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系统虐我三百遍在线阅读第三节

2022/6/24 10:19:05 作者:心语泪痕 来源:飞卢小说网
系统虐我三百遍
系统虐我三百遍
作者:心语泪痕来源:飞卢小说网
你是谁呀?这么牛皮?,都飘了还这么皮呀!我乃药老。你认我做大哥,我就让你和我一样飘。你难道不知道扣扣吗?当年的障碍家族。我左手甩着鼻涕泡。右手拿着甘蔗高。坐下拖拉机前头小夏利。你让我认你做大哥你老几呀?(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宋以深推门进来的时候,夏时优刚把右手食指指甲盖里的一点墨绿颜料抠干净,攥了攥手心的汗。汗水咸涩,黏上手掌擦破的那块就是一阵火辣辣,夏时优瞧着几纹血丝,低头轻轻吹了吹,还未抬头,一旁坐着的明姐就等不及拽着自己胳膊向上拉,耳边是王衢导演乐呵呵打招呼的声音。

“祝贺啊!说实话,电影学院刚公布提名的时候,我就觉得有戏!金熊应该也八九不离十了!”

王衢做导演完全不浪费才华,做公关就差点了。在盛娱的场,直面预祝宋以深金熊,也不知道这几年是怎么在国内水深火热的娱乐圈存活下来的。

大潮低低啧了声,颇为心烦地舔了舔上槽牙,走到一边吹空调。

宋以深握住王衢导演伸来的手,语气带笑:“现在还不知道。”

夏时优早预备垂头装死。

甚至在明姐电话来催的时候,他就已经临阵逃脱,车子都快要驶出盛娱停车场。

要不是明姐威胁,人是你一心一意死缠烂打你爸叫来的,如果你不出现,这个会议就这么着吧!反正是你爱豆,不是我的!到时候爱豆面子不好看,那也不关盛娱的事。

夏时优坐车里差点吐血。

没错,宋以深是他要请的。但他从没想这么和爱豆见面啊!

鬼鬼祟祟,被当场抓包不说,在意识到自己犯了什么蠢后,夏时优更是落荒而逃,连自己的木榫都忘了拿回来。

“这有什么不知道的?”王衢导演的声音中气十足,一脸欣赏,笑呵呵走了几步,隔着会议桌,正好挡在宋以深和夏时优之间,挡住了宋以深视线,“我看现在网上呼声最高的就是你和杨一霖。你看过他的那部吗?剧本不错,电影的剪辑还是我师兄。”

“剧本不错”?

大潮没忍住,鼻子里轻笑出一声。

他就知道,盛娱的这个杨一霖,就是个花瓶。

宋以深开口稍稍停顿,但还是如实说道:“没来得及。您也知道,我刚下飞机,肯定有机会。”

隔着一个人,夏时优抬头望向宋以深方向。

其实,只要宋以深开口说话,就是他的死穴。

无论是平常的语调还是哼唱时的细腻嗓音,他都再熟悉不过。因为SOW出道以来的所有歌,自己几乎听了无数遍。即使再细微的换气转音,夏时优都清楚记得发生在哪一首歌的哪一句词上。

但是在楼梯间里,夏时优就发现了宋以深声音的些许变化,有些哑,不近距离仔细听,很容易就忽略了。

这么想着,夏时优出神的目光在王衢导演拿起座位前的剧本仔细看了很久后,依旧痴痴停留在宋以深身上。

不一会,会议室里其余人也察觉到了,神色各异。

明姐像看自家傻儿子似的一脸好笑。

周程和也是罕见地憋笑,忍不住了就低头翻合同,咳了几声嗽。

宋以深回视怔在原地的夏时优,发现对方好像在看他,但又没有真的在看他。

缺根筋似的,不知沉浸在何处。

是回想刚才楼梯间的事吗?

宋以深暗自皱眉,偷听的事还没有解决。如果以后因为这个人出了什么差错,打草惊蛇不说,承诺万浔的证据就再也别想拿到手了。

明姐哭笑不得,拉了把夏时优,顺势介绍,语调轻快:“这位是夏时优,《M》剧本的创作者,东戏话剧表演专业三年级。这是他的毕业作品。”

一根神经先觉,夏时优脸红得比张嘴说话快,在明姐明显的示意中硬着头皮朝宋以深伸出手。

“你好。宋以深。”

宋以深的笑容恰到好处,客气握手。

夏时优手心全是汗,黏糊糊的。

宋以深笑意更浓,几秒后松手。

明姐松开夏时优手臂,接着利落介绍:“时优,叫宋老师。这位是宋老师经纪人,钱老师——”

大潮闻言直接喷笑,看向一旁垂眸不知在想什么的宋以深,转身摆手:“这‘宋老师’就差不多。我哪是什么老师?明姐,你家的小公子模样不错,盛娱好好培养,以后就是顶级流量啊!”

明姐笑了声,“哪是什么小公子,时优还在上学,还是个学生”。

这话说跟没说一样。重点一个不着。

看来打听得没错。真的是盛娱夏总的独生子,看得这么紧。

就连周程和还有经纪人一把手明姐都被用来保驾护航。

大潮呵呵了然笑,越过会议桌伸手过来,“钱堂强。江湖名‘大潮’,你还小,叫我‘潮哥’就行!”

