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时光有点甜忽胖忽瘦(修BUG)

2022/6/24 6:33:39 作者:鲸鱼团子 来源:言情小说吧
时光有点甜
时光有点甜
作者:鲸鱼团子来源:言情小说吧
她六岁,他五岁。郎小卓:“喏,给你一颗糖。”郎小卓:“哎呀,泡泡糖咽下去会死人的。”郎小卓:“安洋别怕,要死咱们一起死。”话罢,郎小卓不假思索的咽下口中的泡泡糖,然后与安洋并肩坐在小区的石灰台阶上,等死……。————从校服到婚纱,在最美好的年龄遇见最纯洁的爱情。

想要让蛋成功的孵化首先要保持温度,在没有任何电力设施的时代,就只能人工来了,毕竟迷雾沼泽林这里的气候虽然足够湿润却算不上温暖。

麦伦看着他的小主人为了这颗蛋忙的跟一阵风一样,同时也把他指使的跟个陀螺一样,心情无比复杂。当然,等他看到被棉被裹成一团的蛋之后,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有些同情那个蛋了。

不过珞珈并不知道麦伦的想法,他现在唯一发愁的就是——怎么给这颗蛋提供稳定的热源。迷雾沼泽林的温度大概一直保持在十五六度左右,感觉这样的温度对于孵蛋来说应该是不够的。

珞珈看着麦伦皱眉问道:“麦伦,有没有什么东西能够让这颗蛋保持一定热度呢?”

“主人,我们有壁炉。”

珞珈面无表情的看着麦伦:“亲,我只是想要把它孵出来,不想把它烤熟。”

麦伦面无表情的看着珞珈,他所知道的事情仅限于洗衣服做饭缝衣服之类的家务,之前珞珈那个身体的原主人也没有交给过他别的东西。

珞珈叹了口气,嘴里嘟囔着:“这一两天应该不会被冻死吧。”然后转身去了书房——知识只有在用到的时候才会让人们迫切的去追寻。

只不过这个书房里的所有书籍都是跟各种魔兽啊魔法啊之类有关的,别的东西基本上很少涉及,剩下的就是基本炼金术的书,还有一本原主人的炼金笔记,看起来之前这位亡灵法师对于炼金术也是很感兴趣的。

这个世界的炼金术其实也就跟高科技差不多划等号了,珞珈将所有有关于炼金术的东西都拿了出来,在翻遍了所有有关于炼金术的东西之后,珞珈算是知道这位之前关注炼金术也不过就是想要寻找提升自己魔法等级的方法——哪怕他已经是亡灵魔导士了,也在孜孜不倦的追求着更加强大的力量,而这里面有一个配方他还是很感兴趣的,元素附魔水。

所谓的元素附魔水是从各种魔核和魔晶石里面提炼出来的,这个世界的基本元素是六元素,只不过是风水火雷以及光明和黑暗,而魔兽体内的魔核以及通过分解炼金术产品所得到的魔晶石则富含这几种元素,所以可以从魔晶之中提取出五元素的液体形态。

珞珈看到这里就有了一个想法,火元素肯定是能够散发热量的,但是无论是火元素的魔核还是魔晶石,在原本的形态的时候根本感受不到任何的热量——珞珈从原主人的收藏之中翻到了很多火元素的魔核而得出的结论。

那么只要他用炼金术将火元素提取出来变成液态形态,在用魔核的残余物弄成一个容器,让它不至于真的接触到蛋,还能给蛋提供热量就可以了。

说做就做,珞珈一向是个行动力超强的人,他当然那也看到了那本炼金笔记上的警告,翻译过来大概就是:炼金有风险,动手需谨慎。就算是原主人也曾经因为折腾炼金术而差点把小命搭进去。

只不过这些珞珈并不知道,他现在迫切的想要知道那颗蛋孵出来的是不是真的龙,如果真的有条龙成为了他的专属坐骑的话,是不是他也能当龙骑士了?

