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三国之逐鹿召唤找方法

2022/6/24 9:20:53 作者:阿会啊 来源:飞卢小说网
三国之逐鹿召唤
三国之逐鹿召唤
作者:阿会啊来源:飞卢小说网
东汉末年,天下大乱,民不聊生。刘辉穿越而来,却是一个乞丐,在这个人吃人的年代,刘辉要怎么样生存下去呢。还好有系统,只要坚持,粮食会有的,兵马也会有的,美女也会有的,这天下也会有的。(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休伯特眯起眼睛,他那金色的精神触角在几个呼吸内忽然暴涨,直接朝着赛诺斯扑过来。赛诺斯不甘示弱,半透明的精神触角将琼包裹严实,不让他收到休伯特的半点威胁。

从血统登记上来说,赛诺斯和休伯特以及军部的另外一位雄虫同属于S级。但在擅长方向上,他们各自有长处。

休伯特的擅长之处就是精神力。他的精神力海粘稠如浓汤,宽阔如星空,能够直接覆盖一颗星球。

而赛诺斯擅长之处是感知力。

不过多久,赛诺斯就感觉到自己的精神触角被金色的波涛所击打。对方还散发出威胁的信号,实体化的金色触角环绕在赛诺斯的周边,带着一种戏弄感。

“赛诺斯,我一直以为你是理解我的。”两位雌虫找来太妃椅和雄虫喜爱的果实,雄虫休伯特将大衣脱下,半躺在其中一位的膝盖上,轻轻地一抿果实的汁水,露出笑容。

“雄虫协会除了保护每一只雄虫的权益外,更要保证每一只雄虫走在正确的道路上。”休伯特挥挥手,管事虫毕恭毕敬地呈上一沓文件,“婚姻所成立的初衷,就是保证每一只雄虫都能为联盟留下优秀的后代。”

赛诺斯冷笑一下,“我可以治好琼的问题。”

他有全联盟第一的感知力,昨天晚上就探查过琼的身体。虽说整个生殖腔都被搅和地稀巴烂,但并非是受到宇宙辐射等不可逆转的攻击。之前说的无法修复,是建立在雌虫身体虚弱的基础上。

赛诺斯有把握在三年内调理好雌虫的身体,这期间他有足够的耐心和实力去等待雌虫的生殖腔恢复。

六年都熬过来了,难道还怕这短短的三年?

休伯特一眼就看清楚赛诺斯的打算。毕竟赛诺斯在整个军部也算是赫赫有名的医疗兵,手段快狠准,成年以来数次奔赴前线进行抢救任务。

这是个麻烦。

但休伯特从没有放在心上,他看待赛诺斯的眼神像是看待不听话的孩子,“看来,你的雌奴并没有将全部真相都告诉你。”他懒得从太妃椅上起来,直接对着管事虫打声招呼,管事虫立刻点头哈腰找来了六只军雌,帮忙把整个椅子连同椅子上的三只虫一块运到楼上的贵宾室去。

金色的精神触角飞快退开,好像刚刚的一切都是个玩笑。

赛诺斯一直目送那张太妃椅消失在二楼,才解除掉自己对琼的保护。如果他刚刚没有看错,休伯特身边的两位的雌虫都是名门望族出身的,虽然不是雌君的婚生子,但在各自家族中都属于比较受宠的对象。

联盟现有的S级雄虫共三只,赛诺斯是其中年龄最小的一只,也是唯一一只至今都没有婚配的雄虫。

不光是雌君的位置,不知道多少虫子还虎视眈眈三个雌侍的备选。

要知道有残缺S级,在基因上也远远比A级要好。已经成婚的两只S级雄虫,在婚后的一个月内都拥有了自己的虫蛋。像刚刚来访的休伯特,刚刚步入成年期,就让自己的雌侍怀上一颗A级雌虫蛋。

效率之高,让虫瞠目结舌。

凡但是属于他们这个阶层的雌虫,谁不想要一颗属于自己的虫蛋呢?

