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江湖情仇 > 正文

如果可以那么我愿意打嘴仗

2022/6/24 17:34:15 作者:梁亦梁 来源:红袖添香
如果可以那么我愿意
如果可以那么我愿意
作者:梁亦梁来源:红袖添香
她,苏苏,身高一米六八,一头乌黑靓丽的长发,大大的瞳孔,可爱调皮的外表下却藏着一颗为爱默默奉献的心。隐藏内心,到底是为了害怕彻底失去,还是觉得爱情不能勉强?他,李泽,身高一米八,阳光帅气,他是锐源集团的小少爷,却隐藏他的身份(他的亲密伙伴还是知道的),但仍然是学校的风云人物,什么事情都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也许聪明的他本觉得想要的都得到了,直到遇到那个女孩...他和她究竟发生怎样的故事,让他们爱恨交割...

忙活一天,生意不好,只赚了几十块钱。回到程家村,亚亚愁眉苦脸的找到程黎平,说:“平哥,怎么想个法儿,给我哥送点饭啊。这都两天了,不被警察抓到,也要活生生饿死了。”

程黎平大吃一惊,道:“地窖这么近,送不了饭吗?”

亚亚急的眼泪都出来了,道:“送不了,有架遥控无人机在我们家屋顶上看着呢。”

程黎平走出来一看,果不其然,一架银灰色的无人机悬在桐树上方。“没事,入夜了我想办法给红彬送点吃的。”程黎平回到屋里,淡定的跟亚亚说。

亚亚放心的点点头,先回家了。

程黎平吃过晚饭,换上一身黑色衣服,从小推车上拿了一堆水果,佝偻着身子,沿着墙根往屋后走。这种无人机他很清楚,执行的是监控任务,夜间识别度并不高。但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是做了充足的准备。绕过墙角,把水果丢到地上,整个身子趴在了地上,一步步的往前挪。挪到地窖边上,程黎平轻声叫了一声:“红彬。”

地窖里没有回应。程黎平又叫了几声,才传来程红彬有气无力的回答:“平哥,我快死了。”

程黎平扒了一条缝,把水果一个个的塞进地窖,道:“先垫垫肚子,等风声过了,去南方避避。”

有了吃的,程红彬不知道哪来的力气,一边吃一边问:“我爸没事吧,我妈呢,亚亚呢?”

程黎平道:“没事,你安心躲着,过几天就自由了。”

自由,哪里来的自由?程红彬吃着吃着,低声呜咽起来。就算风声过了,他也是个不能露面的人了。不能住酒店,不能买车票,只要露出身份信息,就会被警察追捕。

程黎平吸了口气,语气坚定的说:“红彬,相信我,我会帮你洗脱罪名的。”

程红彬不说话,过了几分钟,才强撑着说:“我没事,平哥,帮我照顾爸妈。”

程黎平答应了,按照原来的路线返回家中,刚进门,看见老爸正蹲在门口抽烟。没等程黎平说话,老爸抖抖烟灰,问道:“红彬在地窖里躲着,是不是啊?”

程黎平点点头,承认了。

老爸沉默片刻,继续问道:“你去给他送吃的呢?”

程黎平又点点头,他不知道该怎么跟老爸解释,毕竟程红彬头上的罪名,是要判死刑的。

老爸抽了几口烟,把烟头丢在地上,道:“前天夜里我就知道了,你们从屋顶上下去,我听见动静了。孩子啊,你做什么事,爸都不拦你,可是你一定要记住,别干犯法的事。”

自打程黎平记事起,老爸就没有这样苦口婆心过,程黎平鼻子一酸,道:“你放心,爸,我知道我在干什么。红彬是被陷害的,我不会给您脸上抹黑的。”

老爸没说话,看了程黎平几分钟,回房里休息去了。

程黎平躺在床上,满脑子都是矛盾。不管程红彬有没有罪,自己帮着他藏匿起来,本身就属于违法行为了。如果事发,势必要牵连到自己和父母。可是,不这样保住程红彬,放任他被卢所长害死,那样就对了吗?程黎平左思右想,也不知道该如何两全。回想起前几年的经历,浑身都是冷汗,他不想再让那样的惨剧发生,尤其是发生在自己的家人身上。

