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豪门 > 正文

道且随心第十章

2022/6/24 2:04:16 作者:孤独患者独老 来源:纵横中文网
道且随心
道且随心
作者:孤独患者独老来源:纵横中文网
入红尘,惹因果,斩不喜,灭不快。乱世众生,谁人称霸,谁人成仙。

邢霄说完之后,明显感觉到气氛僵持了。

紧接着,后衣领倏地被拽了一下,腰间环过一只手,死死地将他圈禁住。

被迫躺在宽厚的胸膛之前。

虽然已经避开伤口,但邢霄还是能文件很浓烈的血腥味。

还有别的Omega的气息。

前者邢霄闻的多,并没有太多的不适。

但后者……却是令人十分不悦。

邢霄不安的扭动了一下,换来的却是按得更紧。

“能请您把手松开吗?”

“你今天怎么回事儿?怎么阴阳怪气的。”希尔见他乱动的厉害,不得不加大力度,因为有伤傍身,所以显得有些吃力。

阴阳怪气?

这个词让邢霄微微一愣,不过随即便恢复正常,“真的只是担心压倒您身上的伤口。”、

称呼都变的生疏了。

希尔听到这儿。手上的动作又不禁收紧几分。

“对了,您——”邢霄还没说完,唇上先一步按上了一只手掌,后半句话被迫化作了呜咽一般的声音。

“不会好好说话就安静。”希尔终于忍不下去了。

无论邢霄怎么呜咽,扭动,都没有半点松手的意思,依旧是死死地捂住嘴,动作丝毫不容置疑。

邢霄挣扎了好一会儿,见着怎么都是徒劳,最终直接张开嘴,咬在对方手心的位置。

希尔猝不及防吃了痛,稍微松懈了一下,紧接着单手把邢霄控制住,直接把那双手腕举过床头。

“非要绑着你才肯老实?”

刚才手腕上被勒出来的血痕还没消退。

听到这句话,邢霄顿时消停了不少。

整个人也在臂弯里渐渐放松,不再充满戒备。惹怒他没什么好下场,之前无数次教训警示着邢霄。

紧接着,手腕上的束缚松开,又一次移向腰间,紧紧的扣着。

邢霄没敢再乱动。

虽然本着“因为保护别人受的伤不值得同情”的心态,但到底还是不愿意让对方身上的伤势再次加重。

很快,邢霄听见身边的呼吸声开始变得平静。

但禁锢着他的手臂却是没有放松,似乎生怕一松手,他就会这么跑了。

邢霄却是完全没有睡意,就这么干躺着,一动不动。

过了好一会儿,感觉到臂弯里别的Omega的信息素渐渐消退,对方身上的气息和他自己的占据了上风,才渐渐萌生困倦。

一夜安眠。

次日醒来的时候,邢霄感觉到视力明显有所回升。

对光源更加敏感,甚至光线充足的情况下,不会撞到大面积的障碍物。

不过还是看不清具体的人和物。

还有最后一个晚上。

邢霄希望在被送回去之前,视力能够再回升一点,不然即便是抓着机会逃脱,这幅样子出门也很容易死于各种意外。

“醒了就起来。”

邢霄还没来得及睁开眼睛,身侧的声音就先一步响起。

准备翻身的时候,邢霄才意识到自己一直枕着对方的胳膊,赶忙爬了起来。

“还是困的话待会儿再睡,等我换完药。”

几乎是刚爬起来,护士就敲门进来。

邢霄尽肯能迅速的整理好衣衫,跌跌撞撞的摸到椅子,尽量坐端。

听见纱布剪开的声音,和因为疼痛发出的低.吟,邢霄下意识绷紧神经。

“先生,下次请您遵循医嘱,早三个小时就该换药了。”护士见着希尔不断的蹙眉,不禁开口提醒了一句。

“嗯。以后会注意。”希尔咬牙。

声音都是颤抖的。

邢霄这才意识到,对方没能及时换药,应该是他一直在睡觉造成的。

一时间莫名的有些愧疚。

“咝——”

