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创世仙宗在线阅读第四节

2022/6/24 1:38:58 作者:我是硕哥 来源:纵横中文网
创世仙宗
创世仙宗
作者:我是硕哥来源:纵横中文网
一个没落世家的子弟,没想到有四个前世。五行创世,五世修行,是为要参透天机补天裂。这一世披荆斩棘,力挽狂澜,修复宇宙规则的bug,使天地免于自毁,终为创世仙宗。幽冥世界,天空之城,星际穿越。。。

山路上,甲卫陆续回来,情绪低落。

吴震焕靠在囚车前,铠甲滑落的雨水划过手尖,翟一羽手持弓弩走过来,目光注视密林深处。

翟一羽疑惑问道:“大哥,我始终不明白,梵境皇权易主,您还是紧盯这个‘御龙金樽’不放,为什么?”

“小子,别忘了,得‘御龙金樽’者得江湖,得‘御龙金樽’者可伏龙。”吴震焕皱眉抬眼望天,灰蒙蒙雨丝交织,“放眼四海,苍穹无限,皇权尽头,终归我手。”

翟一羽淡笑道:“大哥,闲来无事,给小弟讲讲,这‘御龙金樽’可是江湖人等苦苦追寻的宝贝,到底什么来路?”

吴震焕讪笑道:“你听说过‘东狼西雪南洋北刀’吧?”

“四大邪派?”翟一羽惊喜道。

吴震焕微笑摇头道:“不,应该叫‘客四侠’。”

“也就是说,‘御龙金樽’在客四侠之一雪狼手中,那……这个单大真的知道‘御龙金樽’下落喽!”翟一羽疑问道。

吴震焕微微摇头,眼望密林悠悠地道:“赌。”

“赌?”翟一羽懵懂,“什么意思?”

吴震焕猛地侧目盯住翟一羽的眼睛,一字一句道:“赌…我就赌单大……赌胡子……赌御龙金樽……”

翟一羽从来没见过吴震焕这样犀利的眼神,这次真的被震撼到了。

密林中两名甲卫气喘吁吁冲出来,一身狼狈跑到吴震焕面前,幽怨道:“老大,击毙一个,另外两个......溜了,夜黑雨急,另几个兄弟追捕遇到困难……”

吴震焕暗笑,走过去拍了拍甲卫肩头,关切道:“辛苦了!”

“大哥,收队吧?”翟一羽问道。

吴震焕满一地点点头,诡笑道:“真够邪性的,栽在这么个狗屁天气上了……”

密林中,胡子霖和单大筋疲力尽,shuang腿细软地一个跟头瘫倒在沟壑喘息。

单大忽然又开始抽泣起来:“小四儿……没了……就这样没了……我真的不想活了……”

胡子霖气喘嘘嘘,看一眼躺在泥水中的单大,一脸的鄙视:“你真是个不成事的家伙,带着你要了命了……现在这档口,命都快没了……还有心思尿叽叽的……”

胡子霖累的声音接不上溜,头向后扬着半扎进泥水中。

单大恼怒道:“你……懂个屁!小四儿……是我生死兄弟!兄弟!你懂吗!”

单大zui上骂着,用尽余力忽然一个翻身竟然骑到胡子霖的身上,双手紧紧掐住脖子,视图要了他的命。

“你怎不死呀……你!你怎不死呀?害我兄弟没了性命……”单大发狠骂着,手上加力。

胡子霖脸色憋得紫红,挣扎着双手撑起单大肩头,下身一个膝顶,正中单大的裆部。单大‘妈呀!’一声惨叫,佝偻身躯翻倒在泥水中。

“王八蛋!暗算老子,你找死!”胡子霖暴怒大骂,翻身将单大反压在身下,一阵铁拳雨点般落下。

“唉呀妈呀!老胡!别他妈的打了……要命了……”单大狼哭鬼嚎起来。

胡子霖依旧不停击打,大骂:“王八蛋,你早就该死,杀人越货的损贼,给自己准备个棺材吧!”

