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偷偷宠你[校园]在线阅读第十节

2022/6/23 18:32:03 作者:虚小花 来源:晋江文学城
偷偷宠你[校园]
偷偷宠你[校园]
作者:虚小花来源:晋江文学城
【今天会更最后一章,没有番外,明天8.15入v】一在秦安然心目中,青梅竹马许较人如其名,从小到大最大的乐趣就是跟她较劲。人前是道貌岸然的男神,私底下臭屁又傲娇,总是想方设法跟她过不去。大学时,他又一次没事找事后,她终于忍不住回怼了一次:“许较,你不会是在吃醋吧?”许较沉默了两秒,垂眸看着她,目光清泠,毫不避讳:“是又怎样?”后来在一起时,秦安然问他:“你既然从小就喜欢我,为什么还总跟我过不去?”“跟你过不去?”许较眉尾稍扬,神情玩味,“我不是一直很宠你么?”秦安然:“?”许较揉了揉她的头发,语气

这是一场有预谋的伏击。

赵当世呼声刚出,众人便听见“砰砰砰”一连数响,旋即两名尚未离鞍的手下闷声坠马。

“是鸟铳!”另一个手下嚷道,打了好些年的仗,这声音再熟悉不过。此情此景,势必是中了埋伏。

队伍顿时骚乱起来,有几人复跃上马意欲逃窜,赵当世起手将领头的从马上拽下,拔刀威压,并道:“敌暗我明,咱们自乱就正中点子下怀。”

侯大贵战斗经验丰富,也晓得此刻慌乱不得,扫了一眼两具尸体中弹的位置,心中有数,扯嗓道:“全都躲到马后边去,点子在西边。”

当下众人手忙脚乱,纷纷藏在坐骑一侧,中途西面又传出两响,好在无一命中。

回过神来,众人心绪稍定。赵当世偷偷朝西面瞧去,只见三十米外的一片小树林中人影浮动,想来敌人必就躲在那里面。

鸟铳仍然是火绳枪,装填步骤极为繁琐,一发过后,就算熟练的老铳手也得花上近一分钟装填。赵当世等人战场混迹多年,深谙此道,立刻分成两路向林子包抄过去。

接下来的发展却出乎了赵当世的意料。两拨的人马才靠近林子,还未动手,便有五人手举鸟铳从中走了出来,口称愿降。

侯大贵缴了鸟铳,将这五人连赶带打到赵当世面前道:“当家,细细查过,林子里就这五个,另外还有七把鸟铳。”

赵当世勃然大怒,一脚踹翻当先跪着的人,怒斥:“狗日的瓜怂,区区五人也敢伏击老子,真当咱是老掉牙的柿子一戳就烂?白白害了两名弟兄性命!”气愤之下,举刀要将他们当场处决。

那被踹的倒还算镇定,“啪啪啪”先给赵当世磕三个头,而后道:“当家息怒,这确实是小人不自量力。咱等凭着这招,一路逃来,吓跑了好几股流……不,好汉。不想遇见当家神威无敌,也只能认命。”

这番话一入耳,赵当世杀意反减。眼前这厮虽死到临头,却不慌不忙,还在话里布下悬疑,引起自己的兴趣。再看他这虚张声势的计谋,似乎有些能耐。所谓愿者上钩,赵当世便顺势问道:“瞧你等似是官军?”

那领头的点头道:“当家好眼力。小人贱名徐珲,在宣府总兵张全昌手下任千总。张总兵不久前在张家川大败,田应龙、张应春二位都司战死,小人与这几名弟兄幸得免,逃到这里,本想着退到西安找部队,这不……”

赵当世细细听着,复又狐疑。他不过略略一问,这自称徐珲的便倒豆般说了这么多,实不像个有城府的人,远难匹配谋策这场伏击的心计。再瞧其眼神闪烁、始终不敢正视自己的姿态,便料定这其中虚言不少。

他也不点破,继续问道:“你等五人,鸟铳却有七把,之前莫不是火器营的?”

徐珲点头道:“是,是。小人便是专带鸟铳队的。”

赵当世笑笑道:“既能为火器营军官,这火器方面的造诣自然不浅。可巧,我对鸟铳也有些研究,有几点不明之处还请千总大人教我。”

“这……”那徐珲脸上顿时显露出为难神色,眼神也飘忽起来。

“请问千总大人,这点火前膛内填药,压几分药子为好?”

