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无敌人生改造系统在线阅读第二章

2022/6/24 12:58:51 作者:沸腾的冷面 来源:飞卢小说网
无敌人生改造系统
无敌人生改造系统
作者:沸腾的冷面来源:飞卢小说网
终于有一天,李凡受够了普通人的生活。于是,他无敌了。(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为了不让自己的变化引起注意,信歌就这样宅在家里近一个月的时间,时不时的程婶就来看看她,生怕她要干什么傻事。

别人的好意,信歌自然是接受,安慰说是想在家里休息一段时间,而且家里也有食材不用担心,这才打消了程婶亲自过来照顾的打算。

此时的信歌穿着白色短袖牛仔短裤悠闲的躺在躺椅里,就在院子的大树下,紧闭的院子的大门和三米出头的围墙形成了一个安全的防护圈。

现在是早上五点,天色只有蒙蒙亮,昏暗的天空甚至还看得见月亮,高高的围墙挡住了别人看进来的目光,也让信歌的视野只有广袤的天空。

窝在躺椅里,信歌手里握着一个掌心大小的白玉杯,杯子里面是浅浅的一层猩红的液体,似乎还能看见那杯口上方有飘散的热气。

杯子里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兽血,专门给信歌补充“营养”的食物。

信歌很感谢伴随着传承的,还有一个基于她灵魂的空间,那空间很大,只是九成充满了各种异兽的尸体,那些尸体还维持着死亡的那一刻,连血液都是温热的。幸好有这个空间,不然她可能连身体改造都不可能完成,那异兽精血里蕴含着巨大的能量,一小杯就相当于好几十个普通人的精血。更何况,她心里也不能接受人类的血。

里面有一排储物架,上面放着一个个巴掌大小的白玉瓶子,瓶子里都是等级各不相同的异兽精血。信歌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以她现在的实力,放在巨大的架子最下一层的瓶子里,才是她可以吃的东西,三天吃一次饭一次还只能喝一小杯。

原本信歌还想着自己忍一忍或许可以喝下去,结果,或许是因为她现在的舌头感知不一样了,那异兽血在她口中醇香美味,不同种类还有不一样的味道,还挺好喝?

信歌小心翼翼地抿了一口鲜红的液体,感受着在舌尖绽放的美味,浓郁的能量顺着液体流动到全身,充盈着身体的各个部分。信歌看了眼握着杯子的左手,纤细莹润,不过一个月的时间,原本脆弱布满纹路的指甲盖现在已经光润粉嫩,看着更显脆弱,却能轻易划开钢铁。

既然选择了这条路,信歌就不会让自己弱小,而血腥味儿,说实话她觉得挺能接受的。

也不知道在这个世界,她这样的存在算什么?邪魔歪道?无所谓了,她只想好好的悠闲的活着,而强者才有更多选择。

信歌将杯子里的血一口饮尽,看着白玉杯子恢复纯洁无瑕丝毫没有沾染血色,又珍惜的放入空间。她之前看小说里说玉可以封存灵气之类的,在修真界用来装很多丹药之类的,没想到是真的。她的那白玉杯子里装的东西大大咧咧放上一周都不会变化,包括温度,咳,这是她试验过的。

信歌闭上眼睛,沉浸在修炼之中,感受着异兽精血的能量在身体里流转。

在太阳升起的那一刻,似乎从那耀眼的光芒中分流出一缕紫灰色的烟雾向信歌飘来,又钻入她的口鼻消失,随之而来的是一条血色的纹路藤蔓从她领口向上蔓延,从修长光洁的脖颈直至下巴。

天,亮得很快。

太阳的完全升起的那一刻,信歌睁开了眼睛,黝黑的眸子闪过一抹血色,眉眼深邃,皮肤白皙,黑发红唇,几个颜色的对比形成强烈的反差,漂亮得有几分邪气 。

信歌起身回屋,及腰长发随着她的动作乖顺的垂下,漆黑如墨的发丝在阳光下更是显眼。

今天信歌是准备去镇上重新办个身份证,要出门的她可不能穿成这样,要是一个不小心她身上的血纹又到处跑,被人看见就麻烦了。那血纹是她等级的标志,实力越强会越多,只要情绪一激动就会显现。

信歌倒是不觉得烦,毕竟那血纹代表她实力,实力越强血纹会越多。旱魃修炼手册里写的很清楚,嗯,那是她给那些传承带来的记忆起的名字。

穿着牛仔长裤和米色长风衣的信歌将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的,连脖颈都被衬衫的领子遮了一部分,而风衣的帽兜盖在头上只露出了高挺的鼻梁和光洁的下巴。

