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此去经年未负君第二章在线阅读

2022/6/24 17:32:51 作者:简简w 来源:17K小说网
此去经年未负君
此去经年未负君
作者:简简w来源:17K小说网
“小丫头,我比你大了不知多少岁,当你祖宗怕是也不为过。”“那……小祖宗,你愿意跟小丫头谈一场恋爱吗?”

七月的天实在太炙热。尽管已经傍晚,太阳还是不减威力。呆呆的站在大门口,扶着栏杆,望着女儿远去的方向,李达康终于有点站立不住,跌到地上。

李达康第二天晚上才醒过来。为了减轻政治影响,他没有被送去医院,而是被警卫背回家,保健医生匆忙前来,断定只是急火攻心外加有点中暑,没有大碍。

李达康呆呆的望着窗外下着的瓢泼大雨,身边坐着的孙若琳看他醒了,温柔的服侍他吃了药,又说沙书记昨天来过了,叮嘱他好好休息。

李达康并不在意这个,他问,佳佳呢?

孙若琳低下头,我已经给佳佳打了电话,她没接。可能太忙了。

李达康没有看她,是吗?

孙若琳勉强抬起头又低下头,我换了电话打给她,跟她说你病了,希望她回来看看,她没说话。

李达康闭上了眼睛,挥挥手,你出去吧,让我静一会儿。

孙若琳点头,那好,你好好休息。

突然一叹,是我不好,我不知道佳佳昨天回来,可能她有些误会。

李达康皱紧了眉头,别说了,你出去。

孙若琳关上门出去了。

李达康看着窗外愈发猛烈的雨,更加烦躁起来。

拿起手机,点开佳佳的电话,没有意外的传来“您好,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的提示语,他放弃改用座机;想了想,拨通了王大路的电话:“大路,你马上到我家来一趟。我有事想跟你谈谈。”

放下手机,闭上眼,前尘往事,顷刻间涌上心头。

他没有骗欧阳,也没有骗佳佳,那些事情都记在心里。

青葱岁月的一见钟情,花样年华的耳鬓厮磨,艰苦岁月的辗转相随,那个女人牢牢占据了他一多半的生命,还和他有了血肉的结晶。他就算是一块冰冷的石头,也该捂热了。

再婚实属不得已。他已经五十四岁,对男女之情并不热衷。除了欧阳菁,再没有别的女人能挑动他的情绪,更遑论拨动他的心弦。何况,身为省部级高官,愿意嫁他的女人一抓一大把,但他不可能相信再有哪个姑娘能像当年的欧阳那样,因为一袋海蛎子就被俘获芳心,愿意从此粗茶淡饭、天涯相随。

可是不再婚怎么办?

当时省检察院传出来的消息很明确,欧阳菁是彻底卷进去了,量刑几年不好说,但只要自己在任一天,就不可能复婚;要是同居?估计每年的民主生活会都需要自己跟组织交代生活作风问题,更别说大家私底下又将如何揣测议论。

更重要的是,覆水难收。八年分居,两人都努力过,但无济于事。曾经的美好早就在一日日的怨怼中消耗殆尽,他实在没有勇气给欧阳幸福的承诺。

他们不合适,分开才是最好的选择。

——去年10月下旬,佳佳放寒假,确实回来了一趟。当时自己正忙着推进光明峰项目,加上欧阳请了年假陪着她,也就没放在心上;记得她们好像确实去附近几个省市转了一圈,原来是去考察就业环境了?难道那时候佳佳就已经下定了决心?为什么欧阳出国前不跟自己说只是小住?

——好吧,是自己没问。从丁义珍叛逃开始,他就被一层巨大的网笼罩着,知道欧阳菁可能泥足深陷,他自然是想甩掉这枚炸弹。因此,欧阳一说出国,他就提出离婚,甚至向沙瑞金报备,准备欧阳不同意,就到法院起诉离婚。

——八年的噩梦,该结束了。

李达康闭了眼,欧阳菁不理解他,女儿李佳佳为什么也要和他硬着来?明明已经做好了回国的准备,为什么就不肯吱一声?明明是自己最亲密的人,为什么要这样对自己?

