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从巨人开始的超神浩克在线阅读第3节

2022/6/23 18:47:18 作者:咸鱼纯洁超神 来源:飞卢小说网
从巨人开始的超神浩克
从巨人开始的超神浩克
作者:咸鱼纯洁超神来源:飞卢小说网
进入轮回空间,得到神级选择系统,每次进行万界穿梭之前,都可以进行一次神级选择!开局选择进入《进击的巨人》世界,得到无敌浩克血统。轮回者:“什么鬼!?为什么进击的巨人这种低武世界会有浩克,我顶你个肺啊!”叶默:“不要问,问就是一拳打爆!”PS:万界流,简介无力看正文!(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游龙,长生剑宗大长老,阮慕安的本命剑。

阮慕安地位仅次于宗主,权利等同于掌教。

为什么是阮慕安第一个赶到这里?

葬他的人难道是阮慕安?

牧远歌的好憧憬消失无踪,整个长生剑宗他最反感的就是阮慕安,他誓死不愿踏足长生剑宗领地有部分原因就在于阮慕安。

他也很清楚阮慕安对他的反感比起他来只高不低,如果是阮慕安葬的他救的他……

牧远歌不信。

是与不是,一试便知。

牧远歌已经吃完了玉米,觉得帮这边的人处理一些困扰也算是收了报酬了,不算做白工,他对起哄的村民道:“都别吵!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我为你们做主!既然吃了大姐家的玉米,大姐您先说!”

场面顿时安静了一刹。

你一贼怎么做主,别以为你逃得快,就你这过目难忘的长相,转回来也还是你!

可那大娘是个爽快人,顿时气消了一半:“你这孩子,嘴还挺甜……”

“妇道人家,别被贼人糊弄!说!你为什么要干着偷鸡摸狗的勾当!”

就算身体缩水他也称不上“孩子”吧,莫非?牧远歌也不恼,对那相对好说话的大娘道:“您这姐姐,人也挺好。不瞒各位,我也算半个养蜂人,我的就在那间屋里,这身上的蜂蜜不是你们任何人的,而是我自己家的。”

“你这是养蜂人?不像。”

“那是间荒屋,你在那里养蜂我们能不知道?”

“那又不是我家。”他眼睛明亮,一脸坦荡,“我家还是不愁吃的。”

“以前怎么没见过你?”

“我久居山里,不常下山,我娘走后,我已经好多天没吃过东西……”

这话一出,人们立刻想出了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以前总被当娘的伺候惯了,娘走了给他脖子上挂饼都不知道换边咬的人物,啥也不会,下山一通乱来,这么好的蜂蜜瞎糟蹋,可怜天下父母心。

村长狐疑道:“但你这蹦来跳去,这叫什么身法,不像普通人。”

“像猴。”牧远歌接得很快,“我娘也这么说。”

“哈哈哈!”

牧远歌太擅长和三教九流的人打交道,只要不是穷乡刁民市井小贩,像这种一家喊人四方呼应的村子,还是很有人情味的,可以晓之以理动之以情……

当然主要是他来了以后,也如法炮制地拘死气凝聚“一线生机”的剑丸。

其实这也是习惯性了,如果手上没点底牌防身,太容易遭暗算。谁都想杀他扬名立万。

可这一路上,也没有半点死气,太平得不像话,只是到了村子里,隐隐约约一丝丝一缕缕微乎其微的死气,大概全是小蜜蜂的。

再多待一会可能“一线生机”的一缕剑气能凝聚成行了。

牧远歌觉得那蜂蜜好吃,这地方是宝地,觉得有必要帮个忙,可他邪道的行为准则,好事非做不可的话必须收报酬,这已经是各种迁就他的属下的很大程度让步……牧远歌是言出必行的。

“真是我自己的,不信你们跟我来!我的蜂蜜就被两个人搬到这儿来了……”

其实牧远歌刚冲到门口,看到背对着他站着的那人,可夏萄和卢大哥却是面朝着他,一下子看到他猛地调转身形,不由自主被吸引住了视线,因为没在这小村落里见过这么好看的人,当然挡在他们面前的这位不算的话。

那长生剑宗高人也循声望去,修炼之人五感过于常人,再加上乡野之人嗓门又实在大,自然听见了一些不太好的评价,又是个贼,这里闹贼啊。

夏萄带着哭腔:“仙长哥哥,真不是我和哥哥掘坟盗棺!我姓卢,叫卢夏萄,我和哥哥就住在杭地八里岗,是我们的娘亲病危,郎中说这边的蜂蜜为药引可以续命,可我家家境贫寒,实在负担不起,这才和哥哥来此地求药,可是买不起,把我卖了也买不起!”卢大哥看她的目光都惊了。

“这些,这些是山上养蜂的散户指路给我们,让我们去荒地里找,我们守了好多天才守到,不是万不得已谁干这种损阴德的事,娘还等着救命呢。我们给那老人家又准备了一具棺木,重新放了回去,我们也好怕……”夏萄眼泪直掉,又道,“求仙长哥哥替我们和村长们说一说,我们真没有偷,我们有了救娘的蜂蜜就走!”

