在最后一句,这话周麦听过不少类似的版本,都快免疫了。

她不回应,宋洲磊就算是白说了一通。

她也不恼,又瞅着周麦,“我说真的,你可以去试试平面模特,别白瞎了好身材跟皮相,这些我都有门道。”

周麦将最后一点面包吃干净,又仔细地将包装折好,“洲磊姐,我吃好了,你慢慢吃。”

宋洲磊看一眼她波澜不惊的脸色,又追着她的背影看了几秒,笑着摇了摇头。

她发誓,她存了心要说这些,但绝对没有恶意。

十点的时候周苗苗来接班,周麦便收拾好东西要走,走前又提醒周苗苗看留言本。

周苗苗点头答应,去翻开看,对着傻笑了几秒。

恰逢宋洲磊过来,问她笑什么。

周苗苗没想到老板竟然破天荒过来了,赶紧摆手说没事,说着要合上本子,宋洲磊拦住,“什么事儿这么乐呵?”

她都主动问了,周苗苗把本子倒回去,“就周麦姐的留言。”

宋洲磊一看,也笑了。

周苗苗有些摸不着头脑,“这个客人好像挺烦别人打扰他睡觉的。”

“他还睡觉呢?我听他妈妈说,在家待了几天,平均每天睡三小时。”

周苗苗心说怪不得看着那么困,又问:“姐你认识他啊?”

宋洲磊哼一声,“不是什么好对付的人,他要是来跟你们套近乎,千万别被他迷惑了,指不定肚子里打什么主意,他正常的模式是冷脸不说话,他只要一笑,就说明没好事,你们注意点,还有,这个名字划掉。”

“韦苏倪?”

“对,这字儿不是周麦写的吧?”

周苗苗见过周麦不少字,刚刚一看就认出来不是,“不是,应该是客人自己写的。”

“行吧,反正要是这人来找,你赶紧帮她开门,不然我就得遭殃,懂了?”

周苗苗忙不迭地点头,在那个名字上连续涂了十几条杠。

说完,宋洲磊又给她吩咐团队过来时候的注意事项,又问:“明天谁上白班?”

“我跟小松。”

“那今晚上还是周麦?”

周苗苗点头。

“刚刚忘跟她说了,晚上她来你问问她有没有时间,明天下午最好还是都在,人多,怕忙不过来。”

“好的。”

如宋洲磊所说,第二天忙得不可开交,一群法国佬,操着满嘴的法语叽叽喳喳说个不停,还时不时拿蹩脚的英文问东问西,好不容易让他们住进去了,又说想换房间。房间本来就被塞满了,根本没地方给他们换,最后干脆让他们自己去协调。

宋洲磊也在,亲自见识了这群事儿事儿的人之后,终于能明白去年小姑娘周苗苗为什么难得在她面前吐槽了,是真的烦。

周麦来的时候那群人已经住了进去,她连续道歉,宋洲磊看她一双眼睛通红,催她去睡会儿,“你待会儿暴毙了我可不负责啊。”

周麦也没推脱,放下包就躺下了。

宋洲磊留在柜台,“苗苗,你周麦姐天天这个样子啊?”

周苗苗摇头,“你说眼睛么?也不是,早上我来,见沙发上还躺了几个酒鬼,好像闹了很久,周麦姐估计没怎么睡,我问她有没有空,她说必须得去拉货,没办法留这儿。”

宋洲磊皱眉,“什么酒鬼?住我们这儿?”

“嗯,经常喝醉,喝醉的时候什么话都说得出来。”

“你看看他们合同签到什么时候。”

周苗苗突然有些兴奋,但忍住没表现出来,看了看系统的备注,“还有半年呢,到十月份,有一个还多一个月,十一月。”

“行,这事儿我来处理,下次他们再闹酒疯立马打电话给我,我让他们自己滚蛋,还得乖乖给我交违约金,都是些什么社会渣滓。”

她没再多待,交代几句就走了。

周麦睡了两个小时不到,醒来看了看时间,刚过八点。

眼睛好受了些,洗了把脸,把包里的面包拿出来吃。

周苗苗跟贺小松一早就来了,是以也提前下了班,整个店就周麦一个。

吃了几口难以下咽,又封好放了回去。

坐了会儿,困意又来袭,干脆撑着头又眯了会儿。

她睡得浅,感受到轻微的脚步声,立刻睁眼坐直。

过来的人巧笑嫣然,“还说要吓一吓你,自己醒了。”

来人穿了件白色的丝质连衣裙,袖口蓬松,一抬手落到了胳膊肘。

周麦忍不住注意了一眼,迅速地回之一笑,“你好,需要帮忙开门么?”

姚霖儿没说要也没说不要,“好久没见你了,最近怎么样?”

