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穿回来后和病弱大佬谈恋爱第十章

2022/6/24 11:03:23 作者:春暖香凝 来源:晋江文学城
穿回来后和病弱大佬谈恋爱
穿回来后和病弱大佬谈恋爱
作者:春暖香凝来源:晋江文学城
正文已完结,养肥的小可爱们可以进坑了。同时本篇开始更新番外,不影响正文,还请大家多多支持啦,么么哒修仙穿回现代后,晏晴蓦然发现她竟然是大佬三世爱而不得的白月光,求而不得的他从百炼钢化为了绕指柔。而在别人眼里不近女色的他,回到家中竟然把她摁在了轮椅上几番折磨,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酱酱锵锵后,晏晴揉着老腰欲哭无泪,恨不得要把造谣的人暴打一顿。“谁说他不近女色的?”造谣绝对造谣,还她老腰。大佬慵懒揉着她腰,火光四起,道,“我说的。”老婆没回来,守身如玉不近女色必须地,然而回来了嘛……眼见她

萧寂澹也是直播刚开始,就涌入的那一波人。

和别人不一样,他刚进入直播间,就去寻找撷烟了。只是洞府太大了,他找了很久都没找到,茫然不知道该怎么寻找的时候,正好看到撷烟踏着朝霞而来。

晨雾也掩盖不住的霞姿月韵,一步步仿佛踏在了他的心上。

这次他没有惊扰撷烟,看着只有他才能看到的这样随意的撷烟,心里满满的。一路跟着撷烟,来到菜园里。

本是极为平常的摘菜浇花,萧寂澹都能看出温馨和感动。

只是时间久了,他就有点耐不住寂寞了。

翻了翻篮子里的野菜,撷烟没有察觉。

好吧,幅度再大一点,让菜做一个空翻。

“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小老鼠,这么闲。”撷烟轻笑道。

萧寂澹脑海里马上出现一句话:是你家的啊。

他摇了摇头,不知道这句熟悉的话是从哪里来的,已经有一个小鸡蛋了,不能再来一只小老鼠了。

可惜他在外面说的话,直播之中的撷烟是听不到的。

萧寂澹在周围观察了一边,最后从小路边拾起一根树枝,在土路上写下了几个字。然后拉了拉撷烟的衣袖让他过去看。

撷烟无奈地走到小路上,本来散漫的表情,在看到萧寂澹的字的时候,顿了一下。

不是因为“不要穿成这样去见别人”这句话,而是因为字迹。

撷烟呢喃道:“没想到你的字写的倒是挺好的。”

从小就被夸不断的萧寂澹,第一次觉得这么骄傲和甜蜜。

他的字确实很好,或许在文化院那群人眼里,自己只是上阵杀敌的,与虫族缠斗,与机甲相伴冷血元帅,是不懂文化里的韵味和幽美的。可是他们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写得一手好字,在这方面一点也不输他们。

不管是星际字,还是古字。

这是他们纳闷不已的,却是自己觉得理所应当的。

撷烟拾起那根树枝,弯腰在萧寂澹的字旁边,写了一模一样的一句话,是真的一模一样,是一样的字,连字迹里的细微处,字迹中的风范和气势都丝毫不差。

萧寂澹愣住了。文化院有人一开始看不惯他,曾说他的字没什么,他们也可以写,只是后面模仿出来的字,形似神不似,看起来有些可笑。

不止一个,不少人都是这样的,他的字带着强烈的个人风格,连文化院里的人都不好模仿,没想到撷烟顺手一写,就写出了来了。

不止是萧寂澹,就连撷烟也看着两行字皱起了眉头,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写得这样顺手。

这只“小老鼠”给自己带来了太多疑惑,撷烟抬头,“你一直跟着我,是对这里比较好奇或者喜欢吧?请你来参加第二期的节目可以吗?”

