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江湖情仇 > 正文

[娱乐圈]我,站哥,打钱!在线阅读第6节

2022/6/24 1:50:02 作者:夏氏锦年 来源:晋江文学城
[娱乐圈]我,站哥,打钱!
[娱乐圈]我,站哥,打钱!
作者:夏氏锦年来源:晋江文学城
性感站哥,在线狗弹【文案】震惊!南韩某站哥竟与爱豆有不可描述的交易?!阿米论坛带您深八米圈著名大佬——哦索哇,有站姐的站哥第一次见吧?!八一八网络喷子与七个崽子的爱恨情仇!#暴躁老哥裴星绪:盘他!#弹米世最甜!【食用指南】原创男主,人前高冷人后也高冷,气场A绝米圈的全能站哥,无cp友情向,爱豆粉丝之间的温暖小日常。考据党勿扰,如有错误请指出。本文将在11号当天入V,当天三更不倒更,谢谢大宝贝们这段时间的支持!多多支持正版哟,冲鸭新坑求关注!重生向八人梗!因伤退队的第八位成员重生回到练习生时期的故

连续数日大雨,不说打谷场没豆子拾,连海港的渔船都不敢出海,自然也没有杂鱼可以捡,就连集市卖菜的人也很少。吃完家里最后一捧豆子,厨房再找不到一丁点粮食,果妹饿哭一晚。清早,果娘抱着果妹,往邻居家借升面,去老久没回来。外头雨正大,李果站在门口等娘亲。果娘回来时,一身衣服湿透,果妹已经哭累昏睡。

生火和面,水沸下面片,一升面,分两顿。汤多面少,煮三人份,一个大人两个孩子。

雨水一点也没有停歇的意思,这几日缺衣少食。果娘说等明日雨停了,让李果去舅家讨点食物。

李果舅家打鱼,往时见妹家实在挨不过去,也常来周济点鱼干海带。

黄昏雨越下越大,暴雨狂风,家家户户关紧门窗,加固房梁,生活在海港,人们都知道台风要来了。

半夜,听到外头风声鬼号,拆毁无数物品,噼噼啪啪作响。果娘难得点起油灯,将被台风掀开的木窗用布条加固拴牢。李果听着一夜风雨,没有入睡,下床一脚踩在水里,知道跟往年台风一般,宅子又被水淹。

“娘,水淹进来了。”

“去睡吧,娘看着。”

果娘守在床边,床上躺着酣睡的果妹。

正说间,一阵巨风过境,摧枯拉朽般,啪啪啪啪响,震得床都在摇晃。吓得母子两人不发一言,抱在一起。等这声音消停,抬头仰望,屋顶还在。

清早,李果搬来梯子,爬上阁楼,发现阁楼已荡然无存。

西灰街住户的受灾情况都挺严重。有的厨房倒塌,有的门窗被掀,一早听到大人们唉声叹气。

午时,官差过来巡视,家家户户登记受灾情况,走至李果家,仰头看着空空荡荡的阁楼,问果娘:“几口人,可有人受伤?”

李果在屋后找寻被吹走的阁楼木板,残碎木头,这些东西可以修补门窗,就是再不济也能烧火。

屋后不远处有条污浊的河,大量的木板杂物荡在河里,许多人在河岸打捞物品。

台风刚过,河水上涨,李果蹲在岸边伸手捞木头,他力气小,只能捞起木条,薄木板。

捞着捞着,捞到了一口沉甸甸的麻袋。麻袋系口的绳子缠在一根木柱上。李果直觉麻袋里是好东西,他用力拽,然而拽不动。瞥眼前方,正见果娘过来,李果赶紧喊果娘来帮忙。

麻袋里边装的是芋头,大的小的,无数,全是芋头。

也不知道是哪里被洪水冲垮,将这一麻袋的东西卷来,也许是海港仓库掉落的货物。

母子俩有说有笑,往厨房里堆芋头,此时灶上的锅冒起热气,锅中煮着芋头,一大锅的芋头,一餐吃饱,还有富余。

李家很久没有囤过这么多粮食。

午后,李果来回搬动木板,登上屋顶。阁楼既然已被台风刮走,那通往阁楼的入口,必须用木板封死,以免漏雨。

李果拿起木板端详,他能搬上来的木板不是太小,就是太窄,然而怎么将手里的零碎木板拼成一块,他即不懂,也没有工具也没技巧。

正发愁间,听到身后一个声音喊他:“小贼。”

李果回头,正是赵启谟,他站在垣墙上。

赵启谟生长于内陆,从来就没遭遇过台风,昨晚以为海水涌入,天崩地裂,吓得一宿没睡,一早起来脸色还有些苍白。

不过终究是个半大孩子,清早睡醒,看见台风消失无踪,留下狼藉的街道,家家户户出来打扫,他难掩好奇,趴在窗上眺望。见到李果,才攀出窗户,爬上垣墙。

李家阁楼被刮走,昨晚那阵猛烈恐怖的声响,原来是大风把这阁楼拆毁卷走发出。

“你在做什么?”