“这……”

“那好,或许此问过于精钻。如若雨雪天引线受潮,如何处置为宜?”

“……”

赵当世冷眼看着这面如土色的徐珲,一连问了几个有关鸟铳的问题,对方竟是一个也答不出来,到了最后,眼见谎言败露,那徐珲扑通跪倒,一边哀求一边扭头指着身后一人道:“当家饶命,小人不是有意相欺!小人不过是个镋钯手,和另几个弟兄在路上遇见这厮,这厮花言巧语,小人等听他教唆脑袋一热就......就吃了熊心豹子伏击当家……”

赵当世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却见跪在后面的一方脸汉子面色铁青,牙关紧咬,一言不发,只将目光死死瞪着那“徐珲”。

“你才是真正的徐珲。”赵当世微微一笑,绕过前面几人,来到那汉子身边,手肘轻轻搭在他肩头。

那汉子还是不语。

“小人与这几个弟兄从张家川败退,寻不见主将,遇到了他,晓得也是同军弟兄,职位又较高,便听他的,随他偷回战场附近捡了七杆鸟铳,一路向凤翔退却。这厮倒有几分歪门邪道,好两次都提前判断设伏,吓退流寇,不,敌人,小人等才得以平安到达此处……”那汉子不说,不代表别人不说,前面那个“假徐珲”眼见瞒不过去,保命心切,索性把事情来龙去脉和盘托出,希望以此来换得赵当世宽恕。

“那这鸟铳……”

“这些鸟铳的装填都是他提前装好。用时我等就不必费太大劲了。当家大人有大量,放小人条生路,小人甘愿当牛做马报答当家与诸位好汉。”说到后来,那假徐珲一把鼻涕一把泪,已经完全没了人样。

相较之下,那汉子淡定许多,依旧挺立上身,紧抿双唇,一副视死如归的派头。

赵当世又拍了拍那汉子肩头:“瞅瞅,你救了他们性命,到头来他们却反咬你一口。唉,好人没好报。”

话音方落,那汉子突然开口道:“要杀要剐来个痛快的,不必磨磨唧唧地挖苦嘲讽。老子摊上这班软蛋是走了背字,认了。只盼来世再投官军,杀尽你们这些直娘的流寇!”

他这话说得极冲,侯大贵当即跳起来,戟指喝骂:“婢养的货,死到临头还敢聒噪。老子倒要看看,是你嘴硬还是这刀硬!”言毕,抢上前就要用刀刃去搠那汉子的牙口。

“慢着!”

赵当世拦住侯大贵,又对那汉子道:“我姓赵的宝刀不杀无名之人。敬你是条汉子,报上名号来。”

那汉子闻言,呵呵一笑,睥睨他道:“你道老子不敢说怎地?顺风子撑大喽,老子便是徐珲,在张总兵手下任个小百总,职虽小,却也砍了不少你们这些流寇的脑袋,如今死了却也不亏,哈哈!”说到后来,竟是顾盼自若,仰天大笑了。

侯大贵性子急,跳过来道:“当家,这厮满嘴放屁,让咱将他一刀结果了,也省的闹心。”

此言一出,流寇内脾气暴躁的也都点头附和。这徐珲嚣张至极,死到临头还敢辱骂挑衅,绝留不得。

赵当世则另有打算。他朝杨成府招招手,对方便很乖巧地一溜小跑上来,听了几句吩咐,带了两人将那徐珲押到另一端。

众人见此情景,不明所以。侯大贵挠挠头,正想询问,但联想到此前经历的种种,还是多了个心眼,生生将话咽了下去。

那兀自跪在地上的四名官军见徐珲被带走,以为是拿去杀了,吓得不轻,都稀里哗啦的哭了起来。

王来兴冷笑道:“瞅你们那副窝囊样,还官军。若官军中都是似你等的这般怂包,他老朱家也撑不了多久了。”

赵当世摇摇头道:“都是苦哈哈出身,几位弟兄的心情我能理解。也罢,萍水相逢一场,也就不为难几位了。把身上值钱的物什抛地上,散去吧。”

“当家!”

侯大贵等本满心希望杀了这些官军祭奠死去的两位弟兄,忽听赵当世要放他们一马,无不震惊,那四个官军则是欣喜若狂,又哭又笑着爬起来,向着赵当世连连道谢。

官军们搜刮上下,好不容易将身上值钱的物品清出来,赵当世一看,却只是些木梳、簪子之类的平常东西,心中对这四人鄙夷至极——性命都将不保,却还惦记着身外之物将值钱的东西藏着掖着。这些个心思要都用到正道上,又怎会落到现今这落魄田地。

赵当世心中所想那四个官军并不知道,正欲跑掉,只见另一端杨成府疾跑过来,低声与赵当世交谈一番,赵当世随即大喝一声:“且慢!”