胡子霖几拳过后,单大已是鼻口满是血,只剩下微弱的ShenYin:“别打啦……别打了……你是…我爹行了吧……”

胡子霖依旧不解气,好在手上没了力气,瘫软一边:“你个忘恩负义的损贼,要你的命就是碾死一只蚂蚁,王八…蛋!”

单大彻底瘫软在泥水里,胡子霖放开单大,呆呆坐了一会儿,望着微微亮起的灰色天际,zui角露出微笑。

雨停了,拂晓微光初现,天边一抹昏暗的彩虹。

胡子霖站起身,shen展双臂长叹道:“老天亡不了我!”

单大ShenYin道:“我好像要死了……你个混蛋……胡da棒子……”

胡子霖不理会单大,略有所思,猛地站起,抖了抖shi淋淋的衣服,缓缓迈步向前走去。

一夜稀拉拉的小雨过后,拂晓的阳光朦胧胧,天边隐约出现七彩祥云。仙南雨林出口皇道,一列皇甲卫队策马飞奔而出,马蹄激荡泥水飞扬。

头马翟一羽领队,英姿飒爽,身后紧随吴震焕,枣红马精神抖擞,四蹄翻腾,煞气外露。

“大哥,我们现在去哪?”翟一羽策马回头喊道。

“回……龙城。”吴震焕扬鞭指向远方,随即扬起飞旋打向马身,枣红马一声长啸,飞跃翟一羽前面,疾驰飞奔起来……

密林中,单大躺在枯叶泥水中喘息,胡子霖拎起外套费力向前走去,义无反顾的架势。胡子霖的举动彻底击溃了单大的脆弱心理,单大觉得自己真的活不下去了。

“老胡!胡da棒子!你个没良心的……就这么走了!”单大有气无力,沉闷地撕喊,话语中带着怨恨,更涵盖了求生的YuWang和对眼前一切的渺茫。

“滚你妈的蛋吧!与你这号损贼为伍,丢不起人!”胡子霖不屑地骂,眼神却偷偷回头瞄一眼单大,暗自笑了。

胡子霖的感觉没错,他终于等来了单大的善意挽留。

“你站住!”单大终于决定要和胡子霖为伍了,他已经没有选择了,离开胡子霖,以自己的单薄之力别想活着逃离仙南雨林,这个判断同样基于自己的求生YuWang和隐藏心里的未完大事。

单大用力坐起,shi漉漉的衣袖擦拭一把鼻血,喘息道:“胡da棒子,你甭想丢下我!”

胡子霖停住脚步,慢慢回过头:“怎么着?你活腻了?”

单大依旧不甘心,威胁道:“胡da棒子,你别忘了,你是杀人犯,咱俩半斤八两的,少跟我装蒜,离开我……你没有活路的。”

“你这个杂碎,竟敢威胁我,不信走着瞧,看谁先死。”胡子霖咬牙骂,抬腿继续走。

这下单大可绷不住了,索性抽泣嚎哭起来:“老胡,你别走呀!我的老天爷呀!什么世道,我兄弟俩真的是冤枉的呀!”

胡子霖感觉差不多了,及时转身回到单大身边,蹲下凝视,讪笑道:“呵呵!瞧你那死样儿,你这种人不该死谁该死?”

单大下意识嚎叫:“我哥俩根本就没见‘御龙金樽’,都是那个马疯子害的……”

突然,单大意识到自己的失口,停止哭嚎,瞪大眼睛盯着胡子霖不说话了。

胡子霖萌笑,装傻问道:“你刚才说,什么什么……樽?”

单大笑了,表现轻松下来,瘦骨嶙峋的脸颊被凌乱的头发遮住半张脸,雨水顺着头丝滑进zui角,随手抹一把脸颊,摇头道:“老胡……说实在的,你真的离不开我的,天大亮后,我们就逃不掉了,就你……”

“王八蛋,还卖关子,再墨迹咱谁都逃不了。”胡子霖不耐烦欲起身,被单大一把抱住大腿。

胡子霖顺势一脚又一次揣在单大的xia体,单大痛苦嚎叫:“哎呦……胡da棒子……你混蛋……真的给我断子绝孙啦!”