一旁的周程和放下手边合同,截下大潮的手,“大潮,这次我负责合同方面,多指教”。

大潮皮笑肉不笑,握着周程和的手一秒没到就甩开了。

“丑话说前头,这合作不合作的还没定呢。”大潮也不客气,随便找个椅子坐下,右手食指点了点面前的合同封面,单刀直入:“宋以深刚回国,行程紧,明天就有五场通告。你们找杨一霖不是更方便?”

王衢导演明显不在频道,从剧本上认真抬起头,耿直道:“这剧本用心了,以深演不浪费。”

大潮:“......”

不过大潮的话太直接,周程和就要出声反驳,明姐使了个眼色,转头笑道,语气平和:“王导说得对。杨一霖的表演功夫还需要再磨炼,不能浪费时优的好剧本——”

“这不正是磨练的好机会吗。”大潮可不上当,掏出手机,点开微博,“你们当我瞎?#杨一霖演技#的热搜从上午挂到现在了,你们盛娱这个时候玩谦虚?”

其实大潮就想问问清楚,顺便摆明姿态,要想糊弄他们,没门。

宋以深隔岸观火,也坐了下来,看着夏时优,等待。

“那都是杨一霖自己工作室买的。不关盛娱的事。”

一口中文说得字正腔圆,夏时优脑中浮现楼梯间里宋以深问他的那句,这个时候看都不敢看宋以深,望着大潮:“杨一霖没什么演技。只能买买热搜,造造人设。转发量也是,其实都是做数据。”

大潮一脸恍然大悟,愿闻其详,心里早就笑疯了。

盛娱这个小公子是缺根筋吗?这样的事不论是圈内圈外,某种程度上大家都心知肚明。但是从夏时优的嘴里说出来,总有那么点奇怪。

一旁的明姐周程和脸色奇异,目光分别望向别处,但谁也没有开口打断。反正都在圈里混,这么点伎俩,谁没使过。

宋以深脸上却再次出现笑意,原来如此。

盛娱这么重视这次合作,不是因为他名气大、演技好,而是有人需要他。

是这个叫夏时优的需要自己出演。

果然——

夏时优话音越来越低,说话变得含糊,语速也加快:“我看过《鹿特丹》的香港点映,宋、宋老师的表演很契合这次的剧本,所以......所以我希望、咳——宋老师能加入。”

“好。”

大潮准备了一肚子的为难,顿时宋以深的“好”中全部噎在嗓子口,不上不下,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

周程和明姐换了个眼色,对宋以深突然的表态有些意外,但也没有说什么。

王衢导演再次从剧本上抬起头,对着愣在原地的夏时优赞许点头,“剧本真不错”,对着宋以深也是一句:“这次话剧成功的话,我们可以改编成电影。”

在场众人:“......”

一场无形硝烟顿时化为乌有。

重新坐回车里,大潮还没搞明白宋以深为什么答应得那么快。

宋以深从盛娱前台回来后,被大潮盯了片刻,才说出一句似是而非,听上去像是原因又不像是原因的话:“他听到了我和万浔说话。”

工作室刚刚发出此次香港点映和接下来与盛娱合作的通稿,转发量和评论瞬间暴涨,大潮没来得及一一查看,就被宋以深吓得差点从座位上跳起。

“你怎么这么不小心!?你和万浔都说什么了!你知不知道你现在说什么都是错?他当初和闻源爱得死去活来,现在见你还不得扒你一层皮!不对——不是小辉吗?你什么时候见到万浔的?”

宋以深仰头靠上椅背,很久都没有开口。

大潮恨铁不成钢,转发量评论点赞数也不关心了,“这个叫夏时优的,说什么都是盛娱的人。这下好了,合作就合作吧!那小子看上去缺根筋,应该不会瞎说什么......”

“我跟你说,就这一次,演完咱就滚蛋!反正我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周程和那张死人脸了!”

车子一路平稳开到工作室,大潮一路唉声叹气,宋以深居然还睡了一觉,下车的时候,气得大潮差点把车门摔烂。

宋以深梦中惊醒,自知失言,打着哈欠跟在大潮身后,忽然懒洋洋问了句:“那个转发量,真的是做数据做出来的?”

大潮回头白眼,“你说呢?现在谁不做?就杨一霖,个人微博转发量好几次都破百万,你以为真有人转发?你转发过?反正我没有”,说着哼了声,“他十个粉丝大群,五个数据站,不做谁知道?”

宋以深点头表示学习了,求知欲一秒旺盛:“那我呢?”

大潮觉得在宋以深这里,就应该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于是凉凉说了句:“你就三个粉丝群,想什么呢?小明星,你那六百万粉丝掉了250,你知道吗?”

宋以深拔腿就走。

“你几天没发微博了你自己有数吗?”

“你知道长草什么意思吗?”

“你微博就是长草了!绿油油的 !绿的!!!”

