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豪门 > 正文

冷面总裁烧烧心喜欢

2022/6/23 16:16:21 作者:浪漫冰儿 来源:3G小说网
冷面总裁烧烧心
冷面总裁烧烧心
作者:浪漫冰儿来源:3G小说网
堂堂林氏企业貌若潘安的少东林天扬,竟然被清纯女友当成迈入豪门的垫脚石,一怒之下,抓来A大不起眼的杜娅楠,一雪心头之恨。她于他不过就是一把复仇的利剑罢了,用完之后他便潇洒转身。只是,这一次的雪耻杰作,竟让他爱上了这个傻美女。那以后,他开始处处占她的便宜,甚至霸道的提出种种无稽要求,俨然把她当做自己私有财产写进林家史册。只可惜,美女不买账啊,你不让我看异性我偏要看,你以为你是谁呀……

夜寒一直很清楚,左相表面与他交好,实则埋了不知道多少张陷阱,等着他往里跳。

而左相挖得最久的一张陷阱,来自阿立。

夜寒认识阿立比认识宋争更早,甚至在他无权无势初入军营时,左相便把阿立安插到了他的身边,在后来夜寒查出这件事后,他一面觉得左相可真是深谋远虑,一面又觉得左相活得真是担惊受怕,太过窝囊。

所以他偶尔会故意露出一些不影响大局的马脚给阿立踩踩,看着尝了甜头的左相暗地里偷偷开心,觉得自己深谋远虑的决定真是机智无比那副模样,要多好玩有多好玩。

便宜得的多了,自然会想得到更大的便宜。

左相和太后联手了。

太后想为已死的五皇子报仇,左相想取代他的位置。整个计划甚至不需要太大的代价,只需要小皇帝的一条命而已。

让身为他“心腹”的阿立当众杀死小皇帝,然后再以此事为导火线,引出后面更多的事,比如他暗中挑起两国战争,比如他陷害先皇,又比如他给许多皇子和朝臣安上子虚乌有的罪名。

只是他们啊,终归是点不燃这根导火线的。

比起他们那点或真或假甚至几乎全都是他悄悄送出的证据,他手里拿得证据可多得多了,有左相这么多年来的贪赃,有太后还是妃子时在后宫中害死的多条性命,有左相暗中在各府安插眼线的名单,有太后欲图弑君的信件。

他还准备了份大礼,直指左相与太后私通。虽说这份大礼所设虚构,但没关系,人一旦落入谷底,再可怕的罪名,也是担得起的。

他们所谋的这个计划,原本是想除去他,实则却将皇帝,太后,左相三个位置上的人一块儿打包除去了。

所以等太后和左相被压入牢狱时,他倒挺想亲自去给他俩说声谢谢。

他一直在等着这个计划的实施,可他们也太谨慎了好长时间都没有动静,不就是没有合适的时机吗,没有事,这个时机他给创造,正好他也有些好奇家里的小蛊器是哪边的人,遇到这种事又会采取怎样的行动。