既然熟悉,既然疑惑,不如直接见一见。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当然可以,这正是自己最想要的。萧寂澹开心地要飞起,拿着树枝,在地上龙飞凤舞地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萧寂澹。”三个字从撷烟的口中出来,每个字都格外清晰,一个字一个字组合起来带上了婉转的意味。

萧寂澹听了正觉得妥帖不已,然后听到撷烟继续说,“昨天的小鸡蛋?原来昨天你是要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说着说着他就笑了起来,不是平日里浅淡温和的笑,这次笑出了声,笑声如山涧清泉,愉悦而欢快,眼睛里也带上了亮亮的色彩。

本来要解释的萧寂澹也放弃了,可以让撷烟这样开心,他觉得什么都可以了。

撷烟继续拾起树枝,修长的手指握着那根树枝,就是最好的笔墨,认真地在“萧寂澹”三个字旁边,写下了“撷烟”两个字,没有再模仿,是属于自己的字迹。

两个名字并列在一起,一边是龙飞凤舞、苍劲有力,一边是鸾漂凤泊、行云流水。

萧寂澹反复呢喃着撷烟两个字,眼睛一直没有离开画面上并排的两个名字,手也没闲着,各个角度的截图都来一张。

放下树枝之后,撷烟就提着篮子离开了。他边走边说:“我去换衣服,你不用跟着了,我住的地方你是进不去的。”

他的院子外面的结界,是谁都破不了的。

萧寂澹看着他走着走着就消失不见了,心下一慌。

刚才是在跟自己解释,让自己安心?想到这里,萧寂澹心底的慌乱不见了。再一次,感叹撷烟他真的是个温柔的人啊。

萧寂澹就将自己定位在撷烟消失的地方,以便撷烟一出来他就可以看到。然后打开工作界面,开始处理积压的公务,时不时地侧头看一眼撷烟有没有出来。

撷烟出来的时候,发现那股熟悉的力量还在,他有些无奈,不知道这个粘人的小老鼠,一直跟着自己是要做什么,难道还想要鸡蛋花?

四个嘉宾的菜已经准备好了,撷烟在他们期待的目光中,挨个打开闻了闻,并没有表示什么。

看到他们做了什么,撷烟也知道了自己要做什么。

撷烟将刚才摘的荠菜,拿到一边清洗。在充满灵气的洞府中长大的荠菜,不用过分地清洗,只需置于青翠的竹节下,从山涧上流下,从竹筒中流出的清泉,自然会洗涤上面沾染的尘土。

白玉似的双手,划过嫩绿的荠菜,伴着青翠的竹筒里的清泉流到下面青石上的声音。几个嘉宾乖乖坐在一边,安静地看着,觉得爸爸连做饭的时候都美如画。

【小桃桃:星际那些觉得男人就不该做饭,做饭有损形象的人,脸疼不疼?】

【机甲大王:我是男的,我要为我们发言,是根本没机会做啊,哪里有食材,都是营养液对付了。】

【吃货上线:我现在觉得做饭的男人最帅,最温柔,最想嫁。】

【仙女味的营养液:想变成爸爸手里的草,爸爸做出来的饭谁会舍得吃啊。】

看了几个人的菜后,撷烟打算做的第一道菜,是春卷。

虽然春卷有很多种,可是撷烟始终认为,能将春天的味道包裹住的春卷,才是最美味的春卷。于是,他采了带着晨露的荠菜。

荠菜最初只算一种野菜,比不得他精心养的灵植,却最能代表春天的味道。

除了春卷,他还拿出了一株灵植。灵植拿出来的时候,其他人都觉得很好看,浅黄色的根茎中,竟然可以看到里面流淌的绿色的液体,闻着也让人神清气爽。

只有芷夭楞了一下,她知道这是爸爸养的灵植。爸爸的养的灵植,就算在修仙时代也是最受欢迎的,在千百年后的今天,虽然还不知道这棵灵植的作用,可是食用后,效果定然是非同凡响。

芷夭侧头看了一眼程嘉茂,眯着眼睛笑了起来。

她的爸爸真的很温柔,程嘉茂也很幸运。

荠菜焯水,灵植洗净,灵肉剁成肉泥,再加上鸡蛋和香菇,放入葱姜爆炒,荠菜独有的清香,灵肉与葱姜爆炒中的略带刺激的香气,灵植的药香,三者结合,逼得四个人和观众直流口水。

