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鸦的游戏日记第二章在线阅读

2022/6/24 7:08:02 作者:妄鸦 来源:晋江文学城
鸦的游戏日记
鸦的游戏日记
作者:妄鸦来源:晋江文学城
只要不码字,打游戏,就很快乐(确信)

“你说什么?”

虽然男人还穿着病号服半倚在床上,脸色苍白如雪,似是一场大病初愈还未缓过气来,可甫一张口,仅凭四个字就让屋里的气温迫降十度。

贺铮的助理杜宇年早已适应自家老板的“速冻能力”,表情自然地接着汇报:“您昏迷的这段时间,您母亲已经安排了一位omega给您冲喜。”

贺铮揉了揉眉心,抬手示意杜宇年停一下,给他几秒钟缓一缓,为何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还能听见这么封建迷信的词语。

“你继续。”

杜宇年接着说:“这是您母亲精挑细选的人……”

哪怕杜宇年已经十分职业的用精挑细选四个字总结概括,贺铮还是能想象他妈妈是怎么把燕京的世家豪门搞得腥风血雨。

他苦中作乐地想,车祸出成他这样也算是有排面了。

他从杜宇年手里接过印着他名字的结婚证,他妈可真是神通广大,他人还在病床上昏迷,这合法手续已经办好了。

“姜路野……什么来路?”贺铮在自己脑子里转了一圈,也没想起这号人物,于是就问杜宇年。

“沈家的。”

“哪个沈家?”

“做服装的那个沈家。”

“沈悦凌不是只有两个儿子么,沈钰和沈玺。”贺铮对自己的记忆力十分自信,“怎么又跑出来一个?”

“说是他老公在外面搞出来的私生子。”

“他老公不是入赘的么。”

“对,家里的透明人,沈家从来没对外提起过。”

贺铮嘲讽:“呵,那可不是,沈悦凌那个女人向来要面子,不是总自诩找了个天下第一好的老公么,这么打脸的事,还不偷摸咽下去。”

“至于我妈能让这么一位成为名正言顺的贺太太……他八字和我特别配?”

“不是,他属鸡你属猴,从属相上来说你俩就不合适。”杜宇年沉默了一下,决定实话实说,“沈家把人送来的时候您正好从icu出来,大夫说您的腺体受伤,这辈子恐难恢复,除非找个信息素高度匹配的,说不准还有希望要孩子。说来也巧,姜路野的信息素和您匹配度99.99%。”

作为贺铮的学弟,杜宇年跟在贺铮身边很多年了,他知道贺铮心里有多期待组建一个正常的家庭,可他更知道,贺铮又有多么痛恨被胁迫。

一时间他也说不好贺铮会去办离婚手续,还是捏着鼻子认下这门婚事。

“回家。”

“好,我去通知司机。”

***

姜路野觉得他自己今年一定是流年犯冲。

十八岁生日当天就分化成omega不说,他在厨房随便喝了杯凉水,就给自己喝晕了,昏倒前还在想着,他不出现,东街那帮人该不会以为他怕了吧。

等再睁眼时,周围的环境已然不是他在沈家的那个昏暗的小卧室了。

床垫松软舒适,枕头还有淡淡的太阳味,屋内摆设虽然简约但品味不俗,姜路野没什么审美,却也能看出好来,这似乎是某富贵人家的客房。

他掀开被子,先检查一下,确认自己的两个腰子还在,身上没有多出什么奇怪的伤口,这才放心。

他跳下床,活动一下手脚,轻轻走到房门口,拧了拧,门锁着打不开。

于是转头走向窗子,很好,二楼不高,他推开窗户攀着窗框一跃而下……

坐在花园边晒太阳边看文件的贺铮就听身后砰的一声响,还不等他转过轮椅,草丛里窸窸窣窣钻出一个人,就听他说:“大爷,您知道大门在哪么?”

染着时下流行的奶奶灰因为生病长出一截黑发还没来得及补色的贺铮:……

姜路野看着面前轮椅上的人似乎愣了一下,然后慢慢转过来,这下轮到姜路野愣了。

这个男人长得很英俊,眉目挺括目光深邃,穿着浅灰色的衬衫外面配了一件米色的敞怀线衣,就是皮肤白的吓人,手腕的血管依稀可见。

只是此时那张帅脸上的表情不怎么愉悦就是了。

“你喊谁大爷呢。”

也是,看他样子也不过三十来岁。

“叔叔?”