于是他嘱咐阿立带着岑言去御花园玩,他知道,太后肯定也知道,小皇帝会走御花园中哪条路前往金銮殿。

算好双方差不多该相遇的时间,夜寒抿了杯中最后一口清茶,准备去看好戏。

等他到了,隐在树上,居高临下地看着阿立抽出刺刀,不愧是他府中养出的暗卫头头,手一挥,刀光残影,丝毫不见犹豫。

刺下去吧。

这也是你此生,能挥出的最后一刀了。

夜寒笑了,笑中带着嘲弄,今天的一切也依然在他的掌控之中,接下来,只需要看着小蛊器的反应然后试图找找破绽就行了。

当然,找不出来,也对大局没什么影响。

他只是好奇而已。

结果他却亲眼看见,岑言身子向前一扑,将小皇帝推开,自己撞上了刀尖,那把本应该杀死小皇帝的刺刀,瞬间末入了她的背中。

甚至来不及思考她为何会这样做,夜寒的心猛地一紧。

身后的宋争像是喊了一声主子,声音带着讶异和疑惑。

他知道宋争为何会讶异,同时也和宋争一样疑惑,因为等他反应过来时,自己已经到了岑言的面前,将她欲要倒下的身子接住。

夜寒清楚地知道,这不是他该出现的时机,即使过程和他所想有些出入,但这个时候,是应该等阿立再挥一刀将小皇帝给杀死才是最合适的。

只是看到岑言在他怀中痛得发不出声音,一张小脸是没有血色的苍白,他的心也像是被刺了一刀般疼得不行,恼意和悔意瞬间侵入全身,手也跟着微微颤抖起来。

『会死吗』

夜寒顿时有些慌了。

将她轻轻抱起,心底乱成一团,却佯装镇定,对跟着过来的宋争吩咐道:“传太医来。”

然后抱着她打算去离此处最近的寝殿,在路过已被侍卫扣下的阿立时,目光微沉,单手揽住岑言,另一只手抽出侍卫腰间的配剑,手臂稍稍使力,往阿立脖子上轻巧一抹,一颗人头便落了地。

周围跪倒在地的奴才们瞬间吓得倒吸一口凉气,但却没人敢惊呼出声,因为他们知道,如果在这种时候发出声音,那么下一颗落地的人头,便很可能是自己脑袋上顶着的这颗了。

周嬷嬷紧紧地捂住萧络的眼睛,这一系列发生的变故让她到现在都没能理清状况,她不知道为什么这位在之前素未谋面的姑娘会给皇上挡了一刀,也不知道为何侯爷抱着这个姑娘会抱得如此小心翼翼。

就好像…那是世上最珍贵的东西似得。

岑言昏昏沉沉地睡了一场,梦到自己掉进水里。

被水淹没,不知所措。

她本也是个会游泳的,但在梦里无论怎么狗刨怎么蛙跳都浮不起来,冰凉的水不断灌入耳鼻口,可偏偏胸口还吊着一口气,怎样都只是处于一种濒临窒息的状态。

就在她被水灌得再也不想喝水的时候,身体突然像是被什么托起,露出水面,眼前是豁然开朗的光亮和空气。

岑言醒了过来。

醒过来她就后悔了,如果可以,她想要选择继续回梦里的水中呆着,好好当一个水做的睡美人。

因为实在是太痛了,特别是脊背中央的位置,犹如无数针扎着一般钻心的疼。她翻了个身,牵扯到受伤部位的神经,更是痛得额冒冷汗眼泪直流。

好想打一管麻药啊…

“这种时候知道痛了?”是夜寒的声音,她这才发现床榻边还坐着一个人,只是这个人与之前感觉不太一样啊,见惯了他随时都嘴角含笑伪装自己内心腹黑的样子,还是第一次见他沉着脸抿着唇,一副被人绿了的模样。

夜寒见岑言只是呆呆地看着自己,一如她之前无数次盯着自己发呆一样,心里不禁软下几分,又想到她遇上这种事肯定也很害怕吧,一腔怒气也差不多烟消云散了。

“很痛吗?”他问。

岑言眼泪汪汪地看着夜寒:“超级痛,痛死了!”

见她痛得眼泪直流的委屈样,夜寒顿时又气不打一处来:“扑过去挡刀的时候不是挺勇敢的吗?现在在这儿哭啥?”

“我痛得哭啊!又不是情绪悲伤的那种哭!”

夜寒冷笑:“当时就没想过现在会痛?”

岑言趴在床上,头埋在枕中,声音闷闷的:“有什么办法…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还好意思用见死不救?夜寒气极反笑:“见死不救是有能力在保全自身的情况下救人,不是靠你脑袋一热跟着去送命。这不是救人这是傻是死不足惜。”

岑言小声地嘟嚷了句:“可我没死啊…”

夜寒直接气得说不出话来,伸出拇指和食指揉了揉眉心。

一阵沉默。

岑言抬起头看了眼夜寒,见他闭着眼睛轻轻揉着眉心,薄唇紧紧抿着,一点笑意也没,于是她将手从蚕丝被中慢慢拿出来,戳了戳夜寒:“你是不是很生气啊…”

