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世家侯府:嫡女悍妻第5章在线阅读

2022/6/24 17:13:45 作者:酥酥 来源:掌阅小说网
世家侯府:嫡女悍妻
世家侯府:嫡女悍妻
作者:酥酥来源:掌阅小说网
振国侯府:世代簪缨,钟鸣鼎食。一朝醒来,她成了镇国将军府最后的大小姐,受尽皇上爱护,太后疼爱。他一个表面纨绔不堪的侯府公子,两大青楼爱好者忽然就撞倒一起。“要我嫁给他?当然可以!”蔺姝染笑得比狐狸还要狡猾。薛止言抹了一把冷汗,“娶就去娶,看谁先服输!”两个欢喜纨绔,不是冤家不聚头,整个镇国侯府被闹得鸡犬不宁。

发现谢茵竟然也在这个宿舍后,李潇潇虽然觉得有点巧合的过分。但她也没有太多想,在稍微的休息一下。感觉身上不冒汗后,她便又去了旧寝室拿东西。

现在的新寝室跟她以前的旧寝室隔着一段的距离,这次李潇潇把自己在旧寝室的所有东西都打包后,才一次一次的搬了起来。

她现在的这些东西,都不是第一次买齐的。买的时候感觉没什么,但是等搬地方了,她才感觉到了吃力。别的不说,就床上的东西,她就搬运了两次。

但不管怎么样,后来又跑了三次趟后,她就把自己的所有东西都搬过去了。

她新入职资料上填写的上班时间是明天,刚才的内勤经理,也明确的跟她说了让她先搬寝,等处理好一切后再过来的话。所以李潇潇明白,今天她即便去公司,也是不算工资的。所以她便真的不急切了,便慢慢悠悠的收拾了起来。

中午时间,李潇潇一直以为这个宿舍里会过来一两个人。但大家都没有过来,所以李潇潇乐的自在,连忙擦拭整理起来。

重新铺好床,拿抹布擦拭好那个唯一空着的柜子。在柜子的下面,放上自己常穿的衣服,最后把自己零食等都放在上面的柜子里。随即感觉自己一身汗臭味的李潇潇,便拿着洗漱用品进了洗手间,飞快的冲了一个战斗澡。

等她裹着毛巾再次从洗手间出来时,李潇潇便发现寝室有人了。

“那个谢茵你好,我是李潇潇,我是新搬过来的。”

整个寝室,只有谢茵床铺上的帘子被拉了下来,依稀看到她躺在床上后。出了洗手间,有点惊讶有点尴尬的李潇潇只能立马道。

李潇潇自认为自己够礼貌够友善,但她开完口,里面的谢茵却立即举着手机朝她看了过来,然后毫不客气道:“你叫谁谢茵呢,我今天二十三了,你才几岁就直接叫我的名字。出门在外,难道你爸妈就没有教过你看到年纪比你大的要叫姐姐吗?”

“……”原本还高高兴兴的李潇潇脸色一下子涨红,她心里再也没有什么要交流要礼貌的想法了。脸上火辣辣的,心里有些委屈,感觉对方在故意挑刺欺负她,内心深处又感觉自己好像真的叫错了。而且对方还提到了自己的父母,这一刻在羞耻不好意思过后,李潇潇却是真正的讨厌起这个女人来。

“你说我就说我,不要说我爸妈!”她在心里大喊着,但面上却是一片怯懦。转身迅速的换上自己的衣服,正常的在脸上擦了一点乳液。随即李潇潇再次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床铺,然后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发现现在已经是下午上班的时间了,她才没有再犹豫。翻出梳子,随便的梳了一下头,然后她便拿上手机跟钥匙直接往外走了。

“哎,那个——”

在李潇潇要走出去时,刚才因为李潇潇的沉默,也一下子沉默下来的谢茵轻微咳嗽了一声。然后突然道:“那个李潇潇你就这样去上班吗?带个本子跟笔,不然要挨说的。还有——”

“碰!”

