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你独一无二第八章在线阅读

2022/6/24 18:35:52 作者:乔致 来源:晋江文学城
你独一无二
你独一无二
作者:乔致来源:晋江文学城
陪你走过一段路,路上有光,也有暗处。你牵着的手,是一生要抓紧的人;别弄丢了。甜味青少年恋爱,爱而不自知,渐渐深情未有假。关辰宇记得时光深处,在最美也最差的时刻,有个人陪同欢喜。如果再来一次,一样情深至此。两总裁的年少交集,攻宠受,一对一。剧场:关辰宇抓紧身边的人:“蓝堇行,你的体力不行,野外生存能力为零。”蓝堇行绕过地上的石块,“如果有机会尝试,应该能熬过三天。”关辰宇笑,“你的命就值三天?”“如果有你在旁,也许能长命百岁。”关辰宇挑眉,“这么说我是你的福星?”“目前看是。”“那以后呢?”“我不

“我的天,江畔选了第二人格?”

看到屏幕上剑齿虎最后做出的选择,南郭震惊地喊道。

“不会是之前的阵容有摇摆位吧?”可可也有些难以置信。

“应该是不可能,再怎么摇摆,也完全是强攻型刺客阵容,尤其是最后一手又补了号称‘绝对刺客’的第二人格,看来剑齿虎是下定决心要打强攻节奏了,可这会不会有些脱离版本呀。”

“他们竟然选择这么猛的阵容,咱们前期先不和他们打,拖到中后期直接干翻他们。”

浪潮队长章郃对队友说道。

背后的音响随即传来熟悉的开战声,以低沉而雄浑的姿态回荡在整个会馆。

“欢迎登临阿特鲁斯。”

好,现在比赛双方已正式进入游戏,由剑齿虎的危剑、娄扇、第二人格、危险游枪、大谁何对阵浪潮的狼烟、墨客、阎魔、刺之枭和壁障。

会馆内,在中央幕布闪烁着由鸟瞰的角度逐渐拉伸进入阿特鲁斯大陆后,在双方骑士山巅的守夜者殿堂,由两束通天巨瀑般的白光逐渐走出双方选手后。

一家粉丝团的领队手疾眼快地拔起一旁早已握紧的队旗,似经典的红军电影中伫立山岗鼓吹号角那样,卖力而近于疯狂的于空中挥舞,仿佛想把背后不断涨潮的呐喊声扇刮到更远更高处。

另一家粉丝见对方占用了那么长时间,仍丝毫没有减退的意思,猛的也举起灯牌与海报投入到巨大的浩海中。

杂乱而激动的击掀起一浪浪或大或小,或整或碎的声潮,似两股密度不同的海水在大陆架上躁动不安的追逐倾滚。

渐渐平息后,仍有一小段轻幽的不是对战队而是对选手个人的加油声,不时激掀起微弱的余波,仿佛洪流后吐露的白色泡沫。

场上半透明的反重力游戏舱在双方进入游戏后,便铺设出选手各自宿主的全身塑像,宛若一叶柱形屏风,隔断在舱内选手与场外观众之间。

而观众轰隆的呐喊传自选手的耳麦,也若隐若现地融化于阿特鲁斯大陆一泓干裂的惊雷中。

自天际直入殿堂地表,垂直而顶天架设的白光似戳破棉袋后泄落一地的纯白沙粒。

沙粒刺眼的程度又像将白炽的烈阳挤入榨汁机,榨出流溢着的单调的素色纯浆,白光鱼线般消殒间,第二人格从中走出。

殿堂地表由凹凸不平的黑色火山岩铺铸。

其中泛出的鳞光好像匕首,从外殿空旷的石阶长廊笔直的划向内殿,同召唤池后撕破面容般的山巅状半圆形祭台磕撞在一起,铿锵作响,在第二人格黑曜石般的外甲上露出一抹带刺的涟漪。