琼摸摸自己的腹部,一声不吭跟着雄主走出了婚姻所。雄虫一直拉着他的手,手却没有之前那么滚烫,指尖甚至冰凉起来了。

他们两个走在大街上,好像是最普通的情侣一样。

“雄主,我……”琼想着自己能够得到现在的恩宠已经很满足了。虫生中,有这样一只优秀的雄虫可以为自己如此着想,说出去不知道会引发多少虫的羡慕,“我确实有事情瞒着您,还希望您惩罚我。”

“我不想听。”赛诺斯没有回头,他只是抓紧了琼的手,“我不想听。”

琼敏感地察觉到雄虫语气中的失落,乖乖闭上嘴。

他习惯听从雄虫的命令,除开之前的恐惧心理,现在的他更多担忧起雄虫的身心健康来。

赛诺斯。赛诺斯。琼将这个名字在心里默念两遍,好像得到什么安慰一样,平静地跟在赛诺斯的身后。

终有一天,他会把自己之前犯下的罪过和脏污全部坦白。

他不能欺骗隐瞒赛诺斯。

这天晚上,赛诺斯婉拒了琼下厨的请求,依旧亲自操刀做了三菜一汤端上桌。和上次一样,他给雌虫准备好滋补的汤品,夹了几筷子看着雌虫乖巧地一一吃干净。这让琼内心的罪恶感更深了,要不是赛诺斯从婚姻所回来后心情就不佳,他早就要跪下将自己的过往一一交代清楚。

那些东西,估计只会让雄虫更加愤怒。

但说不定,雄虫听完这些事情,一怒之下将自己当做真正的雌奴来使用。琼想到这里,心中一痛……也许赛诺斯就不用再面对今天这样尴尬的局面了。

一只雌奴确实不可能,也绝对不可能成为雌君。

在一些高门权贵中,雌奴擅自出现在雌君和雄主面前都是污秽主家双眼的大罪。

琼将自己那些美好的幻想收拾起来,乖乖地将自己的位置摆正。

他收拾完桌子和碗筷,换上纱制的披肩,轻轻地跪在书房的门口,等待雄主的传唤。

书房内,赛诺斯正在拆自己刚刚订购的书籍。他将砖头大小的书本堆砌在桌子上,先抽出一本《虫族婚姻法》看起来。他神情肃穆,时不时还在个人终端上画画写写。

天色逐渐暗淡下来,书房的灯变得越发明亮。雄虫翻阅的书籍也从厚厚一本《虫族婚姻法》换成了薄的《雄虫幼崽保护法》和《虫族幼崽保护协议》。送货机械虫不断将赛诺斯订购的新书搬运到书房里,一直到天色微微泛白,才因为耗电过多进入到休眠状态。

赛诺斯披着外套伸了一个懒腰,深蓝色的西装外套从肩膀上滑落。

他找到方法了。

也是时候该给琼做早餐了。

想到这里,赛诺斯又打了一个哈欠,顺手给自己在军部请了一个假。

今天,他要和琼还要去一趟婚姻所。

他的雌君,只有琼,也只能是琼。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玄幻大唐之最强皇子之打我

    黑衣妖怪的声音十分嘶哑喑沉,仿佛很久没有说过话似的。路小白顾不得别的了,黑衣妖怪的周围,除了数具生死不知的人外,还有一地歪倒在地上、生死不知的————鸡!路小白放出神识,有的鸡死了!有的鸡还活着!那几个人也都还活着!其中一个中年男人再不救他他就要没气了!还有一地的鸡!有的鸡都快死啦!路小白赶紧走到中

  • 逆天玄墨之任务?抱歉 我真的能做好吗(2)

    2任务?抱歉我真的能做好吗我很慌张,莫名的失声让我很慌张,而慌张使我失去了最为基础的判断力。明明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却做不出对于当下的我最为有利的判断,在不知所措的情况下,我只得跟着这个眯眯眼,龙人族的汉斯&西蒙。然后我就被带到一个类似于酒吧的地方......类似于.......并不是酒吧,这里有供人

