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不做宠妃败北

2022/6/24 14:17:00 作者:little七七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不做宠妃
不做宠妃
作者:little七七来源:晋江文学城
→新文《穿成男主的短命继母》连载中求收藏呀~~~********************************************本文文案:张瑶觉得她穿越之后能完好的活到二十岁全凭两个字——运气!张瑶以为她能在吃人不吐骨头的后宫混到妃位全凭两个字——捡漏!张瑶认为这就是她人生的巅峰了,张瑶原本打算一直做她的透明人的,奈何主角光环跟追光似的紧紧追着她不放!逃不掉,躲不开,挣不脱,藏不了,这就算了,谁能告诉她天上不但能掉馅饼,还能掉儿子!张瑶:我不缺儿子!张瑶:我不要被翻牌子!张瑶:我不做宠妃

如同夏夜里被人当头浇下一盆冰水一般,司欢感觉自己的心凉透了,即使此刻头顶分明艳阳高照,司欢也不禁打了个寒战。

萧煜对他胜负的判定,压得他眼前一黑。

“司欢,你要认清现实。”耳边萧煜仍在说话。

“无论如何,我会自己设法取胜。”

司欢面色苍白地说完这几个字,不想再听萧煜长篇大论分析自己取胜的不可能性,目光游移,梦游一般从萧煜身边离去。

“司欢……”萧煜叹息了一声,终是不再言。

若是那晚司欢愿意让萧煜去夺玄石,事情早就解决了——萧煜应该是这样的想法吧,司欢默默地想。

司欢自然也知道这样是最简单的,更知这是不可能的。先不说昨日他对萧煜的信任有多稀薄,就是在接受过萧煜援助的此时,司欢也不愿让玄石辗转到萧煜手上。

那是前世凄惨的祸由,是今生必避的轨道。

回过神来时,司欢已回到了宿处辰之间。

最后一场比斗是在下午未时,距现在还有近两个时辰。司欢摸出自己仅剩的一枚雷符,一枚火符,两枚水符,默然沉思片刻,便闭目入定冥思养神了起来。

宣告最后一场赛事的钟磬之声依然是在临近未时之时敲响。

司欢沉默走上擂台,慕流虹已冷笑着等着他了。

“我实在是未想到啊,欢欢,潜龙会上,我最后一场战斗的对手竟会是你。”

司欢抬了抬眼,道:“现在说未想到,可能有点早。”

“哦?”慕流虹一双桃花眼微微上挑,“如果你指的是那街头卖艺一般的符篆之术的话,那很可惜,我早已了解了——你之前的对手中,有我慕氏的弟子,你的符咒对我早已不新鲜了。还是说,你还有别的花样想展示给我看?”

司欢闻言,眸子一暗。

萧煜所言没错,慕流虹和伏柳是不同的,同样是作为对手,他俩根本不是一个级别。伏柳不过是一介天资平平的散修,所凭借者,不过是比寻常参赛者多出三十年的根基。而慕流虹却不同,慕氏不仅能给他提供筑下深厚根基的优渥资源、体系完善的顶级功法,更有无数慕氏门人能为他收集每一场对手的详尽资料供其分析。

当初对伏柳的那一套,若搬来对付慕流虹,那是完全无效的——慕流虹根基本就比司欢深厚,两人面对面一站,即使司欢事先知道了慕流虹的破绽,不等其找到破绽所在,自身的破绽早已在慕流虹眼中暴露无遗。

难怪萧煜要说,你机会渺茫。

司欢握紧了拳头,坚硬的符咒硌得掌心生疼。

此战若败……玄石便要落入慕流虹手中。

司欢慎重地思索着,在玄石作用未曝光之前,让宗内长老向慕氏讨要玄石的可能性。

一道淡紫色的雾气如鬼魅般蹿向司欢面门,司欢一惊,左手一扬,撒出数张符纸,右手迅疾掐诀,引动灵气将紫雾击溃。

“欢欢,你在走神啊。”

慕流虹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司欢面无表情地瞟了慕流虹一眼,再次祭出一叠符纸漫天撒落,一手快速掐诀,借助符上咒文引动天地灵气缭绕周身。

“哼,你以为引来灵气护体,我的毒雾便近你不得吗?”