赵启谟从垣墙跃上李家屋顶,凑过来观看。

他的话李果仍是听不懂,不过看他凑过来,很好奇的样子,大概也猜测是在问什么。

“会漏水,用板遮起来。”

李果拿起块木板,垫在入口示意。

“这不行,板太小,得将它们拼合起来,你做不来,需找位木匠。”

赵启谟挽起袖子,拿过木板拼凑,又觉得材料不如意。

“等我会。”

赵启谟转身返回,他敏捷的跳上垣墙,攀爬屋檐和窗户。

在等待赵启谟的时间里,李果继续比划木板。

“果子,娘给你拿吃的上来。”

果娘在楼梯下喊着,她手里端只碗,碗中有两个熟芋头。

“还是让你舅来修吧,你先用木板遮挡起来就行。”果娘将芋头放下,听到屋内果妹的哭声,匆匆又离去。

李果停下手中的活,拿起芋头,剥皮食用,抬头就见赵启谟过来。他这次不是走西厢窗户,而是在垣墙下垫把木梯。他身后跟位仆人,仆人手里还提着工具。

赵强以往当过木匠,这次静公宅的一扇窗户被风刮歪,也由他修理。

看赵强摆出工具,拿起木板,凿刨,两个孩子退到一旁。

“给你吃。”

李果递给赵启谟一个芋头,不到巴掌大。赵启谟疑惑看着,他自然是吃过各种芋头制造的甜品,但他是个五谷不分的人,他没见过芋头。

“你吃。”

芋头塞到赵启谟手里,赵启谟握住,感受到芋头的温热,他知道这是食物。

拿起端详,觉得有些毛糙,毫无食欲,但李果睁着双黑亮眼睛看着,正在期待他吃下。

赵启谟用指头蹭去芋头上的皮,将芋头剥出,小口吃着。

这东西闻起来有股清香,咬入口毫无味道,觉得就是芋头,但是不甜。

好在这芋头很小一个,赵启谟不至于吃得太难受,三口解决。

赵启谟吃芋头的时候,李果一直看着,他脸上露出笑容,模样温顺,再想不起,两人打架时,他那幅凶恶的样子。

赵强很快拼好木板,遮盖住入口,又找来砖头,将木板镇压。

“小官人,你们何时这般要好?”

赵强看两个孩子坐在一起,不吵不闹,适才小官人还吃了这孩子的芋头,觉得惊诧。

“谁和他好,不过看他可怜罢了。”

赵启谟起身,往垣墙跳。赵强收拾好工具,跟上。

李果想着以后登上垣墙可没那么便捷,不免难受起来,阁楼要是没被台风刮走该多好。

赵启谟回家不久,就觉腹中难受,头胀脑昏,回床趴着。

赵夫人过来问他哪里不舒服,他捂着肚子,虚弱地说:“似乎吃了不干净的东西。”

赵夫人一听,这还得了,赶紧将赵爹喊来。

“午时用餐,我和你母亲都无事,你可是另外吃了什么?”

赵爹十分困扰,摸着儿子的手腕,捂捂他额头。

“爹,我想吐。”

赵启谟急忙翻起身,眉头紧拧,眼角有泪花,脚还没下地,就趴在床尾,吐得稀里哗啦。

因为一个小芋头,赵启谟上吐下泻,卧床两日。

李家三口,靠着这袋捡来的芋头度过半月,一家子吃得欢天喜地。果妹双手抓着芋头,坐在门槛上,用力啃着。这些天餐餐吃饱,果妹很少吵闹,逗她还会嘻嘻笑。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痞子萌妃玩转江湖改革

    不知不觉中,众人已经来到皇宫面前,只见面前的宫殿真的像电影里描述的那样,气宇轩昂的耸立在那里,虽然没有现实世界中那些高楼大厦的高度,但是占地面积也是十分的吓人,一个最弱小的宋国就会有如此宏伟的皇宫,真难想象强大的秦国的皇宫是什么样子。眼前的士兵排列一行,三步一道岗,五步一队巡逻兵,戒备十分森严。看到