宿舍门在这个时候突然的关上,看着被突然摔上的寝室门。谢茵吓了一跳,随即直接气笑了。

“小姑娘就是小姑娘,要不是看你小,我才不教你呢!”心中气愤着,随后靠在被褥上的谢茵继续刷起自己的手机来。并且在心里暗暗告诫自己,以后再也不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了。

摔了门出来的李潇潇,一出来心情就变好了。现在距离下午下班还有三个多小时,今天一白天都没有吃东西的李潇潇。先跑去外面的快餐店吃了她的十元大餐,然后才向工业园走去。

在走到工业园外面的小超市时,李潇潇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进里面买了一个3块钱的笔记本,又买了一只一块钱的黑色签字笔。

一番折腾,李潇潇原本湿着的短发就已经干了。等她拿着笔记本跟签字笔进公司时,她就又是早晨那个清爽有礼貌能说会道的小姑娘了。

“经理!”手捏着自己的小本本,等到了国内销售部后。李潇潇便走了进去,直接敲了安经理的办公室房门。

“来了啊,关上门进来吧!”对方和善着,在招手让李潇潇进来后,对方让李潇潇坐在她的对面。然后她便简单的介绍了一下国内销售部的人员架构,以及李潇潇的主要工作。

在粗略的介绍了几句后,吕经理抽出了几本公司的宣传册跟产品资料便直接放在了李潇潇的怀里。

“这个岗位具体做什么,你具体要会什么,也不是一朝一夕能说清楚的。你刚来,我也不会立即给你安排工作的,总之我先把你介绍给公司的其他内勤跟业务。你先看一下这些资料,先观察一下别人是怎么工作的。等你看个两三天,我再正式安排你的工作。”

对方这样说着,然后就带着李潇潇去了办公室里。然后拍着手,把李潇潇介绍给了外面大办公室里的十几号人。

她快速的说着大家的名字跟岗位,但实际上李潇潇并没有记住多少。她只是下意识的说着你好,只是下意识的点着头。

等吕经理带着她转了一圈后,并且给她指定了一个教她的师傅后,随即对方就直接进办公室里。

李潇潇有点懵逼,她拿着对方给的那一沓资料。下意识的坐在公司给她安排的位置上,最后只能干瞪眼。

办公室里大家该工作还是工作,该接电话还是接电话,该敲击键盘的还是继续敲击键盘。刚才吕经理把她介绍给大家时,大家都对她礼貌性的点着头。但是等经理一走,整个办公室便安静了下来。

在安静了一会后,办公室的人在工作时也开始聊天起来,也开始互相说笑了起来。

李潇潇认真的观察着四周,随即她便意识到,她貌似好像被排挤了。排挤就排挤怕,反正她也不是没有被排挤过。

原本对这里的工作抱着很大热情的李潇潇略微有些受伤,随即她便沉默了下来。然后按照吕经理说的,开始翻动那些资料。

这些资料总共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日新公司的总体人员架构和整体的公司介绍。而第二部分,则是重点说产线跟商品。最后还重点介绍了公司的辉煌业绩,写明公司跟国内外的那些大企业有过合作。

看这些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公司牛逼,在发现自家公司产生出来的小模组畅销国内外后,连李潇潇都惊了一下。

但在慢慢的看出门道,发现产品宣传册有点夸大其词后,李潇潇便有点哭笑不得了。

册子上写着公司员工1500人,但李潇潇知道其实只有一千多一点点。所以因为这个,李潇潇便明白这上面很多东西应该都是有夸大的成分的。

快速的翻完产品宣传资料,最后李潇潇看起公司的人员结构。她在上面,再次看到了除夕夜给她发红包的谭总,也看到了自家生产部的老大。等翻着翻着,李潇潇终于明白她是什么阶层了。

在这个谭总领导,底下国内销售部、国际销售部、研发、运营,生产、人事后勤,等等几个老总下面。还有无数个经理,而在无数个经理下面,才是小小的她。

她来这个国内销售做内勤,以为自己只是归里面吕经理管理,以为对方的官职很大。现在她才明白,吕经理的上面,还有无数个大区经理。大区经理上面还有一个总经理,总经理上面还有销售总监,总监上面则是公司的老总谭总。

而这里的内勤都是划分区域的,她们七八个人虽然坐在这里,归里面的吕经理管理。但除了这个,各个内勤,又被划分到了各个大区,开始负责各个大区内的各联络点的工作。这样的情况下,这里的内勤,又由一个大区经管理着。如此的情况下,这里的每一个内勤,就是有两个上司,总之很微妙。

这一天的下午,整个下午,李潇潇都是在坐着看资料的。直到下午五点到了,那个带她的,一直在忙活的内勤,才转头对着她说道:“美女你可以下班了,明天早上九点前过来就可以了。过来时,记得带上你的杯子。还有我们的洗手间在右边走廊尽头,想上厕所,你可以直接去上,没有人会限制你的。”