为了避免出现这样的结果,唯一的办法就是主动出击,把卢所长那批人拉下马。坚定了这个信念,程黎平也不再想别的事,安心睡了。

之后的几天,那几个便衣警察,依然每天跟着程黎平在城西的大街小巷穿梭。警方全面监控了老程叔家的电话,见毫无线索,也开始放松警惕,撤走了遥控无人机。如此一来,程红彬终于能吃上热乎乎的饭菜了,心里的激动真是难以述说。

老程叔两口子从亚亚的异常表现中推测出了程红彬的藏身处,但两人谁也没有声张,更没有见程红彬一面。他们用这种近乎残忍的方式,表达他们对程红彬的失望。亚亚夹在父母和哥哥中间,委屈的眼泪不知掉了多少。

这天是周日,程黎平扶着小推车,站在一家沙县小吃门口,看着一辆辆旅游巴士开往桃花仙山,才明白已经临近清明节了。

桃花仙山在城西十公里外,是一片低矮的山丘,上面种满了桃树杏树。每到这个季节,花朵攒簇,甜香扑鼻,早在多年之前,便被旅游局评为黎城旅游胜地。程黎平还记得自己考上重点高中那一年,老爸带着自己去桃花仙山采摘桃子,没想到转眼间,已经十年过去了。

这些去往桃花仙山的游客,未来的某一天,会不会也像自己这样,满是怀念和感触呢?

程黎平叹了口气,把小推车靠树放下,走进沙县小吃店里面,要了瓶哈尔滨啤酒,又叫了一碗鸡蛋面。店家把啤酒拿上来,递给程黎平一个一次性塑料杯。程黎平痛痛快快喝了半瓶酒,才看见对面坐的竟然还是个新认识的熟人。

“哟,杜队,这么巧啊。”程黎平调侃似的说道。

在这里遇见杜德永,他可不信真的有这么巧,今天没有便衣警察跟梢,原来换成队长亲自出马了。杜德永没好气的看了程黎平一眼,道:“程老板,是很巧,你天天在城西做生意,发财了吧?”

程黎平哈哈一笑,道:“混日子,勉强温饱,要不,杜队帮我买个单。”

杜德永哼了一声:“没这个荣幸,我们也没这个交情。”

程黎平故作惋惜的啧啧嘴,说:“当官的果然最无情,好歹我也是纳税人呢,人民公仆请纳税人吃碗面,怎么就这么难呢?”

杜德永干脆利落的摆摆手,道:“你拉倒吧,你这是流动摊点,既没注册店面,又没缴纳卫生物业费用,算哪门子纳税人啊?摆这个摊子,你一个月挣多少钱,超过三千五了吗,超过的话,可算偷税偷税了,快去税务局补交吧。再说,我还没喊城管收你的摊子呢。”

程黎平被怨妇一般的杜德永吓了一跳,顿了片刻才笑着说:“杜队,怎么跟受气的小媳妇一样,我就想占你一碗面的便宜,你还长篇大论起来?”

杜德永没接话,自顾自的吃饭。程黎平也不好意思再挤兑他,等自己的面上来了,也默不作声的吃饭。杜德永来的早,吃完就结账出去了。程黎平迟了几分钟,吃完饭结账时,店老板笑道:“你对面的人已经帮你付了。”

程黎平愣了愣,出了店门,只见杜德永站在自己的小推车面前,正在那里吃香蕉。程黎平笑了:“杜队啊,你还真不吃亏,幸好你没穿制服,要不然被人拍照发出去,可就要出事了。”

杜德永连吃两根香蕉,才接了一句:“一碗面十二块,两根香蕉才值几个钱。再说,别喊我杜队了,我不是队长了。”

程黎平挑挑眉毛,说:“咋的,被摘帽子了?”

杜德永横了程黎平一眼,道:“我说你这张嘴,怎么就不能往好了说呢?那天在所里,就该让你尝尝苦头。”

程黎平笑道:“那,升职了,怎么样?”

杜德永点头道:“这还差不多,我现在是副所了。”说完,又伸手去拿香蕉。

程黎平一把打开杜德永的手,道:“你还吃上瘾了啊,香蕉吃多了不好,会拉肚子的。都当副所了,还一脸怨妇样,有什么不知足的。”

杜德永苦笑道:“有什么好的,我现在管户籍。”

程黎平心里一动,道:“挺好啊,轻松。”

杜德永不说话,叹了口气,向程黎平挥挥手,转身向金沙路派出所走去。程黎平快步跟上,不再调侃杜德永了,反而用一种严肃的口气问道:“明升暗降,是吧?”

