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似水骄阳在线阅读江湖剑气兼邪气

2022/6/24 9:04:10 作者:古月胡 来源:晋江文学城
似水骄阳
似水骄阳
作者:古月胡来源:晋江文学城
这个故事我在晋江的另外一个号上有发过,因为找不到密码了所以在现在这个号上又发一次,不知道可行不。那家和水家是世交,两家的两位老人好的比亲兄弟还亲。所以在得知在家的儿媳妇怀孕之后。两位老人就做主的定下了娃娃亲。那家生下的是个胖小子,而在一个月之后水家也是出生了一名婴儿。因着那个时候那家的老爷子病重,他最希望的就是听到水家会生个女儿。所以水家的老爷子就隐瞒了孩子的性别,说生的是女儿,他希望那家老爷子可以安心的离去。而听得这一消息的那家老爷子开心的病都好了一大半了。水家的孩子取名水骄阳。在高中之前过的

案:《汉代游侠社会》对骂人话的总结:

1非人化:孤豚之子,死驴,鼠

2血缘性侮辱:刘邦多次对臣下自称“乃公”。景帝时丞相申屠嘉骂晁错道“为儿所卖。”

3道德性贬置:钟离昧骂出卖他的韩信:“公非长者。”

入夜,微凉。清欢和我一前一后走在院子里,行灯照亮了身前几尺,在石板路上投下镂花的影子。我看着清欢粉白的裙摆一飘一摇,像朵初绽的夜合欢。周围院落高高低低,院外种着许多竹子、橘树。橘子即将结果子,晚风吹来一阵清甜。

路过北院主堂“极浦”。这里是家人议事的场所,偶尔接待女眷宾客。荼夫人也住在这里。此时院门已经闭上,屋中透出灯光,却没有声音。我仿佛记得,极浦出自《九歌·河伯》:“日将暮兮怅忘归,惟极浦兮寤怀。”确实是一个既情意绵绵又不流于艳俗的名字。

我悄悄绕过主堂,留心着周围的动静,继续向东走去。王府后院里人烟还是蛮稀薄的,也难怪,除却婢女仆从只有六个人住。白天还好,晚上就难免萧索渗人了。尤其是各种树木的影子在地上晃来晃去,草丛里的秋虫也叫得惨厉。

毫无预兆地,从路前边窜出来一只深灰色兔子,一下扑到清欢脚边,清欢吓得低呼一声,行灯掉在地上,火星溅了两三颗,熄灭了。清欢很没出息地跑到我身后躲起来,我笑了笑,想上前抱起兔子,兔子却一扭身子,慌慌张张地向西跑去。我稍微警觉,摸了摸腰间的匕首,还在。

清欢拾起灯盏,道:“翁主,我们赶紧回去吧,这大晚上怪渗人的。”她的身影在黑暗里,已经看不清面庞,好在衣服色浅,容易分辨。

我心想,不能这样半途而废,吩咐她道:“你先回去吧,我再溜达一会儿。就在王府里面,又不会有什么危险。”

清欢自然不能一个人先走,只能不情不愿地继续跟在我后面。我示意她放轻脚步。又走了一会儿,即将进到下一个院落,我突然发现前方有一个黑影,速度极快地穿过庭中,自北向南而去。那人专注走路,并未发现我们二人的存在。

我回身给了清欢一个噤声的手势,便轻轻跟在那人后面。石板路上不时留下一两滴血迹,我怕清欢叫出声来,担心地回头看她,再次提示她不要声张。让我有些意外的是,清欢并未显得如何慌张,只是紧紧地跟在我身后。

跟了不远,那道黑影就出了北苑,来到荷花池附近,上了吊桥,向山上跑去。这时我却不敢追了,山上地形复杂,遇到危险不易逃跑。我想男子都住在东院,这里离刘迁的住所应该不愿,不妨去找他一起。堂堂太子殿下,身边总得有个武功高强的贴身侍卫吧?

我走到刘迁“松柏居”门前,看到这个题匾差点笑了出来。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这样正人君子的寓意,和刘迁简直半点都不搭界。再看署名,刘安亲笔题字,果然是可怜天下父母心了。

我轻轻敲门,一个仆僮打开了木门,长得清秀可爱,见到我神色有些慌张,赶忙施礼:“翁主深夜来访,是否有什么急事?”

我点点头:“快让刘迁出来,我找他,很急。”刘迁没有个兄长的样子,我和他也不用客气了吧?

