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秋为白藏第二章在线阅读

2022/6/23 15:13:57 作者:曲安二号 来源:晋江文学城
秋为白藏
秋为白藏
作者:曲安二号来源:晋江文学城
秋是个寂寥的季节。白藏以为自己会一直这般落寞下去,直到一个小姑娘带着艳色,闯进了秋天里。四时神物语,秋神白藏篇。其他四时神的故事请戳专栏:冬春篇《冬为玄英/春为青阳》夏神篇《夏为朱明》

李远江心里不太痛快,被他二姨婆忽悠娶了个丑媳妇不说,那婆娘还是个厉害的,敢跟他动手。

李远江真不是好脾气的人,女人惹急了他也照样打,何且那楚大丫称得上是个女人吗,壮得和头猪似的,腰比他的还粗,一张脸糙得跟什么似的,看着就倒胃口,他李远江还真下不去那个嘴!

脸被那婆娘挠花了,李远江不客气甩了楚朝阳一巴掌,懒得再待在那屋子里,烦!

干脆出了门,吆喝上平日里玩的好几个兄弟,一起去了县城,找了家常去的隐蔽棋牌室,打牌去了。

好不潇洒,一去就是几天。

住在附近的哪个不晓得李远江的德性,不着调,抽烟喝酒赌博,哪个都沾。不然他也不会有李赖子这个浑号了。

现在,隔壁王桂花倒是有些同情起楚朝阳了。

楚朝阳真是太可怜了。

嫁了个男人,新婚当天男人就撂下她出门了,这都三天了还没个影儿,她还有什么脸面,恐怕出门都要被人指点,背后要被人说嘴笑话。

刘春喜道:“楚大丫造孽哟,跟了个这样的汉子。”

而楚楚朝阳在干什么呢。

她就躲在屋子里,不敢出门,她怕啊。

第一天,愣是在家里窝了一整天,什么事都不敢做,生怕那个凶恶的男人会突然回来了,又要打她。

干坐着不干别的事,脑子里就一直想着以前的事,她想念自己的父皇了,想念母后还有皇兄了,想念她的朝阳殿了。

这一回想,在睁眼看看目前的处境,楚朝阳又忍不住呜呜咽咽哭泣起来。

她自来是个神经纤细的性格,敏感,别扭,想一出是一出,娇花一样,稍不注意,就要哭的。

以前在楚国,在皇宫,朝阳殿,不止父皇母后疼爱,更有一大帮宫女姑姑时时哄着逗着,哪里敢让小公主这么长时间不开心,哭红了眼睛。

但现在情况就不一样了,屋子里半个人没有。

楚朝阳哭着哭着就哭岔了气,然后就迷迷瞪瞪睡了过去。

楚朝阳是被饿醒的。

她也不知道自睡了多久。

大概是一个再晚上再加上一个白天吧。

她揉了揉眼睛,听见肚子发出一阵咕噜咕噜的叫声。

好饿,好饿。

楚朝阳舔了舔嘴巴,想吃东西了。

她从那张硬邦邦只垫了一席子的床上爬了起来,观察了几秒。

床边有一个窗户,用一块青蓝色糙布遮着。

楚朝阳跪坐着在床上挪了挪,然后伸手去撩那帘子。

太阳早已经落山,天渐渐变暗,只隐约看得见远处几座房子的轮廓,一条小路。

原来已经是晚上了,楚朝阳忧愁叹了一口气。

难怪,屋子里昏昏暗暗的。

楚朝阳瘪了瘪嘴,又委屈了。

这里没有人会伺候她用膳。

怎么办?