“好,现在双方选手已经跃下了骑士山脉向灵薄之森进发,从装备以及线路的分配上看都是正常传统的开局,没有看到什么套路。

诶,不对,老虎队邵然没有去解封下边线的守护塔,而是选择卡在五秒安全时间快速突破灵薄之森去提前占领央塔,这倒是个蛮新颖的打法。”

“嗯,这种玩法最近在欧服比较火,国服Rank里还比较少,联赛里出现这还是头一次。”南郭补充道。

“喂,周群,一会儿你大谁何先从下面刷,注意着我点儿。”

邵然的危险游枪在手掌般探出的高大树冠上来回跃动。

黑色皮靴上饰挂的马刺在游枪每一次落步枝丫时铿铛的发出脆响,仿佛黎明巷口处订书机般啃食着大地,又像空膛枪中干瘪的撞针。

身后深色的长袍大衣则时而在半空中被风拉扯成直线,时而拍击在枝干上,垂落的一角是倒吊的蝙蝠,其上起伏的扎起的银色发辫,则像黑土上一截断裂的枯骨。

“别怕,小伙子,哥一会儿刷完怪就下去帮你。”

宬洺一边在灵薄之森反反复复拉扯着损伤过半的血鹫一边不紧不慢地说。

“别,您只要别让对面章郃的狼烟过来,我就谢天谢地了。”

“怪有我俩拉着呢,你赶紧趁对面没人,把央塔占了。”

正说着,三头苍狼交叉嘶吼着冲向周群。

周群的大谁何反身跃起,一脚重踏在头狼的面额,借力向上腾身。

但同时第三只狼却又用力攀上另外两只狼的身体,金枪鱼一般向半空中的大谁何攻去。

两只头狼的冲锋原来不过只是跳板,第三只苍狼咧开皲皱的灰唇,翻出参差丑陋的尖牙重重地恶狠地咬在大谁何的侧腰,在锁子甲上刮擦的声音像是打铁。

游戏舱内周群腰部的感应套带随机显露出两排泛着红光的锯齿。

他朝上甩起左臂,左臂外附套的圆形钢盾倏地自外缘绽散开数把弯折的铁刃,仿佛环形开伞,连带着数阵突突迭鸣的清脆的出鞘声,就像多米诺。

随后便又垂直单臂全力劈下,砍到仍不断啃咬的苍狼雄厚的脖颈处,直到抵触至一根坚硬时,再一发力,苍狼似刚想松出口哀鸣,却在瞬间破散为一摊金币,斩首的脆响,仿佛砍断一横树枝。

