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牧僵汾水风劲

2022/6/24 9:39:19 作者:君独饮 来源:17K小说网
牧僵
牧僵
作者:君独饮来源:17K小说网
牧宸,出生蛮荒南疆,此处赶尸牧僵之术盛行,与武道并存。在其得到天人九棺之一的青玉灵棺之后,随着武道修为与牧僵之术的逐日精进,隐藏在脑海深处的记忆慢慢浮现......

“那信是令尊写给西夏将军李腾冲,让他出兵大宋,掠夺粮草。令尊则在信中答应与他里应外合。”

萧辰紧皱眉头:“那这位李腾冲可有出兵?”

公孙策深点下头:“有,按信中日期来看,他正好在你父亲写完信半月后出兵攻宋。为何说是铁证如山,正是因为事实惊人的巧合,由不得人不信。当年的左相欧阳长青是令尊的老师,此事若有余地,他应会出手搭救。”

“家父当真与他里应外合?”

“当时战局甚是混乱,据后来咸王所说……

“咸王?”

“咸王是先帝的弟弟,因喜骑射,常居顺德一带,手底下也养了不少亲兵陪他射猎。据他说,当时西夏入侵,而你爹爹却一直按兵不动,是他率领亲兵拼死抵抗西夏人。”

萧辰疑惑:“按兵不动……如此说来,应该不能算是里应外合。”

“当时,顺德经略使易尚文已送来八百里加急文书,请求朝廷出兵。先帝派了二十万大军,向顺德府方向集结。有人说,也许令尊就是后来又觉得没有胜算,故而犹豫,一直未出兵。”

“后来呢?”

“二十万大军到的时候,听说已经打得差不多了,便追着西夏人后头又打了一阵子,后来经过易尚文提议,先帝留下十万大军驻扎下来,从此边境太平,再无兵祸。这事之后没多久,令尊就被告发了。”

“那么现在咸王可还在?还有那位经略使易尚文,现在何处?”

“咸王前两年刚刚去世,至于易尚文……”公孙策摇摇头,“他后来又当了两年的经略使便告病回乡去了,到现在也未再听过他的消息。”

“他是哪里人?”

公孙策想了想:“我没记错的话,他是福建泉州人。”

萧辰点头,看来想要了解真相,他还须要走一趟福建:“多谢先生!”

公孙策摇头:“不必谢我。”

萧辰静静坐了许久,再无话要问,遂起身,朝公孙策的方向翻身拜倒,公孙策连忙要去扶他,用了几次力,萧辰却是纹丝不动……

“先生请受了我一拜。”

“我如何受得起!”公孙策急道。

“先生待我,并不以罪臣之子相视,当年之事,和盘托出,助我查明真相。如此大恩,焉能不谢。”

公孙策无奈,拗不过他,只得受了他一拜,赶忙扶起他来。

萧辰这才辞别公孙策,只身凭着记忆中的路,回到了开封府。

月上中天,若有似无的桂香脉脉地浮动在夜色之中。

包拯尚在书房批阅卷宗,张龙赵虎守在门外;展昭在自己房中,刚吹熄了灯,却不上床休息,只站在半开的窗前出神;莫研与李栩都在各自房中睡得正香甜。

萧辰躺在床上,虽然知道明日一早启程,应早些休息,可翻来覆去,却还是睡不着。公孙策所说的话在他脑中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他试着从中间找出不对之处,但发觉由于自己对二十年前的顺德府状况一无所知,根本无从着手。

当年西夏兵祸之事,公孙策所知都是别人上报朝廷的,历来地方状况上报朝廷都会有所差别,甚至战败报成大捷也是有的。看来还是得先去趟顺德,找些地方上的老人打听打听才行。

一夜虽无事,他却直到鸡鸣之后才小睡了一会。

次日辞过包拯,萧辰便与莫研李栩一同离开了开封府,往押解白盈玉的方向追赶过去,天还未黑,便已看见了她与差役一行。

因为不便露面,故而他们只是远远地偷偷跟着。萧辰虽然看不见白盈玉,却不时能听见莫研的唉呀之声。

“唉呀!又跌了一跤!”莫研远远地望着,摇头叹息。

白盈玉身上带着木枷,沉重不说,看路的话,目光所及实在有限。加上路上崎岖不平,她又走不惯,绊到石头树根,很是容易跌跤。纵然两位官差并未为难她,可她走了这两、三日路下来,肩膀、脖颈、还有手腕都被木枷磨破渗出血,脚腕亦被脚镣磨破,脚底也起了几个大血泡,膝盖上亦是跌得血迹斑斑,着实狼狈不堪。

连李栩都看不下去了,摇头道:“我看得想个法子,要不然她这模样,能不能到汾水还难说得很。”

萧辰道:“不至于吧,走路而已。”

“她本来就生的娇弱,平日又不动弹,现在突然架个死沉的木头框子在脖子上走那么老远的路,肯定吃不消啊。”莫研赞同李栩的说法。

萧辰冷漠道:“这些官家小姐,手不能抬,肩不能挑,真不知道除了嫁人生孩子,究竟还有何用。”