杜德永诧异的看着程黎平,道:“你管这些干什么,自己的生意不干了?”

程黎平盯着杜德永的眼睛,冷不丁的说:“你们卢所在吸毒,你已经知道了是不是?”

杜德永下意识的去腰里摸手铐,一摸摸了个空,才想起来自己的角色已经变了。他惊的一把捂住程黎平的嘴,低声道:“你胡说八道什么,从哪里听来的小道消息?”

程黎平满脸嫌弃的甩开杜德永的手掌,冷笑道:“搜查程家村的时候我就知道了,警犬不是一直往他那儿凑吗,你不可能看不出来。”

杜德永直勾勾的看了程黎平几分钟,没有接程黎平的话头,反而不客气的问道:“程红彬现在还藏在程家村,对不对?”

程黎平刻意做出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道:“我不知道,这几年我跟他没什么联系。”

杜德永不屑的笑道:“你骗鬼呢,你们是邻居,怎么可能没联系。没联系的话,你回来的第一份工作,怎么在程红彬父亲的工地上?”

程黎平笑着说:“老程叔也是我的长辈,去他那里帮帮忙,有什么问题?”

杜德永一脸嘲讽的神情,道:“你也太把我们警察当傻子了。做父母的不知道孩子的下落,怎么可能不去打听。当儿子的逃去外地,又怎么可能不打电话回来报个平安。电话监控里没有一点结果,只能说明程红彬就藏在程家村,而且他家里人都是知情的。”

这个漏洞程黎平并不是没有考虑过,可是,他短时间内弄不到外地的手机号,无法让程红彬补上这个缺漏。再加上抱有侥幸心理,认为小地方的警察不可能那么精明,未必会想到这一点上,便放置不理了。没想到,果然是这里出了纰漏,而且警方早就掌握了这个情况。

程黎平冷冷的道:“既然如此,你们为什么不去抓人?”

杜德永沉默片刻,无奈的摇摇头,说:“抓他干什么,冤枉一个好人有什么用?”

程黎平懂得杜德永的意思了,看来,他知道程红彬是冤枉的,那在帮程红彬洗脱罪名的路上,又多了一个帮手,而且是具备公职身份的有力助手。不过,事情也没想象的那么简单,让杜德永站在自己这一边,意味着他要跟卢所长决裂,往大了说,是跟整个黎城警务系统决裂,对杜德永而言,是一个天大的挑战。想想看,倘若他把自己的顶头上司送进了监狱,以后哪个领导还敢用他?

帮了程红彬,意味着仕途生涯的终结。不帮程红彬,一辈子受良心的谴责。

杜德永很无奈,心里的苦也没办法跟别人说,如果不是程黎平主动挑出来,这些话估计要一直憋在肚子里。程黎平没接口,他在衡量杜德永是否可信,毕竟他的选择直接关系到程红彬的身家性命。站在他的立场上,不管是否跟杜德永合作,他都得扳倒卢所长,有杜德永相助,会轻松一点。可是,杜德永能得到什么呢?除了饱受排挤之外,他得不到任何好处。

或许,唯一的好处就是他尽到了一个警察的本分,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可是这些看似很伟大的东西,永远敌不过残酷的现实。

杜德永叹了口气,道:“找个机会,让程红彬离开黎城吧。”说完,杜德永无比落寞的走了。太阳耀眼,树荫清凉,他走在路边的身影却显得无比苍凉。而这种苍凉,在程黎平前几年的生涯里,不止一次的重复过。

亲爱的读者朋友,非常感谢您阅读我的小说,请花半分钟注册个帐号,收藏一下我的作品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红袖添香》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神豪:开局爆亿万盲盒在线阅读第六章

    第一百四十七章烟山云海(一)短腿鹤不笑了,他的面上竟已不再是刚才那一副可怜的样子,而是阴沉至极,他道:“夜相公果然不愧是武林新秀中的骁楚,我们二人确实是会闭穴封穴!”通臂猴道:“不知是怎么被夜相公发现的?要知道,我们哥俩二人可是配合的十分高明的。”夜渐离道:“这并不难想到,不知道两位是否知道我是怎么

  • 末日手机系统之第四章(4)