那四个官军受了一吓,惊恐的望向赵当世,又将目光掠向远处的徐珲。见徐珲还好端端地坐在那,心里嘀咕这贼头又想搞什么花样?四人战战兢兢,走不敢走,尴尬地站在那里踯躅。

“四位军爷,可不巧,事情有变。有个好消息和个坏消息。”

“……”

“那徐珲方才说了。愿意投降,不过得将你们几个除去才可。”

四个官军面面相觑,又惊又怕。中有两个咬牙切齿道:“好个徐珲,自己降了也就罢了,还拖上咱几个,好不狠毒!”剩下两个脑袋一懵,几乎瘫倒。

“四位休慌,刚才这是坏消息。想我姓赵的混迹多年,别的不管,信义二字最是看重,既然答应过放四位生路,也不会食言。故而这好消息便是你们推两个出来受死,算是给徐珲一个交代。”

人到末路,为求一命,往往会暴露出原始的卑劣与丑恶。当下四个官军不假思索,为了活命,开始相互厮斗,拳脚之勇猛完全超出在战场上的表现。各自捉对直打得个个鼻青脸肿、头破血流,才推出两个已经奄奄一息的牺牲品。

赵当世也不废话,上去一人一刀,将两人砍了,朝另二人喝道:“你俩滚吧,走慢了小心爷爷马军撵上来。”

那二人得以逃出生天,四足并用连滚带爬跑了。赵当世朝他们的背影吐了口唾沫,令杨成府将徐珲带过来。

徐珲面色惨然看着倒在血泊之中的那两个同伴,忍不住叹了声气。

赵当世将刀收回刀鞘对他道:“徐百总,如今可愿降?”

这厮是个硬骨头,刚才不降,难道还能用这种场景唬住?侯大贵不解赵当世为何执意招揽徐珲,也不解他何故再做徒劳之事。

谁知徐珲沉默了一阵,竟缓缓道:“如此,我不降又能怎样?”他是个聪明人,看到赵当世将四人杀了一半、放了一半便知自己今日不得不降了。而且连诈降都不行。

赵当世哈哈大笑,亲手将他扶起来,拂去身上尘土,道:“百总见谅,不得以出此下策。我赵当世保证今后必不薄待百总。”

徐珲摇摇头,满面幽怨,嗟叹道:“从今日起,我便不再是什么百总了。只可怜我那老母若知我从了贼,还不……”说到这里,已是潸然泪下。

赵当世肃然道:“百总忠孝赤诚,赵某佩服。然而世道无常,今日为寇,明日未必不能为官,古来更替,不乏先例。老朱家气数已尽,倾覆只在旦夕,徐百总不肯轻易而死,想来也是不愿就此埋没……”

说到这里,赵当世转向众人,正色朗声道:“赵某不才,在此对在场的所有弟兄立誓,往后若得飞黄腾达,必不忘诸位。诸位若是觉得我赵某不济,自可离去,赵某绝无半分怨言!”

众人闻罢,联想起一路来的相互倚靠,尽皆热血沸腾,王来兴觑得机会,首先叫道:“誓死追随当家!”余众跟着,也都叫嚷起来。几十人虽少,但齐声呼喊下,声势依然响彻长空。

徐珲怔怔的瞪着这个名不见经传的流寇小头目,竟不知说什么才好。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无边大地在线阅读第5节

    吃完饭后,萧靖在宦官们见鬼的眼神中,要了针线,还想要几条穷人才穿的“裈”。当然,宦官们可不敢把穷鬼穿过的二手货给大王。御府令(掌管皇帝服饰织造与保管的官员)带着四五个心思灵巧的绣娘跪在阶下,盘算着现场给大王缝衣服。裈,即套在两条腿上的东西,类似于套裤,没有裤.裆。说它是开裆裤还不如,大概就是把今天的

  • 我妹做直播养我黑暗世界

    豪华的别墅犹如被人刷了一层新漆,漆的颜色是地狱一般的鲜红!阿海不叫阿海,他的本名叫做原不同,这是一个很奇怪的名字,所以很少有人知道他的本名,就连与他相处近十多年;非常信任他的华太北也不知道。当他将华太北送到安全的地方之后,重新踏入别墅之时,已经过去了半个多小时,半个多小时的时间让冷玉早已经杀完人从容