庭院外,有脚步声越来越近,信歌几步来到庭院的大门前,然后打开了门。

外面站着一个中年妇女,抬起手正准备要敲门,见信歌出来,顿时笑脸灿烂,“小歌啊,刚好你出来了,我们该出发了,早点动身才凉快,这大热天的,你咋穿这么多啊。”现在正是快到夏天了,早晚温差是有些大,信歌这身衣服倒也没毛病。

“程婶儿,您来得真快,我这不是耐热嘛。”信歌给了外面的女人一个大大的笑容,“我也不用拿东西,马上就可以走。”事实上,信歌的空间里全是那些异兽的血肉,也没剩余多少空间也还是有几十立方的,而信歌的所有的东西也都在她的空间里。

也就是身份证和户口本,还有一些新买的衣服之类的。屋里的更多的东西,信歌并没有动。

“行。”程婶儿也点点头,没多说什么,站在一边看着信歌关好门,“小歌,你什么时候去上学啊?”都是乡里乡亲的,周围的人也都知道信歌考得不错,考到帝都去了,而他们M市到帝都,也就五个小时的火车就到。

“应该是等我身份证下来就走。”信歌笑着说道,不光是她的身份证已经用了四年快到期,就她现在的样子和身份证上的信歌差别实在有些大。

“也好。”程婶儿点点头,带着信歌走到路旁,程叔已经坐在驾驶位等着了,“老程,等会你陪小歌一起去派出/所吧,小歌也没怎么出门,应该也不知道在哪。”

信歌站在程婶儿边上是准备拒绝的,不过她也的确是不知道位置。

“行了,我知道,直接把小歌送过去。”程叔笑着回答,然后看向了信歌,“上车啊小歌,还愣着干什么。”

村里有水泥的地面,只是时间太久,即使没有太多的车的来去也将地面压得坑坑洼洼,而程叔的这辆车是小型的货车,他专门用来运菜蔬的。

而这也是他们需要出发的早点儿的原因之一,程叔需要给市场供菜。

“那里就是派出/所了。”程叔向前方的指了指,信歌也看到了那边上的派出/所的竖牌。

“叔,等会我就自己回去了,您不用等我。我还想到处逛逛。”信歌看到程叔还想说什么,又补充道。她也没什么事儿,只是这还是她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次出门,嗯,还得去学校拿通知书。

信歌还是想看看这个世界,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看着货车远去,信歌伸手理了理自己的领口,将帽兜往下拉了拉,向派出所走去。

两旁的街店外的装束铺着一层灰扑扑的尘土,看起来有些陈旧,地上也有些灰尘,还有扫帚扫过的痕迹。只有水泥公路中间的被车压成的车轮印看着干净些。虽然这只是一个普通的镇上,来往的车也是不少的。

信歌的目光在一个店面里面的挂钟划过,现在是早上六点多。这时候,出了菜市场和小店很多地方都还没开始上班。

信歌在外边等了好一会儿,约摸七点多,派出所大门就大开着,信歌还是走了进去。

换身份证,也不用麻烦。

虽然时间还早,只要工作人员愿意给便利,没上班也不碍事。至少信歌出来的时候,已经搞定了,只等着七天之后来拿。

不过信歌回头看来一下,总觉得替自己照相的那个人表情兴奋得奇怪,都是女人,有什么可兴奋的,信歌觉得现在的自己虽然长得漂亮又带着邪气,也不会吸引女孩子吧。

办完正事,信歌无所事事的在街道上溜达,感受这个世界和她原本的那个世界的异同。

街旁的店面还有地摊上的廉价的小东西,都有些古旧的味道。

边看边走着,信歌将双手插在了风衣口袋里,挡住了在手上调皮的蔓延的血纹。

街道上的人越来越多了。

果然无论哪个世界,人就是人,有纯真善良也有狡诈邪恶。信歌帽兜下的脸上勾起了有些邪异的微笑,她不由的舔舔唇,好像吃到了美味的东西。

信歌转身,从她身边经过的一个肥胖的中年女人,身上缠绕着灰黑色气体,那些气体一团团的绕在女人腰间,时不时凸显一个没有脸的鬼婴在女人腰间撕咬,却又不能影响到女人半分,而尖叫怨吼。

像那种夹杂着阴暗和血的怨气也是很美味的。信歌有些遗憾,不过人家的因果,她可不愿意去碰。只是刚刚路过稍微蹭到了一点点,原来那灰色的怨气吃起来竟有些酸酸甜甜的,像柠檬。对她来说,如果血是正餐的话,这些东西都算得上是甜点。

在信歌的眼里,那个女人身上可缠绕了不止一股的怨气,都是小孩,可想而知这女人的手真不干净。

被怨气缠身的人结果也好不到哪里去,她可没兴趣插手。信歌转身离开。

“小伙儿,去县城吗?”

