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穿成了反派的老婆 章虎崽

2022/6/23 17:03:19 作者:锦橙 来源:晋江文学城
穿成了反派的老婆
穿成了反派的老婆
作者:锦橙来源:晋江文学城
江糖有些倒霉。她穿越了,老公是乙女游戏十恶不赦的反派,最后因霸占女主而被正派男主弄得家破人亡,非常凄惨。除此之外,他的大儿子会是未来BOSS,二儿子是恶毒男配,就连最小的小女儿都是心思狡诈,不学无术的炮灰。江糖很捉急,如果他真是反派老婆,那么按照剧情,她会在一年后生病去世。江糖看着反派老公,搓着小手手说:“兄弟,我们离婚吧,孩子归你,财产归我。”反派老公:???我的老公,儿子,女儿都是大恶人谢绝扒榜,评文。下本预收《穿到大佬黑化前》时暮穿越到一部激情与悬疑并存的漫画里。作为气质俱佳,胸大腰细女反

一个从出生起就待在京中的少年,曾到乘音寺住过一段时间……这段经历对于简晓年来说可能比较难忘,但在旁人眼里,并没有什么特别。

毕竟连他自己也想不到,自己去镇国寺给爹娘点长明灯,还能有如此机缘。

是以,看过属下呈上来的卷案,刘煜并没有一下子就记起自己六年前也曾去过乘音寺,而且,他还可能与简晓年有“一面之缘”。

那段时间,恰逢皇长子的病情反复,作为陛下的独子,徐贵妃的儿子,可以想见宫中有多少人为之心悬。

诊小方脉的简太医和陈太医甚至不再轮值,而是一同值守宫中,随时待命。

因着皇长子的病,不仅是太医院,宫中上下皆如临大敌,光是太后和贵妃的寝宫就发落了一批宫人,照刘煜来看,简直闹得鸡犬不宁。

因为魇症,煜亲王殿下见过的医者没有一百,也有八十,其中甚至有异国来的游医。

洪悬大师于草药一学上极有天赋,甚具权威,但因为他常用问若未闻的医理、见所未见的药草,惜命至极的冀州皇族虽然尊敬乘音寺的高僧,却极少有人敢求助于他。

洪悬大师中年时就开始云游四方,待在寺中的时间不多,想要见他一面实在太难,煜亲王无惧关于洪悬大师的传言,听说对方回到乘音,立刻亲自前往。

他知道,如果不趁此机会拜访拜访,下次再想等大师回来,恐怕又是十年之后的事情了。

后来皇长子转危为安,刘煜也回到京中,继续提防乾清宫和慈宁宫的二位,而洪悬大师随后不久再次外出云游,离开冀州。

几年过去,哪怕刘煜的记忆力再是超群,恐怕也难从少年身上的气息联系起当年匆匆一遇的某个瞬间。

可现在对方偏偏把时间、地点、关键人物都送到了刘煜面前,生怕提醒不了煜亲王殿下,简直贴心至极。

直到很久之后,简晓年才知晓,这段大部分皆是真实的谎言,反而提醒了刘煜,正是人算不如天算。

他只能感叹:人真的不能撒谎,更不能心存侥幸,要不然你越不希望发生的事情,就有这么巧,真的发生了!

当初之所以要将洪悬大师说出来,是因为简晓年确实受过这位高僧指点,并非虚言,但他要用的新法子根本不是冀州本土的医者会用的,如果不能说出个所以然来,连祖父都无法说服,更何况取信于身份尊贵、生性警觉的摄政王。

隐瞒了部分事实,让简晓年内心一度饱受折磨,但现实所致,他既不能暴露自己,还要为祖父赢得生机,遂只能出此下策。

然而,六年前大皇子的病重,就这样让两个此生应当全无交集的人,在乘音寺的某段崎岖山道之上擦肩而过……只能说冥冥之中,自有定数。

那时候煜亲王去乘音寺是隐秘的,掩藏了行踪不说,还做了伪装,是以简晓年对这次相遇毫无印象。

但他身上特殊的气味,却给煜亲王留下了一抹淡然的记忆。

那是一种陌生但让人感到不难受、甚至有点舒服的味道……特殊到刘煜再次嗅到的时候,竟然还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根据简晓年下山的方向和行迹,刘煜可以判断那个他已经记不起样貌的少年是从洪悬大师的药庐而来。

可随后在洪悬大师的药庐,他却并没有发现那个特别味道的“源头”。

最值得怀疑的是,如果简家真的是受大师启发而研究出了这种新法子,那当年刘煜自己上乘音寺拜访大师,作为启发之人的洪悬,为何没有对受魇症所扰的刘煜提及一二呢?

