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三金影后是伪娘[娱乐圈]在线阅读吾家有女初长成

2022/6/23 17:22:08 作者:夜羽乱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三金影后是伪娘[娱乐圈]
三金影后是伪娘[娱乐圈]
作者:夜羽乱来源:晋江文学城
【新浪微博:@夜羽乱-Rania】顾亦晗以为,但凡夏初玥这个女人在,再多次的提名到她这里也只剩下陪跑。却没想到,夏初玥在拿全三金影后的颁奖典礼会向所有人高调宣布三件事。1、我是男的。2、反串的游戏我以后不玩了。3、顾亦晗,我要追求你。当多年的撕逼对象变成对象是怎样一种感受?女主表示拒绝:我想和你撕个逼,你却想着要日我?阅读提示:1.妖艳男贱货VS妖艳女贱货。2.非常规型娱乐圈故事,男主男扮女装混迹娱乐圈多年。3.看设定就知道槽点多,作者有颗强大的心脏,随意吐。公告:本文于2017年11月03日周

“姽婳?”几人异口同声道,默契的转过脸看着赵云澜,脸上都是一致的好奇惊讶。

赵云澜低头看着巍宝宝满是好奇的小脸,伸手在他肉嘟嘟的脸颊上捏了捏,心中大呼可爱。这才开口回忆道,那是几万年前了,那时候小鬼王还没出生,三皇也都还在。

——————回忆的分割线—————————

姽婳是伏羲与女娲的孩子,不同于一般孩子,姽婳刚出生时就样貌精致,美丽动人,出生那天更是百花齐放,百鸟争鸣。就连常年飘雪的昆仑也在那一天冰雪消融,呈现出春天到来的景象。神农说,这个孩子有着无限的生命之力,能给世界带来源源不断的生机。

当年的昆仑君也没有多大,可以说是一个孩子。那时候女娲忙着造人,而照顾小姽婳的任务就落到了昆仑君身上。他们可以说是从小玩到大的。

长大后的姽婳真的是楚楚动人,倾国倾城,看到过她的人,都会为她的容颜痴迷。她的力量没有很大的攻击性,却带着无限的生命力。当年快要枯萎的大神木在她的手下也能够枯木生枝。这种力量虽毁灭不了世界,但却无法缺少。

后来鬼族大乱,伏羲以身献世,化作后土大封。姽婳也随之不见了。

“自此之后,我就再也没见过她了。姽婳是一个很善良的姑娘,虽然这个世界不尽人意,他依旧愿意以积极的心态去面对。”赵云澜的话有着对于过往的怀念与珍惜。

“对了,当年见她最后一面的时候,她对我说,世界上有光明就会有黑暗这是世界不可调和的平和,任何一方都不可能消灭另一方。但是我们要看到这个世界美好的一面。如果这个世界哪天变得支离破碎,那么我想,总有人会帮助这个世界恢复平衡。或许是你,或许是我!”大脑中关于记忆的闸门突然被打开了,就再也收不住了。

“原来那个时候她就已经知道了!可是为什么她不出现?这个世界最需要的难道不是生命之力吗?”赵云澜有点恼怒的讲道,如果,当年有她的话,现在是不是就不会这样了?

“不是她的错!”巍宝宝的小肉爪在他的脸上拍了拍,“或许伏羲早就预料到了这一切,不然,伏羲琴会随着伏羲的献世而沉睡,而不是跟在她的身边!”

“好了,我们现在的首要任务就是羊皮卷抽!”楚恕之急切地讲道。所以回忆了怎么半天不就是一定要去那个古城,找到那个美丽的女子吗!一句话的事,非得墨迹这么半天,现代人就是喜欢绕圈子,磨磨唧唧的。

“可是我们一没钱二没势,怎么跟那些富豪权贵挣呢?”汪徵一语道出了关键。虽然这是妥妥的大实话,但还是惹来了大家的白眼。这年头大家都不喜欢听实话了。

“地下黑市的拍卖取消了!”今天难得保持人型的大庆同学抱着一个盒子从门口进来。

“死猫,干嘛去了?我们这讨论案件呢,你去收快递了?还是一直在门口晒太阳呢?”赵云澜看到大庆这优哉游哉的样子忍不住怼道。

“你别捣乱,你怎么知道取消了?为什么取消了?”沈巍拍了一下赵云澜,关注点能不能对一次?重点在他干嘛去了吗,重点在取消了!!!

“刚才门口有一个穿着黑西装的男人说,他家主人要他把这个盒子送到特调处,说是地下黑市的拍卖会取消了。”大庆将手上的盒子放在桌上。

通体漆黑的盒子很是普通。打开一看,其中便是他们发愁许久的羊皮卷轴。除了卷轴还有一个淡紫色的海螺,除此之外,便再无其他。

“看来有人帮我们把路铺好了!”赵云澜将力量注入到海螺中,一个类似于灵魂从海螺中飘了出来,白衣飘飘,比画上还要美丽几分。

“姽婳,你怎么了?怎么会是魂体状态?”

“昆仑,你别担心,这是我留在海螺中的一抹意识。我的本体在云锡城中,一周后城门大开,你带着画轴来找我。当年父亲将我封印在那里,我强行留下一抹意识在这个画卷上,等待有一天你能够找到我!那里机关重重,要小心!”姽婳的声音很好听很空灵,是个温婉的女子。

“你看沈教授这个样子要怎么恢复?”赵云澜着急地问道。

“看来你已经找到陪伴你一辈子的人了,真好!鬼王生出魂火,身上的黑暗力量经过魂火的洗涤,返璞归真,方能成神!”姽婳看着他着急的样子笑了笑,“我懂你的意思,这是我最后的力量,我猜到的!”