又是一声低沉的喘息,比上次加重了不少。

明明疼的人不是邢霄,但不知怎么的,心里也下意识的跟着揪了一下。

“旧伤有复发的趋势,观察半天,运气不好下午还要重新手术。”

“有止痛药吗?”希尔问道。

“没有。一会儿我会再来换药。”护士凶巴巴的拒绝希尔的请求,径直走了出去。

确认护士走了之后,邢霄才站起来,搬着椅子,稍微凑近了一些。

手刚伸出来,就碰到了医疗管一样的东西,又赶忙缩了回去。

“很疼吗?”思量了很久,邢霄才开口问了一句。

“嗯。”

回答给邢霄的只有轻微的闷哼。

“原本说今天带你出去的,现在看来是动不了了。”希尔又开口道。“明天就要送你回去了,时间过得真快。”

邢霄垂头,死死地盯着地面。

“下午还要手术,麻醉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醒来。”

虽然语气很平淡,但邢霄分明感觉出了对方似乎有几分……不舍的样子。

“是啊,过的真快。”邢霄跟着应和了一句。

说完之后,邢霄又听见不远处传来通讯器,和翻阅纸张的声音。

想必是对方又在处理工作。

这么一坐就是一上午。除了偶尔冒出来两声咳嗽,和一阵阵窸窣,基本没有人开口说话。

中午的饭食也简单,依旧是只有邢霄一个人在吃。

吃完之后没过多久,护士又一次进来。检查完伤势之后,决定进行二次手术。

“手术要持续到什么时候?”希尔签完字之后,随口问了一句。

“最早也得明日傍晚。您身上现在的情况…说实话情况不太好。处理起来有点麻烦,但再不及时医治,手臂很可能无法正常使用。看病历上您的职业十分特殊,身体机能必须要达到优秀以上。”

“知道了。”希尔叹了口气,“能给我十分钟时间吗,让我安排一下私人事务。”

“可以。”

等着医护人员出去之后,希尔才转过头,“明天晚上会有司机送你。走之前穿上我的外套,别着凉了。”

邢霄没接话。

“怎么,舍不得我?”

“不是。只是想问一下,我走之前能不能把我脖子上的东西解开。”

“过来。”希尔敲了敲床头柜,示意邢霄走过来。

邢霄走过去,坐在床边,很自然的把头伸了过去,等待着对方替他节解开颈环。

然而等来的不是束缚解开,而是耳垂旁边传来的炽热呼吸。

“亲我一下,就帮你解开。”

“……”

这个距离已经超过了人与人之间的安全线,也不知道是呼吸的温度,还是别的什么原因,邢霄只觉得耳垂上发烫的温度已经接近灼烧。

邢霄原本打算一直保持沉默。

但对方大有他不亲就不解开的趋势。

最后邢霄还是咬了咬牙,闭上眼睛,在对方脸侧轻轻点了一下。

转瞬即逝,比落雪还轻。

几乎是同时,脖颈上的枷锁就应声落地。

“这才乖。”