“还好。”

姚霖儿笑出声,“你每回都这么说,我诚心问,你就回答得这么敷衍。”

周麦不说话。

“好了,不逗你,我上去了,他在上面呢。”

周麦继续眯,这回没睡着,脑袋里始终在纠结要不要请一天假,她是真的累了,就想好好睡一天。想着想着,眯了过去。

电话估计响了好一会儿,她挣扎着醒来,急忙过去接,没接到,那边挂了。

她坐回去,过了差不多两分钟,电话又过来。

“喂。”

那边似乎很不耐烦,“是哪位?”

“周麦。”

那边立马又笑了,“我打了三四个电话,在忙?”

“没。”

“我现在有个麻烦,但不好直接说,需要你上来一下。”

周麦说好,挂了电话。

刚出柜台,门口又进来人,跟进来的还有渐渐大起来的雨。

是三个法国人,结结巴巴地要周麦帮忙叫辆车去酒吧。

周麦拨出去电话,好长时间都没人回。这地方向来这样,一下雨就不好叫车。拨了好几遍,终于有客服接通,周麦报了地址,等待那边回复车牌号。

又等了几分钟,拿到号码,抄下来给了那三个人。

这才上楼去。

到门口,想起那天小松说的,她没按门铃,敲了四下。

很快地,门被拉开。

赵晓困一脸疲惫,看着很是缺觉,睡衣也是全身的黑,头顶几根不安分的头发翘起来。

“这么慢,进来。”他将门拉尽。

周麦不知道他的目的,站着没动。

“不进来也行,那就站这儿,等一等,你就知道我找你干嘛。”

两人便面对面站着,都没动。

等了大概有一分钟,周麦知道为什么了。

“听到了?一次就算了,我大概被吵醒了有三回,看这趋势,我很怀疑我今晚能不能睡着。”

周麦就那么站着,脸上表情总算有了点变化,赵晓困看着她,等她想出办法来。

“你先进去吧,我去敲门。”

赵晓困扶着门,“不用,我好歹是人证,待会儿他们要是不讲理,我就出面证明。”

周麦点了点头,往右边的门去。

房间是317,就在315隔壁,到了门口,那道声音愈发清晰了,一阵一阵的,听得周麦耳朵发麻。

她伸手摁了门铃。

等了五秒,那道声音还在。

又摁,里面依旧。

她干脆敲起门来,力度比刚才敲赵晓困的大得多。

里面总算清净,接着是什么东西掉到地上,然后是窸窸窣窣地声音,有人在往门口走。

下一秒,门被打开。

那人穿着深色的睡衣,腰带松松垮垮系着,领口张得老大。

“有事?”他笑。

她压低了声音,“有人投诉。”说得很快。

梁继生反应了一会儿,“说什么?大点声。”

“我说,有人投诉。”声音仍旧不大,但一字一句说了个清楚。

梁继生嘴角一歪,“我挺安静的啊。”

周麦只是看着他,没再说话。

梁继生知道她不耐烦了,回头看了一眼,“我没开玩笑,我确实全程都很安静,你要是觉得吵,路让给你,你进去说。”他果真侧了侧身子,让出空间。

周麦一双眉皱了起来。

梁继生却还在笑,“不敢啊?”他双手抱在身前,桀骜不羁的样子很是欠打。

“不过,周麦,”他弯了弯腰,凑到她耳朵边,“不是每个人都跟你一样闷不吭声,知道么?”

“无耻。”她蹦出两个字。

“能不能大点声?你每回声音都那么小,我年纪大了,耳朵不太好使。”

周麦转身就要走。

梁继生一把拉住她手腕,扣在手心里,“别生气啊,你不进去行,我给你喊出来。”

“滚。”

她脸上表情生动,梁继生没办法不笑,随即也松了手,“好,我滚,我注意点,保证不让她再喊了,不成我拿东西……诶,真走啊!下星期……”

他止住了话,见她停在了隔壁门口。

周麦表情仍旧不太好,“听到了?”

赵晓困看这俩在门口拉拉扯扯地,突然觉得自己似乎做错了什么,“听到了。”

“那我下去了。”

没等他回,周麦转身走向电梯。

赵晓困盯着她背影直至消失,回头要关门,隔壁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出来。

梁继生已经把睡衣穿好,脸上的笑收了个干净,话却是得体的:“抱歉,待会儿会注意。”

赵晓困脸上带了些冷漠,“没事,就是麻烦工作人员了。”

梁继生眉毛一提,“噢?你们很熟?”