夜寒:“……”

看来是真的很生气啊…

岑言勉强支撑自己坐起身子,想让自己的模样看上去尽量真诚一些,对上夜寒的眼睛,十足真诚地开口:“虽说不知道这只蛊是什么来头,但你这么生气那一定很金贵,你放心,本蛊器……”

话未说完,便被夜寒堵住了嘴。

岑言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夜寒一只手扶住她的后颈,另一只手握住了她的右手,刚开始只是轻轻地触碰着,可渐渐他的呼吸变得灼热起来,于是有了更深入的向前探进。

夜寒含住岑言的唇瓣,微凉的舌探入她口中,近乎贪婪地攫取着属于她的气息。

这小丫头还不知道,她体内的蛊已经被引了出来,他经历过一次她濒死时的那种绝望,不想再经历第二次了。

起初太医说岑言能存活下来的可能性极小时,明明外面是亮晃晃的阳光,他却觉得伸手是不见五指的黑。那张本来一直罩着他的黑布好不容易破出一个洞,露出一点微末的光亮,可在那时,那个洞又这样毫不留情地给补上了。

没有下令处死那些跪在地上被吓得止不住发抖的太医,甚至没有责怪他们,他只是一言不发地离开了寝宫。

岑言还没死,这些太医是最后的机会。他再呆在那里或许会忍不住杀人,也会将这最后的机会也给毁了。

于是他花了一天去的时间处理了左相和太后。看着牢中哭天喊地的两方亲属,他当时想,如果岑言死了,就让这些人跟着一起去吧。

等到他忙完晚上去寝宫时,却被太医告知,岑言稳定了情况,也没了生命危险,背上的伤也处理得很好,只是不知道会不会留疤。

他哪管会不会留疤。

只要能活下来,就太好了。

他坐在床榻前,又花了一夜来想了一些事,比如他为何在看到那把刺刀末入岑言背中的时候会觉得心中猛地一紧,比如他为何会控制不住地上前将她欲倒的身子接住,比如为何听到她会死这个消息时觉得天塌一般的绝望可听到她活下来的消息时又会觉得无比庆幸。

很快他就想明白了。

因为喜欢。

他花了一天的时间喜欢上了一位姑娘。

甚至可能还不到一天,也许是在看到她睡在房间中的木雕葡萄纹圆桌上时,也许是她对自己说道『你觉得自己有可能会喜欢上我吗?』时,也许是见着她居然被蛊虫吓哭时,也许是她在柏树下递给自己用帕子裹住的糕点时。

回想起来,一天虽短,却有这么多个能喜欢上她的瞬间。

夜寒紧跟着就作了决定,不管岑言是什么身份,有何种目的,喜欢的是谁,对着月亮想要护其平安的又是谁,他既然喜欢上了,那这个人便注定只能是他的。

得此一人,三生有幸。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靠吃鸡打遍全世界第四章在线阅读

    “你就是陈烈?”来人双手插兜,一副谁也看不起的架势,挑衅的看着陈烈。“苏猛,你想干嘛?”李晓燕将陈烈的手臂搂得更紧了,不悦道。苏猛,前世晓燕就是被迫嫁给此人?在前世不是自己走后他才来的吗?看来我的重生还是改变了这个世界。陈烈眉头紧蹙。“我能干嘛?就是过来看看燕儿你日思夜想的男朋友罢了。”苏猛眼睛不善

  • 娱记撞贵妃[古穿今]第八章在线阅读

    “我最崇拜的便是赵巍宸将军了,可惜像我这样的人是一辈子都成不了那样的人了。”赵默说着说着就是一脸失落。柒阳开口安慰道:“赵默小兄弟也别妄自菲薄,这世上的事谁又说得准呢。”“说的也是。”赵默很快又恢复了活力。看着这样生机勃勃的年轻人,柒阳感觉自己也年轻了不少。他明明才不过二十六岁,但总觉得自己已经很老