话音刚落,邢霄感觉到头上落下来了一只手,揉了一下他的头发。

动作不急不缓,比三月春风还柔和几分,完全和那个把他反擒在床上,给他戴上项圈的男人联系不起来。

悸动的错觉随着手掌的离开一同消散。

留给邢霄的连余温都不剩。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到了要被送回去的日子。

又经过一夜的休息,邢霄感觉到视力明显有了大幅度恢复。

按照以往的经验,药效到第三天虽然会一定程度上减弱,但不能看的这么清晰。

绝对是有解药才做得到。

邢霄想到这儿心里不禁沉了几分。

又走到沙发上,捡起来了唯一的一件外套。

西服的样式,料子虽然很好,但袖口处有不同程度的灼烧痕迹。

邢霄把它套在身上,明显大了一大圈儿。

不过穿上以后,邢霄才感觉到兜里沉甸甸的。

伸手一摸,邢霄顿时愣住了。

是一把老式的微型机械槍。

杀伤力虽然不弱,但因为操作太过复杂,不适合战场,所以几百年前就被淘汰了。

仔细往里探,邢霄还发现了一些现钱。

这年头已经没什么人使用这种古老的玩意儿,但碍于联邦律法,真是有人使用,商家也不得不收。

一时间心跳在止不住的加快。

除了激动之外,还有一点感激。

邢霄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对这个陌生男人的情感。

说是厌恶憎恨,某些时候也的确如此,恨不得他能立刻暴毙自己好快些逃跑。

但有些时候,又分明觉得对方是真情实意在乎他的,不过表达的方式剑走偏锋。

然而除了这些武器和钱财,邢霄找不到半点儿能看得出的对方具体身份的东西。

很显然,没有具体让邢霄知道他是谁。

就连解药也是在两个人彻底见不到以后再给的。

邢霄站在原地沉默了一会儿。

的确,如果真是看见对方的样貌,或是知道对方的具体身份。万一没逃出去,回到俱乐部就会有记忆检测,万一检测出来,对方也会被牵连。

穿好衣服之后没多久,就有人来敲门。

说是来送邢霄回去的。

邢霄跟他一起走出去,上了悬浮车,坐在最后排,支着脑袋假装看着窗外。

夜色已经很浓了。

邢霄眯起眼睛,用余光瞥向司机。

身高比他略低,从身形上来看,应该是军部退役人员。

但后座和驾驶位之间有防弹挡板,直接开槍夺车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即便如此,邢霄还是拔.掉槍支的安全栓,随时准备着机会来临。

这是最后的机会。

邢霄对自己的槍法一向自信,十二发子弹,足够了。

看着悬浮车渐渐停下,邢霄不禁攥紧兜里的东西。

“欢迎回到温顿俱乐部。”车停下的瞬间,就有人先一步替邢霄打开了车门。

虽然已经能看见了,但邢霄还是伸出了双手,试探了一圈儿,才搭上了伸向他的那只手。

“这些日子里过的如何?在三天使用权这一项中,你可是有史以来的最高价。”

“谢谢先生关心。过的很好,客人对我非常怜惜。”邢霄回答的平静,五指已经在兜里死死地扣住扳机。

“真的假的?”

邢霄看见旁边的人正在盯着他脖颈上的红痕看。

有勒痕,有咬痕,虽然触目惊心,但也昭示着这儿曾经发生过何等激烈缠绵的事情。

邢霄任由他看了一会儿。

倏地,猛然抽/出那把机械槍,死死地抵在对方的太阳穴上,压低声音回答道:

“真的,这位客人……是我目前尝过最温柔的alpha。”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土王的穿越将军妻顺利领证

    “我叫咖喱酱,救命恩人,你叫什么名字?”“咖喱酱?你爸妈很喜欢吃咖喱吗?所以给你取这个名字”张伟还在地上吐槽道“不是,咖喱酱是我的网名,我是个主播,我真名叫史佳丽,上下五千年的史,后宫三千的佳丽。”咖喱酱认真得解释道“我竟然听懂了……。”季沨站在张伟身边一阵凌乱。从诸葛大力那边拿了自己刚刚让她保管的

  • 全能医生在线阅读第6章

    啪——!楚笙被这一巴掌掀翻,直接摔了个倒仰,四脚朝天地躺地上,蒙了。聂诗诗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见沈栀头这么铁,也是惊得说不出话。教室里十多个主妇更是全都吓傻了,谁都没想到她一个小姑娘看起来挺乖的,上来就结结实实来上一巴掌!?然而此刻在沈栀脑海里却毫无征兆地响起了一个声音:【恭喜消除部分怨气!您获得了

