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情报组有她的萧公子第四章

2022/6/23 14:46:10 作者:夜北兮 来源:红袖添香
情报组有她的萧公子
情报组有她的萧公子
作者:夜北兮来源:红袖添香
“1500年前的你又怎样?我爱你,那就是你!”楚然:1500年前刑部司簿,有聪慧的推理头脑。萧南:大北市情报组组长,现代刑侦高手。随着一个个案件水落石出,看古代头脑与现代高科技擦出的火花。“我知道现在是2020年,如果我没搞错,我来自1500年前,我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也不知道我为什么来,也许因为你在这里,所以我来了!”

眼下当务之急,是把这些不能用的东西统统集中起来封存,免得日后自己忙中出错。

打定了主意的谢凉萤便对一直服侍自己的大丫鬟清秋道:“你去把册子取来,我要把东西对一对,有些东西且收起来,我不想再用了。”

清秋闻言面上一滞,她偷偷看了眼连嬷嬷,发现对方也正焦急万分。

谢凉萤素来大大咧咧,不管这些物什,都由管着钥匙的连嬷嬷和记册子的清秋说了算。她二人早就瞒着自家姑娘,把一些东西倒腾出去了。也是清秋看谢凉萤不管事,所以心大得很,并未将账册上头给改过来。现下要对东西,必是对不上的。

连嬷嬷心中暗暗叫苦,这个小祖宗怎么打那天午觉醒来之后整个人都不一样了。但主子的话,下人哪里敢当面驳了去。当下只得道:“册子和东西太多,怕是今儿一日都对不完呢,姑娘且歇一歇,咱们明早腾出一天来对,如何?”

今日守夜的正好是清夏,待谢凉萤睡了,连嬷嬷和清秋正好能把账册给通宵改了。到第二日再查,那就没事了。自家姑娘向来心不细,哪里看得出新旧账册。只要混过去了这一次,自己下次仔细着些就行了。

可谢凉萤却怕日长梦多,想起前世的种种,心头越发急切了起来。

拗不过她的连嬷嬷只好取了钥匙,径自去开了箱子把东西拿来。清秋见她都没法子,也只得磨磨蹭蹭地把自己保管的账册拿来。

谢凉萤看了看壶中的茶水已是不多,便叫唯一服侍在身边的清夏去重新倒一壶过来。

取了新茶的清夏在半路上就被急疯了的连嬷嬷和清秋给拦住了。两人将她拉到不起眼的角落,苦苦哀求,希望她等下能在谢凉萤的面前遮掩一二。

“我同嬷嬷也晓得必是躲不过去的,也不知道姑娘怎么突然就想起要查这个。”清秋一张小脸都吓白了,“把东西拿出去倒换银钱,也是夫人的主意,我和嬷嬷不过听命行事。但东西少了,到底还是得我俩吃挂落。夫人同姑娘到底是嫡亲的母女呢,于我们这些伺候的又算什么呢。”

连嬷嬷从怀里掏出早就准备好的荷包,一把塞在清夏的手里。清夏掂了掂,还挺重的。想来一直以五小姐身边第一人自居的连嬷嬷这次也是真急了。

“就求清夏这一次,待下次夫人再叫我同清秋倒腾东西出去,拿来的银子咱们三人分了。”连嬷嬷朝心有不甘的清秋飞了一记眼刀。她也知道一份银子三人分比两人分少多了,可眼下哪里顾得上这个。有钱也得有命花才行。这事儿要真被闹大了,别说过去攒下的银子了,被绑了去见官,敢偷盗主人家,那是连命都不能留的。

清秋咬了咬下唇,对清夏允诺道:“姐姐知道我同夫人房里的柏秀姐姐一直关系不错,好姐姐且帮了我同嬷嬷这一次,回头我让柏秀姐姐在夫人面前替姐姐美言几句。姐姐再过几年也是配人的年纪了,姑娘何时婚配尚不知道呢,便是想给姑爷做小也没甚盼头。倒不如讨好了夫人,在家里头找个可意的,岂不更实在些?”