“谢谢高姐!”对方年纪不大,看着也才二十出头。要是平时,李潇潇一定觉得她大不了自己几岁,所以不好意思叫对方姐姐,所以直接叫对方名字了。而且还肯定傻帽的以为对方肯定不愿意被她叫老,肯定也愿意让她叫名字。但此刻在经过中午的被羞辱事件后,李潇潇明白了厂子有厂子的规矩,上面有上面的门道。不管在什么地方,论资排辈都是少不了的。所以在对方冲她善意提醒时,李潇潇立马叫姐姐,立马嘴巴甜了起来。

“呵呵,你真的十六岁啊?”李潇潇一叫对方姐,对方的表情果然就变了。然后跟李潇潇第一次的,说起了家常。

“嗯,我十五岁来厂子,在底下干了一年。我有很多东西都不会,以后麻烦高姐你了。”

见对方态度改变,李潇潇立即抖起了机灵。

“没问题,我们这个工作其实挺容易的,就是有点忙!”

对方立马答应了起来,就在李潇潇跟高悦说话时,另外一个正在整理东西的长发女孩,则是看着她们直接道:“小丫头你先别管工作不工作的,麻烦你先弄个智能手机。我今天本来想把你拉到工作群里的,但看见你的手机是那样的,我只好忍住了。总之我也不是嫌弃的手机不好,但我们的工作需要手机,所以我建议你赶快解决!”

对方毫不留情的说着,等说完后,她便背着她的小包包,迅速的离开了。

“那是欧阳,等你跟她熟了,你就知道她人其实不错了。”见李潇潇有点尴尬,高悦立即打起圆场。随即她便催着让李潇潇赶快下班了,说她耗在这里也没用,不用浪费时间。

对方这样说着,李潇潇自然要照办。但等她拿上自己的东西要离开时,高悦却又忍不住再次道:“那个潇潇,欧阳说的是对的。我们上班是用手机打卡,平时的工作群也都是需要手机登录的。你才上班,所以领导还没说让你打卡的事情。但过一两天吕姐肯定会说,所以我也建议赶快买个手机。你有钱就去买个新的,要是暂时手头不方便,你可以暂时买个二手的。总之那个东西不贵,你不用太担心的。”

对方礼貌着,李潇潇笑着点头。等笑着出了办公室后,她就哭丧着脸颊了。

“哎!”身上只有五百的李潇潇,轻轻的叹着气。在考虑再三后,李潇潇决定尽快搞定手机这件事情。

对于自己的新工作她想了很多的很多的,但她做梦都没想到,来这里的第一件要紧的竟然是搞个手机。

她在心里郁闷着,但是等出了电梯,出了公司。看到外面还挂在天上的金灿灿的太阳后,李潇潇却一点都不郁闷了。

她来日新一年多了,因为工作的原因。她白班都是早晨8点半过去,然后晚上九十点下班的。而晚班,她则是从下午直接干到凌晨,甚至早晨的四五点的。

来这里这么久,她从来都没在这个时间下过班,从来都没有见过鹏城太阳落山的情景。此刻站在大太阳底下,站在一群正常上下班的男男女女中间,她由衷的有种特别幸福的感觉。

说来可笑,以前的她,从来都不觉的太阳升起落下有什么稀奇的。也从来都不觉得正常睡眠有什么重要的,因为不重视睡眠贪图玩游戏包夜,她甚至付出了自己的生命。可在这里,在经过整整一年的日夜颠倒,在经过一年时间,晚上工作,白天补觉的特殊时期后。她才明白了正常作息的重要性,才明白一个正常睡眠的重要性。才明白随着太阳早起上班,看着太阳缓缓落下。然后准备吃晚饭,准备正常睡觉休息是多么的重要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掌阅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玄幻大唐之最强皇子之打我

    黑衣妖怪的声音十分嘶哑喑沉,仿佛很久没有说过话似的。路小白顾不得别的了,黑衣妖怪的周围,除了数具生死不知的人外,还有一地歪倒在地上、生死不知的————鸡!路小白放出神识,有的鸡死了!有的鸡还活着!那几个人也都还活着!其中一个中年男人再不救他他就要没气了!还有一地的鸡!有的鸡都快死啦!路小白赶紧走到中

  • 逆天玄墨之任务?抱歉 我真的能做好吗(2)