仆僮略显局促,道:“太子殿下已经睡下了……”

我从他身后看到刘迁房间里还灯火通明,心想他这谎话说得也太没水平了。当下一横心,推开小仆僮,就往他房间里闯。进了房间,只看到两个婢女,惊慌地抬头看我。刘迁并不在房内。我喊了两声,也没人应答。于是我转身返回门口,再次询问仆僮,仆僮支支吾吾地告诉我,太子晚饭吃撑了,一个人出去遛弯。

呵呵呵,不愧是“亲兄妹”,找的借口都一模一样。信他才有鬼。

突然间,一个念头闪过我的脑海。刘迁的住所到荷花池,正好是我刚才见到的黑衣人行走的路线。看身形,两人也颇为相似。我心说不妙,刘迁莫不是受伤了?顿时陷入左右为难。

如果这时声张起来,喊人陪我去假山石找人,兴许会撞破刘迁不想让旁人知道的小秘密。如果我只身前往,万一那人不是刘迁,可能会有危险。

清欢在旁边扯我袖子:“翁主,回去吧……”

我心中一阵烦躁,抽回了袖子:“我说了要回你自己回去,我去假山石看看。”说完便快步向南边跑去。

我刻意加快了步伐,将清欢甩在身后。跑在石板路上,脚下传出啪嗒啪嗒的声音,听着十分舒服。风从耳边穿过,发丝微微散乱。我为即将展开的剧情激动不已,终于有了冒险的感觉。当下十分雀跃。

上了石桥,到了湖中浮岛上。我蹑手蹑脚的在假山石上穿梭,寻找着黑衣人的踪迹。终于在一个拐角处,我看到另一边隐约透出来红色的光,再靠近点,能看到一个黑衣人蹲在水边。我离开稍微远一点的距离,看好逃跑路线,壮着胆子喊了一声:“谁在那里!”

黑衣人明显吃了一惊,站起身来回头看我,果然是刘迁没错。我从藏身处走出。刘迁一看是我,似乎松了半口气,有点气急败坏地骂道:“死丫头你要吓死乃兄!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我说:“刚才随便遛弯,看到一个黑衣人上了浮岛,就像跟过来看看是怎么回事啊,你干嘛呢?”

我走近些,看到刘迁左手提着一柄宝剑,右手是一只死兔子。兔子尸体已经被挤压得没了形状,血还在滴滴答答地往下流。说真的,我平时还挺喜欢兔子的,连兔肉都不忍心吃,看到这个场景不禁有点难受。

刘迁眼中闪耀着一丝兴奋:“过来过来,既然被你看见了,我就跟你分享个好秘密吧。”

我犹犹豫豫地走近:“这秘密还有好?”

刘迁提起宝剑,放到我眼前。只见剑长二尺有余,通体暗红,看不出是什么材质。剑身上刻有暗槽,点缀着黄色粟状斑点,一缕缕黑紫色的血液在暗槽间缓慢流动。

刘迁道:“本来它还会发红光,你一过来打断我施法,红光就消失了。不过我是你兄长,就不和你一般见识了。”

我看这剑十分邪情,皱眉头道:“哪来的东西?”

刘迁神秘兮兮地说:“我外面有个兄弟,带我去见他师父。他师父看我骨骼清奇,要收我当徒弟。见面礼就是这柄“墨阳”剑。只要在七七四十九天里每天用一只兔子的血液浇灌,最后再加上我的血,就能发挥神威,有天崩地裂之功。”

我说:“墨阳不是上古神剑吗?饮过多少人的血了,还在乎几只兔子?”

刘迁不耐烦道:“上古神剑多年没遇到合适的主人,就睡着了啊。兔子只是开胃小菜,吃了小菜就醒了,就能杀人了,你懂不懂?”

我心想这个太子殿下已经利令智昏,是非不辨了,心下一阵为难。刘迁喜欢在府外和江湖势力厮混我是知道的,在外面学了三脚猫功夫,就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为非作歹,欺压手无寸铁的百姓。对付这种人,逆着他来肯定是没用的,不如顺着他说,才能随时掌握事情的进展。

于是我装作很感兴趣的样子问:“真有这么厉害?今天是多少天了?”

刘迁回答:“第十五日。”

还好,还有时间。

“阿兄,你师父叫什么名字?能不能和你师父说说,让他也收我为徒啊。”我心想这家伙是个妹控,于是走上前去使出星星眼绝招,撒起娇来。

“停停停,你别恶心我!”刘迁吓得倒退两步,抖了抖脑袋。其实我做完这个动作也感到一阵恶寒,赶紧打住了。

刘迁顿了顿,面露得色道:“我师父那可是夔蚿帮帮主白眉蛇,当今江湖鼎鼎有名的大人物。他老人家挑徒弟可是很有眼光的,像你这种天资,啧啧,要我看给他老人家提鞋都不配。”

我只觉十分无奈,夔蚿帮,白眉蛇,一听就不是正经人,满满的反派即视感。也就当局者迷反应不过来吧。不过不管怎么说,这事既然被我碰上了,就没有撒手不管的道理:

“得了得了,咱俩明明都是大人生的,谁比谁天资好了?这么晚了,快点跟我回去。天天晚上偷跑出来,不被发现才怪。”

刘迁焦急道:“你不说,还有谁会知道??你可不能不讲信义,要是敢告诉大人,我就剥了你的皮!”