紧接着,周群抬脚如向上扬起的铡刀,沉沉地甩在第二只苍狼的腹部,将其击掷出数米的姿态就像射门。

而最底部的苍狼刚想撤步,大谁何单手抚地一记侧腿横扫便子弹般坠击在它的侧脸。

痛苦的嘶嚎同飞荡的涎水与血被揉碎了堕入它的胸腔,却又像深海落石后没有回响。

大谁何扭过腰身将左臂圆盾向前抽甩而去。

飞速旋转的刃片割开了空气的喉结,在它还未发出声响时,便于正中破肚了远近苍狼的两个肢体,又在圆盾回旋后的再一次破肚声下,于旷野上打碎出两只金币垒砌的兽形骨架。

钢盾重新合于周群的左臂,因余劲未散仍在旋转着的银色刀刃,洁白的没有一点鲜红。

被击杀的苍狼1秒后,又倏地自原地复生为海兰色的兽魂,扭过身便向对方阵营的塔楼跑去。

这是“纯黑”自单机改革后新加的“兽魂军队”的设定。

即双方阵营的宿主在击杀非传说级、史诗级的陆地单位异兽时,阵亡的异兽可复生转化为击杀一方阵营的扈从。

并以兽魂的形态对对方阵营发动进攻,无限定时间,且由系统自身控制,届时对面阵营的玩家亦可通过击杀兽魂的方式获得一定数量的金币,但兽魂阵亡后不可复生。

在邵然举起水晶已经把央塔解封了将近一半后。

一旁暗淡的灌丛却忽然闪亮起三点、四点蓝白相间的萤火,形成了半闭合的一个环形火圈,将游枪团团网在了中央。

空气中除了燃烧时惯常的烧焦味还掺杂着一股味道特别的近于羊膻味般的野兽的腥气。

“喂,周群,你那儿见着相柳没?”邵然抱有一线希望地问道。

由于“纯黑”中没有以坐标的形式来固定每只异兽出没的位置,而只是划定一个大体的范围。

如血鹫主要分布在灵薄之森,苍狼则主要散布在灵薄之森以及其后的奥古斯洛草原,因而游戏中玩家通常借语音来交换彼此刷到的异兽的信息。

“没有,怎么了?”

周群的音响处除了人声外,还不时传来杂乱的长刀与狼牙的碰撞声。

“完了。”邵然心里陡然一沉。

这时一颗形状怪异的萤火蓦地亮起在邵然的背部。

邵然扭头顺着那束长针状的萤火向下看去,灯影明灭处,突然现露出一副干尸般极度扭曲的人兽参半的面容。

悬空于数十盏鬼火中,仿佛千疮百孔、褶皱破烂的塑料袋,毫无支撑的停滞在邵然的脊背,仿佛单细胞生物般一张游荡的人脸面具。

凸出的眼球没有瞳孔,只一色惨白,却来回翻动着,直盯游枪的双眼。

其牙齿全部外翻,双唇像两张死皮,一个耷落着连到抽搐着的长条状红舌,一个则向上粘附在似被捣碎的只剩一个脓包般模样的鼻翼下,如一块随意裁剪的卷曲蛇皮。

邵然身体一抽猛地向一旁跃起,注视着已经燃起了数十只触手的相柳鬼火,倒吸一口凉气,眼看着央塔还差一点便彻底解封,没想到这么快便遇到了传说级异兽。

只见相柳鬼火横亘在央塔前方,触手宛如长发,从其脸后甩出,环绕着头部来回游移,映射在背后央塔尚未消散的巨大绿色幕布上,仿佛一只狰狞的狼蛛。

邵然一只手刚抚到枪袋,对方的两根触手却突然交叉作x状鞭笞袭来。

邵然前翻的同时,从两侧腰间快速拔出双枪对准相柳的面部便拼命扫射。

枪口激荡出的金色闪光几十发后便烧红了枪管而变得滚烫。

蒸散出阵阵卷曲的白烟向上空升去,却又一下被分劈开来,一根疾驰的触手拖缀着鬼火,俨然一条湛蓝色火鞭,直直的抽向游枪的面部。

邵然刚想往侧旁闪去,另一根触手却忽然从腋下穿出,翻转着向他的腹部猛烈地钻插而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的宗门有点怪之第六章(6)

    陈意美透过落地玻璃窗看着外面藤架下的两个人,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她转身吩咐刘姨,“刘姨,两个孩子念书辛苦了,你给他们准备一点喝的。”“好的,夫人。”刘姨转身进了厨房准备。陈意美跟着刘姨进了厨房,“刘姨,你发现没,筱筱那孩子,最近懂事了好多。”刘姨说:“发现了,从医院里回来就发现了,我这两天还看她学习

  • 表妹软玉娇香在线阅读第9节

    青铜香炉之中的紫红相夹的香也已经燃到了底。“停笔!”高台之上的夫子张开吐出两字道。天晴看着各处,发现有些求学之人脸色古怪,握紧的毛笔却停止不动。夫子在高台之上,把这些人的容貌一一记住,开口道:“休息半个时辰,随后会有人带尔等前往射击场与马场考‘五射’‘五御’!”天晴等人也是依次离开了‘三省’教室,来