闻言,莫研与李栩对视一眼,深以为然。

“不过,她对我们山上有恩,还是想个法子,替她把枷锁去了吧。”萧辰又道。

莫研脑子动得最快:“这有何难,晚上趁着他们睡着,把木枷偷出来扔掉,不就结了。”

“不行,这肯定让官差疑心,哪家贼偷那玩意,说出去都丢人!”李栩自从吃过亏后,谨慎了许多。

萧辰略想了想:“每晚休息的时候,应该都会把木枷卸下来,你们找个机会把锁眼捣了,让他们只当是坏了。”

“这个主意好!”莫研拍手笑道,“索性给那两差役下些蒙汗药,我们行事起来也方便。”

李栩白她一眼:“你别把药下多了就成。”

这晚,莫研在他们所饮茶水中下了些蒙汗药,等那两名差役昏睡着之后才偷偷溜了进去。木枷就放在墙角,她自怀中取出银簪,探入锁眼内,三捣两捣,便把锁给弄坏了。这时她才起身进了内室。

“小七!”

白盈玉抬眼看见莫研,惊喜低唤道。她在内室,未饮茶水,所以并未昏睡,脖子上的木枷虽然已经卸了下来,可脚上还带着铁镣铐,一动便会有声响。

莫研笑吟吟地走到她旁边,低声关切问道:“这路上他们可有为难你?”

“还好,并未打骂于我。”

“看来展大哥说话还有点用。”莫研撇撇嘴,低头细看她,不由连连摇头,“你这脖子全都出血了,他们也不买药给你抹么?”

白盈玉苦笑。

“我身上倒是有药,可给你抹了,到时候怕让他们生出疑心来。”莫研为难地挠挠耳根。

“我不要紧。”白盈玉微微笑道,拉莫研在身边坐下。也不知怎得,能在此时此地看见莫研,便觉得份外的亲切,比在开封府大牢中时看见她还要觉得欢喜。

“你先且忍忍,到了汾水便好了。”

“嗯。”白盈玉想起有重要事情得问她,“对了,你信上说,过河时让我故意投水?可是我不会水怎么办?”

“有我呢!”莫研自信满满,“虽然水流会很急,但我就在水里等着你,不会有事的。”

“那我应该何时投水呢?”

“……”莫研眼珠转了转,笑道,“这样,到时我让二哥哥吹笛子,一曲将尽的时候投水最好不过。”

白盈玉微怔了下:“萧大侠也来了?”

“是啊,二哥哥说你救了五哥哥,对我们山上有恩。这次他和我五哥哥也都一起来了。”莫研指了指隔壁:“现在他们就住在你隔壁,一墙之隔而已。所以你不用害怕,这路上其实我们一直都陪着你。”

“你们……对我这样一个犯臣之女……”

白盈玉眼眶已经红了,眼泪噗哧噗哧地往下掉。这路上如何吃苦头,她都知道自己必须咬紧牙关忍耐,却在此时听了莫研的话后情不自禁就落下泪来。

“你别哭,别哭……”莫研手忙脚乱地替她擦眼泪,“什么犯臣之女,我们是江湖中人,怎么会介意这个呢。而且我二哥哥本来就最讨厌当官的人,你现在……”

她挠挠耳根,觉得这话说起来有点怪,正不知该怎么圆这话,白盈玉已经用衣袖抹去泪痕,眼带笑意望着她:“替我谢谢萧大侠与李大侠。”

“好。”莫研点点头,“我迷药下得不多,不能呆太久,你好好休息。”

白盈玉含笑点头,目送莫研离开。

这夜,虽然脚上还带着镣铐,身上的伤口也火辣辣地疼着,可却是这阵子以来白盈玉睡得最为安心放松的一夜。

接下来的路途中,由于没有木枷,白盈玉脖子和手腕上的伤都渐渐结了痂,总算是不疼了。只是脚镣尚在,每日都要走出几十里地,脚腕处被磨得血肉模糊,白盈玉硬是忍了下来,一直撑到了汾水岸边。

在等候渡船之时,白盈玉凝目细看汾水,果然如莫研所说,甚是湍急,波浪一下又一下拍打着岸边的礁石,激起水花点点。从河面上卷过来的劲风里都夹带着水,刮得人站也站不稳。

“船来了,船来了!”

等了小半个时辰,才好不容易来了只破破烂烂的渡船,聚在岸边等候的大群人都急着往上挤,差役忙催着白盈玉上船。

为了坐到最外边,方便投水,白盈玉佯作被脚镣绊倒,重重地摔了一跤,待等她爬起来,人潮已经自身边涌过,她们一行是最后上船的,果然如愿坐到了船舱的靠外边的地方,只是她坐在两个差役的中间,要突然纵身跃出投水,似乎还是有些困难。

船缓缓驶向江心,白盈玉心中愈发紧张起来,距离她不到二尺之处,便是波浪翻滚的江水。她不会水,见了自然有些犯怵,想到还得跳入水中,更是紧张地心砰砰直跳。

旁边差役似有所感,转头盯了她一眼:“没坐过船?”