胡子霖撇zui骂道:“你也配有子孙?还是断了好,省的骂你。”

单大咬了咬牙蹲起,痛苦表情道:“胡da棒子,你够狠,不跟你废话,跟兄弟走吧,保你性命无忧,还有大财发,酒ròu美女,随你潇洒……”

胡子霖道:“做你的白日梦吧!”胡子霖一把tui倒单大,抖落shi漉漉的衣服,不屑道。

单大一屁.股坐在泥水中,再次挣扎起身,诚恳道:“老胡!真的不骗你。”

胡子霖回身,眯眼讥笑道:“少蒙我,去哪?”

单大见胡子霖回头,兴致大发,坚定地道:“龙城,找我弟,发大财去!”

梵厉十九年秋,偏安塞外一隅的龙城暗流涌动,消失多年的‘御龙金樽’突然爆出踪迹,消息不胫而走,各方势力齐聚龙凤山,一场大战即将展开……

清晨,龙城毛毛细雨,林立层叠的建筑平方,在细雨中蛰伏,满地的泥水冲击大街小巷,沉寂的县城在这日清晨被声势浩大的丧葬锣鼓及哭喊声打破。一队殡仪车仗在晨阳初现十分出发,一路碾压积水直奔龙凤山。

术师古玄文腰系素白坐在头车辕外,半闭目思量。这是一个瘦骨嶙峋的老头儿,额骨凸显,面部斑驳,头发丝稀少却很规矩地梳理背向后脑,喜好双耳泡钉,山羊胡雪白,与兔绒融为一体,格外的清爽,给人一种古灵精怪的感觉,人送绰号‘四先生’。

驾车的刀疤善不时地回头看,有些焦躁不安。马车一侧,郎弘胯下雪白高头大马,气定神闲。

刀疤善不解问道:“弘哥,这次的葬礼应该是四先生第二次出马了吧?这高家什么来头呀?”

郎弘:(训斥)驾你的车,四先生自有道理,不该问的少问。

郎弘,龙城外来户,青年才俊,靠着玩命的胆识在龙城立足。有刀疤善这样忠实的兄弟,也有古玄文智囊团的支持,更有龙城大户穆府的提携,现在可谓‘春风得意马蹄疾,百里歧路尽花枝。’

“得,不问了。”刀疤善失落摇头,“唉!也不知道这高家老爷子什么身价,gao这么高规格,竟然还要四先生亲自出马,还选这样高规格的墓地。”

“哪那么多废话!”郎弘提高声音,“要不要四先生给你也选一个墓地留着?”

“拉倒吧,我这可是活在刀尖上的,说不定哪天就杆儿屁朝凉了,要个鬼墓地干嘛?等着小鬼来给我挫骨扬灰呀!”刀疤善瘪瘪zui,手上长鞭旋起,喊一声“驾!”马车超越上去。

“嗯,算你识相,高府可是梵皇执掌江湖的政所。”郎弘点头,双脚踹蹬,白马追上车仗。

(第四章完)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校园诡事在线阅读第9节

    经过了几场刺激惊险的英雄联盟之旅,全盼和晓东在小区门口一起吃了几大份臭豆腐,就这么潦草的应付了晚餐后,互相道别回家了。“这一天天的可真热啊...”晓东披着浴巾擦着头发从厕所里走出来,一边打开空调一边低声喃喃着。他坐到窗前的桌子旁凝视着窗外的星空,随后拿起了先前下午买的密码本,沉吟着写了个开头。【疑点

  • 家国行第五章在线阅读

    菜籽道:“如月姐姐,夫人起来了吗?我来给她请安。”如月有点吃惊:“哟,少奶奶,你来的这么早啊?夫人刚起,还没梳好妆呢。”菜籽笑了笑:“没关系,我在这里等着就是。”如月有点不好意思:“要不然,你去屋里等吧,这门廊底下凉了些”菜籽大咧咧地一摆手:“不了不了,早上起来姐姐们都忙,不必管我,我站一会儿也挺好

  • 挖着墙脚当老板在线阅读顶尖的高手!!