  • 洪荒之一拳蚂蚁第二章在线阅读

    飞机头等舱内,酥酥刚坐下,就眼见的看到影帝坐在她的斜对面,嘴角还带着笑容,她实在是看不懂究竟是什么能够让一个人笑那么久。美丽的空姐声音响起,提醒乘客关掉通讯设备,她刚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就接到沙冰的电话,“喂你……”“酥饼,你出名了!”“啥?”酥酥下意识是想到她的明星道路,可是她不过就拍个小广告怎么就

  • 娇妻太甜:叶少追妻套路深!在线阅读第四节

    缪祺兰以推说身体不舒服为由,退席回房间了,出客厅门的时候还隐隐听到里面的对话。“你又来了。祺兰这孩子喜欢钻牛角尖又不是一天两天了,你还这么说她。”这是来自母亲大人的责备。“我也是想提醒她么,转移一下注意力嘛。”只不过没成功。这是父亲大人的叫屈声。“而且这也是事实啊,祺兰是靠着祺风进麦伦的,如果因为成

  • 超能管理局第四章

    洛诗和小玫悄悄地进去,爹娘已经回来了!他们今天去拜访一位好友,据说是刚从边塞回来的!所以洛诗才想今天穿越回去。不然自己还真有点舍不得。“洛诗!”还是被发现了,爹的声音听起来很生气。“爹,娘!你们回来啦!”洛诗有点心虚。“诗诗,你怎么穿着男子的衣服,你干嘛去了?”娘在旁边说。“娘,我就出去玩了一下。”

  • 重生之沸腾在线阅读第10章

    第二天一早,陈爸陈妈就出去挖马路了,地里的活已经在之前抢着干的差不多了。葵葵起床和美心一起出去打了猪草回来煮上,又煮好了饭给陈爸陈妈送去,回来的时候茂学已经睡醒了,呆愣的坐在门槛上。葵葵招呼孩子吃了早饭,就拿出数学辅导书开始教美心,美心学得很快,茂学也在旁边听着,一上午下来,美心已经基本掌握了一些简

  • 小狼狗饲养手册(重生)在线阅读第二章

    “我可没你那么有钱,所以还是坐在角落里比较舒坦。”叶玄靠在沙发上,露出慵懒的笑容。这林超峰还是那么心机,不过这小心机终究上不了台面,在坐的同学谁人看不出?不过是枉做小人罢了。“哈哈哈,叶玄你怎么说也是我们的班长啊,怎么能坐这角落里?走走走,我们去中心位置坐……”林超峰走了过来,热情无比地邀请。叶玄讥

  • 超控[星际]第三章在线阅读

    苏千璃吓得一哆嗦,转身去看。一个黑色的人影在她那些破碎的药坛上挣扎着。“哎……哎呦,疼死我了”,呸!姚非择吐出嘴巴里的药草,挣扎着站起来。这是什么东西!疼死了,嘶~“嗯?”姚非择眨眨眼,扶腰的动作停止了。看着现在不远处神情有些呆愣的小女尼。唉~为什么这种事情还要被人撞见。姚非择耳根一下子红了起来。抹

  • 全世界都以为我们是真的[签证]之第六章(6)

    东方彧卿慢慢的朝花千骨走来。东方彧卿一直走可是走了几步却发现花千骨一直看着他而且是连眼睛都不在眨的那种看法。直到东方彧卿来到了花千骨的面前,并且把手放这了花千骨的脸前,后再轻轻地摇了摇手。花千骨才像如梦初醒的那般回过神来。花千骨缓过神来了第一件事就是“东方你干嘛啊!东方你刚才干嘛那你的手来放在我的脸

  • 重生之降龙罗汉在线阅读第7节

    梁枫吟草草的吃完午饭,很早就来到了学校。“吆!不错啊,梁枫吟今天没睡过头啊”申辰看着提前半小时来到办公室的梁枫吟不由得打趣到。“滚一边去,老娘这是有正事要做!”梁枫吟白瞪了一眼冷嘲热讽的申辰。“对了,不是偶遇真爱去了?怎么样?偶遇到了没?”申辰一脸八卦。“唉,别提了,我觉得人家是我的真爱,人家可不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