“对,对,”卢大哥眼睛都湿润了,“求仙长帮帮忙……”

长生剑宗那人一时也不好说人家这样不好,而他初来乍到如何帮着开口,听说这地方的村民很排外,只能道:“你们先把门关上吧。”

牧远歌也是个耳力惊人的,很神奇的是他醒了以后,耳力似乎比以前更敏锐了些。

这小丫头是个人精啊!半真半假的谎言的确不好挑剔,而且厉害的点在于“求”可能会阻止的人帮忙,哪怕人家拒绝帮忙,那也已经算是不阻止了。

牧远歌领着一群人风风火火地进来,立刻维护那两人:“你做什么呢,为何抓着我的小弟小妹不放!”

村民们全都一呆,怎么看都是你最小啊。

牧远歌拍着干瘪的胸口,掷地有声地道:“你们把门打开,光明正大地把门打开,给乡亲们看!没有什么是见不得人的!这木匣子是我打的,木匣子里的蜂蜜也是我养的,我娘说我养不成蜂当不成养蜂人但我还是养了,只是没等我告诉我娘,我娘就……”

夏萄呆呆地看着他,那一闪而过的伤痛,就像真的一样。

牧远歌迅速恢复斩钉截铁,把一个冤大头演得淋漓尽致,道:“我被他俩的孝心所感动,这才答应他们,只要他们认我这个大哥,这半箱子蜂巢就当我送给他们的,你为何要让这般有孝心的兄妹跪在地上求你,这位拿剑逼问人家的仁兄……”

牧远歌见他收剑转身,浑身汗毛下意识倒竖,又缓缓松了下去。

长得有些像阮慕安,却又不是阮慕安。

手里拿着阮慕安的本命剑,那这人的身份就呼之欲出了。

阮枫见他的瞬间不由露出厌恶之色,道:“你长得……”

“俊吗?”牧远歌习惯了这个眼神竟觉得很亲切,顺势回身朝着夏萄等人的方向道,“谁有随身带铜镜的,让我看一眼我英俊的面庞。”

“大哥大哥我有!”夏萄赶紧递上了一块小巧精致的镜子。

这也不是寻常穷苦人家能有的小镜子,但扒手例外。

牧远歌往那镜子里看去,他听自己声音明快了的时候就有预感,但亲眼见到又是另一种震惊。

这小白脸谁啊!

他十八九岁的时候长这么无害的吗,他自己都不是特别记得了,轮廓五官还是像他的,皮肤白了几个度顿时形象大改。

阮枫已经恢复了淡然如水的温润,之前那一闪即逝的嫌恶就像错觉一般,此人一眼看去有些像,但细看又不可能。

牧远歌跟镜子里的自己大眼瞪小眼,牙疼了好一会,才接受了这个事实。

谁不想再年轻一把?谁不想回到过去重拾青春靓丽、活力四射?

他当够了阎王,披着小鬼皮的阎王行动起来也许会方便很多呢。反正有剑在手,天下他有。

“这是棺材,哪是木匣子?”村长还在狐疑。

“这就是木匣子!”牧远歌斩钉截铁,“我娘让我去买蜂箱,卖木材的老板告诉我就种款式的箱子质量最好,卖得可俏了,虽然我卖回来后我娘又打又训,其实我也知道,就是怪我不会讲价,多花了冤枉钱,但人家卖这个的老板也很不容易的。”

“……”不是人家老板不容易,是你娘不容易啊。

卢畅还瞠目结舌,直到牧远歌一脚踩在石墩上:“别怕,有大哥在。”

“!?”卢畅认出他脚上的那双长靴,以及靴子上的纹路,他脸色青红交错,十足艰难地抱着他的腿,喊了一嗓子,“哥!”

躺在棺材里的人,居然是个活的!?