慕流虹一声冷笑,举掌一挥,浑厚真元化作浓郁的紫色毒雾,笼罩了整座擂台。

毒雾与司欢护体灵气一相触及,便滋滋作响,雾气与灵气伴随着怪响声一同泯灭溃散。护体灵气越来越稀薄,而毒雾的紫色却随着慕流虹不断输出的真元而愈加浓郁。

司欢暗道一声不妙,同时,手中水符捏碎,凛冽水光瞬间从司欢指间奔涌而出,在漫天毒雾间冲洗出一方干净空间。

“我的雾气早已与自身真元融为一体,只要真元不竭,雾气便永远存在。你有多少枚符咒能跟我耗?”

慕流虹一声嗤笑,正如他所言,方才被水浪化去的部分毒雾,又有新的毒雾补充了回来,司欢周遭的紫色竟又浓郁了几分。

雾气既然源源不断,那就只能釜底抽薪了。司欢打定主意,觑准机会,将最后一枚雷符射向慕流虹眉间。

“敕!”

伴着司欢掐诀一声喝令,雷符在慕流虹眼前炸开,迸射出数道粗细不一的紫雷,如龙蛇般蜿蜒钻向慕流虹识海。

“天真!”

慕流虹双目精光一闪,眉间浮现一道金色印记,感应道雷电欲袭,印记离体而出,化作半尺来长的金色飞鸟,盘旋于慕流虹头顶,一声长啸,雷符所释放出的雷电之力竟被尽数吞入飞鸟腹内!

餍足之后的飞鸟振翅清鸣了数声,化作点点金光散入虚无。

“怎会如此……”司欢一时愕然。

“欢欢,你当本公子是傻的么?你难道以为被萧青枫电过一次之后,本公子还会毫无防范,任由雷系功法相克么?”

哗啦——

漫天水浪自慕流虹头顶浇下,冲散了他周遭三尺的紫色雾气。

慕流虹被突如其来的水浪迷蒙了视线,一惊之下,连催动真元转换毒雾也断了片刻。数息之后,慕流虹回过神来时,只见司欢并指如刀,驭使着火符化成的炎刃向他胸膛刺来!

周遭雾气迅速收拢,化作紫光浓郁的数道长链,绞住了炎刃刀锋!

“瞬息之间接连用了水火两道符咒,欢欢真是好魄力,只是——”慕流虹抹了抹被水浪浸湿贴在两鬓的几缕散发,话锋一转,“你孤身一人参赛至今,身上还剩几枚符咒呢?”

司欢咬了咬牙,真元再催,而那炎刃却仍是被紫雾锁链绞住,寸进不得。

慕流虹质疑得正中司欢痛处,方才那两枚玉符用完之后,司欢身上已只剩百来张无甚大用的普通灵气符纸了。

炎刃与紫雾锁链僵持着,司欢与慕流虹两人都在猛催真元,炎刃试图灼穿雾锁,锁链也欲绞断刀锋。

然而,随着日影慢慢西移,紫光愈见浓郁,火炎却渐渐微弱了——那火炎终究只是符咒所蓄之能,非是司欢自身真元所化,无法与慕流虹的毒雾相持太久。

“哈!”慕流虹畅然一笑,五指收拢,紫雾锁链重重一绞,微弱下来的炎刃骤然碎做点点火星,溃散消逝。

慕流虹右手一扬,紫雾锁链随之如长蛇般甩动,司欢火符乍破,措不及防,被锁链重重一抽,直被打落擂台之外——

司欢,败。

完了,玄石落在慕流虹手上了。司欢保持着倒地的姿势,看着万里无云的晴空,一动不动,思索着如何才能从慕流虹手上将玄石拿回来。

早知道一开始就不惹恼慕流虹了,不就是被言语侮辱吗,之前多少年都听过来了,怎么重生回来,反而更不懂隐忍呢?

