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一拳超人之无证崛起之天劈英才!(2)

2022/6/24 19:05:15 作者:羽国大殿主 来源:飞卢小说网
一拳超人之无证崛起
一拳超人之无证崛起
作者:羽国大殿主来源:飞卢小说网
一拳超人篇结束,FATE/ZERO篇开启。这将不是你所熟悉的FZ,这是你从未见过的圣杯之战,遵循圣杯的召唤,来自亘古未来的15名英灵,齐聚在一起,展开前所未有的浩大圣杯之战当大秦始皇帝嬴政遇上最古之王吉尔伽美什,当青莲剑仙李白对决骑士王阿尔托利亚,当兰陵之王高长恭遭遇长江骑士兰斯洛特,当霸王项羽枪指迪木卢多……徐福,阿青,钱学森,蓝胡子,伊斯坎达尔,山中老人。一个个你熟悉又陌生的英灵将粉墨登场,在世界早已准备好的舞台,展开最精彩的战斗!(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老道,别急,我是人啊!”林易一闪避开老道的桃木剑,不想跟他起冲突拼命解释道。

“哼,僵尸本来就是人变的!”

老道士丝毫没把林易的话听进去,右手拿剑,左手拼命舞动,像是在刻画什么,而后点在桃木剑上,顿时黯淡无光的桃木剑散发出刺眼的金光,老道士纵身一跃举着桃木剑就往林易x口刺去。

嘶~

“老头,你再这么不讲理别怪我不客气!”

林易只受不攻,数十回合下来体力有些不支,一个不注意被老道士在膀臂灼烧出一道血痕,他有些怒了,可是在人性的驱使下又不想攻击人类。

“躺了数百年的僵尸居然学起了现代人说话,真是可笑至极!”

老道士也有些动容了,眼前这个僵尸与他以前所遇到的有些不同,但是看着他那破烂不堪的清朝服饰又觉得只是他的逃命之举。

只见老道士又从怀中掏出一个宝葫芦,揭开葫盖,一团团赤色火焰如鬼魅般缠.绕在林易身上,剧烈的灼烧让他眦目欲裂,狠狠的盯着老道士:“该死的老头,这是你逼我的!”

意念一动,一柄如皎月般透亮的细剑突然出现在林易手中,这正是太阴剑,只见他挥动剑身一剑斩向葫芦,老道士暗叫不好,欲盖上葫芦收入怀中,可是太阴剑是何其厉害,专门克制至阳之物,区区一缕剑气就将那葫芦震的残破不堪…

“哼,小小僵尸,能耐我何!”

老道士冷哼,倒也是果断,直接扔下葫芦,从怀中掏出一张紫色符纸,口诵咒语,从食指咬出一滴血滴上去舞动了一番,而后一剑刺穿……

林易蹙眉,这情节好像在众多僵尸片里看过,似乎是引雷之法。。。大叫不好,而后脚下生风,快速朝外逃去。

顿时乌云密布,四周的气氛都变得凝重起来,只见老道士大喝一声起,一道紫雷扑头盖脸的劈向林易,即便他先跑,可是雷的速度谁比得上,一个眨眼就追上了他,所过之处都是生灵涂炭。

“吗的,老子不想刚重生就被雷劈死啊!”林易边跑边骂,那老道士早就不见踪影了,而紫雷却还不依不舍的追着他,一连跑了几公里,眼看马上就要跑不动了,可那破雷还追着,这让他感觉到了危机。

“主人,让它劈!你这具身体可是尸王将臣的直系后代,加上有太阴剑在应该劈不死你,不然它会一直追着你!”

关键时刻伊萌的声音在林易脑海响起了,可是这个建议,,似乎不太安全啊。

“吗的!老子就让你劈个够!”