也就是说,这人早他们一步寻到了棺材,故意躺进了棺材里吓他,还一路被抬回来。

他被迫当贼掘了人家的棺也是贼了,都是贼谁比谁高贵,这位同道是个狠人!搞不好盗蜂蜜把村子搞得乌烟瘴气的就是他!

村民们面色古怪,一时间他们都不知道该同情这个太容易受骗上当的冤大头,还是同情这两个被他赖上的人。

阮枫觉得这里头还是有很多破绽可挑,但当三个贼抱成团,那真是没法下口。

而乡亲们只让这三个外来的赶紧走:“别让你们娘亲等急了。”

夏萄一脸感激乖巧点头,卢畅却是很不好意思,尴尬地笑了笑,点头哈腰各种道谢,看起来倒是十分淳朴。

突然,嘭地一声脆响,似有瓦罐摔碎的声音。

“哪儿的声音?”

“糟了!是不是我储藏蜂蜜的地方!”说话的正是谭大娘,牧远歌吃过她家玉米的那位,整个村子就她在内的有限几处人家的养蜂地没被荼毒,她千防万防,早知道不管吃玉米的,这声东击西还是!?

村名们的脸色都变得极其难看:“快去看看!”

牧远歌暗中调动死气,也是一丝丝,暂时没有死人。

阮枫狐疑,当时几乎所有人都在这间屋子里,不是这里面的人干的?

阮枫御剑而起,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声源处。

他站在半空中,远远望去,长袍猎猎作响,犹如羽化登仙般,让看的村民们心驰神往,只见他一剑挥去,凛冽蓝光如长蛇般蜿蜒而去,爆破声中尘土飞扬。

啪地一声,仿佛藤鞭抽地的声音。

“别过来!”阮枫话音未落。

牧远歌等人后一步赶到,正好看到一截几乎有四根手指粗细的藤蔓被斩断在地面上,它前后都被截断了,却还像蚯蚓蜈蚣般在地面上挣扎,粘稠的蜜汁从断口处淌出。

牧远歌眼睛一亮,是异植:“快杀了它,用火烧!”异植也是有死气的,越是大型异植死气越重。

而靠近了这个罪魁祸首,一丝丝一缕缕的微弱死气从它身上涌来,这异植祸害的小蜜蜂不少啊,他一边给小蜜蜂念渡亡经,一边攒集死气在袖子里,指尖熟练地碾成剑丸。

长生剑道的剑气是一道一道分开的,而他创出的“一线生机”是剑气成丸,一道剑气即可成丸,可以累加。

单纯只是小几道剑气凝成的剑丸,不施展出来也不会有声势,只有一次性施展一次性拔出,才会像当年对付胥礼又从胥礼身上勾出的那等海量及状景。

而死气是很玄乎的东西,肉眼看不到,往往只有将死之人才能感受一瞬。

过多死气留在任何地方都是不太好的,会让人害病,让生灵萎靡。

不住人的房屋年久倒坍,土地收成不好,其实都有无形的死气在作怪。

他拔除死气以后反而会让人清爽,让那地方空气清新,减少瘟疫等病症的可能性,还能凝成剑丸施展大招,可以说两全其美。

不然他一个邪君若没点造福世人的真本事,哪能被明眼的广大百姓吹捧得跟胥礼这等正道首座比肩,正道视他为眼中钉,既想除又得供,不惜把他们顶金贵的胥礼宗主拉下水来示好他,看似抬举实则分裂,以为他会上当,也是够搞笑的。

也不知道胥礼现在怎么样了……

牧远歌看向阮枫:“快杀啊!火烧!”

“是蛇么!”夏萄脸色惨白惨白。

“虫枯藤,异植。”阮枫没搭理牧远歌,只回答了夏萄,“这种算是异植中比较低级的,一般成群结队生活在泥土以下,像这样一根独行的比较少,喜食昆虫血肉,一般不能吸食活人,但它可以伤人,它能吸血,外伤流血的最好不要靠近有它在的地域。”

阮枫落在屋檐上,催动御剑术,剑分十道将那截还在跳动的藤条粉碎成屑。

“用火烧!”看他一直在用剑术砍,牧远歌忍不住继续提醒。

粉碎成屑了也还是异植,异植不化灰总有那么点可能复活或者生其他变故,牧远歌在处事上要求完美,多年经验让他习惯了斩草能除根最好一次除尽。要不是怕却灼一出身份暴露,他就直接动手了。

“我知道。”阮枫只觉被这少年提醒很不舒服。

“这么说咱们的蜂后都是被它吃了!?”