清夏冷笑,“早有好处的时候想不到我,如今却要拉我下水,怎么好事全是你们占了呢,凭白叫我惹了一身骚。姑娘这几日的性子可不比过去,连夫人都不敢拿姑娘怎样,我一个丫鬟哪里拗得过大腿。”她掂了掂手里的荷包,思索一番后还是收入怀里,“咱们到底处了这十余年,也罢。只此一遭,我也只能尽力帮你们遮掩而已,再想多,可不行。”

连嬷嬷和清秋对她千恩万谢,可心里却觉得清夏拿乔,自以为捏住了她们的把柄就能高人一等了。

连嬷嬷对着清夏的背影轻轻“呸”了一声。等她过了这次,看怎么收拾这个小蹄子。

清夏答应她们,自然心里有盘算。她根本不屑那些钱,只是怕连嬷嬷和清秋两个做贼心虚,见她不拿钱心里就不踏实。

相比同时分到谢凉萤身边的清秋而言,清夏更能守得住自己。这也是颜氏不让她沾手倒腾谢凉萤首饰的原因。对于连嬷嬷和清秋而言,对钱欲望太大,那么只要给钱就行了。清夏却是那种知道本分的人,她从未想过日后做了陪嫁后,让自家姑娘做主给抬房。对银钱也没有太大的需求,她一家子都是谢家的家生子,父母兄弟皆是本分人,不喝不赌不嫖,没甚太大的花销,一点薪俸在她母亲的打理下宽裕得很。

只是随着年纪渐长,清夏一直担心自己的婚配事儿。按她想的,能留在谢府和家人有个照应再好不过,但这由不得自己,得看夫人和五小姐怎么说。下人到底不是自由身。三房如今是颜氏说了算,能借此讨好,说不定还真能叫自己如愿。

虽说心里盼着能让颜氏给自己配个好人家,可要自己做对不起姑娘的事,清夏心里到底过意不去。自家小姐性子是跳脱了些,可对下人手是松的,从来没苛责过什么。

带着忐忑的心情,清夏跟在连嬷嬷和清秋身后。她见了谢凉萤后,连脸都不敢抬一抬,只觉得脸上烧得慌。

谢凉萤见她们三人同时而来,眉毛一挑,放下了手里的书,从清秋那儿接过了册子,亲自对起东西来。还没看几眼,眉头就扭到了一起。她指着册子上的一支七宝莲花簪,问道:“嬷嬷,这簪子呢?怎么没看到?”

连嬷嬷探头看了一眼,然后在东西中假装翻找起来,嘴上应道:“许是和哪个东西堆在一起了,嬷嬷找找看。”心里却叫苦不迭,那簪子三个月前已经被她拿去给颜氏了,得了的钱都和清秋对半分掉了,哪里还能再找到。

谢凉萤手指一滑,指尖停在一处,“这个多宝金项圈怎么也不在了?”

连嬷嬷心头发怵,故作糊涂地问道:“这个金项圈我怎么没什么印象?”她转向清秋,道:“是不是清秋你这小蹄子记东西的时候记错了。”

清秋是三人中年纪最小的一个,哪里能有连嬷嬷老辣,此时百口莫辩,不知该说些什么给自己开脱。

谢凉萤合起册子,冷眼看着连嬷嬷,“别把事儿往人家身上推,这项圈我是记得的。去年正月里祖母从宫里带回来赏了我的,我还带着这个入宫向皇后娘娘拜年了。”

清夏眼见谢凉萤起疑,忙暗中掐了一把快哭出来的清秋一把,上前劝道:“嬷嬷到底年纪大了,许多事儿记不清也是常有的。兴许……也是清秋记错了呢?毕竟她年纪还小,做事也毛糙。”

连嬷嬷一拍脑袋,“还是清夏记性好,我再回库里去翻翻,也许被我落下了。”

谢凉萤瞥了眼清夏,重新打开册子,嘴上缓缓道:“嬷嬷先别忙,咱们接着对,等会儿嬷嬷一并取来,免得一趟趟地跑。年纪大了,腿脚也不利索,跑的多了、急了,跌了跤,还不得说我不疼惜下人,故意叫你们受罪。”

连嬷嬷擦了擦额上的汗,讷讷应了。

清夏被谢凉萤那一眼看地再也不敢多说一句,只眼观鼻鼻观心地立在一旁装作壁上花。而清秋已经吓得两腿战战,她深知今日是绝躲不过去了。

将东西全都对完,已是快吃晚膳的时候了。颜氏身边的柏秀过来催道:“夫人唤姑娘去吃饭呢。”

谢凉萤门都没让人进,只回了一声,“跟娘说一声,我身子有些不舒坦,晚膳便不同他们一道用了。要是病了,也免得过了病气给他们。”