斜挂在西南方的太阳光投射下来,照得司欢一双眼睛有些酸涩,司欢微微地眯起了眼,嘴角勾起一丝自嘲的笑。

一道水汽淋漓的身影从擂台上走了下来,居高临下地看着躺在地上不见动弹的司欢。

慕流虹蹲了下来,轻声道:

“七天前,我便说过,若你我在擂台对上,我会教你什么才是符合自身身份的态度。既然你真拼尽全力站到我面前了,我也只好履行当日承诺。此时此刻,你有何想法,欢欢?”

司欢嘴角忽然漾开一抹柔和的笑。

“我认输。”

慕流虹一愣,不知司欢此举何意。

却见司欢抬起了一只手,示意慕流虹将自己拉起来。慕流虹不明所以,眼看着如此莹润秀气的纤手伸在眼前,竟鬼使神差般地将自己的手探了过去,顺势将司欢从地上拉了起来。

“多谢慕公子。”司欢微微一笑,谢道。

慕流虹方才之言,旨在羞辱司欢,以报前些天被其言语讥讽之仇。却完全没想到,司欢竟完全不以为意,反而还笑颜相对。

“前几天是司欢失礼,冒犯了慕公子。”司欢站起来后,拂了拂身上尘埃,含笑行了一礼,“如今司欢已然清醒,认清了自身身份,愿竭诚向慕公子致歉。待今晚晚宴之后,司欢欲邀慕公子一谈,不知可否赏脸?”

不然不知司欢为何态度骤,但这种低眉垂眸的温顺模样,还是看得慕流虹十分舒爽。

“相邀夜谈是么?本公子准了。”

慕流虹眉飞色舞,满口应下。

“多谢慕公子成全,那司欢先行告退。晚宴之后,北苑竹林下,司欢静等慕公子赴约。”司欢再次一礼,含着温柔的笑意告辞而去。

直至完全走出了大校场外,司欢的脸色才冷了下来。

昔日没能忍的,今日不得不以十倍的力气去忍。

可说到底还是自己的实力太弱,若是能一口气冲到第五名,凭自身实力拿下玄石,又何必如此忍气吞声,面对慕流虹的羞辱还低眉顺眼笑脸以对。

司欢握紧了拳头,内心不断地回忆着前世那些更为凄惨的记忆,以此来宽慰自己……不就是对慕流虹低声下气吗,这算什么,与玄石相比,这什么都不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家教]复仇者日记之1 号(4)

    仲一伯仁身边的特警问道:“老大,这小子是谁啊?太狠了,敢拿飞机撞基地!真不是一般炮啊!”仲一伯仁看了他一眼说道:“别贫了,他是未来的1号!”旁边的特警瞪着眼睛说道:“我擦!”说完对着身后的特警继续说道:“快点,把小1号抬走。注意点,他身上有多处骨折!”当尚哲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一间病房里。这里说是病

  • 无边大地在线阅读第5节

    吃完饭后,萧靖在宦官们见鬼的眼神中,要了针线,还想要几条穷人才穿的“裈”。当然,宦官们可不敢把穷鬼穿过的二手货给大王。御府令(掌管皇帝服饰织造与保管的官员)带着四五个心思灵巧的绣娘跪在阶下,盘算着现场给大王缝衣服。裈,即套在两条腿上的东西,类似于套裤,没有裤.裆。说它是开裆裤还不如,大概就是把今天的