“多的话赖着不走养蜂人怎么活?”村民们终于找到元凶,听得脸色煞白,恨不得顶礼膜拜长生剑宗,“大仙,怎么样才能把它赶走!报酬不是问题,如果大仙能够帮忙铲除,那真是我们全村人的救星!”

任何时候人们对飞行都有憧憬和向往,这个时代也一样,会飞行的叫大仙,不会飞的叫大人。

牧远歌抿了抿嘴,争取心如止水。

“只能按它的喜好习性来了,抓大量昆虫引诱它上钩,需要布置,我会想办法。”阮枫说得比较保守,“藤蔓不太好斩草除根,它是独行的,如果它报复心重也许会引来别的同伴,不用太刺激它,一般是没的吃了它自然会走的。”正道忌讳异植,教得都是些书面知识,手段都很保守,大概是不想伤及无辜,其实是不想担责任。

异植各有各的特性,虫枯藤成片才凶,独行的其实比较怂的,牧远歌跟它们打交道久了的,真是恨不得自己上。

“一线生机”只是借外力死气凝练的剑气,尚未凝聚出一道,就等这玩意死绝了。

而他自身自内而外的剑气就是火属性,他已经剑道第三重境,可以凝聚剑气成实质性的火焰,先天优势,不然承天府怎么能养异植当防御呢。

以火立足于第三重境的高手不多,但也不少,他一旦施展,不一定暴露,高人没跑了,小鬼当不成,最多只能用普普通通的剑气,顶多也就达到阮枫这水平。

牧远歌按捺住想弄死那异植的冲动,私下对谭大娘说:“在不想让它靠近的地面上倒油,它出现就往它身上点火,多吓几次它就不敢来了的。”

谭大娘听他说得轻巧,不知道该不该信,把目光看向明显更靠谱的大仙。阮枫觉得他在大放厥词:“一旦点火连着油烧着整个屋子……”

牧远歌真的是好想自己上,这有什么好担心的,蜜蜂会飞啊,虫枯藤又是昆虫天敌,烧一次房子赶天敌走,也总比让天敌在此地生根落户长成团要好。

“你懂这个?”夏萄和卢畅也好奇。

“木头怕火,常识好吧。”牧远歌这话一出,阮枫顿时牙疼,意思是他连常识也不知么!

“哈哈你好像在说阮枫大哥不懂常识哦。”夏萄提醒道。

“不是说他不懂常识,我是说我也没有很懂。”牧远歌本不想回答,想想还是加了句。

“无妨,你们要小心。”这话顺着说了就好像他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阮枫猛地一想,不对,这个人到底是真傻还是假傻,如果不是冤大头,那他就是装的!?另外两个袒护他,就也是贼!?

当然最好别是普通的火,牧远歌趁人不注意,手捏着火石,一个响指点燃了火把,掺了一丝火属性剑意,递给心急如焚的谭大娘:“用这个。”

几乎是这个火把刚转交到谭大娘手里,地上翻起一道藤蔓。

牧远歌脚下地面不稳,他瞬间一跃而起,那藤蔓破土而出,两根相互缠绕着向上朝他刺去。

不太对啊,这玩意儿,这么凶的??

牧远歌捏紧被撕开的袖子牢牢包住的却灼剑,犹豫要不要暴露自己。

就在这时,三道白光破空而过,渗人的剑气附着在冰刺长针上,冰寒彻骨的气息,正中那两根缠绕在一起的藤蔓,将之凝成坚冰。

阮枫还没来得及出手,便呼出一口白气。

眼前不知何时竟落下冰雪,一道剑光破开云层,远处地面冰霜持续不断逼近此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将地面凝结成冻土。

牧远歌望向来人的方向。

胥礼在虚空中转了个圈,银色长剑翻转了个花,非常流畅地落在他手里,又负手于后背,衣袖一展,从天而降。

胥礼白得近乎发光的额上有细细的薄汗,牧远歌嘴角不自主上扬,果然死气不少。

“一线生机”一道剑气成丸,保命的小底牌到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校园诡事在线阅读第9节

    经过了几场刺激惊险的英雄联盟之旅,全盼和晓东在小区门口一起吃了几大份臭豆腐,就这么潦草的应付了晚餐后,互相道别回家了。“这一天天的可真热啊...”晓东披着浴巾擦着头发从厕所里走出来,一边打开空调一边低声喃喃着。他坐到窗前的桌子旁凝视着窗外的星空,随后拿起了先前下午买的密码本,沉吟着写了个开头。【疑点

  • 家国行第五章在线阅读

    菜籽道:“如月姐姐,夫人起来了吗?我来给她请安。”如月有点吃惊:“哟,少奶奶,你来的这么早啊?夫人刚起,还没梳好妆呢。”菜籽笑了笑:“没关系,我在这里等着就是。”如月有点不好意思:“要不然,你去屋里等吧,这门廊底下凉了些”菜籽大咧咧地一摆手:“不了不了,早上起来姐姐们都忙,不必管我,我站一会儿也挺好

  • 挖着墙脚当老板在线阅读顶尖的高手!!

