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别把胡萝卜不当妖雪杀 1

2022/6/23 15:34:43 作者:木橙西 来源:晋江文学城
别把胡萝卜不当妖
别把胡萝卜不当妖
作者:木橙西来源:晋江文学城
【软萌吃货兔子精受×毛绒控胡萝卜精攻】刚出生三天就被粗神经的老妈一脚蹬出了窝,这还不是最惨的,最惨的是他白荼一个仙二代,居然被只自带体香的胡萝卜精压的死死的!*毛绒控·自带胡萝卜体香·胡萝卜精本精·秦总:可爱,想摸。吃货·软萌爱炸毛·兔子精本精·仙二代白小兔:好香,想啃。*秦总是根胡萝卜精,还是根会开花的胡萝卜精。白小兔竖着耳朵,圆滚滚的兔子眼直勾勾的盯着头顶一脑袋白色花骨朵的秦总。想吃……早上醒来被糊了一脑门儿口水的秦总:每天都在担心自己会秃头……*某天,白荼被告知身边那根胡萝卜危险的很,很可

龙门所的秋天很短,如同几页单薄的老黄历,刷刷翻指而过,花红柳绿到一地凋零仿佛也就是三五天的事儿,紧忙的加衣,风霜雪剑接连了几场,龙门所就一个猛子扎进冬天了。

龙门所的冬天从来不迟到,今年更是格外的早。

九月二十七。

龙门所向东近百里---野狐岭!

落雪几重的野狐岭狰狞不再,倒真像一只醉卧不醒的白狐,最靠近东西走向官道的低矮塌腰处,荒草没雪,草尖如香,稀稀拉拉的几株树间有人影绰绰,晌午刚过,野狐岭上小风那个吹,雪花那个飘!

这是野狐岭的南坡,下面山脚下就是通往龙门所的唯一官道。

蓝熙书别看表面对夏十榆附耳恭顺,离开夏十榆的眼就不是他了,一肚子蔫吧坏的馊主意,基本上没他不敢干的事儿,下面的哥们们对他可是死心塌地,蓝熙书往东他们不往西,蓝熙书招呼打狗他们不撵鸡。

蓝熙书对夏十榆的忠诚是没法比的,他只是觉得夏十榆过于迂腐,人家都骑到脖子上拉屎了他还无动于衷,是可忍孰不可忍,蓝熙书可不听那套,这个白话文的小舅子,蓝熙书铁了心要动了。

这个白话文的小舅子据说要来龙门所!

蓝熙书不高兴了。

说起白话文,这个人恶心的不用多费笔墨,踩着夏十榆爬上了锦衣卫佥事的位子,远在京城的他一直惦记着夏十榆,觉得夏十榆站着总硌他的心,小人就是小人,跟小人摆道理很愚蠢,蓝熙书不做那愚蠢的事。

蓝熙书自从在野狐岭蹲守开始就不停的合计,他不会打没把握的仗。

蓝熙书边转动发僵的脖子边踢腿,弄得一阵雪沫子飞扬。

“丁哑!盯着点儿!妈的,这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蓝熙书伸伸懒腰招呼办事最沉稳的丁哑,丁哑应了一声,把一个酒囊扔给了胡大疙瘩,胡大疙瘩一把接过,一骨碌身子,从一株老刺槐那边凑上来,圆滚滚的身子撞得树上干巴巴的槐豆子和落雪纷纷,丁哑摇头叹息无奈的甩给他一记重拳眼神,胡大疙瘩挣挣极不合身的袍子,腆着欠揍的脸歉意笑看丁哑,然后再看眉头拧疙瘩的蓝熙书。

蓝熙书揉揉瞪得酸胀的眼睛,转动脖子并不理会弟兄们的胡打乱闹,他现在最闹心的是不知道白话文的小舅子陈五福带了多少人手,会不会和巡线的专员混一路,那样的话形势就复杂了,胜算就会大打了折扣。

蓝熙书起身踩雪,咯吱咯吱两步来到一棵矮树下,背靠着树出溜坐下,甩了一把鼻涕。

蓝熙书打了个哈欠,罩了两身大棉袍子的身板看起来臃肿不堪,蓝熙书紧紧袍襟,想抓紧时间眯瞪一会儿,却怎么也合不上眼睛收不回脱缰的心神。

蓝熙书只要一离开夏十榆的眼就不加掩饰自己的匪气。

蓝熙书在雪坡上翻了个身,积雪咯吱作响,仰面其上,雪花落在脸上早没了感觉,蓝熙书想着京城此时秋高气爽的宜人气候,忍不住咬着唇角用手一揪胯下纠结的袍带,把翻毛的大氅裹紧了些,低首间,狐狸毛的领子一股难闻的腥臊味儿直冲鼻子,蓝熙书皱眉,伸脖子,一脸不耐。

哇靠!也不知井貌安这小子打哪儿淘来的这鞑子破行头,一看就不是讲卫生的主儿。

听说鞑子一年也洗不了几次澡,那味儿重的,那皮肤糙的••••••真可怜!