林易指天怒骂,立身在一个空旷地,手把太阴剑举过头顶护住头颅,轰~,紫雷翻涌,倾泻而下,直直的劈在林易头顶,刺眼的雷光把方圆十几里照的通明,林易被雷光吞噬早已不见踪影,若不是在这荒山野岭,说不定这巨大雷光都足以颤动整个华夏了。

从伊萌那林易了解到,这个世界虽是僵尸先生的世界,可是却与他以前的世界是平行的,所以这个世界除了妖魔鬼怪多点,荒山野岭多点外,其他的还是跟他以前世界一样,该有明星有明星,该有美女有美女。

紫雷渐渐退却,四野焦炭遍地,被劈的地方只留下一个巨坑,十几丈深,里面漆黑一片,除了一些黑土基本上什么也没了。

嗖嗖~

夜色有了淡下去的痕迹,晨曦渐渐拉开序幕,只见那一夜没有反应的巨坑空爬出一个全身漆黑,手却拿着一把洁白细剑的人来,那人正是林易,他直接被雷劈的晕死过去,中途也醒来过几次,可是看着自己那全身裸.露出的白骨,又被吓晕了过去。。。直到现在他身上的伤才好了一半,虽没有露骨,却也血丝连连。

“伊萌,你给我出来!都是你出的馊主意,你叫我现在怎么出去见人!”林易在脑海中大叫,实在是看不下去这具身体的血肉,看着就有种做呕的感觉。

伊萌委屈的小声道:“我只告诉你不会被劈死,劈成这样我也不知道啊!”

“我不管,要是叫我这样出去见人,还不如让我死了算了!”林易一副要暴走的样子,然而却捡起地上一只被劈熟了的兔子啃了起来。在他达到行尸时,就可以像正常人一样通过普通的食物摄取营养,而且犬牙也可以收放自如。

“有个办法不过…”伊萌讲到一半欲言又止。

“快讲!吃也吃饱了,该出去泡几个妹…”林易拍拍肚子,猥琐的回应伊萌。

“用九十积分兑换一颗美颜丹,能快速恢复这些小伤势,而且还能让主人你的脸更加帅气!”

“换!”林易听到能让他变的更加帅气,眉都没皱一下直接说道,不管积分是什么东西,泡妞最重要。。

不一会儿,一颗粉nennen的药丸就出现在他手中,刚一吞下去,身体噼里啪啦做响,伤口飞速复原,一根烟的功夫,地上掉落一对焦黑的污渍,那都是从林易身上褪下来的死皮。

此时要不是他穿着破烂的清朝服饰,长长的辫子垂肩,皮肤比刚出生的婴儿还要滑nen,很容易将他联想成嫡仙。

满意的点点头,脚下生风纵身一跃化作一道黑影朝都市消失而去……

大家收藏啊!每天稳定更新!后面更精彩!【僵尸暴乱!】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女配就要该宠上天[穿书]之从天而降的奇遇

    天有些灰蒙蒙的,已经入秋了空气带着一丝丝凉意,路上行人已经有人穿上了毛衣。云逸走在路上往家里赶去,今天灭绝师太又在大发雷霆了,整个公司都笼罩在她的低气压之下,说话都没人敢大声,这朝九晚五每天匆匆忙忙的日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云逸自嘲的笑了笑,自家爹妈给自己起名叫云逸,希望自己可以像云一样闲适,可

  • 晓青你别跑在线阅读第六节

    一心想出国留学读研究生的洪诗霜被吓的赶忙称是,购物车里的东西越来越多,什么莱卡单反相机,宋吏说留学拍照用,又花了100万买了一块欧米茄女士手表,说是送给洪诗霜的出国礼物。零零总总购物车里的东西总价达到了200多万,洪诗霜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宋吏当即表示理解,毕竟自己突然有钱的时候也想大哭一场,不过稳住