    何江看着屏幕,忽然好奇道:“咦,做为世界名模的你,也会羡慕她的身材么?”“有一点。”刘文摇头道:“其实我们的要求就是要足够瘦,最好的平胸,因为凶大的话,穿衣服会没有那么好看,其实我私下里还是很羡慕她这样,该大的大,该细的细的身材的,毕竟你们男人不都不喜欢竹竿么……”几个嘉宾在直播间讨论的热火朝天的同

  • 武侠之纯阳剑仙之舒影摔倒了(7)

    张浪看她们上去了,也就往厨房走,他准备把蛇皮什么拿去冷掉,怕吓到她们。刚转身后面就传来一声痛呼声。张浪回到一看,江舒影倒在地上,一手捂着脚一手捂着肚子,疼的冷汗直流。杨蜜都快走到2楼了,赶紧跑下来“怎么了?好好地怎么回摔倒。。”“大姨妈突然来了,脚没站稳。。。好疼啊蜜蜜”江舒影断断续续小声的说道,真

  • 红警之全面战争在线阅读魏无羡

    魏无羡得意道:“因为吃水量啊,当时船上明明只有蓝湛一人,吃水的重量却是两人的”,魏无羡回答问题的时候转过身了去,却错过了陈子寒看着他的时候,眼中闪过一丝柔情。“诶,蓝湛,蓝二公子,你理我啊,怎么不说话啊喂”,魏无羡看着陈子寒打趣道。陈子寒发现不对,抬了抬将手指抵在魏无羡唇上,对着大家道:“退回去,湖

  • 冥剑仙缘在线阅读册封

    一个月以后的一节数学课上,数学老师请假了,因为临时有事没有顾得上布置作业,班长白莎莎就要去叫班主任来上课,可是被蓝军拦住了,他神神秘秘的说,他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告诉大家,同学们也都反对去叫班主任来上课,因为各科作业太多了,没有数学作业正好可以借机做一下其他科的作业。只见蓝军走上讲台,面对台下,随即

  • 破天录在线阅读第九节

    张炳良今天早早来到午门外等候,此时的午门前已经熙熙攘攘地有官员陆续到来。车水马龙甚是繁忙,有骑马而来的,坐轿而来的,坐马车而来的,各式各样的都有。一到午门前,三五成群聚在一起,呼朋引伴嬉戏谈笑,每每高官到来,都集体拱手拜见,而高官随和者则拱手回礼,傲慢者嘴中轻身应答以是抬举。张炳良不知道有多久没有来

  • 苗疆圣物在线阅读第四节

    “你真行,前几天还打过电话给我,你忘啦?”穆清忙过去扶住他,叶少杰第一次怎么近距离地看到自已当年心目中的女神,心里竟前所未有地一阵悸动,也不知道说什么,原来那晚所打的那个署名:清囡的就是她。“你的事我也是才听说的,没想到你在暑假期间出这样的事。”穆清突然声音变得有些伤感。“我……我没事,你别担心。”

  • 大唐之最强城主拳败北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又是一天过去,王家的少年会终于开始了。这天王尘早早来到练武场。王家练武场乃是通灵境小辈修炼之地,王尘倒是从未来过。只见此地乃是一个方圆三百丈的广场,此刻在那广场之中有着一座十丈方圆石台,下方站着诸多王家小辈。“王尘大哥,这边。”那郑钱也在当中,见到王尘立刻招手。少年会乃是针对锻体境

  • 镜月流长在线阅读第2章

    第二日清晨,十方习惯早起,洗簌后去后厨做饭,饭好那少女还未起床。十方便坐在厨房打坐等待。直等到了巳时,太阳已升的老高,十方饥肠辘辘却还不见少女前来:“莫非她不告而别?”便向少女所住禅房走去。寺庙清晨,鸟语花香,这种清静自然的环境,十方早已习惯。来到禅房外,十方低声呼道:“施主,起来吃饭啦。”却无回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