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江湖情仇 > 正文

底牌第4章在线阅读

2022/6/24 6:09:55 作者:亦客 来源:3G小说网
底牌
底牌
作者:亦客来源:3G小说网
混,也是一种生活;混,一定要混得洒脱;混,并不意味着堕落。混在官场,混在职场,混在情场,混在地狱的天堂……初到新单位,易克赫然发现,女上司竟然是被自己非礼过的绝色美女……

系统将人员分布和规划出的逃跑路线投影在伊恩面前。

代表敌人的红色小点迅速移动着位置,向实验室跑来。

伊恩低低地骂了一声,转身冲向了身后的暗门。

系统破解着实验基地的安全防护系统,将各个防护门的密码破译出来,伊恩迅速撤离,在转移到地下二层后又用超电磁炮把刚刚通过的路口炸毁,给自己争取一些时间。

“系统统,标出他们关押变种人的地方。”

【已标注】

伊恩靠在金属墙壁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抬起手背将挂在额头上的汗水擦掉,她的体力下降的很快。

她的面前浮起浅蓝色投影屏幕,上面用绿色十字标出了关押变种人的地点,在第三层。

伊恩攥紧了口袋里的游戏币,她手里还有十几个游戏币,她必须在游戏币用完之前将变种人救出来,不然,她可能也会折在这里。

“她在哪!你们居然连个小女孩都抓不住!一群废物!”

“要是抓不住她!你们就给我等着瞧!

身穿白色实验服的中年人大声叫骂着。

“你tm怪我们?”端着枪的特工队长也不理会他的威胁,“说起这个,你也应该解释一下,为什么那个小女孩还能使用变种能力!”

白大褂哽了一下,他确实不明白为什么伊恩明明带了变种人抑制器,却还能使用能力。

“你们是白痴吗?”本来在一旁调设监控的负责人大声道。

“她的变种能力是眼睛类的,刚才那明明就是电击,这分明是她带的武器!你们这群蠢货,居然没把人搜查干净就把她带进来了!”

“现在赶紧去给我搜!”

面对负责人的斥责,特工不敢顶撞,忍气吞声地招呼着身后的小队:“走!”

伊恩在路上搜刮了一堆子弹和枪,她的能力是有冷却期的,她也不敢乱用,她冷静地打开保险,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她不准备动用超电磁炮。

伊恩利落地用枪放倒了看守密码门的两个守卫,看向面前的密码锁,那些还存活的变种人都被关押在这里。

【密码158063】

伊恩输入密码,金属门应声而开。

门后是一栏栏的金属笼子,里面关着一群年纪不大的少年少女和少少几个中年人。

“你是谁?”红头发的少女警惕道。

伊恩扶了扶脸上刚刚装备的面具,压着嗓子道:“来救你们的人。”

说完,也不管他们面上的不信任,径直走向金属笼,从口袋里掏出刚刚在实验人员身上搜刮来的钥匙,一个个打开了门。

“你这样是没用的。”红发少女依旧不信任伊恩,面上却也不太抗拒了,“我们脖子上都带着变种人抑制环,里面装着微型炸弹,他们一开启我们就都完了。”

微型炸弹?

伊恩皱了皱眉头,她还真不知道这事,她刚脱身那会就把抑制环取下来了。

——系统统,你能破解他们的抑制环吗?

伊恩自己的抑制环就是系统帮忙破解的。

【没问题】

伊恩走向红发少女,伸手向她脖子摸去。

“嘿!你想干吗?”

伊恩还没碰到她,就被一个银色头发的少年拦住了。

皮特罗挡在旺达身前,瞪着面前的伊恩。

“我只是想帮她把抑制环取下来,抑制环已经被我朋友破解了。”伊恩也意识到了自己动作太突然了,难怪会引起他们的警惕。

“你们也可以自己取下来。”

铁笼子里的变种人们将信将疑地照做着。

“真的取下来了!”

“我的也是!”

“我们得救了!”

随着第一人的成功,越来越多的变种人也取下了自己的抑制器。

“朋友们。”伊恩看着兴奋的变种人们,低咳两声,“我们要尽快离开这里。”

“外面搜捕的人快追过来了。”

变种人们按着伊恩给的路线向外撤离,跟着一起走的旺达和皮特罗回头看了一眼伊恩,却发现她并没有离开。

“你怎么还不走?”