  • 我妹做直播养我黑暗世界

    豪华的别墅犹如被人刷了一层新漆,漆的颜色是地狱一般的鲜红!阿海不叫阿海,他的本名叫做原不同,这是一个很奇怪的名字,所以很少有人知道他的本名,就连与他相处近十多年;非常信任他的华太北也不知道。当他将华太北送到安全的地方之后,重新踏入别墅之时,已经过去了半个多小时,半个多小时的时间让冷玉早已经杀完人从容

  • 洪荒之一拳蚂蚁第二章在线阅读

    飞机头等舱内,酥酥刚坐下,就眼见的看到影帝坐在她的斜对面,嘴角还带着笑容,她实在是看不懂究竟是什么能够让一个人笑那么久。美丽的空姐声音响起,提醒乘客关掉通讯设备,她刚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就接到沙冰的电话,“喂你……”“酥饼,你出名了!”“啥?”酥酥下意识是想到她的明星道路,可是她不过就拍个小广告怎么就

  • 娇妻太甜:叶少追妻套路深!在线阅读第四节

    缪祺兰以推说身体不舒服为由,退席回房间了,出客厅门的时候还隐隐听到里面的对话。“你又来了。祺兰这孩子喜欢钻牛角尖又不是一天两天了,你还这么说她。”这是来自母亲大人的责备。“我也是想提醒她么,转移一下注意力嘛。”只不过没成功。这是父亲大人的叫屈声。“而且这也是事实啊,祺兰是靠着祺风进麦伦的,如果因为成

  • 超能管理局第四章

    洛诗和小玫悄悄地进去,爹娘已经回来了!他们今天去拜访一位好友,据说是刚从边塞回来的!所以洛诗才想今天穿越回去。不然自己还真有点舍不得。“洛诗!”还是被发现了,爹的声音听起来很生气。“爹,娘!你们回来啦!”洛诗有点心虚。“诗诗,你怎么穿着男子的衣服,你干嘛去了?”娘在旁边说。“娘,我就出去玩了一下。”

  • 重生之沸腾在线阅读第10章

    第二天一早,陈爸陈妈就出去挖马路了,地里的活已经在之前抢着干的差不多了。葵葵起床和美心一起出去打了猪草回来煮上,又煮好了饭给陈爸陈妈送去,回来的时候茂学已经睡醒了,呆愣的坐在门槛上。葵葵招呼孩子吃了早饭,就拿出数学辅导书开始教美心,美心学得很快,茂学也在旁边听着,一上午下来,美心已经基本掌握了一些简

  • 小狼狗饲养手册(重生)在线阅读第二章

    “我可没你那么有钱,所以还是坐在角落里比较舒坦。”叶玄靠在沙发上,露出慵懒的笑容。这林超峰还是那么心机,不过这小心机终究上不了台面,在坐的同学谁人看不出?不过是枉做小人罢了。“哈哈哈,叶玄你怎么说也是我们的班长啊,怎么能坐这角落里?走走走,我们去中心位置坐……”林超峰走了过来,热情无比地邀请。叶玄讥

  • 超控[星际]第三章在线阅读

    苏千璃吓得一哆嗦,转身去看。一个黑色的人影在她那些破碎的药坛上挣扎着。“哎……哎呦,疼死我了”,呸!姚非择吐出嘴巴里的药草,挣扎着站起来。这是什么东西!疼死了,嘶~“嗯?”姚非择眨眨眼,扶腰的动作停止了。看着现在不远处神情有些呆愣的小女尼。唉~为什么这种事情还要被人撞见。姚非择耳根一下子红了起来。抹

  • 全世界都以为我们是真的[签证]之第六章(6)

    东方彧卿慢慢的朝花千骨走来。东方彧卿一直走可是走了几步却发现花千骨一直看着他而且是连眼睛都不在眨的那种看法。直到东方彧卿来到了花千骨的面前,并且把手放这了花千骨的脸前,后再轻轻地摇了摇手。花千骨才像如梦初醒的那般回过神来。花千骨缓过神来了第一件事就是“东方你干嘛啊!东方你刚才干嘛那你的手来放在我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