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米瑞斯之镜中世界之间接怨

2022/6/24 1:30:47 作者:炎阳之光 来源:17K小说网
米瑞斯之镜中世界
米瑞斯之镜中世界
作者:炎阳之光来源:17K小说网
太阳的光辉是多么明亮,多么温暖啊……可是为什么……如今却变了一种模样,即使依旧散发着光辉,但是却始终没有曾经给人的感觉……死亡……真的是另一种开始吗?光明……真的会成为陨落的星辰吗?有着同样的躯体,却没有同样的感情……这究竟是一种负担,还是……一种掩饰?我的出生……难道就是为了别人而活吗?身份再高又如何?我……只想平凡……来吧……重新谱写新的传奇!

本来想在这个章节里面把我老爸跟我讲的几个小故事跟大家分享一下,但是故事内容非常少,写出来篇幅会有点短,虽然短,但是内容还是蛮有意思的,所以我想等以后稍加丰富一下,再写出来。这里还说一个前同事的故事吧。

虽然这本书里面的故事是独立的,但是也是有所关联的,2013年我从上一家公司辞职以后,又来到另一家浙江的企业,也是同样做休闲零食的,只不过是换了一批客户群体,是供货给外面的母婴店、宝宝店一类的,当然这跟本故事没太大关系,就不多赘述。我们属于宁波的办事处,总公司在浙江温州,别联想皮革厂啊,我们是食品厂。

应该是在2014年年末,我们开年会,浙江省几个市的所有同事都聚集到温州,其中就有同事说了这个故事,但是这个故事他只说了个开头,没有说太多,被当时的小姑娘给制止了。当然这家伙也不是什么好人,这故事也是他瞎编的拿来吓唬公司小姑娘的,公司开年会,分房间,难免会有人落单,一个人住一间,这货就专门盯着住单间的小姑娘,说一些这类的事,小姑娘一害怕,不敢单独住,他可能就会有机可乘,也属于恶作剧吧,那些年不知道他祸祸了多少女同事。最近李小璐的事情闹大了,才知道这世界真的很乱,其实那时候这家公司年会,也挺乱的,不光男同事想那些事,很多女同事也会想的,你们想知道?评论里留言私下说吧。

既然是编的,为什么还要在这里叙述呢?因为我觉得蛮有意思的,我想把后半段给编完,您要是觉得编的不错,就多多支持,要是觉得什么玩意儿,也不要太嫌弃,毕竟能力一般,水平有限,多多担待吧。

闲言少叙,既然故事是这位同事以第一人称说得,那我也就把这件事放到这位同事身上吧。他姓吕,比我年纪大,就叫他老吕吧,已经结婚,有个儿子,是负责金华的业务,这人就是个芒果,里外都是黄的,只要几个同事聚集到一起,不管男女,他就不停地说着黄段子,貌似还会到处约、炮。

他自己说得时候,就说有一次晚上,也没说是哪里,也没说哪一年什么季节,我猜测应该是一个秋天的晚上,他自己一个人走夜路,也是出差住的酒店,反正就这么说吧,说走着走着,就感觉后脖子发凉,好像有人在背后吹气,阴风阵阵的,特别瘆人,他一有这种感觉,就回头看一眼,啥都没有,转过头去,没一会儿又有这种感觉,他本以为是夜风吹的,一阵阵的,这么几次之后,他就感觉不对劲了,心说,我特么是不是遇见鬼了?

心里正这么想着,又感觉后脖子发凉,这下他猛回头,还是什么都没有,反而还扭了脖子,再回过头来,嚯!

一个黑衣老太太,可能穿的是寿衣,面无表情,几乎就是脸贴着脸站在老吕面前,说是站着其实不对,是飘着,因为老太太能有多高啊,顶多也就一米六吧,这个老吕一米八几的大高个,怎么着这老太太都不可能脸贴着脸跟他站一样高,他看看脚底,确实是悬空的。

吓得老吕赶紧后退,他退一步,老太太就跟进一步,就一直保持着脸贴着脸这样的距离,老吕连连后退,甚至差点被后面的车子撞到,这下魂都吓飞了,吓得别的不敢说,一直在那念着阿弥陀佛。

可是后来也没怎么着,就是一直保持着这样的距离,老吕一想,自己也没做什么亏心事啊,怎么鬼怪就会找上他呢,看这鬼也没什么其他动作,就是单纯的挡了路,就仗着胆子问了一句:“我吕某某行的正坐得端,自觉没做什么亏心事,我也不认识你,我跟你无冤无仇,你老跟着我干什么?谁跟你有冤仇,你找谁去呀。”

老太太这时才语调非常迟缓,每一个字都拖长了音,低沉地说了一句:“你真的问心无愧吗?”