“你们先走。”伊恩紧盯着地图上的红点,“我去断后。”

旺达和皮特罗对视一眼,齐道:“我们来帮你!”

其他变种人们面面相觑,却没有一个人应和旺达他们。

“我,我们能力不强,就不给你拖后腿了,我们就先走了。”

人群中低低地传来了一个声音,其他变种人也喏喏地应和着。

伊恩本来就没指望这群人能帮她,点点头就让他们先走了。

倒是旺达两人出乎了她的意料。

“等会很危险的,你们确定要跟着?”

“当然,不能让你一个人留在这儿不是吗?”旺达笑了笑。

唔!小姐姐好好看!!

伊恩内心小人手舞足蹈,面上冷静道:“那你们小心点。”

“对了,我是旺达马克西莫夫,变种能力是混沌魔法,他是我弟弟皮特罗,变种能力是超音速,你是?”

“叫我……”伊恩顿了顿,“叫我幻想师吧。”

系统估计以后还会发布更多的任务,她总不能每次都瞎编个名字。

干脆就叫幻想师,以后要是掉马甲了就可以解释说,自己的能力是可以将幻想的能力和物品化为现实。

这样就可以解释自己为什么有这么多能力了,她可真是个小机灵鬼。

伊恩对自己取的新称号满意极了。

旺达和皮特罗对视一眼,接受了伊恩的代号,也没追问她的真名。也不是每个人都愿意暴露自己的,更何况,他们刚认识没多久。

“哦,对了,我的能力是超电磁炮。”伊恩补充道。

紧追不舍的特工们突破了伊恩留下的障碍,循着热显仪找到了他们。

“该死的,她把那群变种人都放了!”

特工队长看着空荡荡的监牢,暗自唾骂一声,赶紧拿出对讲机向上面汇报着。

“你们这群废物!”负责人狠狠地将手中的对讲仪砸在了地上。

“既然你们这么做,就别怪我无情了。”他冷笑一声,“将变种抑制器里的炸弹开关打开。”

“是。”

被伊恩特意藏起来的抑制器上开始闪烁红光,滴滴的声音越发急促。

“队长,什么声音?”正在搜捕的特工警惕道。

嘀嗒嘀嗒的声音在空旷的房间显得越发明显。

“队长!这里。”边上一人掀开桌子,转身叫道。

特工队长探身一看,一整袋子的变种人抑制器疯狂闪烁着红光。

“不好!快跑!”

“轰!”

抑制器自带的炸弹爆炸,围着的特工逃脱不及,伤亡数人。

爆炸声传了很远,伊恩隐约听到了一些动静,她不禁感叹,那群蠢货果然把炸弹打开了。

“怎么回事?”旺达也听到了一些响动。

“没事。”伊恩简略说了一下自己之前的动作,“那群蠢货估计是见你们逃走了,就想打开炸弹来阻止你们。”

正说着,一枚子弹擦着伊恩是面具边缘划过,面具和子弹摩擦产生的火花仿佛就在眼前。

另一队特工通过秘密通道找到伊恩三人,迅速掏出武器,开始枪弹压制。

伊恩连忙招呼了旺达二人一声,进入警备状态。

一群黑衣特工躲藏在掩体之后,铺天盖地的弹幕朝着伊恩三人而来。

皮特罗率先发动变种能力,极速穿行在枪林弹雨中,将身边的子弹纷纷拨落。

旺达伸手举在身前,浅红的能量波震慑出去,击晕了一片人。

伊恩也不停地打击着落网之鱼,眼看着系统提示中,超电磁炮的冷却时间趋近于零,她一把拉开了身边的两人。

电光在游戏币上不断盘旋,伊恩抬手一甩。

“超电磁炮!”

巨大的电流冲击而出,席卷向前方的敌人。

伊恩带着旺达和皮特罗站到早就准备好的木板上,特工们直接被超电磁炮轰散开来。

几个察觉不对的特工向一旁闪去,蓝色的电流却顺着金属地板通向他们的身体,顷刻之间,几人倒在地上被电得生死不知。

“sir。”

托尼斯塔克端着咖啡走向实验室,他的实验刚有了些进展。

“怎么了,管家?”