想到佳佳,昨天她的那些话又开始在耳边萦绕。

真狠啊,居然能说出这样绝情绝义的话。

那个安静地躺在襁褓里被他逗弄的小婴儿、梳着小马尾啪嗒啪嗒的跑过来抱着他的大腿叫爸爸的小姑娘,拿着一叠奖状证书回家求表扬的好学生,什么时候变成了这副模样?

还没等来王大路,省委书记沙瑞金来了。

他下班回家,正好路过,听说李省长醒了,便进来瞧瞧。

李达康强支着病体想要迎接,沙瑞金按住了,你还病着,就别这么客气。

李达康还是低了低头,一点小事,惊扰您了。

沙瑞金摆手,你这新省长突然倒在地上,可不是小事。我听说令爱回来了?

李达康点头,目光有些飘,她三月里签了国内的单位,当时我打电话给她,她就是不肯说。

沙瑞金叹了口气,这几个月变化太大,孩子一时不能接受,可以理解。你也别太着急,血浓于水,好好跟孩子沟通,她会理解的。

李达康摇头,她永远都不会原谅我了。我活该,我不是一个好丈夫,也不是一个好父亲。她说的都对,只是我不肯承认。

声音带着哽咽,实在说不下去了。

沙瑞金拍拍他的肩膀,你是汉东省长,责任重大,可要振作。

李达康笑的有点凄厉,老婆进去了,女儿不认我,家是彻底没了,我只有以身许国了。

突然觉得这话有点不合适,沙书记,您放心,我没事。

沙瑞金点头,慢慢来。反正孩子已经回国了,你有的是时间和机会补偿她。父女之间哪有解不开的仇怨?

沙瑞金出门的同时,王大路的车也到了。

沙瑞金知道王大路,不过还是要提醒,达康同志,虽然说清者自清,但人言可畏。领导干部的交往要慎重。

李达康的脸色更精彩了。

老朋友见面,就没那么多讲究了。

只是李达康看得出来,王大路的心情很不好。

到书房上茶,孙若琳和田杏枝就到客厅里看电视去了。

王大路到底先开了口,达康,听说佳佳来过了?

李达康点头,她先去你那里的,她说了什么?不是只把钥匙和钱还给你那么简单吧?

王大路低了头,佳佳好像对我和欧阳的交往很介意,问我为什么要和欧阳走得近。我跟她说,我和你爸妈都是很好的朋友;当年他们还帮过我,现在报答你妈,也是应该的。

李达康眉间竖起了川字纹,知道这话不能再问下去了,否则窗户纸捅破了,只剩下尴尬。

王大路没有说,上次飞往美国,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告诉佳佳,希望她能理解爸爸,不要怨恨这个国家。佳佳很冷漠地说,我从没有怨恨国家,国家没什么对不起我们母女的,我恨的是他,如果不是他,我不至于飘零海外,我妈不至于踉跄入狱。——我妈到底捅了多大的娄子,需要省检察院开着五辆警车在高速公路上围追堵截?

王大路叹气,你爸爸是有不得已的苦衷。

佳佳冷笑,大路叔叔,我一直很奇怪,你为什么愿意一直陪着我妈?供她房子、供我读书,不会只是朋友这么简单吧?

王大路有点狼狈,我和你妈是大学同学,那时候很要好……

佳佳打断了他的话,你还追过她,很用心的追求。如果不是我爸横刀夺爱,恐怕我也不会姓李,是吗?