柏秀在门外不明就里,虽说听谢凉萤的声音不像是病了,但还是回去照样回了话。

谢凉萤把册子往桌上一摔,冷笑地看着呆若木鸡的三人,“说吧,怎么回事。十三根簪钗,五个项圈,三对玉镯,六个金镯。这些东西全去哪儿了。别告诉我是不翼而飞,你们谁都不知情。”

清秋虽贪财,可胆子也小的很,当下就跪在谢凉萤的跟前,不住地磕头求饶。

连嬷嬷嚎地惊天动地,一口一个老奴不知情,让谢凉萤看在自己服侍多年的份上,别绑了自己去见官。

谢凉萤冷眼看着她们做戏,心里有数,这必是有人在背后捣的鬼。丢的东西拿出去都够普通人家几年的吃喝了,若真是她们干的,为何不早早拿这些脏银替自己赎身,换个清白身家。奴为贱籍,有了这名头,子子孙孙都不得科考,女儿也嫁不得清白人家。何苦要做伺候人的,而不自己当家呢。

这些东西花了还有剩,能置办一份不小的家业,买几个新下人伺候自己了呢。

“谅你们也没这么大的胆子。说吧,是谁让你们这么干的。”谢凉萤在心里飞快地盘算,究竟谁胆子那么大,把手伸到了她屋子里,更甚者,把手伸到了三房。

是大夫人?不对,大夫人娘家家境殷实,父兄在朝中为官多年,哪里稀罕这些女子的东西。二夫人虽说嘴皮子不饶人,但顶多只敢眼红眼红别人家的钱。颜氏可是谢家祖母如假包换的侄女,敢和三房对着干,就是和谢家祖母过不去。颜氏……那就更没道理了。她若想要,直接来跟自己讨了,难道她这个做女儿的还能不给她?

清秋和连嬷嬷的哭诉在谢凉萤耳朵边不断嗡嗡,搅得心烦不已。她大手一指,“去院子跪着,谁都不许再哭一声。敢哭一声,就把你们全家都绑去见官。什么时候愿意说,什么时候起来。”

两人碍于颜氏的淫威,到底不敢供出她来。只得对视一眼,慢腾腾地去院子里跪着。

谢凉萤的院子里铺的是石子路,跪在上头一时半会儿还没什么感觉,时间久了就觉得腿疼痛不堪。偏谢凉萤见她们不肯说出指使者,心头恼怒,又让她们顶了十块砖。这还不算完,清夏在她的指挥下,不断地往二人身上泼冰水。

眼下虽未入冬,夜里也是寒风阵阵,冰水泼在身上被风一吹,越发冷的刺骨。清秋还好些,年纪小血气旺,连嬷嬷可就遭罪了,几次身形不稳,头上的砖头都要掉下来了。

谢凉萤穿着披袄,手捧熏炉,坐在廊下,就这么看着院子里跪着的冷的发抖的二人。

清秋艰难地抬头。廊下灯笼的烛光映照在谢凉萤的身上,头上的簪钗熠熠生辉,刺痛了她的眼睛。

终于她抵不住了折磨,扔下了头上的砖头,跌跌撞撞地跑到谢凉萤的跟前,带着哭音喊道:“是夫人!夫人叫我们干的!”

连嬷嬷本还绷着一口气,见清秋招了,身上也就没了劲,一下摊在了地上。头上的砖头掉下来正好擦过她的脸,火辣辣的痛。

“夫人……是夫人让我们干的。”连嬷嬷有气无力地道,“姑娘,可怜可怜我这把老骨头吧。夫人的话,我们哪敢驳了。”

竟然是……颜氏。

谢凉萤愣在原地,无论她怎么想,都猜不到。她第一反应是连嬷嬷和清秋在骗她。说破天去都没人信,亲娘会叫人来偷自己女儿房里的东西。可转念一想,颜氏都敢在马草里下药,想让自己坠马。坠马之祸可大可小,可是能丢了性命的事。一个想要自己命的母亲,还有什么是她做不出来的呢。

看来重活一世,能让自己知道很多有趣的事。

谢凉萤站起身来,看了眼天上挂着的皎月,吩咐道:“你们进来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红袖添香》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个性是使人操心[综]在线阅读第八节

    等到其他老师都去上课了,顾余辰才抱着陆杨使用他作为高考机制的能力——闪现。陆杨一醒来就发现自己已经睡在了自己的床上,厨房里面阵阵飘香。“顾余辰,我怎么回来了?”陆杨喊了声,“我晚上还有课呢。”顾余辰:“你是金刚?不用吃饭的?”陆杨:“我在学校吃啊。”顾余辰对着锅翻了个白眼,心说:你们学校饭堂吃的也是