  • 将相本起澜第八章

    次日,张启去了族长家。然后,张氏族里召开了一个大会,各家的主事男子皆到了张族长家中,议一回事情。“启,在此向各位族爷、叔伯、兄弟问一声安好。”张启在张族长有一个开场白后,发了言,道:“启一家将迁往京师,非启不念乡土,实是差事要紧,皇恩浩荡……”话到这里时,张启还是向京师方向拱手一礼。表示了,他对皇家

  • 人猎予神第6章在线阅读

    沈世伦过来时,李政刚指挥人将牌匾挂上,上面书写“墨兰斋”。颇有书香气息。看到沈世伦,李政颇为高兴,“沈兄。”看来李政对他的印象很好,沈世伦暗自点头。沈世伦含笑,恰当地露出一丝尴尬,道:“李兄应知在下字迹不佳,特来请李兄帮忙。”李政俊朗的面容上扬起笑意,“沈兄不必客气,小事而已。”李政请沈世伦进屋,将

  • 穿越路人修仙记在线阅读独腿老人的诉求

    “你别过来,”独腿老人警惕的往后退。李吏停住了!他的手刚刚已经恢复正常,这老人为何害怕他。双手举在头顶,李吏露出友善的笑容:“老人家,我没恶意,听说你遇到困难了,就想着过来帮帮你,没别的意思。”老人心中一惊。想想,他都死了快二十年了,连路过的衙差都不愿意帮他,怎么就突然冒出个人来说愿意帮他,且还是个

  • 网游之修真神话第十章

    纪凌坤站在一方青石砖墙的背光阴影处,斜对面不远的地方就是将军府,俩头身材雄壮的石狮子守着大门,大张的嘴里各衔着一颗巴掌大的珠子,鬃毛纵竖,眼如铜铃,全身上下无一不透着凶狠威严的气息。可它表情再威严,也遮盖不住脖子上挂的白色纸花,炙热的眸子如今看起来却是满目悲凉。沉重的大门紧闭,依稀还能听见里头痛苦的

  • 武道之王第6章在线阅读

    第六章苗头微信提示音响了几声,正在工作的林初远没来得及看,吃饭的间隙才把手机拿出来,“这几天死哪里去了?”几天不联系的陈瑛,毫不客气。“在上班么?我给阿姨买了点东西,给你送医院来吧”“你几点下班啊!”林初远青梅竹马的陈瑛旅游回来了,“你还没把我和我妈忘记,真是不容易啊!”林初远只在熟悉亲密的人面前打

  • 洪荒 开局提炼三千神魔第一章在线阅读

    “韦安生,我早就跟你说过,你的判断不靠谱。我说对了,不是?”“郑队,您的意思是——案子破了?”“这个么,安生,你也不看看是谁在破案?”江南市刑警大队大队长郑兴笑得有点神秘。“谁?”“省厅痕迹专家皇甫一眼。”“您把他请来了。皇甫专家怎么说?”“自杀。”郑兴说话越来越精辟。“自杀?”韦安生陷入了沉思,好

  • 特种兵之国术宗师之第三章(3)

    这一年,夏洛克9岁,欧洛斯8岁,而麦考夫已经16岁了,年龄上的断层差距,让麦考夫时常和他的弟弟妹妹之间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感。但这并不是说他就“嫌弃”他的弟弟妹妹们,相反,他很爱他们!这也许跟福尔摩斯夫人“爱的教育”有关,但更多的是麦考夫在上学以后接触的人多了,发现除了他家的弟弟妹妹,外面的世界就像一个

  • 超级天神在线阅读第四章

    2006年9月24日,晚上21点01分。空旷的居民楼,五层响起急促的脚步声。叶萧警惕地打开房门,用手电照亮来人的脸——是旅行团里那四十多岁的男人,他的名字叫成立,也是黄宛然的老公。他穿着一套昂贵的睡衣,漆黑的楼道里没有其他人了。“那个法国人醒了?”穿睡衣的成立点点头,叶萧和厉书便跟他下了楼梯。来到四

  • 最后一个修真者第一章在线阅读

    无边无际的黑暗,无止无休地奔跑。终于,亮光由远及近、由小到大,黑暗渐渐消去。沐风辰努力动了动沉重的眼皮,缓缓睁开眼睛,他头痛欲裂,本能地就要用手去摸头,可是全身毫无力气。“你终于醒啦!”。声音传来,沐风辰微微转过头,就看见一张俏脸有些欣喜的望着自己。“这是哪里?你是谁?”沐风辰有些吃力的问道。“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