沉浸在美好幻想中的珞珈动手能力十分强悍,至少比原主人要好很多,只不过他显然忘了,就他现在这个孱弱的法师身体,这辈子都跟龙骑士这三个字无缘了。

却说珞珈技术宅的本性发作,倒是真的弄了一个容器来孵蛋,那是一个大的方形盒子,盒子有一层外壁和一层内壁,材料自然是提取出火元素之后的魔核残余,而那些已经变成液体的火元素散发出的热量将珞珈的脸都烤的通红。

他小心翼翼的将火元素用炼金引流棒将液态的火元素导入两层盒壁之间,最后在将上面两层盒壁封上。当然在导入火元素的时候他将自己制作的温度计放入了盒子中间,他记得孵鸡蛋的最佳温度应该是38-42度,所以盒子里的火元素到达这个度数之后,他就不再往里面添加了。

至于那个手工版的温度计,则要感谢炼金术里水银是很基础的配方,虽然用水之碎晶和朱砂做水银是什么原理他也不明白,不过能做出来就好。

珞珈忙活完之后,就将那颗蛋过上了一层棉布放进了盒子里,然后盖上了盖子就美滋滋的去睡觉了——果然科学技术才能改变世界啊,相较于魔法之类的东西,珞珈觉得还是炼金术比较适合他。

第二天早上珞珈醒来的很早,他昨晚做梦的时候都是那颗蛋真的孵出来了一条龙,然后他就坐在那条龙的身上畅游天敌——至于为什么那条龙一出生体型就很大,以及为什么形象跟这个世界的龙一点都不像,反而像是中国龙这种事情,珞珈表示那都是小问题。

起来之后珞珈就开开心心的去看了一下他的龙蛋,结果发现那颗龙蛋没有任何动静,他很快安慰自己孵蛋要好多天呢,不能着急。只不过很快他的心思就转移到了别的上面,很简单,因为他发现自己又!胖!了!

珞珈站在水晶镜前简直觉得有些不敢相信,明明昨天他还是身材偏瘦的美少年一个,为什么睡了一觉起来之后,他发现自己整整胖了两圈?这气吹一样的肥胖速度真的没问题?如果说昨天突然间瘦成那样,让珞珈开心的不去计较为什么的话,那么今天又突然胖成这样则让他不得不怀疑了——他这忽胖忽瘦的到底是为了什么?

这个世界上比一直胖着更加残忍的事情就是,曾经瘦过然后很快就又胖回去了。

#一定是我起床的方式不对QAQ#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言情小说吧》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无边大地在线阅读第5节

    吃完饭后,萧靖在宦官们见鬼的眼神中,要了针线,还想要几条穷人才穿的“裈”。当然,宦官们可不敢把穷鬼穿过的二手货给大王。御府令(掌管皇帝服饰织造与保管的官员)带着四五个心思灵巧的绣娘跪在阶下,盘算着现场给大王缝衣服。裈,即套在两条腿上的东西,类似于套裤,没有裤.裆。说它是开裆裤还不如,大概就是把今天的

  • 我妹做直播养我黑暗世界

    豪华的别墅犹如被人刷了一层新漆,漆的颜色是地狱一般的鲜红!阿海不叫阿海,他的本名叫做原不同,这是一个很奇怪的名字,所以很少有人知道他的本名,就连与他相处近十多年;非常信任他的华太北也不知道。当他将华太北送到安全的地方之后,重新踏入别墅之时,已经过去了半个多小时,半个多小时的时间让冷玉早已经杀完人从容

  • 洪荒之一拳蚂蚁第二章在线阅读

    飞机头等舱内,酥酥刚坐下,就眼见的看到影帝坐在她的斜对面,嘴角还带着笑容,她实在是看不懂究竟是什么能够让一个人笑那么久。美丽的空姐声音响起,提醒乘客关掉通讯设备,她刚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就接到沙冰的电话,“喂你……”“酥饼,你出名了!”“啥?”酥酥下意识是想到她的明星道路,可是她不过就拍个小广告怎么就