  • 娱乐:从观众到巨星在线阅读第四节

    小白狐跟那两个修行者斗了一场法。她成功用幻术将他们困住,而自己也受了点伤。虽然很疼,但她还想继续战斗,只是在小伙伴糖揪儿的劝说下,她最终还是逃了出来。后腿被打中,流了很多血,那个修行者的武器上似乎涂了药,小白狐自逃出来后,就感觉脑袋越来越晕,眼前天旋地转的。中途她还差点掉进山沟沟里,如果不是有糖揪儿

  • 血色黎明二战篇之第一章(1)

    《二次初恋》文/有厌01鲜花配美人。像姜阮这样的女人,配得上的只有刺手玫瑰。够娇艳、又够狠厉,让人着迷、却不是谁都可以轻易接近。宴会厅中觥筹交错,灯光辉煌,周边花簇装饰全是从巴黎空运来的路易十四玫瑰。玫瑰花娇艳夺人,这是主办方最诚恳的欢迎,只为博美人一笑。韵律绵长的古典乐,衬上人比花娇的美人浅笑,小

  • [左耳]许你一世安好之亲妈来了(5)

    上辈子的今天是个大日子,秦玉镯来学校看舒宁了。坐在教室里的舒宁盯着黑板,手里转着笔,神游天外。班主任敲了敲门,英语老师抬了抬眼镜才看清楚,马上开门询问,班主任跟她说两句,才对着舒宁摆摆手。看老师精神奕奕的样子,肯定很开心。也是,一个无父无母又死了姥姥的无家儿童,忽然有妈找上门,谁会不高兴呢?班主任带

  • 致*******]赤霞

    “没想到时隔千年,你还是没有忘记那些往事啊!”就在楚墨尘回忆往事的时候一道惊若天鸿又非常柔和的声音便在楚墨尘旁边响起!“这些事我怎能忘记?”楚墨尘下意识的回答道!“也是,如果一个人强大的时候忘记了他软弱的时候,那他便不是真正的变强了。一个人只有记住了因为他的软弱而害的人,那个人便是真正的变强了,真正

  • 空军:从鹰隼大队开始签到第六章在线阅读

    当时间回到正轨,26也带着新进人员们进行基础训练,新进人员们也见识到了曾铎宇他们的训练是有多累,训练场上根本见不到人,一晃眼3天过去了,张辉也从禁闭室出来了。这天张辉和夏磊又闲太阳太大,悠哉地偷着懒,一点一点消磨时间“你说,我们这样是不是不太好啊”夏磊突然放下手中的东西跟张辉反思道“怎么了?”“你说

  • 网游之独占鳌头第7章在线阅读

    ***********有种不好的感觉*************欧阳踩在潮湿的泥土上,身后的木屋已经越来越远,虽然他想要极可能的表现出一种无畏的样子,不过那贼头贼脑做派,只能突出猥琐的本质。加上腿依然有些软,走起来也是含胸驼背,撅着个屁股,怎么看怎么像长了痔疮的官兵。四周并不是一望无际,反倒是除了脚下

  • 总裁强爱:小娇妻乖乖受宠克隆银行

    一个穿着考究,梳着短马尾,留着小胡子的男子正在打量密闭容器里的齐涛。男子的左右分别站着一个穿制式服装的助手。男子是合众国克隆银行HY大区第12分区的负责人,名叫王良。克隆银行主要进行对克隆舱体的管理,并为激活克隆的客户提供康复服务。克隆仓的发明和应用是人类成为已知宇宙主导的关键,克隆银行在克隆仓的推

  • (樊振东乒乓)陪你度过漫长岁月在线阅读第五章

    顾淮宁见舒颜装鸵鸟,也没再开口,两人就这么一路沉默着到了大河村。牛车还没进村,车上的村民顿时就扯着嗓子嚷嚷起来:“桂花!你家建业回来啦!快点来看看!”村民们团结,有那在村口忙活着的人一听这话,连忙往田桂花家跑,大嗓门嚷嚷了一路:“桂花婶,建业哥回来啦!”小孩子们同样嚷嚷起来,一时间大半个村子都能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