等到馅心做好后,撷烟拿出春卷皮,垂着长长的睫毛,认真地将馅心的美味包起来,一个个春卷在纤长灵活的手中成型。

规规整整,因为馅心放得多,一个个挺着小肚子,可爱地站成一排。

弹幕中又可以“听取‘哇’声一片。”,光脑后面长大嘴巴的嘴巴的观众们,不知道是在惊叹认真地对待食材而更加迷人的撷烟,还是撷烟手中可爱的春卷。

包好春卷之后,只要下锅炸一下就好了,因为撷烟本身不喜太过油腻的食物,洞府中的油都是于遥特调的,撷烟用灵力控制着火候,翻腾着油锅中的春卷,看着一个个春卷从镀上一层金黄。

金黄的春卷可见地变得剔透,可以看见里面嫩绿的荠菜、白色葱白、黄色的灵植后,撷烟将它们夹到花瓣形状的白瓷盘中,每片花瓣放一个春卷,盘子中间是提前做好的蘸料。

等到最后摆盘结束后,撷烟才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创造每一样东西,不管是洞府中的灵植灵宠,还是一盘菜,他都会无区别地倾心认真对待。

春卷做好后,撷烟拿起另一个篮子。篮子里堆满了鲜花,花朵的外层是浓郁的红,里面的花瓣却洁白无瑕,妖艳和纯洁矛盾地纠葛出独特的美。

芷夭知道这是洛神花,曾经也有人叫它玫瑰茄,平时爸爸会拿它泡茶喝。

此时撷烟却将它和银耳一起放在了炖盅里,要做一份洛神银耳羹。洛神花从深红色变成浅粉色后,撷烟放入一把老冰糖,熬制了一会,撒上一把洁白馨香的桂花,将它端到石桌上。

对着看愣了的四个人说:“好了,把你们的菜端过来吧。”

没想到都可以过去!

四个人惊喜地端起自己的菜,放到桌上,脸上都带了些不好意思。和爸爸的菜一比,他们的真的拿不出手。

不止是菜本身的,还有用心程度。他们只是把它当成一个娱乐性的比赛节目,把菜当成获得胜利的工具。可是爸爸没有辜负任何一种食材,认真的态度让他们汗颜。

可笑的是,明明是他们从来没见过这些食材,一边惊叹天然食材的美丽,一边却随意地处理了这些在外面会被好好珍藏的植物。

司空见惯的爸爸,却是最珍惜它们的。

于遥在每个人面前放上了一碗洛神银耳羹,青瓷碗中,浅粉色的糖水,白白糯糯的银耳,上面飘荡着可爱的小桂花。

几个人捧着这样一碗银耳羹,眼睛亮亮的,在爸爸面前,像个真正的小孩子一般。

撷烟轻笑一声,端起那盘春卷放在程嘉茂身边,“这是你的,尝尝可还喜欢?”

程嘉茂受宠若将,慌乱地放下青瓷碗,双手接过春卷。

在众人嫉妒的眼神中,夹起一块春卷,放入口中。

春卷皮薄酥脆、馅心香软,又清又鲜,仿佛咬了一口春天。

更重要的是,春卷下肚后,他感觉到体内一股气息在身体各种游荡,冲刷掉了很多沉珂和闷痛,让他体验到了从未有过的轻松和舒适。

“以后不要再吃那些药了,对你没什么好处,变胖也是因为那些药不是吗?”撷烟柔声道。

程嘉茂愣愣地看着撷烟,感觉到眼里凝聚了些许湿意后,连忙低下头。

低着头,抱紧盘子,不给别人看到自己的神色。

连他的父皇和母后,都从来没跟他说过这样的话。

他的家人不曾问过他吃药可有什么副作用,他的皇兄们只会玩笑地说,他怎么越来越胖,说原来娱乐圈才是最适合他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的钞能力系统在线阅读第九节

    “阴阳相吸罢了!”嘉乐带着木易来到了仓库,“小木子,等会进去别怕!里面都是我师傅的客人!”“阴阳相吸?阴阳两气也如同磁石一般?”木易也算是明白了,木易刚走进仓库,也顾不得之前嘉乐说的话,扔下手中的僵尸便大喊道,“哎哟,妈呀咋还有有这么多僵尸!”“别怕!这些都是我师傅的客户!”嘉乐将僵尸靠在墙边上,拉