  • 云顶之上在线阅读一世情约

    第五章一世情约桃林中,亭子旁,溪水中,诺雪瑶那银铃般的笑声从蝶群中阵阵传出。一旁的陌楓站在原地看着那时而转圈,时而垫脚,时而张开双手任由那蝴蝶落到身上的诺雪瑶不由眉头皱了皱,奇怪的是那一只只的蝴蝶也不躲闪,任由她用指尖轻轻抚摸的时候眉头更加一紧,陌楓看到不由心中惊呼:“这块玉坠都跟了我三年了,从来都

  • 明末新帝王在线阅读第9章

    随着武林大会的结束,昆仑派也恢复了往日的宁静,此刻昆仑派的后山天一道人的居室内,却是坐着一个人,仔细看去此人竟是祥公公,这些年天一道人很少让人到这后山来就连冷无言也是只来过几次,这几年一直是冷无言代为管理派中事务偶有大事发生天一道人才会露面,平时的时候天一道人一直都是在后山修炼,只是这祥公公到底和天

  • 古穿今之娱乐圈小福狸拍卖会前奏

    “展堂、秀才,你们两到底去哪儿了吗?我们到处都找不到人影,店里都没有人咧。”佟湘玉埋怨道。“还有,这两个箱子里装的是什么?”“银子。”白展堂有气无力的说道。郭芙蓉一听,马上走上前去,将箱子打开一看,里面全是白花花的银子,简直要闪瞎他们的眼睛。“这么多银子,”佟湘玉大吃一惊,连忙吩咐道:“小郭,快去把

  • 万里河山踏遍在线阅读绑架

    接下来的几天,红苹果工作室的人进入吊儿郎当的闲散模式。虽然紫竹大厦的庆典活动已经结束但是商家的活动一直都在持续,不过已经进入尾声。只有玉琪从开始跟到最后没有间断过,晚上,她和何子雄还是在守摊,快9点了,可终究没有卖出去几个?这让他们有点心灰意冷,只能机械的收拾东西。不远处尚芯淼成功拦截了邱俊,自从上

  • 六连环之理解 纠缠 蓦然回首(7)

    又是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早晨,我和弘时依旧紧紧的依偎着,丝毫没有放开的意思!我和弘时闻着早晨清凉的空气,分外清醒,我们又一次看看了对方一眼......“霏儿,睡得好么?你看我今天是不是特别精神?”弘时笑着看我对我柔声絮语的说!“嗯,我睡得真香,你抱着我睡我真高兴,只是你抱着我一定很累吧?”雨霏低着头不

  • [秦时明月]窃国者坑在线阅读第9节

    凯旋:“子安,家里好像没有钻石了,我们下矿吧,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之后我就再也没下过矿了”子安:“好,等叫阿凯带你去吧,我去休息会儿,熬了一晚上”凯旋:“也好,我也休息一下”“别,你暂时还休息不了”华韵急匆匆的说到。“为什么”“明天就是1月15日”“满月吗,没事,反正还有一天”凯旋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关键

  • 在崩坏的世界里寻找日常之退婚(1)

    “他坐在那里多久了?”男人问道。“一个半小时了。”女人极为不屑的说道:“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居然妄想凭借一纸婚书就娶走我们的宝贝女儿。爸也真是的,在世的时候不说,现在去世了这么久,突然冒出来一个娃娃亲!”这是一间极尽奢华的客厅,吊顶的水晶灯发出绚烂却不刺目的颜色,吊灯下面的沙发上,一个二十三四岁的

  • 千界主之初现修道(8)

    杨岳自己还未明白怎么回事,便已在秦府后院跪了半个时辰,看着自己师父被吊在那颗大树之上,显然已没了气息,自己都不知道心中是何滋味,虽然师父心怀鬼胎,但也不是大奸大恶之徒,不免有些叹息那秦将军正襟危坐,目光如炬的盯着杨岳,杨岳左看看右看看,不禁浑身发毛。“听说你治好了李家夫人,这是怎么回事?”如雷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