  • 从明星变成偶像绝望中-绿色的希望

    在大陆的这一头住着一些普通的人类而这些人类每天都被兽族的侵占、骚扰、抢杀、俘虏,经过了很多年过去有一些人站出来了他们开始打造自己的武器它们准备要奋起反抗他们也不甘落后每天都遭遇到不同种族的欺凌上帝对它们很不公平没有特殊能力也没有魔法。一位名叫艾琳的中年女子他带领着一些强壮的男人每天都去翻山越岭不间断

  • 梦蘧蘧在线阅读第六章

    唐笑笑拿着手机的手晃了下,灯光在唐岫的脸上一晃而过。吸引了他们两个人的注意。唐岫直接跑了过来,看她还慢慢悠悠地走,道:“地上有蚂蚁啊?走那么慢!”何翩翩被他丢在后面,她知道这或许是个误会,但她不打算这么算了。何翩翩走过去,一把拉住唐岫书包带子,用力往后面一扯。“地上没蚂蚁我也这么走,天这么黑我要不小

  • 富贵逼人在线阅读第三节

    精诚中学操场上走着两个还有一点稚嫩的年轻人。虹辰没想到接下来的决定在今后是多么至关重要的一个决定。“夏俊,不瞒你说,我不是你看到的这么简单。具体怎样我还不能告诉你。你只想问你,愿意跟在我身边一辈子吗?如果愿意,你会吃很多苦,甚至丢了性命,甚至会离开家人很久很久。可你一旦成功了,你将会是受很多人敬仰的

  • 我在无限开无双之第三章(3)

    秦家道歉的速度非常快,大清晨,京兆尹秦文顺便押着他那不成器的三儿子,亲自到萧府上道歉。萧公公一早就入宫了,萧泽晾他们在府外等候了一个时辰,才慢悠悠踱着小步,吩咐仆从:“请秦大人进来吧。”理论上来说,他这个正一品的太傅比正三品的京兆尹,可是高了两个品阶呐。不过满朝文武都不太把萧泽当做一回事,那又要另说

  • 都市之人生模拟在线阅读第10节

    第十章“她不要你你就去我家。”许君远这话说的诚恳。江林染终于不再哭得那么伤心了。许君远见她止住了哭声,和她一起贴着墙根站着,江林染抽噎地有些累,一歪脑袋靠在了许君远的肩膀上。江林染灼热的呼吸喷薄在他的侧脸上,许君远从没有照顾过别人,他本想把江林染推开,但身体却不由自主地僵住了。听完班主任的讲述,林清

  • 网游之天弑皇罗在线阅读第8节

    沙盗(7)那天夜里大家都睡得很沉,徐惟诚下令留下守夜的几个官兵也不知怎的,通通睡死了过去。大军对于逐渐逼近的危险浑然不觉。等徐惟诚察觉时大军已经被那群沙盗包围得水泄不通。皇帝昏庸,奸臣当道,百姓生活疾苦,西北地区很多人为了生存都去做了沙盗流寇。嘉岩关一带更是沙盗猖獗,烧杀掳掠,无恶不作,很多人都是闻

  • 网游之小兵当道第三章在线阅读

    就在慕容晨离开村长哪里刚想去找个怪物等级高的地方去刷级的时候。“老大!就在这个小子!他可能是隐藏职业!”皇朝飞龙道。“没错没错,老大就是这个小子,我亲眼看到他一瞬间秒杀了五六个怪!”皇朝奶牛紧跟着说。“哦,是么,我来看看!”皇朝乘风说道“呦,这不是我们的慕容二少么,被逐出家族后过得怎么样啊,哈哈。”

  • [综]论异世界穿越的梦幻开局如何生存下去中央神山

    李青敬畏地看着他们,不禁小声问道:“你们该不会真的是神仙吧?”老者失笑地摇了摇头,说道:“不是。这世上哪有什么神仙啊,就算有,其实也只是强大的人类而已。”“那两头妖兽的尸体怎么消失不见了?”他心中有些不可思议,这完全超出了他的理解范围。那少女瘪了瘪嘴说道:“那是空间戒指,你连空间戒指都不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