“是关于伊恩小姐的。”绅士的英伦腔响起,慢条斯理道:“定位器已经有一天没动过位置了。”

托尼皱起了眉,他在给伊恩的防护罩上安装了定位系统,就是怕有什么意外发生。

一个人总不可能一直不挪动位置,而且他们昨天说明过事情的严重性,伊恩应该不会随便让防护罩离身,那么说明,伊恩现在很可能出了什么事。

“我去看看。”

托尼冲出实验室,钢铁战衣直接覆上他的身体。

“托尼,你已经得到消息了?”

刚走入大厅的史蒂夫看着已经全副武装好的托尼,惊讶道。

“什么消息?”

“刚才在郊区的某个工厂发生爆炸,里面逃出了一群变种人,就是之前失踪的那些。”史蒂夫开口道,“而且,那个工厂底下就是研究变种人的基地。”

“我正要和你说这事。”托尼道,“伊恩估计已经遭遇了不测,她应该也是被抓住了。”

“那我们现在赶紧去救他们。”

“我先走一步。”

托尼转身飞出窗外。

伊恩现在还不知道,因为某个防护罩,她已经被当成了遭遇不测的可怜少女。

她正带着旺达和皮特罗在捣毁着实验基地。

【宿主】

——恩?

【刚才的爆炸被神盾局检测到了,现在钢铁侠和美国队长正在向这边赶来】

伊恩面色一凛,同时她也知道了那个定位装置的事。

现在麻烦大了,她还没做好暴露这个身份的准备呢。

“我还有事,先走一步了。”

伊恩看向了一旁的姐弟二人,点头示意道。

说完没等他们回应,就快步向外跑去。

实验基地在郊区,短时间之内她根本无法找到回去的方法,要是和托尼他们打了个照面,那就好玩了。

不过也不是完全没办法,伊恩眼珠一转,赶紧收起了面具,转身又冲回了实验基地。

另一边的托尼和史蒂夫也赶到了现场。

实验基地已经成了一片废墟,里面的人不是死就是昏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托尼看着周围的环境,有些疑问。

史蒂夫也摇了摇头,他也有些摸不着头脑。

他们想地下找去,刚好碰见了准备离开这里的姐弟两人。

“嘿!你是钢铁侠吗?还有美国队长?”皮特罗兴奋道。

“是的小伙子。”托尼看着面前的旺达和皮特罗,“这里是你们干的?”

“不是。”皮特罗摇摇头。

“是有人来救了我们。”

“谁?”

“一个带着面具的人,她说她是幻想师。”

幻想师?新出现的超级英雄吗?怎么从来没听说过?

托尼看着跑来的史蒂夫,决定等回去了好好调查一下。

“那些变种人们统计好了吗?”托尼问道。

他们来的时候那群变种人刚逃出去没多远,他们就让随行而来的神盾局特工们去统计一下人数。

“少了很多。”

“伊恩在吗?”

“她不在。”

难道伊恩已经……

“咳咳,我在这儿……”

角落里传来一阵虚弱的咳嗽声。

托尼转头看去,伊恩身上披着一件沾满血迹的白大褂走了出来。

史蒂夫快步上前,扶住了“虚弱”的伊恩。

“你还好吗?发生了什么事?”

“我还好。”伊恩抿了抿唇,接着道,“我昨天回家后就被他们抓来了,刚才才醒。”

“那群人想解刨我,但是一个戴面具的人出现把我救了出来。”

“然后我就躲在那里,直到你们过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古剑奇谭之屠苏重生之血战山海关(9)

    三月二十七日,李自成因军饷和对金钱的渴望默许了好哥们刘宗敏、军师牛金星、侄子李过对在京百官拷打掠银。宋献策和李岩极力反对无果。云集在北京的二十几万大军瞬间军纪彻底败坏也开始掠夺起来。还好有宋献策和李岩等人的极力约束才没血洗了京师,但刘宗敏的部下他们也管不了。当天,刘宗敏带人闯入吴襄府带走了吴三桂的美

  • 真武世界回归之第三章(中篇):你?真正的强者吗?(4)

    “喂,小清,过来!叫你呢,过来啊!”旁边的一位魁梧的大汉大声喝道:这个人呢,就是在我们战队被称为“地狱教练”的前任队长-----轩木队长,此人身材魁梧,眼睛炯炯有神,能看出有一份“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霸道气势,他还有非常帅的蓬松头发,穿着一件蓝色运动服,正从我走过来!“当初你为什么离开我们战队!你可