  • 海贼王之无限能力者之挑唆

    王氏身强体壮,无病无灾。她愿意伺候,石梅乐意之至。一时起床,王氏果然早就候着了。王氏伺候石梅梳头,手法熟练,看来之前没有少在贾母跟前伺候。石梅不声不响闭着眼睛任凭王氏伺候,既不推辞也不询问她为何大清早的前来伺候。元春不足半岁,王氏每日无论多晚,都会去东苑看过元春之后,方才回房歇息。对此,石梅还是很佩

  • 织田小姐今天结婚了吗[综]收录册(上)

    终于,在结束了一天疲累的工作后,我回到了我的小公寓内,看着空落落的屋子,心里不禁涌出一些失落。我的前女友,现在会在干嘛呢,还是像以前一样,躺在床上,等着某个人为她洗袜子吗?我不知道会不会有人像我一样对她好,但我知道他的干爹应该还是蛮有钱的,毕竟开着小宝马。嗯?干爹?这一刻,我似乎明白了什么。“你是个

  • [娱乐圈bts]猫主子撒娇记在线阅读第9节

    再去往藏宝阁的路上,就碰见了72岛主,36洞主,刚一过来就被王超打趴,这些家伙倒下了还不忘说你们是谁,弄得王超哭笑不得,在天山童姥运用生死符的情况下,一群洞主岛主眼前的小女孩是天山童姥王超在把画给了天山童姥,拿到了逍遥派的一些书之后,就离开了灵鹫宫,要去发展逍遥派。如果要发展逍遥派的话,应该先选一个

  • [我英]感谢永七让我不再方张在线阅读第4章

    第四章进阶玄师乔夏双眉紧皱,仔细研究着秘籍的第一式朝阳破晓,第一式出自清晨太阳升起驱散黑暗之天象,朝阳的力量足以撕裂黑暗破晓而出。乔夏演练着各个招式,感觉自己的招式空有其表,反复演练总是找不到其原因。第二天,乔夏迎着朝阳再次演练第一式,他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有种异样的感觉,是朝阳的太初之力让他的招式

  • 丝玉奇缘在线阅读第二章

    福满楼B大旁边消费最高的一个酒店,陈渝凡能够在这里请萧纲等一众所谓的室友,看来一定是有什么大事宣布。不然的话,以其对待萧纲等人的薄凉,怎么会在这种地方请萧纲等人呢。“先生你好,请问是否预约了。”一进福满楼,服务员就直接迎了过来对着萧纲问道。“已经预定好了,就在212包间。”萧纲对着服务员说道。“好的

  • 再见那年晨晓微光之银河(诗)

    窗外的车水马龙我却仿佛瞥见了一道银河就在路的对面好像被月光照着河上漂流着苍白的星星闪耀的光刺进我的烟波我被这道光刺的闭上了眼当再睁开时只剩下几滴泪水那道银河只能在我梦中

  • 综漫之恶魔在身边在线阅读远古卷轴

    “你说什么?什么七圣器,还有远古卷轴,我怎么一个字都听不懂。”王孙二一脸迷茫。“唉,真是笨到家了,既然这样,本小姐就亲自向你解释吧!”话音刚落,王孙二的胸口中窜出了一抹白光,光芒中,一个窈窕的身影渐渐浮现出来。光芒消失后,一名精雕玉琢的少女出现在王孙二面前,表情痛苦地捂着头,嘴里碎碎念着什么。“我靠

  • 荒绝古卷在线阅读第二章

    薛平三十有五,生的文质彬彬,只是官场沉浮多年,愈发谨慎,反倒没了年轻时潇洒风流的气韵。这会儿,薛平刚下朝,连官服都不曾换,便被张氏安排的婢女引到永福堂来,原本是要围观薛婉如何顶撞祖母,却没想到,还未进屋,便听了这一耳朵。“母亲。”薛平进屋,恭恭敬敬地朝母亲一拜,张氏忙带着两个孩子朝薛平福了福身。张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