但是肚子好饿啊,算起来她整整一天都没进食了。

楚朝阳不知道现在怎么什么时辰,没宫女告诉她,这里也没有漏壶。

下了床,踩着地上一双深蓝色布鞋,楚朝阳站了起来。

房间光线暗,有点黑,楚朝阳摸了摸,小步小步地走,在柜台上看见了一盏煤油灯。

是的,一看见那东西,她脑子里蹦出来那东西的叫法,知道那东西点上就能照明,有光的。

煤油灯下面的是个铁台,上面的玻璃璧因为是使用太久又黄又黑。

很脏。

楚小公主金尊玉贵地长大,受尽宠爱,身边所用的东西无一不是上等的,从来没接触这种脏污的东西。

她的朝阳殿里,晚上用来照明的是上百颗珍贵的东海夜明珠。

是以楚朝阳翘着手指,拨了拨那盏煤油灯,满脸都是嫌弃。

不过没办法,她还是在高脚柜的抽屉里找出一盒叫火柴的东西,寻着记忆力的动作,擦擦擦,噌一下,一团火燃了起来。

楚朝阳难得瞪了瞪眼睛,一脸好奇,然后就把灯给点着了。

屋子里亮了起来,但楚朝阳对这光线不满意。

不过现在她也没有闲心计较这些了。

据说这是新房,石灰墙上贴了两张塑料大红喜字。

楚朝阳拿着灯在房间转了一圈,越看是越心沉得不行。

闷闷不乐。

咬着唇眼泪开始在眼眶里打转。

但一会儿她就没多余心思想七想八了。

因为肚子又叫了。

楚朝阳一脸痛苦,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提着煤油灯,滴滴溜溜从房间门走了出去。

李远江家青砖瓦房除了堂前,还有一下左一右两件房间,厨房单独搭在旁边,小半拉,从后门出去是个小院子,厕所猪圈都在这里,还特地围出一块菜园子。

以前李远江父母活着的时候这里整治得很好,现在就不行了,四下空空,家畜家禽通通没养,菜园子更是早就荒下来。

这半点大的地方别说跟楚朝阳住的皇宫比了,不用提,完全是天宫和地狱级别差别,就是随便跟一般小官人家都是比不了的。

但据说就这,李远江家这房子,还是花溪村最好的房子之一。

可以说要是没李家父母当年攒钱建起来的这套房子,李远江可能连楚大丫这种媳妇都讨不到。

当然,叫李远江看来,如果知道楚大丫长得这幅挫样,他压根不会娶。

太糟心了!

楚朝阳对这样的屋子完全没有一点兴致,她提着等终于摸到了厨房里。

在橱柜里翻了翻去,找出来几碗剩菜。

这还是昨天席面上剩下的菜。

不过也不是什么多好的东西,一碗高粱玉米馍馍,一碗炸丸子,一碗鸡子肉。

这时候生活条件普遍不太好,大部分人肚里是没什么油水的,一般吃席的人都是空着肚子过去坐席面,菜一上,都是大块大口敞开膀子吃,到最后,哪里还能剩下什么,像是昨天席面有一道红烧肉,每桌都是吃了个光的。

李远江虽然混不吝不着调,却好面子,结婚的席面办不错。

来的人都吃了个肚饱,嘴里滋油。

剩下的一些,因为是现在天热,不赶紧吃也会坏,所以干脆让亲房的分一分带走,不过也就是些汤汤水水了,大菜干菜一早都不剩。

现在,楚朝阳就盯着三大碗菜发呆。

唯一的一碗肉冷冰冰的,且卖相不佳,楚朝阳没动,直接略了过去,伸筷子夹了一粒圆子起来。

太饿了,她犹豫了会儿,还是往嘴里送了进去。

贝齿轻咬,稍稍咀嚼。

然不过一秒,她立刻吐了出来。

好难吃,好难吃!

楚朝阳哭了,脾气一上来,加上那股委屈劲儿,她直接扔了筷子,往房间里去了,一头扑在床上嘤嘤呜呜。

越饿越哭,越哭越饿。

不过再饿,那等糟糕的下等食物,楚朝阳发誓是再不会下嘴的。

饿了就睡吧,睡了就不饿了!

楚朝阳哭够了,停下来,直接脱掉鞋子,蒙着被子闭眼睡觉。

反正天已经黑了,她想。

没人伺候的小公主,连梳洗都不会。

生活习惯差的不行。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逆苍痕在线阅读第6节

    光明圣龙的试炼?言龙有些云里雾里,幽冰神色依然冷峻,但语气似乎多少放松了点:“光明圣龙……也就是辉耀。看来你运气不错,这个人影,正是辉耀生前留下的力量玄影。”被一语道破身份的辉耀微微一笑,身躯微微一弯,却说了一句言龙摸不着头脑的话:“幽冰小姐在这座山待了这么多年,辛苦了。”幽冰脸色微微动容,却不是因