  • 如果灰姑娘没有坏姐姐之鲁班七号

    “马可叔叔!”森林之中,一个小萝莉提着一只布偶熊,无助的喊着。以前安琪拉总是想出勇士之地,想在外面好好玩耍一番。可是,现在她出来了,可是却高兴不起来了。她从未想过,自己第一次出远门就会遇见这种事情。与马克失去了联系,自己一个人在这偌大的森林中漫无目的的转着。要是再遇见了什么困难,不知自己该怎么办。整

  • 奥义龙帝在线阅读第8节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自从当日雷志倒地,已经过去了十天的时间,这十天里,似乎雷家上下的所有人,都将雷月鸣淡忘在了一旁,当然,雷月鸣那独特的私生子身份,再加上那野人一般的造型,又怎么可能真的让人淡忘呢?雷家上下的所有人,只不过是当面不提而已,在背后,早就已经是议论了无数遍了。说来也好笑,在这十天里面,雷

  • 大秦:从诸侯王开始到千古一帝在线阅读第七章

    板栗烧鸡真的非常美味。野鸡肉比家鸡肉要粗一些,但炖的时间长,肉只要轻轻一咬,就从骨头上脱下来了。新鲜的板栗又香又软又糯,姚尧吃了一颗又一颗。不知不觉,她一下吃掉了一半的菜,饼子也吃了两个,肚子都有点撑圆了。剩下的菜还可以吃上一天,这种明天也有好吃食物的感觉真是太好了。姚尧看看时间,才下午四点,相当于

  • 优质男主要领证[穿书]在线阅读第一节

    今日凌晨H国超模韩朴慧更新了INS。——“LICOME![爱心][爱心][爱心]”附图:F国的机场,和她的笔芯自拍。大白菜:艹!这是什么情况?龙龙龙哥:三天前龙哥更新INS,也是在F国,天哪[震惊]怎么突然有一种我家大白菜要被猪拱了的危机感呢??!!网瘾少年:韩姐姐加油!么么哒!专黑那个韩BZ:哟!

  • 大佬们的病弱娇美人[穿书]在线阅读第八节

    当太叔醒来,拿起床头的闹钟,发现已经早上八点多了!太叔起来洗漱了一下,在卧室计算了一下时间,酒店在这个时候应该上班了!于是便将手提箱塞在背包中,拿起背包向外面的大街走去。大街上满是急急忙忙急着上班的人和学生。如果说是在昨天,那么太叔也是这些人群中的一员。不过,太叔拉了拉背包上的带子。嘴角扯出一个弧线

  • 百世人生[综]第七章在线阅读

    明珠赶到演武场的时候,府中家丁已将比武场地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原来,靖北王楚钧良正和一个年轻后生比剑。明珠随意朝场中瞥了一眼,果不其然,那个年轻后生正是昨天救了她,自称“林阿吉”的男子。明珠顿时头疼起来。这个厚脸皮的家伙,到底想干什么?虽说他对自己并无恶意,但这种被人盯上的感觉,实在不太舒服。仿佛野

  • 天若穹窿第三章在线阅读

    胤倾到的时候寿宴还没开始,她几个哥哥除了负责保卫水晶宫的狻猊和嘲风与正在迎客的囚牛和睚眦也都到了。九殿下螭吻是个俊美少年的模样,他与胤倾年龄相差最小,也就七八百岁,两个少年很有共同话题,经常混在一起,关系是最好的。见到从侧门进来的白袍少女,螭吻眼睛一亮,悄悄传音让她过来。胤倾扭头去看了眼,发现九哥坐

  • 嫡妃不二嫁在线阅读第十节

    “额,对不起。”陆玄连忙道歉。“没关系,接下来要做什么?”“正好,你阳气重,来来来,”陆玄连忙拉着颜如御的手臂,跟自己一起站在衣柜前,“待会儿我会想办法逼出一点东西,你抓住它,行吗?”“好。”颜如御垂眸。得到颜如御肯定的答案,陆玄快速结印:“起。”他的话音刚落,柜子里突然升起一团蓝色的火。“这是魂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