姽婳双手在胸前结印成结,一道金色的光芒注入到沈巍的头上。金色的光线将两人包裹起来,直到沈巍变回大人的模样。姽婳也化成一点一点的光点消失在空气中。

“变了!”林静看着画卷上消失的美人,惊诧的讲道。

画卷上的美人图随着姽婳的消失也慢慢不见了踪影,而后一条条黑色的线条自正中心的位置向外延伸开来。慢慢的形成了一副地图,卷轴的上方用小篆写着:

云锡城,贪,色,死,生,欲望大可吞噬内心,唯有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看来这一路怕是凶险万分呐!”欲望?人又有谁能说自己无欲无求呢?生死,又有谁能够置之度外呢?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同居恋爱指南在线阅读第一节

    易初黎死了。她清晰的记得她死前的最后一个片段,下班太迟所以车开得有些急,再加上晚上视线不太好,所以她的车子急急撞到了前方转弯处突然冒出来的女孩身上,那个女孩当时就撞飞了出去。易初黎吓得要死,想刹车去看,却在手脚哆嗦期间把油门当成了刹车,自己也连同车子一起飞出了公路侧边的安全栏外,狠狠的撞进了路两旁的

  • 大唐混混第9章在线阅读

    指甲掐入掌心,疼痛感如实传递给大脑皮层。是做梦吗?还是幻术??痛觉也是可以伪造的……凛直直盯视青年,试图找出任何一丝破绽,来否定内心最深处的猜想。“……开玩笑的。”像是被凛的表情逗乐,青年突然短促地哼笑出声。随手把枪扔到身后桌面,他看着面前比自己矮上一个头的少女,表情和缓下来。“只是真的、稍微有点没

  • 好巧,我也喜欢你第4章在线阅读

    战斗模拟器是一个圆球状的机器,测试者坐在里面,通过神经元连接线模拟出一个与自身无二的虚影。测试者可以操控这个虚影与模拟器内的异族精魄战斗。“测试标准很多,坚持时间越长,过招越多,评分越好,此外还有心性,技巧,临变反应等,也会影响评分。”园戒说完,启动了战斗模拟器,同时,金丹期的神识透体而出,沟通虚空

  • 系统帮我找到了真爱在线阅读第二章

    齐瑜心身着一身深紫色的飞鱼袍看着眼前的宫门,深吸了一口气,进去了。旧案房位于皇宫的南方,由于旧案房内有经年的案子记录,还有一些非常珍贵的破案之法,所以置于皇宫之中好生看管着,而旧案房除了旧案房的捕司和皇帝可进之外,其余人都不可入内,除非得了旧案房捕司的允许。齐瑜心不是第一次去旧案房,相反的,她已经去

  • 爱情公寓之娱乐人生在线阅读第八章

    时间过得很快,辉夜每天都重复着一样的生活。白天在东海湾畔修炼九龙决,晚上偷偷的摸到金光寺去偷看经书。不同的是,他的二郎腿翘的是越来越自然,以前出入怜香阁的时候还会满脸通红不敢看小姐姐们,现在已经可以反过来调戏她们了。不知不觉辉夜已经13岁了,龙族的体质让他已经有了一米七的身高,比建邺城其他的同龄人高

  • 我喜欢过你我爱你在线阅读第二节

    “大人,您知道范将军一定会来。”跟随在谢必安一旁的契阔道,语气不似疑问,而是肯定。“哦?”谢必安反问。“大人前些日子便在寻制伞的材料,又花那么多功夫制了出来,平日也没用过。而今日却特地带上了。”想必是专程要给范将军的。谢必安莞尔,不置可否。范无咎向来不拘小节,又常年在军营养成了习惯,无论多大的雨、多

  • 我爱她[重生]第七章

    月琳;看见缪斯早上心事忡忡的去了学校,月琳上去问;缪斯你怎么了?。缪斯;淡淡的说了一声没什么月琳你怎么来了。月琳;我担心你所以才跟着你来的。缪斯;你以后千万别跟着我,我不想让别人在后面跟着我要不然的话极月无双破就是下场。月琳;知道了。何月洁;你们好,缪斯你等一下。月琳;那我先去学校了你们慢慢聊。缪斯

  • 天雷圣羽一言不合就开打!

    第十章一言不合就开打!萧南枫的脸色阴沉,手上紧了紧黄金长戟,道:“狮军元帅,你...这是什么意思?”“既然无礼了,那就让他道歉吧!跪下来!”齐誓的语气不冷不热,众人摸不清楚齐誓到底想什么。“哈哈哈,这是事实,为什么要道歉?”周瑾差点笑哭,摇晃着他的羽扇,慢慢开口道:“狮军元帅,省省吧,用不了多久,你

  • 他爱搭不理喜欢热闹

    nuna!来人很惊讶,宋时好抬头看了下,原来是郑俊亨的死党赵泰权。赵泰权马上伸手扶起宋时好,有点愧疚地问有没有事。宋时好很想说没事就有鬼了,但想想以后可能不会再见面,笑着说没事。赵泰权简直哪壶不开提哪壶,有点尴尬地问宋时好nuna是不是来找俊亨的呀,要不要我帮你打个电话。说着已经掏出了手机。宋时好赶

  • 与你情深赴白首九紫蛟纹

    擎苍山数十条盘亘交错的山路中有一座由巨石堆砌而成,高约五六丈的牌坊,牌坊上镶嵌着三个大字——致静虚。擎苍山山路复杂,素来有九曲十八弯之称,再加之参天大树丛生,怪石诡洞数不胜数,故而,无昊天宗门内弟子的接引,寻常凡人很难上得山去,何况上山的路只有一条,就是经过这山中石牌坊的路。此时,在五六丈高的牌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