贺铮:……

贺铮推着电动轮椅来到姜路野面前停下。

姜路野看着这个明明坐着没有自己高却气势惊人的男人,不由得往后退了一步,又想到自己北七中路爷的名头,生生忍住了,他昂着小脖子瞪眼看回去。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贺铮,你的合法丈夫。”

姜路野:……

姜路野:“操!”

贺铮似乎有些意外,扬了扬眉毛,可他本来就不是什么会心软的人,哪怕面前的少年即将暴走,他还是把他如何病的要死,沈家卖孩子换了多少好处说了一遍,甚至添油加醋,把自己说得凄惨无比,就吊着一口气,嫁给贺铮就等着守寡吧,满燕京城的omega都绕着走,除了沈家。

最后怕姜路野不信,又给他看了俩人的结婚证,还给他手机,让他自己打给姜潮确认。

也不知那头姜潮是如何说的,就看姜路野对着手机大骂:“姜潮我□□妈逼的老贱货,生儿子没□□,下辈子你还超生个王八!”然后把贺铮的手机狠狠摔在了地上。

贺铮看着地上粉身碎骨的手机,又看看气得胸脯起起伏伏的姜路野,对这敌我不分的骂人方式实属不能理解,最后面无表情地说了一声:“王姐,给太太倒杯盐水漱漱嘴。”

“太太”两个字似乎火上浇油,姜路野回头狠狠瞪了一眼贺铮,推开保姆就想往外闯,他还没走几步,就被院子里的保安拦住了。

“让我走。”

“那可不成,你是我真金白银换回来的,我们贺家从不做赔钱买卖。”

姜路野也不说话,转个方向继续找突破口,贺铮就不紧不慢的摇着轮椅跟在他身后。

轮椅是好轮椅,只有嗡嗡低响,可在姜路野耳朵里烦的要死。

“我要报警,你非法拘禁。”

“呵,你还懂这个呢?你报警试一试,咱俩是合法夫妻,白纸红皮,国家承认,你跟人说你被自己的alpha拘禁了,看看人家理不理你。”

姜路野气红了眼,可他也知道贺铮说的都是真的。

贺铮见姜路野不说话,又叫过保姆重新倒了一杯盐水。

“我不喝。”

“看在你今天受了刺激,就不给你讲贺家的规矩,但你要记住,在这个家里,你没有说不的权利。”轮椅上的贺铮面无表情,身后站了二十几个alpha壮汉,虎视眈眈地盯着面前的姜路野。

姜路野一瞬间觉得自己似乎回到了十几岁和人干架被高年级摁在地上摩擦的时候。

路爷在认不认怂之间犹豫了几秒,果断决定好汉不吃眼前亏,端过盐水一饮而尽,然后气哼哼地转身上了楼。

王姐:太太知不知道先生只是让他漱漱口,没让他咽下去?

贺铮揉了揉眉心,又叮嘱:“未来几天辛苦你们了。”

管家和保姆连说不辛苦,管家坤叔说:“小杜助理来了,听说您在后面和太太说话,就在客厅等您。”

“他倒是机灵。”贺铮摇着轮椅进了客厅,杜宇年站起来:“下午的会议都已经通知到了,我来接您。”

贺铮回屋换了件衣服然后和杜宇年上了车,出发去公司。

路上杜宇年挑了几件重要的工作和贺铮简短汇报一下。

正事说完,贺铮又说:“关于姜路野的资料你那里还有没有,除了上次给我看的。”

杜宇年愣了愣,然后从公文包里取出一个文件袋。

贺铮摸着里面的厚度似笑非笑:“你准备倒是做的充足。”他那个妈他可是十分了解,眼高手低,向来只能看见明面上的东西,倒是杜宇年他一手带出来的,怕不是把姜路野祖宗十八代都倒腾个明白。

杜宇年推了推眼镜没说话。

要说这沈家也是够乱,沈家祖传制衣,当年生意做的很大,后华夏战火纷飞,许多家族没落,沈家也是其中之一,也就这些年才又了起色,沈悦凌的父亲沈长松是个很有天分的人,又有眼光和野心,就算是贺铮的爷爷都对他赞许有嘉,可惜天妒英才,沈长松刚过四十就和夫人一同车祸去世,独留下沈悦凌一个omega女儿。