老吕就说到这里,后面就被女同事打断了,说,你别说了,我害怕。

我觉得故事说到这里,有头无尾的,确实吊人胃口,后来我也问过他,他说,嗨!都是瞎编骗骗小姑娘的,这你也信呐,哪有什么鬼呀,后面我也编不上来,你要是实在想知道,自己想想去吧。

这不让人难受死吗,我自己也没多少想象力,但是他就是不肯说后文,我想这样一段故事不能就这样浪费了,所以也就斗胆自己往下说吧。

这个老太太就这么一直挡着老吕的路,老吕没法正常走路了,就往后退吧,身后忽然传来女人的声音,“哎哎哎”,咣当,一辆电瓶车撞到了他,他和电瓶车住都摔倒在地,电瓶车主爬起来,骂骂咧咧的:“你这人怎么回事啊!怎么走路的呀!”

这么一摔,老吕眼前的老太太竟然瞬间就消失了,老吕也爬起来,跟电瓶车主又是道歉又是感谢的,说实在抱歉,自己刚刚遇见鬼了,被鬼挡道了,幸亏是电瓶车主把他撞到了,才恢复正常,说着就要双手去抓人家的手握着感谢,那女的赶紧避开,骂一句神经病,跨上电瓶车就走了。

老吕算是松了一口气,但是仍然头皮发麻,怎么也想不明白这老太婆为什么要缠着他,边想边加快脚步,往酒店方向走去,可是后脖颈,好像又有人吹冷气,这下老吕可不敢回头了,听说人身上有三盏明灯,头顶两肩各有一把三昧真火,有这三把火,妖魔邪祟不敢近身,但是只要一回头,下巴就会压灭靠近肩头的一把火,妖魔邪祟就会有机可乘,他想刚刚可能扭了脖子,就是压灭了一把火。

想到这里,老吕打死也不回头了,任由老太太跟在身后吹气,反正也怎么不着我。

进了酒店,人气旺盛,气温也暖和,明显感觉好多了,往酒店床上一躺,心里仍然在想着路上遇鬼的事,越想越怕,就赶紧掏出手机,给老婆打个电话缓和一下恐惧。

“嘟嘟嘟”,电话接通了,就听见电话另一端自己老婆说了两句,喂,喂,然后就变成了滋滋滋,传来一阵奇怪的声音,好像就是那个老太太那种阴阳怪气:“你真的问心无愧吗?”

老吕吓得一哆嗦,赶紧挂了电话,这太邪门了,一个人待着恐怕是要出事了,心想妈了个巴子的,怎么着也得找个人陪着自己,哪怕招个鸡,想打电话,又想起之前打电话的情形,赶紧打消了念头。

“噔楞”,手机微信来了消息,老吕拿过手机一看,备注名金华炮友51号,内容是你在XX市的XX酒店是吗?

老吕心中一喜,把撞鬼的恐惧就忘了一半了,赶紧回复:是的,怎么了?

51号又来消息:“我一个XX市的同学结婚,我也来了。你那里……方便吗?”

老吕大喜:“方便方便!XX酒店1025号房间,你直接过来就行了。”老吕高兴的就差哼小曲儿了,真是想啥来啥,这有个人陪着,多少会好些。

不到一个小时,就响起了敲门声,门口站着漂亮的少妇51号,51号并没有特别高兴,而是脸色煞白,没有血色,似乎充满了恐惧,进了房间,立刻把门关好,默默地坐到床边。

老吕感觉特别不对劲,反常,脸上笑容顿失,想问怎么了,又觉得有些唐突,所以就问了另一个问题:“你怎么知道我也在XX市的?”

“你自己发的朋友圈。”51号表情漠然。

“咦?不对呀,我啥时候发的朋友圈?”老吕赶紧打开微信,果然就在一小时前,发了一张自己走在路上,笑的很诡异的自拍照,配文“我真的问心无愧吗?”,下面还标注了地理位置。老吕越想越怕呀,这分明就是被老太婆缠住的那个路口,他啥时发的朋友圈,一点都不知道,而且朋友圈下面回复都几十条了,什么28号,35号的,还有亲朋好友领导同事的,各种回复:哎哟,良心发现啦?;咋啦这是?;别乱说,别让我老公发现……

老吕放下手机,对51号说:“这不是我发的。”

“那是谁发的?”