赵晓困没什么谈话的欲望,“不熟,刚认识。”他用力将门甩上。

碰了一鼻子灰,梁继生反倒不生气,笑着走了回去。

赵晓困不知道,自己是被利用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靠吃鸡打遍全世界第四章在线阅读

    “你就是陈烈?”来人双手插兜,一副谁也看不起的架势,挑衅的看着陈烈。“苏猛,你想干嘛?”李晓燕将陈烈的手臂搂得更紧了,不悦道。苏猛,前世晓燕就是被迫嫁给此人?在前世不是自己走后他才来的吗?看来我的重生还是改变了这个世界。陈烈眉头紧蹙。“我能干嘛?就是过来看看燕儿你日思夜想的男朋友罢了。”苏猛眼睛不善

  • 娱记撞贵妃[古穿今]第八章在线阅读

    “我最崇拜的便是赵巍宸将军了,可惜像我这样的人是一辈子都成不了那样的人了。”赵默说着说着就是一脸失落。柒阳开口安慰道:“赵默小兄弟也别妄自菲薄,这世上的事谁又说得准呢。”“说的也是。”赵默很快又恢复了活力。看着这样生机勃勃的年轻人,柒阳感觉自己也年轻了不少。他明明才不过二十六岁,但总觉得自己已经很老

  • 如果灰姑娘没有坏姐姐之鲁班七号

    “马可叔叔!”森林之中,一个小萝莉提着一只布偶熊,无助的喊着。以前安琪拉总是想出勇士之地,想在外面好好玩耍一番。可是,现在她出来了,可是却高兴不起来了。她从未想过,自己第一次出远门就会遇见这种事情。与马克失去了联系,自己一个人在这偌大的森林中漫无目的的转着。要是再遇见了什么困难,不知自己该怎么办。整

  • 奥义龙帝在线阅读第8节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自从当日雷志倒地,已经过去了十天的时间,这十天里,似乎雷家上下的所有人,都将雷月鸣淡忘在了一旁,当然,雷月鸣那独特的私生子身份,再加上那野人一般的造型,又怎么可能真的让人淡忘呢?雷家上下的所有人,只不过是当面不提而已,在背后,早就已经是议论了无数遍了。说来也好笑,在这十天里面,雷

  • 大秦:从诸侯王开始到千古一帝在线阅读第七章

    板栗烧鸡真的非常美味。野鸡肉比家鸡肉要粗一些,但炖的时间长,肉只要轻轻一咬,就从骨头上脱下来了。新鲜的板栗又香又软又糯,姚尧吃了一颗又一颗。不知不觉,她一下吃掉了一半的菜,饼子也吃了两个,肚子都有点撑圆了。剩下的菜还可以吃上一天,这种明天也有好吃食物的感觉真是太好了。姚尧看看时间,才下午四点,相当于

  • 优质男主要领证[穿书]在线阅读第一节

    今日凌晨H国超模韩朴慧更新了INS。——“LICOME![爱心][爱心][爱心]”附图:F国的机场,和她的笔芯自拍。大白菜:艹!这是什么情况?龙龙龙哥:三天前龙哥更新INS,也是在F国,天哪[震惊]怎么突然有一种我家大白菜要被猪拱了的危机感呢??!!网瘾少年:韩姐姐加油!么么哒!专黑那个韩BZ:哟!

  • 大佬们的病弱娇美人[穿书]在线阅读第八节

    当太叔醒来,拿起床头的闹钟,发现已经早上八点多了!太叔起来洗漱了一下,在卧室计算了一下时间,酒店在这个时候应该上班了!于是便将手提箱塞在背包中,拿起背包向外面的大街走去。大街上满是急急忙忙急着上班的人和学生。如果说是在昨天,那么太叔也是这些人群中的一员。不过,太叔拉了拉背包上的带子。嘴角扯出一个弧线

  • 百世人生[综]第七章在线阅读

    明珠赶到演武场的时候,府中家丁已将比武场地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原来,靖北王楚钧良正和一个年轻后生比剑。明珠随意朝场中瞥了一眼,果不其然,那个年轻后生正是昨天救了她,自称“林阿吉”的男子。明珠顿时头疼起来。这个厚脸皮的家伙,到底想干什么?虽说他对自己并无恶意,但这种被人盯上的感觉,实在不太舒服。仿佛野

  • 天若穹窿第三章在线阅读

    胤倾到的时候寿宴还没开始,她几个哥哥除了负责保卫水晶宫的狻猊和嘲风与正在迎客的囚牛和睚眦也都到了。九殿下螭吻是个俊美少年的模样,他与胤倾年龄相差最小,也就七八百岁,两个少年很有共同话题,经常混在一起,关系是最好的。见到从侧门进来的白袍少女,螭吻眼睛一亮,悄悄传音让她过来。胤倾扭头去看了眼,发现九哥坐

  • 嫡妃不二嫁在线阅读第十节

    “额,对不起。”陆玄连忙道歉。“没关系,接下来要做什么?”“正好,你阳气重,来来来,”陆玄连忙拉着颜如御的手臂,跟自己一起站在衣柜前,“待会儿我会想办法逼出一点东西,你抓住它,行吗?”“好。”颜如御垂眸。得到颜如御肯定的答案,陆玄快速结印:“起。”他的话音刚落,柜子里突然升起一团蓝色的火。“这是魂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