明明有了医术上的突破,却要假借洪悬大师之名,可能是为了取信于他。

但刘煜莫名有种感觉:或许这个简晓年连对自己的祖父,都隐瞒了某些事实。

……

此时的简晓年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刘煜怀疑。

煜亲王殿下终于动了,他用眼神示意蒋智,让简太医他们着手准备。

虽然是给煜亲王诊病,但问脉可以,新法子却不能直接用在摄政王身上。

这一屋子的人,除了简家祖孙、煜亲王本人和王府长史蒋大人,就剩下亲王的贴身侍卫,何人来试已经非常明显。

居于刘煜身侧的一名侍卫走了出来,按照简太医的吩咐,躺在了事先准备好的躺椅之上。

他行动利落干脆,虽然是躺卧,却已经将军人姿态尽展无疑。

简晓年看着身穿轻甲、习惯性手扶腰侧短剑的英俊侍卫,满心无奈。

虽然知道在这种情况下,很难让“病人”完全放松,但对方这么一副枕戈待旦的模样,他很难下手啊!

他看了祖父一眼,简太医立刻禀明煜亲王,请这位侍卫至少褪去轻甲和武器,以就寝的心态躺回去。

煜亲王只是轻微发出了声音,那名侍卫就立刻以同样利落的身手褪去轻甲和随身携带的短剑。

虽然还跟简晓年的期望有差距,但也算差强人意。

而且在这名侍卫身上用芳香治疗的法子,重点不在于能让他本人感受到什么立竿见影的疗效,而是要趁机观察坐在一边的煜亲王,看他对这个味道是否适应,会不会排斥。

一般来说,芳疗治疗的主要途径有香薰、按摩、沐浴和嗅闻。

单纯嗅闻效果不明显,在煜亲王面前让他的侍卫沐浴也不切实际,所以能够操作的只有香薰和按摩。

这里没办法用复杂的香薰灯,只能用最传统、也是最简单的香薰蜡烛,但返璞归真未必是件不好的事情。

而且简晓年跟着祖父学习多年,对人体穴位已经非常熟悉,配以精心调配的精油香薰,可谓如虎添翼。

简晓年点燃特制的蜡烛,屋子里立刻弥漫起植物的芬芳,薰衣草的香气比较明显,还有甜橙淡淡的香味,让原本有些肃杀的气氛立刻变得温馨起来。

这种香气与女子身上的脂粉味很不一样,显得更自然,哪怕香气浓郁起来,也不会让人感到腻味。

这是简晓年在家中,根据祖父、齐叔他们的反应调配的“改良版”助眠复合精油,起码祖父和晓令他们都觉得这味道闻起来挺舒服的。

他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屋内所有人的表情,尤其是那位尊贵的煜亲王。

虽然他动作已经十分小心隐蔽,但还是立刻就被对方发现了,当那双幽暗深邃的眼眸看过来的时候,简晓年不自觉地垂下头,躲开了去。

——刚刚匆匆一瞥,似乎没有发现煜亲王有何不快的地方,看来这第一步,是顺利通过了。

简晓年决定再接再厉,他在一边的水盆里净了手,开始在那年轻侍卫的头部轻轻按压:“请大人闭上眼睛,尽量不要想事情,若一定要想,也请想些开心的事。”

被那双白皙而温柔的手碰触,郑荣起初感到颇不自在,但有王爷的命令在前,头顶又传来少年轻声安慰,他很是调整了一番,才渐渐平静下来。

说来也是奇怪,当那股有些陌生的味道充斥鼻尖,就好像拥有某种神力,能把他脑中纷杂的思绪全部赶出去一般……在某一瞬间,郑荣甚至觉得自己脑中一片空白。

头部原本就是人最宝贝的部位,更何况郑荣是刘煜的心腹侍卫,武艺高强,在摄政王身边常年保持着高度的警惕,能够让他在一息之间放松下来,已经是件极难办到的事情。

当简晓年的手慢慢向他颈部的穴位移动的时候,郑荣来不及控制自己,身体已经做出了反应——他迅速抓住简晓年的手,把简晓年吓了一跳。

被自己牢牢握住的手腕太过纤细,郑荣一时之间愣怔了起来,待晓年试图挣脱,他才意识到自己行为的唐突,赶紧松开对方的手腕。

“好了,今日就到这里,”这时候,上位传来一个清冷至极的男声:“子谦,你带简太医和……简小大夫去客院休息片刻。”

蒋智闻言,立刻拜而应道:“是,殿下。”

……

由王府长史带着,他们按原路返回岸上,进了客院的屋子,蒋智安排侍从为他们斟茶,自己则站在院门口,时刻等着煜亲王的新消息。

被那年轻侍卫突如其来的举动惊到,再加上不知道煜亲王如何作想,简晓年变得有些忐忑,倒是祖父简遵友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尽人事,听天命。”