    何江看着屏幕,忽然好奇道:“咦,做为世界名模的你,也会羡慕她的身材么?”“有一点。”刘文摇头道:“其实我们的要求就是要足够瘦,最好的平胸,因为凶大的话,穿衣服会没有那么好看,其实我私下里还是很羡慕她这样,该大的大,该细的细的身材的,毕竟你们男人不都不喜欢竹竿么……”几个嘉宾在直播间讨论的热火朝天的同

  • 武侠之纯阳剑仙之舒影摔倒了(7)

    张浪看她们上去了,也就往厨房走,他准备把蛇皮什么拿去冷掉,怕吓到她们。刚转身后面就传来一声痛呼声。张浪回到一看,江舒影倒在地上,一手捂着脚一手捂着肚子,疼的冷汗直流。杨蜜都快走到2楼了,赶紧跑下来“怎么了?好好地怎么回摔倒。。”“大姨妈突然来了,脚没站稳。。。好疼啊蜜蜜”江舒影断断续续小声的说道,真

  • 红警之全面战争在线阅读魏无羡

    魏无羡得意道:“因为吃水量啊,当时船上明明只有蓝湛一人,吃水的重量却是两人的”,魏无羡回答问题的时候转过身了去,却错过了陈子寒看着他的时候,眼中闪过一丝柔情。“诶,蓝湛,蓝二公子,你理我啊,怎么不说话啊喂”,魏无羡看着陈子寒打趣道。陈子寒发现不对,抬了抬将手指抵在魏无羡唇上,对着大家道:“退回去,湖

  • 冥剑仙缘在线阅读册封

    一个月以后的一节数学课上,数学老师请假了,因为临时有事没有顾得上布置作业,班长白莎莎就要去叫班主任来上课,可是被蓝军拦住了,他神神秘秘的说,他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告诉大家,同学们也都反对去叫班主任来上课,因为各科作业太多了,没有数学作业正好可以借机做一下其他科的作业。只见蓝军走上讲台,面对台下,随即

  • 破天录在线阅读第九节

    张炳良今天早早来到午门外等候,此时的午门前已经熙熙攘攘地有官员陆续到来。车水马龙甚是繁忙,有骑马而来的,坐轿而来的,坐马车而来的,各式各样的都有。一到午门前,三五成群聚在一起,呼朋引伴嬉戏谈笑,每每高官到来,都集体拱手拜见,而高官随和者则拱手回礼,傲慢者嘴中轻身应答以是抬举。张炳良不知道有多久没有来

  • 苗疆圣物在线阅读第四节

    “你真行,前几天还打过电话给我,你忘啦?”穆清忙过去扶住他,叶少杰第一次怎么近距离地看到自已当年心目中的女神,心里竟前所未有地一阵悸动,也不知道说什么,原来那晚所打的那个署名:清囡的就是她。“你的事我也是才听说的,没想到你在暑假期间出这样的事。”穆清突然声音变得有些伤感。“我……我没事,你别担心。”

  • 大唐之最强城主拳败北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又是一天过去,王家的少年会终于开始了。这天王尘早早来到练武场。王家练武场乃是通灵境小辈修炼之地,王尘倒是从未来过。只见此地乃是一个方圆三百丈的广场,此刻在那广场之中有着一座十丈方圆石台,下方站着诸多王家小辈。“王尘大哥,这边。”那郑钱也在当中,见到王尘立刻招手。少年会乃是针对锻体境

  • 镜月流长在线阅读第2章

    第二日清晨,十方习惯早起,洗簌后去后厨做饭,饭好那少女还未起床。十方便坐在厨房打坐等待。直等到了巳时,太阳已升的老高,十方饥肠辘辘却还不见少女前来:“莫非她不告而别?”便向少女所住禅房走去。寺庙清晨,鸟语花香,这种清静自然的环境,十方早已习惯。来到禅房外,十方低声呼道:“施主,起来吃饭啦。”却无回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