而井貌安却用假惺惺的令人作呕的口吻说鞑子男人真可怜,鞑靼娘子的皮肤糙的跟老枣树皮似的没法摸••••••,也就是黑灯瞎火的将就着••••••貌似他有心得。

想及这段趣事,蓝熙书就忍不住牵唇微笑,脚痒痒的想把井貌安爆踹一顿,下面莫明的热了,蓝熙书惯性的探手入怀,几层婉转才摸到紧贴胸口的那副绣帕,五指冰凉触碰一腔火热,蓝熙书禁不住甜蜜的抽搐了一下,绣帕上针脚粗

大的赫然绣着一对鸭子摔跤,呵呵!蓝熙书实在忍不住了,微笑的唇角弧度加大,几欲要笑出声来,这是房子初学女工的作品,把一幅鸳鸯戏水绣成鸭子摔跤,在蓝熙书差点儿笑抽了之后,这丫头发誓再不染指刺绣。

绝版啊!非卖品啊!那丫头竟然不知道她丢弃的这方绣帕被蓝熙书小心的收藏并一路辗转跟他千里之外,紧贴着他的肺腑。

蓝熙书垂眸微笑,指尖轻轻地捻着绣帕一角,甜蜜里竟然渗出丝丝疼痛。

房子!你还好吗?

“三少!”井貌安见蓝熙书想什么美事儿呢,熊模狗样的凑过来,酒囊抵到了蓝熙书的鼻子底下:“想什么啊!”

“嗳!哪里不对劲呢!”蓝熙书咂了下舌尖,把指捏在怀的手抽出来,推开酒囊:“说不出来心里那感觉!”

“紧张的吧!”井貌安嘿嘿,嘴闲着不行,难受得慌。

野狐岭东西走向,头西尾东,甩尾的官道拐弯处几匹骡马车辆满载缓缓而来,白茫茫的天地间那几杆镖旗萎靡无力,丁哑抻长的脖子又落下了。

井貌安也蔫不拉几的缩回了脖子,要搁平时,他早咋咋呼呼的查验一番了,茶马走私,私盐铁器棉帛外运,那个没油水?

蓝熙书白了井貌安一把,看井貌安还腆脸呲牙,顺手一拍,井貌安的脸完完全全的被黄不拉几的狗皮帽子掩埋了,井貌安杵了一下巴雪,拿酒囊顶起了肥大的帽子,吐着嘴里的雪水:“都出来五六天了,想好了怎么回去和老大交代!”

“回去?谁说回去了?”一片雪花让蓝熙书眨了下眼皮,眼神锥入茫茫落雪的天空:“成不成的,我们都要向大同你大哥那边靠拢,老大一再警醒今年的雪来的这么早,我们要沿线巡视,弄些硬气的情报。”

私活归私活,公事还是要公办的,蓝熙书的心里都装着呢,这就是他和哥几个的区别,谁不操这个心他也的操这个心。

“三少!”丁哑抻长脖子头也不回亢奋的低声叫。

“有情况了!”蓝熙书激灵灵一翻身,蹭蹭就爬了上去,傍着丁哑一手压帽慢慢的把脖子抻出了雪墙,井貌安也兴奋的手脚并用爬了上来。

在下坡抖搂草料口袋喂马的胡大疙瘩看情况马也不喂了,雪球一样蠕动上来,大喘小喘的也凑上来。

几面旌旗招展开道,高头大马,甲胄鲜明的一队人马拖拖然转过官道进入视野,长途跋涉早消耗了横行无忌鲜衣怒马的精神头,风雪中,这对蔓延而现的人马有些些的涣散,京官京卫那到过这种几百里无人烟的近原生态环境,没人欣赏,表演给谁看,显摆给谁看,队伍前列数十杆鲜亮耀眼的杏黄旗歪歪扭扭的横担马鞍桥上,皇家的仪仗,皇家的气势如飓风过后的高粱地。

蓝熙书控制住激动的心情不流露于表面,但他的大手却攥住了一把雪,死死地恨不能攥出水来。

一辆四匹健马的豪华气派的车撵转过来,锦绣荡漾的车帘晃动如波,数匹健马在队列外围护,马车后面的护卫队一字长蛇甩到了野狐岭拐角处。

厂卫的号衣!蓝熙书只让他激动他没觉得亲!

