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纨绔退化史第6章在线阅读

2022/6/23 14:53:31 作者:形而上下 来源:晋江文学城
纨绔退化史
纨绔退化史
作者:形而上下来源:晋江文学城
二世祖夏选睿是个浪荡公子,一次艳遇却不慎遇到了一个变态杀人犯,因此受到巨大的心理创伤……只有救命恩人兼梦中男神赵奕维才能拯救他。英明神武男神攻,爱脑补的痴汉纨绔受。一个风流纨绔退化成恋爱脑小白兔的故事。既然有人看,那就再补个番外吧。

西泽尔作为双鱼座,拥有不亚于雅柏菲卡和阿布罗狄的容貌。

他同时还是扣上“最强”的初代的一员,那么他也比后辈两位双鱼座更危险。

培养出米诺斯的他也是个鬼畜,当然,他的鬼畜对象仅限于男性。

对于女性,除非是他实在看不过去或是打不过的——后者典型例子为目前还在某个未知异世界晃荡的正·战争女神雅典娜——他一般都是非常绅士的。

他从阿释密达那儿了解到了目前的女神萨沙的情况。

邻家小妹妹型的软妹子,现在还是个萝莉,性格好,脾气软。

这让西泽尔与瑞克拉诺很惊秫:.......这真的是雅典娜吗?哪怕只是一抹神识所化?

阿释密达表示:当时他很是花了很久才习惯的。

当时在坎特瑞拉失踪于海界时,独自一人留在圣域的他可是清楚了解到了雅典娜是个怎么样的女神,的确是一个保护人类的优秀女神,除了对正太萝莉爱胸埋。

连和女神相处不多的阿释密达当时都难以接受,初代鱼蟹更是如此。

坎特瑞拉对此倒是没什么,他是在以为雅典娜是个柔弱的女神后才看到女战神的风范,对现在的萨沙和未来的纱织都可以淡定接受。

女神什么的,还是柔弱点好。

不然战争尚未开始敌人都先趴下来,他们这些战士只能去当女神拉拉队了。

“不管萨沙如何,”

坎特瑞拉对着初代鱼蟹和淡定的徒弟开口说话了。

“还是先帮助这代的双鱼座和巨蟹座吧?他们都已经进公馆了。”

“不用担心,坎特瑞拉。”

西泽尔摊开先前捏着白玫瑰的手,露出掌心的玫瑰种子。

“你以为我们两个先前离开五分钟去做什么了?”

坎特瑞拉听到这个,微微扯了下嘴角。

“也对,如果是你们的话......五分钟对付那些人够了。”

*****

“初代双鱼座西泽尔,拥有连美神都为之痴迷的绝对美貌,初代中最美丽与最残酷的存在。皇家魔宫玫瑰、食人鱼玫瑰与血腥白玫瑰都是他所培育的品种,喜爱收藏各色玫瑰、□□与长鞭,喜欢刑讯,热爱凌虐敌人,最爱的玫瑰是从人的血肉中开出来的猩红色玫瑰,据说冥界三巨头之一米诺斯与他碰擦却不战而逃。”

以上这段话,是圣域里人人必备的书《历史:初代黄金圣斗士》中对于初代双鱼座西泽尔的一段描述。

初代黄金圣斗士的故事是每个后辈黄金人人都知道的。

雅柏菲卡还记得自己小时候,自己的师傅常常像讲故事一样地把初代的故事讲给他听。

对于初代双鱼座西泽尔,雅柏菲卡是怀有一定憧憬与尊敬的,毕竟是同星座的前辈,即使书上将他形容成了一个拥有绝美容貌的残酷恶魔。

从那本书里,关于初代双鱼座的特征可以归结为以下几点:

第一:长得非常漂亮。

第二:白色长发与灰色眼眸。

第三:能让玫瑰盛开在敌人的身体之中。

第四:战斗方式迅速且残忍。

.......