沈悦凌一个尚未成年的孤女,撑下这偌大家业吃的苦自不必提,成年之后的沈悦凌性格强势,说一不二,比起和另一个世家公子联姻她更倾向于招赘一个上门女婿,当初的社会大环境下想找个门当户对的就别想了,最后她找了一个叫姜潮的男人。

姜潮说是燕京市本地人,可他家那块随便迷个路就进外省了,姜潮生了个好皮相,又嘴甜会说,本科毕业进了沈氏旗下的服装门店工作,被巡店的沈悦凌看上了,顿时得道升天。

居移体养移气,跟在沈悦凌身边这些年,姜潮算是彻底修炼出来了,文质儒雅,谈吐不俗,贺铮以前也见过他几次,若不是知道他底细,说这是哪个大家族的子弟也有人信的。

姜潮和沈悦凌生了两个alpha儿子,沈钰和沈玺,都跟沈悦凌的姓,姜潮没有半点不乐意,还是那个二十四孝好老公,沈悦凌春风得意,逢人便炫耀,至于是真没有还是不敢,只有姜潮自己心里明白。

现在看来,多半是不敢。

姜路野生母叫陆菲,是个omega,家中做房地产生意,父母早亡,陆菲和沈悦凌性格截然不同,她对继承家业不太有兴趣,早早放弃了经营权,安心做一个只拿分红的股东。

她在珠宝设计上却十分有天赋,自己开了个小工作室,是沈氏制衣的供应商之一。也就是这点业务上的交集让贺潮认识了陆菲。

姜潮对沈悦凌讲的版本是,陆菲对他爱得不可自拔,不顾他有妇之夫的身份,在和他独处的时候使用了诱导剂。事后还骗贺潮会吃避孕药,却一个人躲去外地生孩子,结果产后抑郁症,没多久就跳楼死了。姜潮抱着还不会说话的姜路野苦苦哀求沈悦凌,说甭管当妈的如何,孩子都是无辜的。

沈悦凌爱的就是姜潮的善良心软,故而虽然恨陆菲还是把姜路野留下了。

不过在杜宇年的资料里,事情恐怕没这么简单。

不说当年是陆菲还是姜潮主动,陆菲死后,按照法律姜路野是她唯一的合法继承人,可陆菲的股份早在十几年前就由姜潮以姜路野监护人的名义转手出去,卖的钱和陆菲留下的巨额遗产一起不知去向,而姜路野继续在沈家顶着吃白饭的名头尴尬的活着。

“你说这当父亲的可真不是个东西。”贺铮如此评价自己的老丈人没半点心理障碍。

杜宇年试探地问:“所以您决定……怎么处理那孩子?”

留下吗?当然要留着。

出生在这样的家庭里,贺铮见过的美人无数,在他见过的所有人里,姜路野都能算上拔尖的那搓儿,而且明明是爪子没长齐的毛崽子,眼睛里闪着要吃人的光。

多好玩儿啊,而且长得也是真好看。

“那恐怕您要多花些心思了。”

贺铮也知道,沈家那种人,对个私生子的培养能有多上心?何况姜路野表现出的攻击性,粗鄙、易怒,也都证明这孩子在社会上混过不短的时间,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这都不是个合适的人选。

可贺总不愿意承认自己肤浅:“我就要个能带出去不丢人,在家听话不惹事的妻子,他爹妈没教的,我来教,实在不行,呵呵,我并不介意用信息素搞定,这很难么?”

不等杜宇年继续说什么,车就开到了公司,杜宇年默默咽下嘴里的话,和司机一起搀扶着贺铮下了车,坐上轮椅,进入公司去处理另外一个修罗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女配就要该宠上天[穿书]之从天而降的奇遇

    天有些灰蒙蒙的,已经入秋了空气带着一丝丝凉意,路上行人已经有人穿上了毛衣。云逸走在路上往家里赶去,今天灭绝师太又在大发雷霆了,整个公司都笼罩在她的低气压之下,说话都没人敢大声,这朝九晚五每天匆匆忙忙的日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云逸自嘲的笑了笑,自家爹妈给自己起名叫云逸,希望自己可以像云一样闲适,可