“有些晕船。”她顿了一顿,紧接着又道:“想吐……”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挖着墙脚当老板在线阅读顶尖的高手!!

    何江看着屏幕,忽然好奇道:“咦,做为世界名模的你,也会羡慕她的身材么?”“有一点。”刘文摇头道:“其实我们的要求就是要足够瘦,最好的平胸,因为凶大的话,穿衣服会没有那么好看,其实我私下里还是很羡慕她这样,该大的大,该细的细的身材的,毕竟你们男人不都不喜欢竹竿么……”几个嘉宾在直播间讨论的热火朝天的同

  • 武侠之纯阳剑仙之舒影摔倒了(7)

    张浪看她们上去了,也就往厨房走,他准备把蛇皮什么拿去冷掉,怕吓到她们。刚转身后面就传来一声痛呼声。张浪回到一看,江舒影倒在地上,一手捂着脚一手捂着肚子,疼的冷汗直流。杨蜜都快走到2楼了,赶紧跑下来“怎么了?好好地怎么回摔倒。。”“大姨妈突然来了,脚没站稳。。。好疼啊蜜蜜”江舒影断断续续小声的说道,真

  • 红警之全面战争在线阅读魏无羡

    魏无羡得意道:“因为吃水量啊,当时船上明明只有蓝湛一人,吃水的重量却是两人的”,魏无羡回答问题的时候转过身了去,却错过了陈子寒看着他的时候,眼中闪过一丝柔情。“诶,蓝湛,蓝二公子,你理我啊,怎么不说话啊喂”,魏无羡看着陈子寒打趣道。陈子寒发现不对,抬了抬将手指抵在魏无羡唇上,对着大家道:“退回去,湖

  • 冥剑仙缘在线阅读册封

    一个月以后的一节数学课上,数学老师请假了,因为临时有事没有顾得上布置作业,班长白莎莎就要去叫班主任来上课,可是被蓝军拦住了,他神神秘秘的说,他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告诉大家,同学们也都反对去叫班主任来上课,因为各科作业太多了,没有数学作业正好可以借机做一下其他科的作业。只见蓝军走上讲台,面对台下,随即

  • 破天录在线阅读第九节

    张炳良今天早早来到午门外等候,此时的午门前已经熙熙攘攘地有官员陆续到来。车水马龙甚是繁忙,有骑马而来的,坐轿而来的,坐马车而来的,各式各样的都有。一到午门前,三五成群聚在一起,呼朋引伴嬉戏谈笑,每每高官到来,都集体拱手拜见,而高官随和者则拱手回礼,傲慢者嘴中轻身应答以是抬举。张炳良不知道有多久没有来

  • 苗疆圣物在线阅读第四节

    “你真行,前几天还打过电话给我,你忘啦?”穆清忙过去扶住他,叶少杰第一次怎么近距离地看到自已当年心目中的女神,心里竟前所未有地一阵悸动,也不知道说什么,原来那晚所打的那个署名:清囡的就是她。“你的事我也是才听说的,没想到你在暑假期间出这样的事。”穆清突然声音变得有些伤感。“我……我没事,你别担心。”

  • 大唐之最强城主拳败北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又是一天过去,王家的少年会终于开始了。这天王尘早早来到练武场。王家练武场乃是通灵境小辈修炼之地,王尘倒是从未来过。只见此地乃是一个方圆三百丈的广场,此刻在那广场之中有着一座十丈方圆石台,下方站着诸多王家小辈。“王尘大哥,这边。”那郑钱也在当中,见到王尘立刻招手。少年会乃是针对锻体境

  • 镜月流长在线阅读第2章

    第二日清晨,十方习惯早起,洗簌后去后厨做饭,饭好那少女还未起床。十方便坐在厨房打坐等待。直等到了巳时,太阳已升的老高,十方饥肠辘辘却还不见少女前来:“莫非她不告而别?”便向少女所住禅房走去。寺庙清晨,鸟语花香,这种清静自然的环境,十方早已习惯。来到禅房外,十方低声呼道:“施主,起来吃饭啦。”却无回声

  • 游戏道具贩卖商在线阅读第三节

    江明烟:“……”恭王萧云景?渣男大猪蹄子?萧容洲这傻子是眼瞎了吗?国差点输给萧云景就算了,可以说是技不如人,她这暗示够明显了吧,到手的女人也打算拱手让人???尚在气头上的江明烟丝毫没有察觉到坐在那里的萧容洲在说完这句话一瞬间握紧杯盏的手。她只看见对方坐在那里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她额头上青筋跳

  • 谁说游戏女号好混的?!猎人是什么?——米塔【捉虫】

    和老爹闹够了的金顶着嘴角的淤青,踏上了去鲸鱼岛里山的小路。绿鸟趴在他肩上,有气无力地“叽”了声。此时阳光正热烈,即使是山林之间有树荫,但这鲸鱼岛的温度也略高了些。鲸鱼岛地处亚热带,即使是冬日刚过,这天气也够炎热的。金在鲸鱼岛生活近十二载,才习惯了这里的天气,但“娇弱”的阿绿可就受不了了。金拍拍她头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