  • 娇妻太甜:叶少追妻套路深!在线阅读第四节

    缪祺兰以推说身体不舒服为由,退席回房间了,出客厅门的时候还隐隐听到里面的对话。“你又来了。祺兰这孩子喜欢钻牛角尖又不是一天两天了,你还这么说她。”这是来自母亲大人的责备。“我也是想提醒她么,转移一下注意力嘛。”只不过没成功。这是父亲大人的叫屈声。“而且这也是事实啊,祺兰是靠着祺风进麦伦的,如果因为成

  • 超能管理局第四章

    洛诗和小玫悄悄地进去,爹娘已经回来了!他们今天去拜访一位好友,据说是刚从边塞回来的!所以洛诗才想今天穿越回去。不然自己还真有点舍不得。“洛诗!”还是被发现了,爹的声音听起来很生气。“爹,娘!你们回来啦!”洛诗有点心虚。“诗诗,你怎么穿着男子的衣服,你干嘛去了?”娘在旁边说。“娘,我就出去玩了一下。”

  • 重生之沸腾在线阅读第10章

    第二天一早,陈爸陈妈就出去挖马路了,地里的活已经在之前抢着干的差不多了。葵葵起床和美心一起出去打了猪草回来煮上,又煮好了饭给陈爸陈妈送去,回来的时候茂学已经睡醒了,呆愣的坐在门槛上。葵葵招呼孩子吃了早饭,就拿出数学辅导书开始教美心,美心学得很快,茂学也在旁边听着,一上午下来,美心已经基本掌握了一些简

  • 小狼狗饲养手册(重生)在线阅读第二章

    “我可没你那么有钱,所以还是坐在角落里比较舒坦。”叶玄靠在沙发上,露出慵懒的笑容。这林超峰还是那么心机,不过这小心机终究上不了台面,在坐的同学谁人看不出?不过是枉做小人罢了。“哈哈哈,叶玄你怎么说也是我们的班长啊,怎么能坐这角落里?走走走,我们去中心位置坐……”林超峰走了过来,热情无比地邀请。叶玄讥

  • 超控[星际]第三章在线阅读

    苏千璃吓得一哆嗦,转身去看。一个黑色的人影在她那些破碎的药坛上挣扎着。“哎……哎呦,疼死我了”,呸!姚非择吐出嘴巴里的药草,挣扎着站起来。这是什么东西!疼死了,嘶~“嗯?”姚非择眨眨眼,扶腰的动作停止了。看着现在不远处神情有些呆愣的小女尼。唉~为什么这种事情还要被人撞见。姚非择耳根一下子红了起来。抹

  • 全世界都以为我们是真的[签证]之第六章(6)

    东方彧卿慢慢的朝花千骨走来。东方彧卿一直走可是走了几步却发现花千骨一直看着他而且是连眼睛都不在眨的那种看法。直到东方彧卿来到了花千骨的面前,并且把手放这了花千骨的脸前,后再轻轻地摇了摇手。花千骨才像如梦初醒的那般回过神来。花千骨缓过神来了第一件事就是“东方你干嘛啊!东方你刚才干嘛那你的手来放在我的脸

  • 重生之降龙罗汉在线阅读第7节

    梁枫吟草草的吃完午饭,很早就来到了学校。“吆!不错啊,梁枫吟今天没睡过头啊”申辰看着提前半小时来到办公室的梁枫吟不由得打趣到。“滚一边去,老娘这是有正事要做!”梁枫吟白瞪了一眼冷嘲热讽的申辰。“对了,不是偶遇真爱去了?怎么样?偶遇到了没?”申辰一脸八卦。“唉,别提了,我觉得人家是我的真爱,人家可不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