  • 异界召唤人杰之第九章(9)

    早上六点,生物钟准时叫醒了中原中也。她睁开还带着睡意的双眼,掀开被子起身去卫生间洗漱。刷牙洗脸,把赭色长发梳好扎起。钴蓝色双眸一片清明的她走出卫生间,打开内侧镶嵌着等身长镜的衣柜门,开始换衣服。中原中也的衣柜里大部分是各种各样的机车服和夹克衫,还有不少一模一样的西装三件套。除此之外,就是少的可怜的裙

  • 寻遍世界补漏洞之超级英雄失踪

    威尔又一次在早晨敲响了塞廖尔家的大门,他的神情有些担忧,敲门声快又急。就算昨晚的电话中塞廖尔再怎么说明他在纽约的世交叔叔有多厉害,威尔仍旧有些不放心。他敲门的动作不停,唇角紧抿——这一次被汉尼拔抓走的可不是普通人。很快就有人来开门,威尔皱着眉看着面前陌生的英俊青年,忍不住看了看四周确认了一下,厉声问

  • 对你宣布心动第七章在线阅读

    杨峰站在一旁,望着一旁的若风,不禁望而生畏,这根本不是一个人,这是怪物!随便给谁,看到若风也都会产生这个心里的。“好了,到此为止吧!”此时,场外不知何时又出现了一个人。是李林,他是什么时候来的?景皓被旁边突然出现的这个中年男子吓了一跳,立马跳的老远。“李叔叔,你来了。”若风向着李林问好。“啊,那么快

  • 只是对你认了真在线阅读第7节

    打定主意,路誉决定先旁观一会,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而且路誉不想不清不楚的做了炮灰。艾英雄也是一个精明的胖子,虽然这次回去看来实力提升不小,也没有狂妄自大的去大擂台上去接首擂。经过短时间的嘈杂的议论声潮过后,很快有胆子大的学员上台去做那块试金石,当然教场最前方的十胜擂台还没有人上去。因为只有完成了五

  • 债主大人别惹我(完)在线阅读第四章

    墨雅确实忽视了一个东西,一个在墨雅知道后哭笑不得的消息,安妮竟然暗恋乔。没有比这更加让人无奈的消息了,墨雅听到的那一刻仿佛一阵惊雷砸入了心脏,这个关于暗恋的故事简直悲伤的不能再悲惨了,两个相互暗恋的人竟然会在前世同样落入孤寂一生的命运,是上帝错了吗?事实是虽然乔的品味不同于常人,行事也异常高调,或许

  • 火星情报局之天娱之王在线阅读第2章

    由于赵灵儿在炼丹上过人的天赋,因此大战之后她被北燕药尊麾下第一仙皇涂玉薇收为弟子,按道理她的修为应该就像那芝麻开花般,然而奇怪的是拜师之后的1000年时光里面,赵灵儿不光没有任何进步,修为还降到了仙者的境界。这让她的老师涂玉薇颜面扫地,几乎成了仙族耻辱。一怒之下将赵灵儿逐出师门。赵灵儿一时间成了仙族

  • 慕龙诀第六章

    是日,阴天。为了方便栩堂安写作业,将屋里的灯打开了,我还是比较喜欢蜡烛燃烧时的昏暗,就像人的一生,发出的光亮不是最亮的,但却能够真实地看见它完整地燃烧殆尽的过程,电灯就不可以了,即使坏掉了,我们也无法看见。我躺在廊下抽了一会烟,朝在屋里写作业的栩堂安喊道,“你的作业写完了没有?”他在作业本上写下最后

  • 霸道老公宠入骨第五章在线阅读

    第四章“音乐美食之旅”拍摄结束后,纪了迎来这一年第一个长假期。她在家里憋了三天,第四天下午被罗艺一通电话叫起来。陈陈敲门时她刚从床上爬起来,整个人恹恹的,把陈陈吓了一跳,“了了,你脸色怎么这么差,吃饭了吗?”“吃得饱饱的,可能昨晚睡太晚了。”纪了光脚,左脚踩着右脚背,随便搪塞过去。等罗艺上来,见她第

  • 开局就是大艺术家在线阅读第1章

    对了,风筝不更了,天地良心,我终于发现自己不适合写那种文,至少现在是,嗯。寒假可能会抽时间在这写几篇杂文,以后只更这个了,而且是那种学校布置的作业,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