从旁人的态度来看,治疗的前半段还算顺利。

简晓年努力回想当时细节,最后分析出,那个侍卫之所以会有那么大的反应,是他错误地估计了普通病人和兵士对旁人触碰的反应程度。

无论是头部,还是颈部,对于这些习惯在战场上拼杀的人来说,确实是极其“敏~感”的部位,哪怕简晓年的身份是个大夫,也不能让他们完全放下戒心。

虽然没有做到尽善尽美而感到有些沮丧,但简晓年天性乐观,他迅速走出受挫的沮丧,从这件事得到了教训,吸取了经验。

他默默地想,若是将来能为煜亲王进行芳香治疗,一定要注意,在没有与之建立起相互信赖的医患关系前,尽量避免动他的头颈,而可以先从四肢的穴位入手。虽然效果没有直接作用于头部穴位好,但循序渐进,可能会更合适。

这时候他还不知道,自己那么快就又有了机会。

过了一阵子,有煜亲王身边的侍卫来找蒋智,将简太医和简晓年重新带回船上。

只是这一次,对方明显打算开门见山。

蒋智已经知晓主子的意思,于是代而道:“魇症难愈,当初的三月之期原本就是空想,请简太医莫要放在心上……只是殿下的病症,还要劳烦太医多多上心。”

他侧过头得了王爷的暗示,继续对简家祖孙道:“简太医还要在太医院当值,恐怕不方便长留府中。既然简小大夫已经多得太医真传,不如就留在王府一段时日,好随时为殿下诊治。”

“这恐怕不……”简遵友还没将拒绝的话说出,就被长孙牵住了袖子,示意他静观其变。

仿佛知道祖孙俩的疑惑和担忧在何处,蒋智承诺道:“简小大夫若在王府一日,就是王府的贵客,我们定会好好保护简小大夫的安全,还请太医放心。”

能够做出这样的承诺,恐怕不是蒋子谦一人能说了算的,背后到底是谁在主导,此刻一目了然。

……

自第一次来摄政王府就被盛情邀请留下,转眼,简晓年在煜王府也住了快十天了,竟然一次都没见过王府的主人。

听王府长史蒋智说,煜亲王去了封地,最快也要半月方能回转,是以简小大夫目前没有医患可以医治,只能自己另找事情做。

好在他现在可以名正言顺地摆弄自己的东西,而且还被允许去风渊阁的藏书楼找书,所以不至于感到无聊。

虽然极其想念祖父和晓令他们,但简晓年知道自己还要寄人篱下很长一段时间,所以不断调整着自己的心态,苦中作乐。

这天依旧是风和日丽的一天,简晓年一个人在晚枫院里,边晒太阳,边捧着一本医书看。

春季午后的阳光和煦温暖,周围一片寂静的时候,时间慢慢流逝,让人无从察觉。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简晓年正要翻开下一页,突然听到旁边的草丛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他轻轻将书卷搁在自己的膝头,目光投向发出响动的草丛。

就在这时,一个毛茸茸的小脑袋从草丛中突然伸了出来,让简晓年瞬间瞪圆了眼睛。

——天呐,这是一只小猫吗?这里怎么会有猫呢?他也太幸运了吧!

看到这只小奶猫,简晓年情不自禁地站起身来,他往草丛的方向试探性地移动了半步,脸上带着讨好的笑意。

但他的热情似乎让小家伙感到有些迟疑,它退后了些,都快要让自己完全隐藏进草丛里了。

不知为何,小家伙并没有立刻逃走,它从草丛的缝隙露出一双如琉璃般晶莹剔透的猫瞳,似乎对陌生的简晓年充满了好奇。

简晓年跟它就这样对视了片刻,早就已经心花怒放起来,他尝试着慢慢蹲下去,希望以这种平等的姿态向小家伙展示自己的无害。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简晓年长得面善,又是一副瘦弱少年的模样,藏在草丛里的小猫崽确认他不是坏人后,终于鼓起勇气迈出一步,走出草丛来。

光是看着那只毛茸茸的小爪子,简晓年就有些心痒难耐,但当他见到小猫崽的全貌后,又感到有一丝异样。

——白底黑纹,一身虎斑……难道这小家伙,根本不是猫?!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娱乐:从观众到巨星在线阅读第四节

    小白狐跟那两个修行者斗了一场法。她成功用幻术将他们困住,而自己也受了点伤。虽然很疼,但她还想继续战斗,只是在小伙伴糖揪儿的劝说下,她最终还是逃了出来。后腿被打中,流了很多血,那个修行者的武器上似乎涂了药,小白狐自逃出来后,就感觉脑袋越来越晕,眼前天旋地转的。中途她还差点掉进山沟沟里,如果不是有糖揪儿