  • 万界星河在线阅读第6节

    宋元的异能很特殊、很强大但是,其实,他的万象异能树有一个致命的、重大缺陷……每三天诞生一种新异能,但是,一到两天之后,异能便会莫名消失!然后,继续诞生新异能。继续消失。宋元一年觉醒的异能,的确,足足有121种之多!然而,最终,所有异能全部都消失的干干净净、一无所有!宋元很无奈。欲哭无泪。没有异能,那

  • [综主fgo]今天开始做普通人在线阅读第4节

    冼灼菲目光哀怨瞪了孟宝宝一眼,像是在埋怨她帮倒忙。接着将目光转移到宋炳光身上,瞥见他怀里的教材,微微抬起下巴,质问道:“所以说,你就是那个来给我们授课的教授?”“是的。”宋炳光礼貌性笑笑。冼灼菲啧了一声,显然不服气。“你不是说你穷光蛋一个,还指望我包养你吗?怎么几天不见,摇身一变就成了海龟教授了。还

  • 容其第四章在线阅读

    〔哟!还是传说中突破到化神境界的一些天骄才会面对的太虚金雷呢!居然能被宿主提前碰上,恭喜宿主,你要凉了。〕系统一脸戏虐地对着云轩说道。“能不能对我有点自信心啊!我还是很强的好吧!”云轩语气中带着一丝兴奋,“而且我很久没有遇到这么刺激的挑战了,之前的渡劫虽然麻烦,但完全没这次有意!”他眉头一皱,那双星

  • 一人一江山之蛇精

    这么想着,我缓缓的闭上了眼睛,等待着死亡的到来。就在这时,在我的身边突然发出了一道绿光,随后便有一个绿衣女子出现在了我的身边。“喂,傻小子,你真的好执着啊。”一个及其动听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了起来。我缓缓的睁开眼睛,随后便看到了一个女子,这女子一身淡绿色长裙,长裙的外面是一层淡白色的纱衣,她的秀发披散

  • 都市玄幻之天下第一楼之匪乱和亲朕一下

    “小渊在看什么?”陶涣道,“眉头一直没松过。”陶渊回头一笑:“刚刚听见有人说流匪之事。”两人现在正在下朝回府的马车上,之前马车经过糕点铺的时候,一个女人正拿流匪吓唬怀里闹腾的孩子,那孩子一听,立马就不哭了。“流匪?”陶涣点头,“确有此事,市井之中最近有传言,流匪之名可止小儿夜啼。”“皇上可知晓此事?

  • [综漫]月的人生画风不对少女与他(一)

    银白色的现代SUV停在一幢独栋的小楼前,权俊赫和侑莉从后车门下车。权妈妈从副驾驶下来,解除了门禁的验证。权爸爸驾驶着车辆驶进自家的车库。权俊赫迈进庭院,院子里的光景和两年前离开时一般无二,似乎只有花草多了一些。天气炎热,阳光毒辣。没有在庭院外多停留,权俊赫和家人顺着背阳修建地楼梯上去二楼。二楼的大厅

  • 无间之囹圄第八章

    早饭是在一家比较高档的中式铺子吃的。包子,烧麦,还有颇具特色的水晶糕,让金闪闪难得没有用红酒佐餐,而是很接地气的吃了一碗稀饭。吃过早饭,金闪闪便带着沢田纲吉往东京的方向出发。他们没有选择乘坐地铁,而是坐着环境相对要舒适一点儿的特快新干线。“早知道吉尔的目的地是东京,就叫上绿谷一起了。”坐在对面的沢田

  • 陌上花开佼人可归王家的棋子

    察觉到秦玄的神色,鹰厉冷冷的看着秦玄,低声道:“你不用自作多情,以为我是在帮你,今天我给你的东西,未来,我会从你身上一点一点的拿走!”秦玄笑了笑,拱手道:“多谢鹰厉前辈的知遇之恩,今日之恩,未来必将涌泉相报!”鹰厉没说话,只是冷厉的看了秦玄一眼,环顾四周,看到周围近乎已成平地的后山,鹰厉震袖一挥,原

  • 酚酞遇上碱在线阅读第9节

    一号领袖罗斯拉尔不知道是因为听得自己都有些脸皮上挂不住了,还是怕这些莫须有的事情伤到同僚感情,亦或是怕这些虚幻的事情最终会扯到他的头上?总之,这个有些温文尔雅的老人再也顾不上许多,有些微微激动地大声喝止住所有人,而后对卫天道:“卫天,不管怎么样,我是相信你及你过往所有为我们做出的牺牲,但是,你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