粗犷的男声响起,一辆黑色的车停在了信歌的身旁,而车前进的方向,就是县城。

信歌侧头从滑下的车窗看了眼里面坐在驾驶位上的男人,也没有纠正他的称呼,只是点点头,拉开车门坐到了副驾驶位。她知道身高一米七五的自己,从背后看起来的确有些像偏瘦的少年。

“县一中。”信歌没有刻意压低自己的声音,而现在的她的嗓音也的确多了几分低沉的磁性。信歌也知道,要是她压低的话,就不是低沉而是邪气了,吓人可不好。

不知道为什么,司机觉得两条手臂有些发麻,不由的紧了紧抓着方向盘的手。他又暗暗的打量了一下这个少年,也没有什么感觉了,难道是他昨晚上喝酒喝多了?

“小伙儿是高中生?是毕业了吗?”毕竟这男孩气质沉稳得看着像毕业生。

“毕业了。”信歌的目光扫过两旁的景色,随意的回答。这条路在她的记忆力很熟悉,每周,信歌读书回去都要坐上来回两趟。

“毕业了好,我就担心我家的小崽子,也不知道能不能毕业。”说着有些微胖的中年男人叹了口气,“我也不指望他什么,只希望他最少还是在学校读几年书,怎么都是好的,不然年纪轻轻的出去能干个啥。”

信歌没有回答男人的话,而那男人抱怨了下,也没再多说。

从高速路的话,镇上到县城里,也只需要一个多小时,而这一个多小时的距离,也可以看出镇上与县城的差距。

“到了。”男人朗声道,指了指旁边的巨大的建筑,“就收你二十好了。”

信歌知道男人这数字还是便宜了些,对司机笑了笑,给了钱就走了下去。

县一中的银色的大门看起来很新,而那刻着的县一中的全称的巨大石柱,却有些历史的味道。

她并没有在门口停留多久,直接去门卫室拿过自己的通知书就离开了。代收的邮件一般都是在门卫室,包括这算得上重要的通知书。不过信歌的变化太大,差点那门卫大叔都不让她拿走,还是信歌把之前那个旧身份证拿出来,才让他犹犹豫豫的放人。

经过一个小巷的转角,信歌拿着通知书走了进去,在无人的巷子里将通知书收到了空间,不过把身份证放进空间之前,信歌仔细的看了看上面的照片,差别真的很大吗?不过是头发更黑了,身体长高了,皮肤变白了……而已。难道看不出来这是一个人?

说实话,信歌并没有对上学有什么情绪,只是她也不知道干什么,而读大学是信爷爷对原主的希望。也不知道帝都那样的大城市会不会有更多的好吃的。

这样想着,信歌不由的有些嘴馋的舔舔唇,其实空间里的那些异兽血才是最好喝的,只可惜,现在她的实力太低,不敢动。

血腥味儿?

信歌停下脚步看着前面通往两边的巷子,而另一条,即使在这样的白天看起来也有些冷意,血腥味儿就是从那里面传来的,闻起来,那流的血还不少。

她知道那冷意并不是因为幽深的巷子没有阳光,而是那边有种特殊的气场,简而言之,就是有鬼。

随着信歌的脚步越来越近,那有些波动的气场不由的退缩着,挣扎着远离信歌的前进范围。它要是再不离开,怕是要被吃光了。

而随着特殊气场的退开,混战的一堆少年少女也渐渐恢复了神智,看着面前似乎由自己制造的惨案,都恐惧的停下了手,紧张的左右张望的他们自然也看到了站在另一边巷口的信歌。

还不等他们说什么,忽然的惊叫让他们注意到地上还躺着一个流了满地血的少女。然后一群人被吓得作鸟兽逃散,而且都是向与信歌相反的另一条巷口逃窜,跟刚才的那只鬼如出一辙的行为方式。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龙的传人在异世之雨中来客(4)

    江娃子的家在村子的角落,位置较为偏僻,紧挨着村子边上,却是一座足有三间房的大院子,和百脉村的大多数木头围栏和一间房的村民来说,确实好出了不少。院子里有一间坐北朝南的正房,中间一个厅,又叫堂屋,两边一个东屋,一个西屋。院子两边一个东厢房,一个西厢房,三间房子正屋修的稍微高大些,也精致些,相比之下,两座