“说出来我怕吓到你,还是不要说了。”

51号听到这句话,忽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站起来就扑到老吕怀里:“我害怕!”

老吕赶紧拍着她的后背,笑着安慰说:“怕什么呀,我不是还没说吗。”

“不是怕你说的,是我同学结婚那个酒店不干净。”

“你让服务员打扫一下不就行了吗。”

51号抱的更紧了:“不是不干净,是有鬼!”

老吕听到这话,又是一个激灵,今天是怎么回事,到处都能遇见鬼。“什么鬼?”

“我……我婆婆……今天是她头七……回来找我了……”

“啥?!”老吕特别吃惊,联想到今天晚上的遭遇,忽然又重新审视老鬼的问题:你真的问心无愧吗?该不会是约炮惹的祸吧?

“不是……这这……你婆婆头七你怎么还……参加别人婚礼啊……这这……犯忌讳啊……哎呀不是不是……你婆婆不是好好的吗……怎么就头七了……”老吕都有些语无伦次了。

51号松开老吕,哭哭啼啼,断断续续地把事情原委说清楚了,原来是这么回事,她为了寻求刺激,背着老公和老吕做了苟且之事,但是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事被她婆婆发现了,于是气不过,她婆婆就跟她老公,也就是老太婆的儿子说了这件事,要求51号老公赶紧跟51号离婚,但是她婆婆又没有真凭实据,所以呢,51号老公自然不信,这51号平时伪装的确实像个贤妻良母,她老公就认为是他们婆媳关系不好,老太婆是在挑拨离间,还把老太婆训斥了一顿。后来老太婆气不过,就喝药自杀了,今天刚好头七,51号又不懂忌讳,参加了同学的婚礼,现在就撞邪了。

老吕吓得魂不附体啊,想不到天底下还有这种事情,约炮都能害死人了。

“那,你婆婆是想干嘛呀?是嫌你参加婚礼了,还是想找我们索命呀?”老吕问51号。

51号听老吕话风不对:“找我们索命?她也找你了?”

老吕心一下子凉了半截,看来真是来索命了,就说:“你婆婆是不是穿了一身黑色的寿衣,走路是飘着的,说话阴阳怪气的?”

51号点点头。

“可不是嘛!她今晚就找到我了!”

这时,酒店窗外响起了呼喊声:“你们两个,脱衣服吧,然后到窗台这来。”听着声音,老吕就感觉身体不受控制了,跟51号面对面,一件一件地脱了个精光,一起走到窗台,楼下51号的婆婆正在笑嘻嘻地招手:“过来吧,过来吧,我来接你们了,这里可好了……”

老吕好像感觉老太太那边,特别美好,不由自主地就要跨过窗台,纵身跃下,51号比他还快一步,跳了出去,当场赤身裸体摔死在楼下,老吕忽然就清醒了一样,身体也恢复自由了,老太太也不见了,看清了赤身裸体的自己,和摔死的51号,吓得他赶紧退回房间,魂不附体。

后来也配合了警方的调查,如实说了事情原委,可是警察只当他是疯子,最终也证实了51是自杀,不是老吕杀的,也就把老吕放了出来。

51号老公后来知道这件事情,差点疯了,想不到自己的老婆竟然这么放荡,还害死了自己的妈妈,后来老吕也想明白了,这可能就是冥冥之中被她安排好的,异地相逢,然后双双赤身裸体出现在酒店,再把事情闹大,以此证明给他儿子看,她没错,她找到了儿媳妇出轨的证据了。

编不下去了,就这么看看吧,后面我在说一些真事,逻辑可能也会比这个清晰,叙述也会自然一点。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从明星变成偶像绝望中-绿色的希望

    在大陆的这一头住着一些普通的人类而这些人类每天都被兽族的侵占、骚扰、抢杀、俘虏,经过了很多年过去有一些人站出来了他们开始打造自己的武器它们准备要奋起反抗他们也不甘落后每天都遭遇到不同种族的欺凌上帝对它们很不公平没有特殊能力也没有魔法。一位名叫艾琳的中年女子他带领着一些强壮的男人每天都去翻山越岭不间断