  • 九世说帝仙之第九章

    领月钱的时候到了,李知新有些激动,跟着李贵几个来到账房院子的时候,早就排起了长长的队伍了。李知新刚准备老老实实的排队,可是李贵几个垫着脚抬头张望着,突然看见了什么,赶紧拉着拉李知新,招呼他跟上来。不用猜也知道他们找到捷径了,要是刚来他可能还不好意思呢,这么多人排队你一来就到人家前头去了。经过这些天,

  • 凡炼证神在线阅读第8节

    新房内的大火整整燃烧了一天,在欲海里翻腾的两个人在第二天中午才完全清醒。出了房门第一件事就是找芙蓉帮的帮主算账。万天成带来的人已经将芙蓉帮控制起来了,帮主石峰废去了武功关在地牢里,等候发落。罗玄去了地牢,凉秋走到芙蓉山庄的后山,这里有种类繁多的毒草毒花,特别是一大片娇艳欲滴的罂粟花在阳光下摇曳生辉。

  • 神奇宝贝:起源在线阅读第9节

    “你们这销售别墅吗?”林动问道。“先生说笑了,我们这是H市最大的售楼处怎么会没有别墅,您需要什么样的别墅,对环境设计有什么要求。”售楼小姐故意埋低身子胸前的风景更加明显。对于售楼小姐心中小九九林动倒是了解几分了,不过他毫无所动,巨乳邪道贫乳才是王道啊!“哼,狐媚子骚狐狸不要脸!大笨蛋真是大色狼!”系

  • 仙剑之吾生为魔在线阅读第4章

    要知道村里有几户几家,姓什么叫什么又做的什么,大家都很熟悉的,真出什么小偷强盗不可能不被抓到,所以基本不锁门,这样走进走出也比较方便。还没回神的小盐巴有点呆呆的:“怎么了?为什么突然锁门啊?”大盛的神色有点慌张,准确的来说还带了几分害怕和惊恐,他锁完门像心口的重石落了地似的,大口大口地喘气,不停念叨

  • 穿越之许仙[白蛇传]在线阅读烧了结婚证

    G城最好的私人医院高级病房中。黎晚庄坐在chuang沿握住父亲的手。病*******的黎承耀嘴巴张张合合的叫着晚晚,晚晚。因为中风有很严重的大舌头,只能沙哑含糊不清的喊着女儿的名字。若不是知道他在叫黎晚庄几乎都听不出他叫的是什么。“爸爸,你别说话了,我嫁,我答应嫁。”黎晚庄的声音有些哽咽,一双凤眸里

  • 最强仙帝我不同意

    “话虽如此,可你当年拒婚也让他颜面扫地,这笔账又如何去算?”听楚心颜这么说,楚丞相沉静下来,对她的提议深以为然,“在这一点上,的确是爹欠缺考虑,你一向足智多谋,你说应该如何去处理?”“负荆请罪。”“什么?”楚丞相震惊的看着她。“负荆请罪是现在唯一能够得到他信任的办法。因为你负荆请罪的目的,不仅是为了

  • 我靠儿子制霸玄幻身份极其恐怖

    吴缺没想到一个看似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实力竟如此强悍,好几个人一个照面就被干翻了。忍着胸口的剧痛,他赶紧拨通了老爸的电话,把这边的情况说了一边。也就那么二十来分钟的时间,吴啸天就带着人来了。眼瞅着儿子卷缩在角落,几个保镖也都如同霜打的茄子一般,他阴沉着脸道:“很好,在杭市这一亩三分地上,你们胆敢动我

  • 临界成神第2章在线阅读

    人生的微妙崎岖,波澜转折,往往毫不经意。许是大梦一场,醒来已是沧海桑田,或是转瞬之间,心爱挚爱便如春花般凋零,不着痕迹。只剩余孤零零的一个人,独对命运,悔恨当初的种种嫌弃,不知珍惜。当世界在晨光中逐渐醒来,杨柳也就睁开了自己的双眼。有清风吹拂过脸庞,带来混合着花草的自然清香;又有鸟儿在歌唱,稍显顽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