王大路瞪大了眼,哆嗦着,佳佳,那都是很多年以前的事了。

佳佳点头,是啊,那都是好多年前的事了,当年的那点感情,早就被生活给磨没了。

王大路觉得这个话题实在危险,好在佳佳也放过了他,王叔,我没事,你放心。我知道审查期间不让探视,何况现在要忙着毕业答辩,暂时就不回去了。我已经托同学帮忙找了代理律师,他会和我妈好好沟通的。等明年六月我这边的事情忙完了,我就回国。——你事情多,早点回去吧,以后不用这样,太劳师动众了。何况,对你,对他都没什么好处。

王大路是有点狼狈的回国的。

他不知道为什么会成为这个样子。明明佳佳寒假回国的时候都还挺好的啊。那时候欧阳请了年假,带着佳佳到处逛,自己还陪了几次。她们母女叽叽喳喳地说笑着,讨论着,佳佳还感叹着国内发展真快,治安真好,东西真好吃,怎么一下子就变了?

更让他难受的是昨天上午佳佳到帝豪园。他热情地接待她,把钥匙给她,让她需要什么只管说,大路叔叔去办。

佳佳只是很冷漠但是得体的微笑,她来整理妈妈留下的东西,一会儿就要走。

王大路怔了一下,怎么这么着急?你爸爸知道你回来吗?

佳佳微笑,我会告诉他的。

欧阳在帝豪园的东西其实也不多。她平时住在市委大院,只是和李达康吵架以后才跑到这里来,因此留了些衣服首饰化妆品之类的。李达康毕竟是爱惜羽毛的人,不可能容忍妻子长期住在商人提供的豪宅里。

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佳佳推着行李出来,把钥匙交给王大路。

王大路简单的推辞了一下,这房子本来是准备送给你爸妈的,他没收;你以后如果回国,也可以来小住。

李佳佳很得体的微笑,王叔,这话就别说了,对你,对他,对我妈都没有好处。你在国内,比我更了解形势。不管你和我爸妈曾经有过什么样的交情,如今一个是官,一个是商,联系在一起,绝对没有什么好词语。那件案子,你应该比我更清楚,那别墅可还在国外,神不知鬼不觉;你的别墅可是明晃晃的摆在这里,进进出出的人都看着。这次是被□□约谈问话,下一次,你不会真想和那起案件中的人一样,走上法庭的被告席吧?

王大路怔了一下,李佳佳抿了抿嘴,今天下午我会去银行,把那60万打给你,然后把那张卡注销,先给您说一声。

王大路惊呆了,佳佳,怎么可以这样?——我当时写那份合同,不是真想问你妈要钱,只是防备授人以柄,你看这回不就用上了吗。

李佳佳微笑,我知道,我妈说过。不过你有你的办法,我有我的原则。

王大路还是摇头,李佳佳收敛了笑容,大路叔,其实有个问题,我一直想问你,今天希望你能给我一个确切的答案。

王大路脑子里乱哄哄的,你说。

李佳佳抿了抿嘴,这么多年来,你肯一直陪着我妈,应该不是为了什么纯洁的同学情谊,更不是为了青春年少的朦胧爱情,是为了我爸吧?

王大路怔住了。

李佳佳道,那句话怎么说的,红致瑰和白玫瑰。娶了红致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窗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粒饭粘子,红的却是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也许你曾经爱过我妈,只是有一天白月光照进现实,并不像你想像的那么完美,甚至只会给你找麻烦,自然也就成了米饭粒。——其实你肯这样陪着我妈,无非是想向外界展示和我爸的特殊关系。不管我爸承不承认,聪明人都知道该怎么办。——只是我妈太傻了,真的以为你对她有感情。

王大路声音有点哽咽,佳佳,我和你妈是非常好的朋友。

李佳佳笑,是啊,朋友,可惜我妈不明白。——其实不怪你,真的,如果我是你,我也会这样做的。毕竟为了一个五十岁的女人去得罪省委常委,正常人都不会这样做。

王大路没有说话,看着李佳佳,突然觉得这个女孩不是记忆中那个乖巧懂事的少女了。

王大路其实也没见过佳佳几面。当年离开金山,他就跑到京州打拼,期间和李达康一家没什么交集。直到十多年后,到处求告的欧阳菁找上门来,向他借钱供女儿出国。那是2003年,李达康被发配到林城,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是1:8,夫妻俩的工资很难支撑。只是欧阳菁担心女儿学业受到影响,坚持要送佳佳出国,因为怕李达康见怪,只能找至亲朋友,没有意外的遭来不少奚落;王大路看着这个曾经深爱过的女人,同意了;欧阳菁千恩万谢的走了,还留下了借条。