当奇怪的花香弥漫在空气里时,雅柏菲卡第一个察觉到不对劲。

刚才还不可一世的黑暗乌鸦座流泽突然发出了惨叫,他长大着嘴像是要把什么吐出来,而最先从他嘴里出来的,却是一片洁白的玫瑰花瓣。

一朵娇艳的花骨朵出现他的嘴里,慢慢地绽开,带刺的枝一点一点从他身体里生长、又从喉咙伸出,当花朵完全绽开时,花瓣早已染成鲜红。

无数的玫瑰枝条从内而外从流泽的皮肤内的血管伸出,将他的皮肉切割得鲜血淋淋。

许多附着在纸条上的花骨朵一一绽开,一半洁白,一半是由血染上去的鲜红。

仅仅是眨眼间,一个黑暗圣斗士就以如此恐怖与美丽的方式死去了。

“死亡啊,就该如此美丽。”

“你说是么,后辈?”

低沉的声音几乎是贴着耳边响起,雅柏菲立刻回头,一双冰冷的手已经抚上了他的脸颊。

马尼戈特和杰克已经不见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他从来都没有见过的白发男子。

但是最关键的是他之前所说的......

“......后辈?”

“既然你是双鱼座,那么,就是我的后辈。”

身穿希腊服饰的白发男子微笑着,指间是一朵黑色的食人鱼玫瑰。

“初代双鱼座......西泽尔?”

感受到了对方身上的双鱼座小宇宙,又感觉到自己身上圣衣兴奋的颤动共鸣,再加上流泽的死法,其实雅柏菲卡已经接受了“几千年前的前辈活生生出现在眼前”这一极度荒唐的事实。

“回答正确,你的历史似乎还不错呢?”

“马尼戈特和杰克去了哪里?”

雅柏菲卡没有失去警惕,他不知道千年前就该死去的初代来到他眼前到底要做什么。

“他们?不要担心,瑞克拉诺会照顾他们的。”

瑞克拉诺,初代巨蟹座,传说中与西泽尔的确是好友。

“你们初代......应该在千年前就死了。”

“哦?”

听到这儿西泽尔扬了扬眉:“后辈,请你告诉我:我的死法是什么呢?”

雅柏菲卡一顿:史书上没有记载任何一位初代的死因,即使击沉亚特兰蒂斯,击败了冥王军,他们也全部从第一届圣战里活了下来。

“初代黄金圣斗士全员觉醒第八感,处女座的坎特瑞拉是第一个觉醒第八感、也是唯一一个到达第九感的人类。”

“第一届圣战,战绩辉煌且无圣斗士死亡。”

既然如此,那么强大的他们究竟是因何而死的?

“不知道对么?我们其实都没有死啊,只是在圣战后落到了这个时代罢了。”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历史”上没有记载他们的死因,倒也......

西泽尔看着雅柏菲卡的神色,脸上的表情是愉悦的。

“所以呢,后辈,既然我们这些初代都回来了......”

“那么,把圣衣还给我们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末世之男主他妹之离家出走的彼得

    在布雷斯与父亲交谈后离开纽约的前两天。彼得从父亲的遗物中得知了,父亲曾经与一个叫科特·康纳斯的人是同事,而这个人,则是纽约最大的科技公司,奥斯本公司的博士,爬虫类动物专家。主攻跨物种遗传致使人类肢体再生。于是彼得就潜入奥斯本公司,但是意外的,他遇见了格温·史黛西。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格温好像并不

  • 柯南之最强特工在线阅读第九节

    洞府内被禁锢几十万朵仙火,真正的火海,天生天养的异火就两朵,一个属性是专门伤害神魂,一朵是虚空之火专门烧空间的,咸鱼上前下了禁止就让它俩吞噬其它仙火。咸鱼神情古怪,这些仙火都是规模化批量培育出来的实火,其中有朵金仙火焰,下了一个很厉害的禁止后让其自行修炼。这次订的物资还没到,不知有没有异火?异火的特