大潮声嘶力竭。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让诡秘降临之小灵的金库

    过了一天吴聪养好了身体;看着天上想了想,对着身边的小灵说:“小灵妹妹,明天我带你出去好不好!”小灵呆了一下想了想该来的始终会来的说道:“好啊”小灵拉着吴聪进到洞里看着洞上面,唤出魔法书打了一下一堆土掉了下来;跳了上去对着吴聪喊道:“吴聪哥哥你也上来。”吴聪还在傻傻的看着,这个洞穴待了6年,既然不知道

  • 棋魂同人之星光亮夜之那我从今以后就是雷折!(4)

    院子里的那位清秀妇人便是李文这一世的母亲,柳一伊,亭苑城柳家的女子,今年三十二十一岁,在自己风华绝代之际嫁给了雷折的父亲,雷毅!新婚过后几年便是生下了雷折。李文刚来到这个世界上时睁眼看到的那个剑眉星目的中年人,便是他的父亲:雷毅,雷家执法队首席!九阶元灵境强者!半只脚踏入了元雷境的人,比之今年主持觉

  • 国产影视当主角在线阅读神魔之战(四)

    神族疆界,武灵台。待到神帝浩倡与康和神君抵达此处时,天际的金光已经消散了大半。居于神界的各方诸神几乎同时感受到了神域中的魔气威胁,不消片刻便都纷纷下令到各自的宫殿,严加排查可疑之物,事关重大,便是秋毫微末也不可放过。朝圣殿外仿佛忽然间便热闹了些许,有的神君观望犹豫,有的神君则欲进入殿中,禀报这一让神

  • 白月光他弯得突然 [参赛作品]第十章在线阅读

    耳边的声音是与以往不同的慵懒:【你确定,要挑战我?】【呵,你成功引起了我的兴趣。】【那么,就让我看看你们的实力吧。】工作室里,蓝乐正在进行试音,这一次的剧本是一个游戏角色,蓝乐是游戏中一个武林高手的CV。他配音的角色被设定为武功高强却放纵不羁,他将武林中各个侠女神迷的魂颠倒,又永远不会对她们负责,以

  • 二土半生之第七章

    房内,霍天青正在里面查探阎铁珊的死因,见南离来了,与她对视一眼。阎铁珊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南离围着他走了一圈,见周围并没有打斗的痕迹,身下也没有鲜血流出。“他脖子上有个针孔大的伤口。”霍天青单膝跪在阎铁珊不远处,难掩悲伤地道。南离俯身看了看,伤口周围有些乌黑,是中毒而亡,“这伤口,倒是与飞凤针有几分相

  • 龙灵之约在线阅读第四节

    三十多个小时后,迟奸的身法明显大幅度迟缓起来,连枪速也有所减慢,均速每秒三枪左右。被八九个猪猡人围攻的他虽然已漏出疲态,却仍就没有放弃的打算。此时,他身上不少皮开肉绽的地方都露出森森白骨,很难让人想象他还有毅力坚持。而自街头向他背后的整条街道望去,一具具猪猡人的尸体横在地面之上,密密麻麻,粗略估计最

  • 漫威之我的分身会打怪之第五章(5)

    左乐挠着头发,一脸郁闷地坐在桌前迎着外面无比灿烂的阳光写着东西。第三次死亡经验:首先,晚上见到左父就是条死路,不管怎么样,除非再拉一个鬼魂……第二,姐姐的属性根本就不是傲娇而是病娇!想到这里左乐脸都黑了,但很快就继续认真捋着自己的思路,姐妹两个人可能从小遭遇家暴,而且姐姐是死在左父手里的,妹妹在那个

  • 口袋妖怪之新世界之第五章(5)

    世界大概可以分为6个势力,其一就是管理灵使的灵使协会,灵使协会相当于世界的政府。但是却有5个势力不在这个政府的管辖之内,首先就是梅林城,梅林城是天振建立的,独立于世界之外,只为镇守第一禁区而存在,由沧辉学院管辖,剩下的4个就是4大古家族。灵使的寿命随着修为的提高有了大幅度的上升,相对,某些实力强大的

  • 阴阳太极经在线阅读第十章

    第十章:寒阐玄冥蝶上官沁此时有些纠结,她在考虑还要不要和王玄谟继续去抓蝴蝶。毕竟以两个人的实力,去大荒森林深处的危险性实在太大了,经过上次泫金晶氤虎事件之后,上官沁显然不想在看到王玄谟身处类似险境!王玄谟似是看出上官沁的小心思,朗声一笑:走吧,上官沁小姐,咱们去捉蝴蝶!王玄谟自然也知道两人去大荒森林

  • 在冥界警局当咸鱼之第四章

    第二天,李浩然主动联系了江涛律师。“要我同意离婚可以,但是先得让我见王筝一面!”李浩然把态度放软了不少,虽然他在家作威作福惯了,可是听母亲说起昨天的场面,他也不由得有些心虚。“这个我要问过王小姐的意愿!”江律师在电话后面,露出一副高深莫测的笑容。王筝当然没什么好说的,见就见呗!虽然有些事情,在这个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