  • 梦蘧蘧在线阅读第六章

    唐笑笑拿着手机的手晃了下,灯光在唐岫的脸上一晃而过。吸引了他们两个人的注意。唐岫直接跑了过来,看她还慢慢悠悠地走,道:“地上有蚂蚁啊?走那么慢!”何翩翩被他丢在后面,她知道这或许是个误会,但她不打算这么算了。何翩翩走过去,一把拉住唐岫书包带子,用力往后面一扯。“地上没蚂蚁我也这么走,天这么黑我要不小

  • 富贵逼人在线阅读第三节

    精诚中学操场上走着两个还有一点稚嫩的年轻人。虹辰没想到接下来的决定在今后是多么至关重要的一个决定。“夏俊,不瞒你说,我不是你看到的这么简单。具体怎样我还不能告诉你。你只想问你,愿意跟在我身边一辈子吗?如果愿意,你会吃很多苦,甚至丢了性命,甚至会离开家人很久很久。可你一旦成功了,你将会是受很多人敬仰的

  • 我在无限开无双之第三章(3)

    秦家道歉的速度非常快,大清晨,京兆尹秦文顺便押着他那不成器的三儿子,亲自到萧府上道歉。萧公公一早就入宫了,萧泽晾他们在府外等候了一个时辰,才慢悠悠踱着小步,吩咐仆从:“请秦大人进来吧。”理论上来说,他这个正一品的太傅比正三品的京兆尹,可是高了两个品阶呐。不过满朝文武都不太把萧泽当做一回事,那又要另说

  • 都市之人生模拟在线阅读第10节

    第十章“她不要你你就去我家。”许君远这话说的诚恳。江林染终于不再哭得那么伤心了。许君远见她止住了哭声,和她一起贴着墙根站着,江林染抽噎地有些累,一歪脑袋靠在了许君远的肩膀上。江林染灼热的呼吸喷薄在他的侧脸上,许君远从没有照顾过别人,他本想把江林染推开,但身体却不由自主地僵住了。听完班主任的讲述,林清

  • 网游之天弑皇罗在线阅读第8节

    沙盗(7)那天夜里大家都睡得很沉,徐惟诚下令留下守夜的几个官兵也不知怎的,通通睡死了过去。大军对于逐渐逼近的危险浑然不觉。等徐惟诚察觉时大军已经被那群沙盗包围得水泄不通。皇帝昏庸,奸臣当道,百姓生活疾苦,西北地区很多人为了生存都去做了沙盗流寇。嘉岩关一带更是沙盗猖獗,烧杀掳掠,无恶不作,很多人都是闻

  • 网游之小兵当道第三章在线阅读

    就在慕容晨离开村长哪里刚想去找个怪物等级高的地方去刷级的时候。“老大!就在这个小子!他可能是隐藏职业!”皇朝飞龙道。“没错没错,老大就是这个小子,我亲眼看到他一瞬间秒杀了五六个怪!”皇朝奶牛紧跟着说。“哦,是么,我来看看!”皇朝乘风说道“呦,这不是我们的慕容二少么,被逐出家族后过得怎么样啊,哈哈。”

  • [综]论异世界穿越的梦幻开局如何生存下去中央神山

    李青敬畏地看着他们,不禁小声问道:“你们该不会真的是神仙吧?”老者失笑地摇了摇头,说道:“不是。这世上哪有什么神仙啊,就算有,其实也只是强大的人类而已。”“那两头妖兽的尸体怎么消失不见了?”他心中有些不可思议,这完全超出了他的理解范围。那少女瘪了瘪嘴说道:“那是空间戒指,你连空间戒指都不知道吗?”“

  • 传说中的勇者是我的未婚夫无上原灵

    所谓修士灵根,一种是天生极品,谓之先天;一种先天是天生泯然如凡,那么就需要后天的弥补;若适合修道,便都会与冥冥中的原灵相互牵引。如果沟通到与风火雷电、金木水火土元素有关的原灵,那么便会再其方面成就极致;如果沟通武器等攻伐之宝为原灵,则后天功法、力量有望巅峰;若沟通成灵为妖兽等,或可觉醒无量血脉;那么

  • 闪婚容易离婚难在线阅读第6节

    吴叙梦的眼神里满是羡慕。她严重偏科。语文、英语从高一开始就是她的苦手。相比于逻辑分明的理科,吴叙梦对那些含糊的、需要感觉的学科一直学不来。小学、初中的文科纯粹就是死记硬背,她靠着磨时间总算把它们磨到了重点高中的水平。而一上高中,试卷上文本阅读量激增,勉强维持的成绩断崖式下降。尤其是英语。不同于语文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