李佳佳知道父母的难处,因此发愤苦读。三年后,她不仅被名校录取,而且拿到了全额奖学金。于是,欧阳菁省吃俭用终于在第二年年底把欠款全部结清了——她知道李达康对王大路的忌讳,并不敢让他知道。

李佳佳念的是医学,这是一个竞争相当激烈的专业。为了省钱,也为了学业,她大学几年都没有回国,都是欧阳菁飞到美国去看她。那时候李达康已经调到京州,夫妻感情濒临破裂,欧阳菁只有王大路一个老朋友可以诉苦。听她语气凄惶的说原来美国也没那么好,物价高的要死,街上人胖得要命,到处都是枪击,又是恐怖袭击,亚裔的还要受歧视,晚上都不敢出门,真不知道佳佳怎么过来的;除了温言劝慰,对那个独在异国他乡的女孩倒有了点好感。

李佳佳念硕士的时候倒是回来过。那时候李达康已经是省委常委,欧阳菁在银行也是如鱼得水,经济条件大大提升,自然不用顾虑太多。只是假期很短,跟她妈匆忙上门道了谢,也就没什么了,毕竟还是要多陪她爸。只是后来听欧阳抱怨,李达康整天忙着项目,闺女回来也没陪上多久,真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把我们母女放在心里;接着又说起佳佳出国这么多年,舍不得打电话,就约好每周视频聊天,结果李达康两三个月才能参加一次,等他坐到电脑前面,那边佳佳都上课去了;现在更好了,人回来都不知道陪。他该不会认为,扔个桃核在地上,不用浇水施肥,就能结出水蜜桃吧?

李佳佳念博士的几年都没有回来过,不过欧阳菁每年都飞过去;回来忧心忡忡,外国人在美国的日子不像从前那样了,有次和佳佳走在街上还被人抗议,现在她一点开国际新闻就害怕;可是佳佳是学医的,国内医患关系又不好。

直到去年底,佳佳回国。他公司事情多,只是坐在一起吃了几顿饭。佳佳除了对照顾她妈表示感谢,也问了他们的情况,当时看她表情不是很好,听欧阳说她们去了附近的几个省市,正好碰到一起严重的医闹事件;王大路恍然,再过大半年,佳佳就要博士毕业了,这回应该是回来考察工作环境。经过这件事,估计不会回国了。

没想到小丫头居然回国了,还是通过高端人才引进回来的,简直就是光宗耀祖。

李佳佳看了看表,时间不早了,我该走了。王叔,你多保重。

李佳佳拖着行李箱出来,王大路还想送一程,佳佳回头嫣然一笑,王叔,留步吧。以后我家的事,你也不要太费心,没必要管,也管不了。

她取出手机,当着王大路的面,把他拉入黑名单。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追妻之诱捕青梅在线阅读第四章

    “滴,这个宿主的初次走镖,为了让宿主在接下来的世界中有自保之力,系统奖励宿主随机功法一样,并且随机提升宿主一种所会武功提升一个档次,武功分为初级,小成,大成和圆满”“滴,检测到宿主现在拥有小成葵花点穴手和小成踏雪寻梅,滴,宿主葵花点穴手提升到大成,滴,恭喜宿主获得《天龙八部》中大理段氏的《一阳指》自

  • 洪荒:我靠喝可乐升级第9章在线阅读

    第九章在全身都很疲惫连睁眼都没有力气的时候,秋荀浑浑噩噩地做了一个梦,梦中的场景是他重生之前经历过的一些往事……——上辈子的秋荀与庄景澄有过一些接触,当时的他什么都没干,也不在发情期中,只是多喝了几杯酒,就犯下了无法弥补的错误。再次醒来时,身边躺着个陌生的Alpha,两人赤身裸|体坦诚相见,身下更是

  • 梦魇世纪之魔灭之微学院(6)