  • 晓青你别跑在线阅读第六节

    一心想出国留学读研究生的洪诗霜被吓的赶忙称是,购物车里的东西越来越多,什么莱卡单反相机,宋吏说留学拍照用,又花了100万买了一块欧米茄女士手表,说是送给洪诗霜的出国礼物。零零总总购物车里的东西总价达到了200多万,洪诗霜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宋吏当即表示理解,毕竟自己突然有钱的时候也想大哭一场,不过稳住

  • 娱乐:从观众到巨星在线阅读第四节

    小白狐跟那两个修行者斗了一场法。她成功用幻术将他们困住,而自己也受了点伤。虽然很疼,但她还想继续战斗,只是在小伙伴糖揪儿的劝说下,她最终还是逃了出来。后腿被打中,流了很多血,那个修行者的武器上似乎涂了药,小白狐自逃出来后,就感觉脑袋越来越晕,眼前天旋地转的。中途她还差点掉进山沟沟里,如果不是有糖揪儿

  • 血色黎明二战篇之第一章(1)

    《二次初恋》文/有厌01鲜花配美人。像姜阮这样的女人,配得上的只有刺手玫瑰。够娇艳、又够狠厉,让人着迷、却不是谁都可以轻易接近。宴会厅中觥筹交错,灯光辉煌,周边花簇装饰全是从巴黎空运来的路易十四玫瑰。玫瑰花娇艳夺人,这是主办方最诚恳的欢迎,只为博美人一笑。韵律绵长的古典乐,衬上人比花娇的美人浅笑,小

  • [左耳]许你一世安好之亲妈来了(5)

    上辈子的今天是个大日子,秦玉镯来学校看舒宁了。坐在教室里的舒宁盯着黑板,手里转着笔,神游天外。班主任敲了敲门,英语老师抬了抬眼镜才看清楚,马上开门询问,班主任跟她说两句,才对着舒宁摆摆手。看老师精神奕奕的样子,肯定很开心。也是,一个无父无母又死了姥姥的无家儿童,忽然有妈找上门,谁会不高兴呢?班主任带

  • 致*******]赤霞

    “没想到时隔千年,你还是没有忘记那些往事啊!”就在楚墨尘回忆往事的时候一道惊若天鸿又非常柔和的声音便在楚墨尘旁边响起!“这些事我怎能忘记?”楚墨尘下意识的回答道!“也是,如果一个人强大的时候忘记了他软弱的时候,那他便不是真正的变强了。一个人只有记住了因为他的软弱而害的人,那个人便是真正的变强了,真正

  • 空军:从鹰隼大队开始签到第六章在线阅读

    当时间回到正轨,26也带着新进人员们进行基础训练,新进人员们也见识到了曾铎宇他们的训练是有多累,训练场上根本见不到人,一晃眼3天过去了,张辉也从禁闭室出来了。这天张辉和夏磊又闲太阳太大,悠哉地偷着懒,一点一点消磨时间“你说,我们这样是不是不太好啊”夏磊突然放下手中的东西跟张辉反思道“怎么了?”“你说

  • 网游之独占鳌头第7章在线阅读

    ***********有种不好的感觉*************欧阳踩在潮湿的泥土上,身后的木屋已经越来越远,虽然他想要极可能的表现出一种无畏的样子,不过那贼头贼脑做派,只能突出猥琐的本质。加上腿依然有些软,走起来也是含胸驼背,撅着个屁股,怎么看怎么像长了痔疮的官兵。四周并不是一望无际,反倒是除了脚下

  • 总裁强爱:小娇妻乖乖受宠克隆银行

    一个穿着考究,梳着短马尾,留着小胡子的男子正在打量密闭容器里的齐涛。男子的左右分别站着一个穿制式服装的助手。男子是合众国克隆银行HY大区第12分区的负责人,名叫王良。克隆银行主要进行对克隆舱体的管理,并为激活克隆的客户提供康复服务。克隆仓的发明和应用是人类成为已知宇宙主导的关键,克隆银行在克隆仓的推

  • (樊振东乒乓)陪你度过漫长岁月在线阅读第五章

    顾淮宁见舒颜装鸵鸟,也没再开口,两人就这么一路沉默着到了大河村。牛车还没进村,车上的村民顿时就扯着嗓子嚷嚷起来:“桂花!你家建业回来啦!快点来看看!”村民们团结,有那在村口忙活着的人一听这话,连忙往田桂花家跑,大嗓门嚷嚷了一路:“桂花婶,建业哥回来啦!”小孩子们同样嚷嚷起来,一时间大半个村子都能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