  • 网游之人生巅峰在线阅读第四章

    十月初的温度虽有些下降,却依然是运动一会就出汗的天,更别说大老远跑出来接许织,然后回宿再爬了六层楼的静静和小八了,她们这一路来身上出了不少的汗。静静一回宿舍就毫不犹豫的开了冷空调,小八和她一起站在空调下都还觉得不够。许织这一路上来虽然也出了不少汗,但坐下来小憩片刻后,热意就褪去了不少。小八一手给自己

  • 薄情总裁陪陪我第6章在线阅读

    “嗯——?这是——!?”突然,鸣人睁开了双眼,目光之中略过了一抹惊色,随后他不动声色的瞥了一眼自己的东南方。在那里,是窗户,而透过窗户,可以看得见远处的烟囱。在鸣人的感知之中,那里,有人正监视着自己!“监视自己……而且还是在木叶忍者村之中监视着自己,那么毫无疑问了,这个肯定便是暗部了!”鸣人如此断定

  • 龙组第4章在线阅读

    “杀得好啊!那恶卒,一路上打压本殿下,终于出了一口恶气。”曹玉林感叹着说道。“主公,还有一名兵卒要不要也砍了?”项羽问道。“不用,给他一些银两,让他回去复命吧,他一路上挺维护我的。”曹玉林摆摆手,呼出一口浊气。“是。”项羽说道。“顺便再把这打破损的东西赔偿了,打十斤酒,咱们就动身前往流放之地了。”曹

  • 英雄联盟人物背景故事一生只想遇见你03

    桌子中央摆着一张跟信用卡类似的黑色卡片,正面烫金的花体字烙了一串冗长的英文,对应本市最知名的七星酒店。正对面的墙壁上挂着个旧时钟时钟,滴滴答答响着,最短那根针爬到了‘4’上。绪夏手指无意识抚着下唇,心里慌乱如麻。上午那场试镜是真的,她见到了简冬,跟他拍了吻戏,拿到这张酒店卡。绪夏不是第一天当演员,她

  • 光之月圆夜第八章

    很快,就到了新一个学期的分院仪式,所有教授都如往常一样早早到礼堂坐好,等着霍格沃茨特快带着学生们到达。相比平时的守时,今年斯内普来得格外晚,这让他的同事们都不由关切地看了过去,坐在上首的邓布利多偏过头看了他一眼,微微笑了一下,没有说什么。“米勒娃,我想学生们快到了。”老人转过头对麦格教授说道。这让本

  • 手握寰宇在线阅读第一节

    “你这个死丫头,不要脸的狐狸精,小杂种,我供你上学念书是让你去勾引男人的?跟你妈一个样子。要不是你们老师打电话给我说有男生为你打架,给你写情书,我还被蒙在骨里。”浮萍的继母恶狠狠的说道“阿姨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解释。。。。”浮萍话还没说完,一个巴掌清脆的落在她的脸上。“他爸,你看看,这么多年我为这个家劳

  • 异界死宅生放送在线阅读第10节

    ——“通灵之术·金刚如意棒。”一道沉凝的冷喝声。冷喝声落定。紧跟着,便能看见,在整个木叶都被九尾妖狐那疯狂的攻击弄的剧烈晃动的时候。“噗!”一团烟雾出现在木叶村某一个角落。下一个瞬间。从那个角落位置,一道苍老却依旧身姿挺拔的身影双手抱着一根粗大的棍子,那棍子无限延伸,竟是直接抵住九尾妖狐身躯上,用一

  • 敌谍一生在线阅读第一章

    “呼~”又是一阵冷风吹过,慕花花瑟瑟的抖了抖身子,缓缓的合上花瓣。唉~这命也是苦够了,哪里不可以生长,偏偏生长在这块千年玄冰上。没错,她是一个尚未成型的花妖,而此花,无根无径无绿叶,只一朵红的娇艳欲滴的花绽放在那玄冰上,看上去显得分外刺眼。“师父,徒儿冷啊。”慕花花唤了一声不远处那一袭白衣的人。“只

  • 穿成秘书后我害总裁翻车了在线阅读我们都是怪物

    “噌~~~噌~~~噌~~~。”萨卡斯基异常沉默的磨着刀,仿佛他的世界只有他和他的刀,对战友们这边发生的事情漠不关心。罗西南迪好奇的关注萨卡斯基,也引起了旁人的注意。一个长的方方正正的家伙,笑着帮萨卡斯基说话,道:“甭在意,萨卡斯基就那个性格!别看他这样,上了战场后可是比谁都可靠呢!”,他把话题引到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