  • 血色黎明二战篇之第一章(1)

    《二次初恋》文/有厌01鲜花配美人。像姜阮这样的女人,配得上的只有刺手玫瑰。够娇艳、又够狠厉,让人着迷、却不是谁都可以轻易接近。宴会厅中觥筹交错,灯光辉煌,周边花簇装饰全是从巴黎空运来的路易十四玫瑰。玫瑰花娇艳夺人,这是主办方最诚恳的欢迎,只为博美人一笑。韵律绵长的古典乐,衬上人比花娇的美人浅笑,小

  • [左耳]许你一世安好之亲妈来了(5)

    上辈子的今天是个大日子,秦玉镯来学校看舒宁了。坐在教室里的舒宁盯着黑板,手里转着笔,神游天外。班主任敲了敲门,英语老师抬了抬眼镜才看清楚,马上开门询问,班主任跟她说两句,才对着舒宁摆摆手。看老师精神奕奕的样子,肯定很开心。也是,一个无父无母又死了姥姥的无家儿童,忽然有妈找上门,谁会不高兴呢?班主任带

  • 致*******]赤霞

    “没想到时隔千年,你还是没有忘记那些往事啊!”就在楚墨尘回忆往事的时候一道惊若天鸿又非常柔和的声音便在楚墨尘旁边响起!“这些事我怎能忘记?”楚墨尘下意识的回答道!“也是,如果一个人强大的时候忘记了他软弱的时候,那他便不是真正的变强了。一个人只有记住了因为他的软弱而害的人,那个人便是真正的变强了,真正

  • 空军:从鹰隼大队开始签到第六章在线阅读

    当时间回到正轨,26也带着新进人员们进行基础训练,新进人员们也见识到了曾铎宇他们的训练是有多累,训练场上根本见不到人,一晃眼3天过去了,张辉也从禁闭室出来了。这天张辉和夏磊又闲太阳太大,悠哉地偷着懒,一点一点消磨时间“你说,我们这样是不是不太好啊”夏磊突然放下手中的东西跟张辉反思道“怎么了?”“你说

  • 网游之独占鳌头第7章在线阅读

    ***********有种不好的感觉*************欧阳踩在潮湿的泥土上,身后的木屋已经越来越远,虽然他想要极可能的表现出一种无畏的样子,不过那贼头贼脑做派,只能突出猥琐的本质。加上腿依然有些软,走起来也是含胸驼背,撅着个屁股,怎么看怎么像长了痔疮的官兵。四周并不是一望无际,反倒是除了脚下

  • 总裁强爱:小娇妻乖乖受宠克隆银行

    一个穿着考究,梳着短马尾,留着小胡子的男子正在打量密闭容器里的齐涛。男子的左右分别站着一个穿制式服装的助手。男子是合众国克隆银行HY大区第12分区的负责人,名叫王良。克隆银行主要进行对克隆舱体的管理,并为激活克隆的客户提供康复服务。克隆仓的发明和应用是人类成为已知宇宙主导的关键,克隆银行在克隆仓的推

  • (樊振东乒乓)陪你度过漫长岁月在线阅读第五章

    顾淮宁见舒颜装鸵鸟,也没再开口,两人就这么一路沉默着到了大河村。牛车还没进村,车上的村民顿时就扯着嗓子嚷嚷起来:“桂花!你家建业回来啦!快点来看看!”村民们团结,有那在村口忙活着的人一听这话,连忙往田桂花家跑,大嗓门嚷嚷了一路:“桂花婶,建业哥回来啦!”小孩子们同样嚷嚷起来,一时间大半个村子都能听到

  • 神上她只想偏宠反派[快穿]第四章

    周一的午休,浅夏犹豫了许久,终于鼓起勇气向萧泽祁问道:“我有一条水晶手链,有没有掉在你家的车上。”萧泽祁正准备午睡,听到浅夏的话,他淡淡地看了一眼浅夏:“没有。”他说的是实话,浅夏的水晶手链确实没有掉在他家的车上,只不过是掉在他的校服口袋中。“这样啊。”浅夏低垂下眼睫,掩饰眼中的失落。未央的期中考试

  • 绝世王妃和她的萌宠们在线阅读第5节

    打趣着刚说完,对上江海河盯着他的视线,俩人不约而同有点儿脸红,赶紧偏开目光,笑了一会儿没继续这个话题。因为一会儿还有工作,酒没多喝,饭也吃得比较快。吃完后向远把江海河带进书房,打开灯,书房平时估计也做客房,一张尺寸比较大的书桌,后面一个书柜,还有一张单人床,有一个角落里靠了几幅画,山水,花鸟鱼虫,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