  • [综]她是龙在线阅读第10章

    朱柳氏听到朱卢氏来了,慌张地从发髻上拨凤簪,一时还拨不下来。屋外面,朱卢氏已经上了台阶:“你们奶奶在吧?”“我们奶奶在,就是刚回来,这不正在拾掇呢。”余妈站在门口那挡着。梅妈往里张望,里间的门关着、帘子挂着,隐约能听到里面有动静。这是怎么了,四奶奶不是回来好一会儿了。“我们妯娌这么多年了,以往都不避

  • 倾城之离殇之18~19

    Chapter18“不要——”夏瑜从睡梦中惊醒过来,他茫然的看了一眼身旁的孩子,然后有恨意从他的眼底慢慢溢出,他伸出手摸上他的脖颈,那么细那么细,还带着暖暖的体温,跟那个女人一样,温暖得让人欲罢不能,他长吁口气,整个人像被抽掉了所有的生气,颓然的低垂着头,默默的将手伸了回来。明明只是一个玩具....

  • 洪荒东皇:重生西游归来!除非你打死我

    “混账东西,你是要谋杀吗?”温连军冷声质问,接着又是一棍落在了温暖的后背上,“这就是你的教养?”温暖再次闷哼一声,嘴角倔强的往上扬,就是再疼,温暖也没有开口求饶,嘴角挂着的笑容未曾收起,那双眸子里尽是执拗,“教养?温家的哪里来的教养?更何况我有人生,没人教!唯一能教我教养的人早就被你害死了!”听着温

  • 闪婚一百天丑丑的镜中人随从引发的爱情危机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一起……看你的紫薯,两万三千。两万三千枚紫薯,是玛丽最宝贵的东西,但是即使如此,为了美智子,也可奉献出。“蝶,你看这些碎片,等会儿去买个镜中人随从,这就是你与我爱情的证明。”镜中人已老,身畔事难全。早知无计留春住,笑拈残红葬落花。红蝶隐隐约约透露出一丝犹豫,为什么呢?“玛丽,你不

  • 锦绣农门在线阅读第二章

    韩天把水晶拿出来举到眼前仔细查看,这个突然出现的水晶从外形上和他之前在网上看到过的那些工艺水晶制品没什么区别,是一个很常见的双尖六棱柱造型。韩天注意到,这颗水晶尽管是透明的,但水晶的正中间好像有一个星系在缓缓的旋转。当韩天的心神沉浸在这个星系中时,中性的声音出现了:“根据初级研究院的记忆,这是研究员

  • 两袖香风之设局

    G国海域运输船上空保卫者的飞机飞往运输船船尾潜伏者阵地后方,这时战局激烈,战场上潜伏者与保卫者打得十分激烈,伴随着枪声不时的有手雷爆炸声,整艘船浓烟滚滚。飞机到达潜伏者后方,一条绳索从飞机上扔了下去,刀锋一手抓住绳索,一手拿出手枪,天空中刀锋身形飞快降落,手中的RB-狼牙发出火光,嘭~嘭~潜伏者阵地

  • 榆光之神医还是骗子?(6)

    省医院的王医生还是一脸无法接受事实的表情,吞了吞口/水就道:“先生,你真的能够治好这么严重的烧伤?要知道这在世界范围都还没有先例,你不仅能够做到,而且只需要三个月,也太不可思议了。”“在医馆里,请叫我医生。”张晓夜强调了一下自己的身份,然后就道:“我既然这么说,那当然就能做到,三个月后你们就清楚是不

  • 我能听懂动物说话在线阅读地狱周开始

    刚说完哈雷和元宝拿着高压喷水器,朝着女兵猛喷水,女兵们的尖叫声此起彼伏。雷神手一挥,停止喷水。雷神走到泥潭边蹲下,冷冷的说“你们在搞什么啊?我现在可以用四个字形容你们,惨不忍睹!这里是你们女人能来的地方吗?女人身体有20%的脂肪,这会让你们行动迟缓,在战场上是会死人的!我就不明白上级为什么要组建女子

  • 皇上是否断袖观察日记在线阅读训练

    “一千战士,这么多的人靠打猎是根本养不活的,所以他们很有可能已经进入了农耕时代,如果这样,武器也不可能只是石头武器。”“这样自己骷髅的武器根本占不了任何优势,而且既然武器是金属的话,肯定也会出现金属铠甲。”“如果那样的话,自己想要拿下那个部落,最起码也要5000甚至10000的骷髅,如果只靠现在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