蓝熙书看不清横七竖八搁置马鞍桥的旗帜上的字号,点指丁哑然后一手执额低下头来想。

这么大排场的队列毫无疑问是京里的,是东厂还是锦衣卫这就难说了,按说暗查这样的动静也忒大了点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特摄:无限进化第7章在线阅读

    幻狼兽的嘶叫传遍幻境四周,顾逸尘一行人刚要进入北边禁地,就听到了声响。“是幻狼兽!”悠然雪看了看顾逸尘。“逸尘,是谁有这样大的本事?”“和我们没关系,走吧!”悠然雪自然是是听顾逸尘的话的,不过心里对能困住幻狼兽得人还是很好奇的,她是天之骄女,不论是家室还是天赋她都是高人一等,放眼望去唯有顾逸尘能入她

  • 大唐:我!伏波将军在线阅读第九节

    “咳咳,新学期的志愿填报就要开始了,相信你们每个人都知道这次选择对你们来说有多重要。它将很大程度上决定你们今后的前程。”班主任站在讲台,一脸严肃的摇了摇手中的学校通知对着面前的学生训话。“不过呢……”“大家都志愿肯定都是英雄科对吧?!”刚才严肃的老师忽然将通知向上面丢过去,档案纷飞的同时也成功点燃了

  • 重生之民国女学生在线阅读第七节

    总司福利章“我今晚不出场。”邱玉容看着邱喜给她捧来的华丽的琚引,突然说道。“咦?可是,不是莲芝小姐说今晚是新撰组的场子吗?”刚刚在朗泰的帮助下好不容易把厚重的琚引捧出来的邱喜傻眼了,看着主子那已经被她梳理过的头发,思维有些呆滞。“我知道,”邱玉容看到丫头的眼神,轻飘飘的说,然后随手一拔,就把邱喜之前

  • 追妻之诱捕青梅在线阅读第四章

    “滴,这个宿主的初次走镖,为了让宿主在接下来的世界中有自保之力,系统奖励宿主随机功法一样,并且随机提升宿主一种所会武功提升一个档次,武功分为初级,小成,大成和圆满”“滴,检测到宿主现在拥有小成葵花点穴手和小成踏雪寻梅,滴,宿主葵花点穴手提升到大成,滴,恭喜宿主获得《天龙八部》中大理段氏的《一阳指》自

  • 洪荒:我靠喝可乐升级第9章在线阅读

    第九章在全身都很疲惫连睁眼都没有力气的时候,秋荀浑浑噩噩地做了一个梦,梦中的场景是他重生之前经历过的一些往事……——上辈子的秋荀与庄景澄有过一些接触,当时的他什么都没干,也不在发情期中,只是多喝了几杯酒,就犯下了无法弥补的错误。再次醒来时,身边躺着个陌生的Alpha,两人赤身裸|体坦诚相见,身下更是

  • 梦魇世纪之魔灭之微学院(6)

    微<路虽远,行则必至;事虽难,做则必成!>在地球上,有一所特殊的学院,“微”学院。用现代的话来说呢,它是一所贵族学院,这个学院一向都是自主招生,只要你年龄到了,便会收到一张“录取通知书”!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收到“录取通知书”的。这个学院的每个学生家族在社会上都是有头有脸,叫得出名的

  • 惹上大块糖第九章在线阅读

    “因为我长得漂亮,擅长跳舞,头发又比较另类,因此被赵国的重臣看上,想要把我当成金丝雀养起来。父母不愿意看到我沦为大臣的玩物,所以没有答应这件事情,便遭到了迫害。而我则是一路从赵国内部逃亡,想要前去燕国,躲避这个大臣的魔爪。”对于这个救命恩人,雪女没有隐瞒,选择坦白。说起这些悲惨的遭遇,雪女心中悲怆,

  • 永生之不死金身在线阅读葛仙米

    这回逛园子,大家都没有将丫鬟小厮带进来。于是萧昱溶赶忙伸手,在顾簪云彻底把礼行了之前将她扶了起来,又对一旁的左茶道了句“快快请起”。既然遇见了,萧昱溶便顺路同她们一道游着园子。顾簪云也收了思绪,暂且不去思考那些深奥的问题,只和二人闲聊些无关紧要的小事儿。左茶琴艺不佳,一手丹青却是妙极。几人你来我往,

  • 槐舞千年第二章在线阅读

    儿子仰头直愣愣看着自己的模样,霎时让皇甫斌想起周氏的音容笑貌,想起小夏氏儿子他的冷待,皇甫斌心疼不已,顺势把短手短脚的胖娃娃抱进在膝头。摸了摸儿子绵软的脸颊,皇甫斌道:“害怕么?”皇甫熙赶忙支起身子,口齿清楚的说:“儿子不怕的!只是……”男孩咬住嘴,嫩红的嘴唇肉顿时没了血色,他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左右游

  • 七零知青白月光在线阅读第2节

    钱无量满身大汗,这倒不是害怕,而是太热了!这副身躯虽然隐隐察觉到,似乎除了人族血脉仍混杂了些古怪的血脉,但是仍是肉体凡胎,这等烈火焚身之苦,也忍耐不得。不过无妨,钱无量心中一狠,猛然将生机抽取,转化为一团灵气在手中流转。紧接着用精神在脑海中勾勒出几个符文,打入这团灵气,顾不得两手被暴虐的灵气,伤得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