我冲他翻个白眼:“我才不干这种事。”

刘迁在兔子腿上绑了块大石头,一起沉在湖里。涟漪一圈圈散开,血光逐渐淡去,天上的星星倒影在水中,明亮清澈地像一场梦。刘迁洗干净手,起身拍拍泥土,和我勾肩搭背地走了。

当晚,我梦见整个湖底都是兔子的尸体。我在水面游泳,它们在水底的水草间向我招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重生之民国女学生在线阅读第七节

    总司福利章“我今晚不出场。”邱玉容看着邱喜给她捧来的华丽的琚引,突然说道。“咦?可是,不是莲芝小姐说今晚是新撰组的场子吗?”刚刚在朗泰的帮助下好不容易把厚重的琚引捧出来的邱喜傻眼了,看着主子那已经被她梳理过的头发,思维有些呆滞。“我知道,”邱玉容看到丫头的眼神,轻飘飘的说,然后随手一拔,就把邱喜之前

  • 追妻之诱捕青梅在线阅读第四章

    “滴,这个宿主的初次走镖,为了让宿主在接下来的世界中有自保之力,系统奖励宿主随机功法一样,并且随机提升宿主一种所会武功提升一个档次,武功分为初级,小成,大成和圆满”“滴,检测到宿主现在拥有小成葵花点穴手和小成踏雪寻梅,滴,宿主葵花点穴手提升到大成,滴,恭喜宿主获得《天龙八部》中大理段氏的《一阳指》自

  • 洪荒:我靠喝可乐升级第9章在线阅读

    第九章在全身都很疲惫连睁眼都没有力气的时候,秋荀浑浑噩噩地做了一个梦,梦中的场景是他重生之前经历过的一些往事……——上辈子的秋荀与庄景澄有过一些接触,当时的他什么都没干,也不在发情期中,只是多喝了几杯酒,就犯下了无法弥补的错误。再次醒来时,身边躺着个陌生的Alpha,两人赤身裸|体坦诚相见,身下更是

  • 梦魇世纪之魔灭之微学院(6)

    微<路虽远,行则必至;事虽难,做则必成!>在地球上,有一所特殊的学院,“微”学院。用现代的话来说呢,它是一所贵族学院,这个学院一向都是自主招生,只要你年龄到了,便会收到一张“录取通知书”!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收到“录取通知书”的。这个学院的每个学生家族在社会上都是有头有脸,叫得出名的

  • 惹上大块糖第九章在线阅读

    “因为我长得漂亮,擅长跳舞,头发又比较另类,因此被赵国的重臣看上,想要把我当成金丝雀养起来。父母不愿意看到我沦为大臣的玩物,所以没有答应这件事情,便遭到了迫害。而我则是一路从赵国内部逃亡,想要前去燕国,躲避这个大臣的魔爪。”对于这个救命恩人,雪女没有隐瞒,选择坦白。说起这些悲惨的遭遇,雪女心中悲怆,

  • 永生之不死金身在线阅读葛仙米

    这回逛园子,大家都没有将丫鬟小厮带进来。于是萧昱溶赶忙伸手,在顾簪云彻底把礼行了之前将她扶了起来,又对一旁的左茶道了句“快快请起”。既然遇见了,萧昱溶便顺路同她们一道游着园子。顾簪云也收了思绪,暂且不去思考那些深奥的问题,只和二人闲聊些无关紧要的小事儿。左茶琴艺不佳,一手丹青却是妙极。几人你来我往,

  • 槐舞千年第二章在线阅读

    儿子仰头直愣愣看着自己的模样,霎时让皇甫斌想起周氏的音容笑貌,想起小夏氏儿子他的冷待,皇甫斌心疼不已,顺势把短手短脚的胖娃娃抱进在膝头。摸了摸儿子绵软的脸颊,皇甫斌道:“害怕么?”皇甫熙赶忙支起身子,口齿清楚的说:“儿子不怕的!只是……”男孩咬住嘴,嫩红的嘴唇肉顿时没了血色,他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左右游

  • 七零知青白月光在线阅读第2节

    钱无量满身大汗,这倒不是害怕,而是太热了!这副身躯虽然隐隐察觉到,似乎除了人族血脉仍混杂了些古怪的血脉,但是仍是肉体凡胎,这等烈火焚身之苦,也忍耐不得。不过无妨,钱无量心中一狠,猛然将生机抽取,转化为一团灵气在手中流转。紧接着用精神在脑海中勾勒出几个符文,打入这团灵气,顾不得两手被暴虐的灵气,伤得两

  • 女儿劫在线阅读杨煜

    北山镇,地方不大,景色尚佳。三面环山,山上葱葱郁郁,幽深空寂,仿若择人而噬的深山猛兽,一派原始景象。山脚下零零散散的点缀着一些民居,空山幽谷,碧树艳阳,看着别具一番韵味。杨煜家就在这里!时过正午,天上的太阳火辣辣的照着,院子里的杨树上传来阵阵蝉鸣,让这个午后更加催人欲睡。杨煜,二十多岁,相貌虽说谈不

  • 不死永生劫征兵

    王浩宇心里实在是太清楚不过。放眼在这片大陆上,能站稳脚跟的,除非是本身实力强大。短短的数百年时间里,哪一个国家不是经历了战争,不是你吞并我,就是我吞并你的下场。罗斯王国,一个不过是商业较为发达的王国,动不动周围其它国家只要没钱就以发兵为手段要挟。这种事情,在老罗斯的那儿行得通,在他王浩宇这儿行不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