  • 上古灵记传授

    炎炎夏日笼罩下,树上的绿叶反射着灿烂的光辉,土地上被阳光烤得似乎可以看到一阵阵热气喷出。练武场中传来孩子们的低喝。“喝”……定睛一看,原来是天玄他们的六祖爷爷黄鸿轩在指导他们打拳,淬炼体魄,强筋健体,训练身体协调能力。天瑞等年龄稍大的孩子们倒还好,哪怕太阳如此毒辣,依旧打拳打得火热,喝声响如雷。而其

  • 道武冥茫系统

    王祺再次睁开眼时,映入眼帘的就是这片荒草地和自己丑陋的小劣魔身体。还有就是脑海中多出的一个系统和一条信息。信息的大致意思是,王祺进行了一个叫做恶魔诱惑的游戏,结果王祺没抵挡住诱惑,提前打开了恶魔给他的潘多拉盒子,他的灵魂将会被恶魔奴役——永远。但因为一股神秘力量的阻止,本该被恶魔奴役的灵魂,不仅灵魂

  • 诸神的阴影第三章在线阅读

    “看来,是要教训一下了。“丛林深处响起了一个女声,那冰冷的口气听得达拉毛骨悚然。“是谁?”达拉转过了身,通红的双眼注视着身后树丛的一举一动。忽然,敏锐的直觉告诉他,“立刻向后跳!”他毫不犹豫,身子向后仰了仰,灵活的翻了一个跟头,跳到了后方的草原。就在这一瞬间,刚才达拉所站立的草场被一阵风袭击,那锐利

  • 清凉的生活:7岁小妞妞在线阅读第9节

    009:看着画本上的大白兔,唐纪之愣了下。愣的原因是——他想起上次吃的麻辣兔头了,自己在家照着食谱做的,味道超极棒,隔壁家的小胖墩还过来蹭了一顿。唐纪之默默把画翻开,想再画点什么,奈何脑子里的思绪全被麻辣兔头占据,只好熄灭继续作画的心思,合上画本,站起来往对面看。初升的朝阳与大海湛蓝的平面交映出一种

  • 吾为妖主在线阅读第一节

    又是一年江南好春光。暮春的细雨洇洇如雾,将杨柳县这个水道如蛛网般密集的江南小城温柔地笼罩起来,不一时,便润湿了斑驳的白围墙,黛色的瓦当与墙角的青苔,为这宁静的江南小城增添了一丝静谧的朦胧意趣。县城中心十里街的江家小院里,江月儿却在这柔情万种的雨丝中骇醒了:她又做那个梦了!那个阿爹阿娘都不许她说给其他

  • 我去世的那几年在线阅读第7章

    终于到了最后一天,韩方代表考察完毕,下午的飞机要回国了。公司安排在一家五星级酒店吃践行饭,鉴于这几天的两人的专业表现,其实主要是高雳,莹莹有幸也在受邀之列。“来来来,小高小邱,这几天幸苦你们两个了,我敬你们俩一杯!”饭局过半,公司副总端着酒杯过来,莹莹不好推脱,只好喝了杯中的白酒。又有其他的公司高层

  • 大唐:长乐放弃了治疗在线阅读第一局游戏

    “嘀嘀嘀——嘀嘀——嘀嘀嘀——”迷迷糊糊中我听到按电报的声音,还有自己轻微的心跳声。我感觉自己的身体不是很舒服,总觉得哪里像是受伤了疼得厉害,我想要触摸伤口可能存在的位置,却连自己的手都抬不起来。电报的声音接连不断,还越来越响,就在这样吵杂的环境中我还能听到旁人说话的声音,可我的眼皮很重很重,根本睁

  • 阴阳剑令哪来的乡野医生,谁敢造次!

    在她无助紧张的情绪下,几乎要喊出来的时候。杨晨探手在她衬衣上扯下了一颗衣扣。接着,啪哒一声,那枚衣扣被杨晨给捏碎,但诡异的是,明明普通的衣扣,被捏碎后冒出了一股焦糊的黑烟……“这是什么?”林诗画一眼看出了猫腻。杨晨这才后退两步,玩味一笑说:“这是一枚用于监听跟踪的追听器,全名‘阿尔兰伯爵反追听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