    2任务?抱歉我真的能做好吗我很慌张,莫名的失声让我很慌张,而慌张使我失去了最为基础的判断力。明明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却做不出对于当下的我最为有利的判断,在不知所措的情况下,我只得跟着这个眯眯眼,龙人族的汉斯&西蒙。然后我就被带到一个类似于酒吧的地方......类似于.......并不是酒吧,这里有供人

  • 海贼王之无限能力者之挑唆

    王氏身强体壮,无病无灾。她愿意伺候,石梅乐意之至。一时起床,王氏果然早就候着了。王氏伺候石梅梳头,手法熟练,看来之前没有少在贾母跟前伺候。石梅不声不响闭着眼睛任凭王氏伺候,既不推辞也不询问她为何大清早的前来伺候。元春不足半岁,王氏每日无论多晚,都会去东苑看过元春之后,方才回房歇息。对此,石梅还是很佩

  • 织田小姐今天结婚了吗[综]收录册(上)

    终于,在结束了一天疲累的工作后,我回到了我的小公寓内,看着空落落的屋子,心里不禁涌出一些失落。我的前女友,现在会在干嘛呢,还是像以前一样,躺在床上,等着某个人为她洗袜子吗?我不知道会不会有人像我一样对她好,但我知道他的干爹应该还是蛮有钱的,毕竟开着小宝马。嗯?干爹?这一刻,我似乎明白了什么。“你是个

  • [娱乐圈bts]猫主子撒娇记在线阅读第9节

    再去往藏宝阁的路上,就碰见了72岛主,36洞主,刚一过来就被王超打趴,这些家伙倒下了还不忘说你们是谁,弄得王超哭笑不得,在天山童姥运用生死符的情况下,一群洞主岛主眼前的小女孩是天山童姥王超在把画给了天山童姥,拿到了逍遥派的一些书之后,就离开了灵鹫宫,要去发展逍遥派。如果要发展逍遥派的话,应该先选一个

  • [我英]感谢永七让我不再方张在线阅读第4章

    第四章进阶玄师乔夏双眉紧皱,仔细研究着秘籍的第一式朝阳破晓,第一式出自清晨太阳升起驱散黑暗之天象,朝阳的力量足以撕裂黑暗破晓而出。乔夏演练着各个招式,感觉自己的招式空有其表,反复演练总是找不到其原因。第二天,乔夏迎着朝阳再次演练第一式,他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有种异样的感觉,是朝阳的太初之力让他的招式

  • 丝玉奇缘在线阅读第二章

    福满楼B大旁边消费最高的一个酒店,陈渝凡能够在这里请萧纲等一众所谓的室友,看来一定是有什么大事宣布。不然的话,以其对待萧纲等人的薄凉,怎么会在这种地方请萧纲等人呢。“先生你好,请问是否预约了。”一进福满楼,服务员就直接迎了过来对着萧纲问道。“已经预定好了,就在212包间。”萧纲对着服务员说道。“好的

  • 再见那年晨晓微光之银河(诗)

    窗外的车水马龙我却仿佛瞥见了一道银河就在路的对面好像被月光照着河上漂流着苍白的星星闪耀的光刺进我的烟波我被这道光刺的闭上了眼当再睁开时只剩下几滴泪水那道银河只能在我梦中

  • 综漫之恶魔在身边在线阅读远古卷轴

    “你说什么?什么七圣器,还有远古卷轴,我怎么一个字都听不懂。”王孙二一脸迷茫。“唉,真是笨到家了,既然这样,本小姐就亲自向你解释吧!”话音刚落,王孙二的胸口中窜出了一抹白光,光芒中,一个窈窕的身影渐渐浮现出来。光芒消失后,一名精雕玉琢的少女出现在王孙二面前,表情痛苦地捂着头,嘴里碎碎念着什么。“我靠

  • 荒绝古卷在线阅读第二章

    薛平三十有五,生的文质彬彬,只是官场沉浮多年,愈发谨慎,反倒没了年轻时潇洒风流的气韵。这会儿,薛平刚下朝,连官服都不曾换,便被张氏安排的婢女引到永福堂来,原本是要围观薛婉如何顶撞祖母,却没想到,还未进屋,便听了这一耳朵。“母亲。”薛平进屋,恭恭敬敬地朝母亲一拜,张氏忙带着两个孩子朝薛平福了福身。张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