    微<路虽远,行则必至;事虽难,做则必成!>在地球上,有一所特殊的学院,“微”学院。用现代的话来说呢,它是一所贵族学院,这个学院一向都是自主招生,只要你年龄到了,便会收到一张“录取通知书”!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收到“录取通知书”的。这个学院的每个学生家族在社会上都是有头有脸,叫得出名的

  • 惹上大块糖第九章在线阅读

    “因为我长得漂亮,擅长跳舞,头发又比较另类,因此被赵国的重臣看上,想要把我当成金丝雀养起来。父母不愿意看到我沦为大臣的玩物,所以没有答应这件事情,便遭到了迫害。而我则是一路从赵国内部逃亡,想要前去燕国,躲避这个大臣的魔爪。”对于这个救命恩人,雪女没有隐瞒,选择坦白。说起这些悲惨的遭遇,雪女心中悲怆,

  • 永生之不死金身在线阅读葛仙米

    这回逛园子,大家都没有将丫鬟小厮带进来。于是萧昱溶赶忙伸手,在顾簪云彻底把礼行了之前将她扶了起来,又对一旁的左茶道了句“快快请起”。既然遇见了,萧昱溶便顺路同她们一道游着园子。顾簪云也收了思绪,暂且不去思考那些深奥的问题,只和二人闲聊些无关紧要的小事儿。左茶琴艺不佳,一手丹青却是妙极。几人你来我往,

  • 槐舞千年第二章在线阅读

    儿子仰头直愣愣看着自己的模样,霎时让皇甫斌想起周氏的音容笑貌,想起小夏氏儿子他的冷待,皇甫斌心疼不已,顺势把短手短脚的胖娃娃抱进在膝头。摸了摸儿子绵软的脸颊,皇甫斌道:“害怕么?”皇甫熙赶忙支起身子,口齿清楚的说:“儿子不怕的!只是……”男孩咬住嘴,嫩红的嘴唇肉顿时没了血色,他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左右游

  • 七零知青白月光在线阅读第2节

    钱无量满身大汗,这倒不是害怕,而是太热了!这副身躯虽然隐隐察觉到,似乎除了人族血脉仍混杂了些古怪的血脉,但是仍是肉体凡胎,这等烈火焚身之苦,也忍耐不得。不过无妨,钱无量心中一狠,猛然将生机抽取,转化为一团灵气在手中流转。紧接着用精神在脑海中勾勒出几个符文,打入这团灵气,顾不得两手被暴虐的灵气,伤得两

  • 女儿劫在线阅读杨煜

    北山镇,地方不大,景色尚佳。三面环山,山上葱葱郁郁,幽深空寂,仿若择人而噬的深山猛兽,一派原始景象。山脚下零零散散的点缀着一些民居,空山幽谷,碧树艳阳,看着别具一番韵味。杨煜家就在这里!时过正午,天上的太阳火辣辣的照着,院子里的杨树上传来阵阵蝉鸣,让这个午后更加催人欲睡。杨煜,二十多岁,相貌虽说谈不

  • 不死永生劫征兵

    王浩宇心里实在是太清楚不过。放眼在这片大陆上,能站稳脚跟的,除非是本身实力强大。短短的数百年时间里,哪一个国家不是经历了战争,不是你吞并我,就是我吞并你的下场。罗斯王国,一个不过是商业较为发达的王国,动不动周围其它国家只要没钱就以发兵为手段要挟。这种事情,在老罗斯的那儿行得通,在他王浩宇这儿行不通。

  • 小欢喜:神豪学霸在线阅读第6节

    红莲佛域一处恍若仙境的修心道台上,无数宫殿楼宇错落有致的排列在远方的飘渺云海之中,在这些千丈的高大建筑之前,有一个行星级的巨型宇宙舰船停机坪。在那“钢铁躯骨”的廊道上面,数不清有若史前巨兽一般的星空战舰,超级运输船在“佛心Ⅲ型”指挥塔的井然有序的指挥下和谐的起落升降着,那轨迹就像规划好的星空图案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