    陆恒坐在餐厅,边看贾维斯给他整理的现代社会纪录片,边听着斯塔克和佩珀·波茨讨论斯塔克工业的事情。当然,两人每三句话中有两句是斯塔克在调情,一句才是正事。陆恒听得有趣,现代社会真是民风开放,他昨天刚问过斯塔克波茨小姐是不是他的夫人,他否认了。当班纳博士擦着眼镜走进来的时候,就看到这样的场面。陆恒见有人

  • 痞子萌妃玩转江湖改革

    不知不觉中,众人已经来到皇宫面前,只见面前的宫殿真的像电影里描述的那样,气宇轩昂的耸立在那里,虽然没有现实世界中那些高楼大厦的高度,但是占地面积也是十分的吓人,一个最弱小的宋国就会有如此宏伟的皇宫,真难想象强大的秦国的皇宫是什么样子。眼前的士兵排列一行,三步一道岗,五步一队巡逻兵,戒备十分森严。看到

  • 将相本起澜第八章

    次日,张启去了族长家。然后,张氏族里召开了一个大会,各家的主事男子皆到了张族长家中,议一回事情。“启,在此向各位族爷、叔伯、兄弟问一声安好。”张启在张族长有一个开场白后,发了言,道:“启一家将迁往京师,非启不念乡土,实是差事要紧,皇恩浩荡……”话到这里时,张启还是向京师方向拱手一礼。表示了,他对皇家

  • 人猎予神第6章在线阅读

    沈世伦过来时,李政刚指挥人将牌匾挂上,上面书写“墨兰斋”。颇有书香气息。看到沈世伦,李政颇为高兴,“沈兄。”看来李政对他的印象很好,沈世伦暗自点头。沈世伦含笑,恰当地露出一丝尴尬,道:“李兄应知在下字迹不佳,特来请李兄帮忙。”李政俊朗的面容上扬起笑意,“沈兄不必客气,小事而已。”李政请沈世伦进屋,将

  • 穿越路人修仙记在线阅读独腿老人的诉求

    “你别过来,”独腿老人警惕的往后退。李吏停住了!他的手刚刚已经恢复正常,这老人为何害怕他。双手举在头顶,李吏露出友善的笑容:“老人家,我没恶意,听说你遇到困难了,就想着过来帮帮你,没别的意思。”老人心中一惊。想想,他都死了快二十年了,连路过的衙差都不愿意帮他,怎么就突然冒出个人来说愿意帮他,且还是个

  • 网游之修真神话第十章

    纪凌坤站在一方青石砖墙的背光阴影处,斜对面不远的地方就是将军府,俩头身材雄壮的石狮子守着大门,大张的嘴里各衔着一颗巴掌大的珠子,鬃毛纵竖,眼如铜铃,全身上下无一不透着凶狠威严的气息。可它表情再威严,也遮盖不住脖子上挂的白色纸花,炙热的眸子如今看起来却是满目悲凉。沉重的大门紧闭,依稀还能听见里头痛苦的

  • 武道之王第6章在线阅读

    第六章苗头微信提示音响了几声,正在工作的林初远没来得及看,吃饭的间隙才把手机拿出来,“这几天死哪里去了?”几天不联系的陈瑛,毫不客气。“在上班么?我给阿姨买了点东西,给你送医院来吧”“你几点下班啊!”林初远青梅竹马的陈瑛旅游回来了,“你还没把我和我妈忘记,真是不容易啊!”林初远只在熟悉亲密的人面前打

  • 洪荒 开局提炼三千神魔第一章在线阅读

    “韦安生,我早就跟你说过,你的判断不靠谱。我说对了,不是?”“郑队,您的意思是——案子破了?”“这个么,安生,你也不看看是谁在破案?”江南市刑警大队大队长郑兴笑得有点神秘。“谁?”“省厅痕迹专家皇甫一眼。”“您把他请来了。皇甫专家怎么说?”“自杀。”郑兴说话越来越精辟。“自杀?”韦安生陷入了沉思,好

  • 特种兵之国术宗师之第三章(3)

    这一年,夏洛克9岁,欧洛斯8岁,而麦考夫已经16岁了,年龄上的断层差距,让麦考夫时常和他的弟弟妹妹之间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感。但这并不是说他就“嫌弃”他的弟弟妹妹们,相反,他很爱他们!这也许跟福尔摩斯夫人“爱的教育”有关,但更多的是麦考夫在上学以后接触的人多了,发现除了他家的弟弟妹妹,外面的世界就像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