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江湖情仇 > 正文

影视脑洞大开在线阅读第5章

2022/6/24 13:55:19 作者:依条小水坑儿zxy 来源:晋江文学城
影视脑洞大开
影视脑洞大开
作者:依条小水坑儿zxy来源:晋江文学城
脑洞

约莫有小半个时辰,归风镇一半以上已经变成了焦土废墟,残忍的场面就像是无边地狱,让人毛骨悚然。

只是邪灵军团的推进也没有刚开始那么顺利了,镇子上存活的武修们开始了殊死抵抗,虽然他们都知道可能难逃一死,但却也绝不想让这些恶鬼们好过。

而此刻,镇子西边的一处偏僻之地,杀戮还未蔓延至此,在一个不起眼的小院落的房间里,四个人正商量着什么。

“大哥,走不掉了,这阵法太过于厉害了,我们根本就破不开,怎么办?”靠近房门的桌子边上坐着的矮个子望向坐在对面的人低声说到,听得出来,此时此刻他有些慌张。

“兄弟们,这肯定不是冲着我们来的,不过到底这镇子上有什么了不得的东西能引来如此强大的人?”矮个子对面的人眉头紧锁,脸上微微有些发僵,他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那怎么办啊大哥?为了安全起见,我们这次便衣潜行,怎么还会碰上这种事?”矮个子明显性子急躁,说着说着就有些激动。

“老四,你先别着急,咱们先想个办法,保住东西要紧。”矮个子右手边的那人开口了,说着也看向了他们的老大。

“兄弟们,看这架势我们这次栽了,不过主上等了千年,费尽周章才找到了这东西,如果在我们手上出了问题,那我们可就是千古罪人。”他们称为大哥的人看了一眼众位兄弟,目光却落在了一直没有说话的那人身上:“老二,你怎么说?”

“大哥,布阵吧,用禁魔锁灵阵封住那东西,以主上的神通,必定能感应到,到时候让主上亲自破掉禁制来取就好了。”被称为老二的人开口,声音哑涩难听,但其他几人却没有表现出丝毫不适。

“二哥,可主上若能感应到,想必也有人能感应到,等到外面的事结束,锁困这方天地的阵法撤去,肯定会八方云动,到时候怕是难免……”老二对面的那人略带迟疑地说。

“那就彻底封死,看主上的造化吧,昨天我们已经给他发过消息,想必主上已知晓我们在此,这里出了这么大的事,他肯定会第一时间赶来细细寻找,要找到也不算难事。”他们的老大接口道。

“那我们呢?”那老四又问。

“兄弟们,我们看样子是无法全身而退了,与其等着别人来杀,倒不如我们主动杀出去,老二,你赶快布阵,然后我们兄弟四人一起上路!”那老大猛地站起来说,屋子里灯光为之一暗。

“好!拼了吧!”其他几人都起身附和,神色逐渐决绝。

杀戮还在蔓延,到此时归风镇约有九成的地方化作修罗炼狱,惨不忍睹。

此时此刻,在镇子数里之外的一座山上,一个老道正目不转睛地注视着笼罩整个镇子的大阵,他正是刚才在留仙阁中大快朵颐的道士。

突然,他旁边的虚空一阵抖动,然后如水波般荡起涟漪,继而,一个老僧人突兀地出现在那里。

额……那个僧人,长相的确不敢恭维,塌鼻子,满脸痘,弯腰驼背,一脸苦相,一脸病相,两个眼窝深陷,一双眼睛毫无光泽,却也来看那座法阵。

“你说,我们见死不救,真的对吗?”那老道丝毫没有在意突然出现的这个怪僧人,反而如是问道,目光并没有离开他正在注视的地方。

“善哉我佛!”那僧人宣了一句佛号,不紧不慢地说:“此事总要有些缘由以求终始,既想得果,必先种因,你我虽悲悯不忍,却也不敢有丝毫作为。”

“唉……生生死死,死死生生,都已注定,早已注定!”那道人似乎也有些无奈,终于不在看那法阵,抬头望向了天。

良久,二人无话。

……

“罢了,道友,结束了,我们去吧”那僧人突然说到,原来杀戮已经结束,大阵刚刚撤去。

“无量道尊……虽然必有开端,但如此之事,到底许久不曾见到,竟让我道心悸动,无量道尊!”那道人并未接老僧人的话,而是开口感慨。

“善哉我佛!”老僧人也跟着宣了句佛号。

二人迈步而动,仅仅半步便已经跨进了镇子,眼前的惨烈景象二人并未过多关注,他们倒是把眼光集中向废墟的一角,那里正是兰建勋的家!

残垣断壁掩盖着兰建勋半边身子,他的妻子倒在不远处,快被劈成两半的身子裸露着,雪白的肌肤沾染着血泥,在这恐怖残破的地方格外刺目,而在她尸身不远处,刚刚才出生的兰风平躺着,他可能是这镇子上唯一一个能留得全尸的人,只是他还那么小,让人垂怜。

“善哉我佛!”那老僧人又宣了一句佛号,便开始在虚空中不断勾画,而他的旁边,那道人什么也没说,做着同样的事。

随着他们的刻画,虚空开始沸腾,然后蹦出一个又一个奇怪的符号,并且不断没入小兰风的尸体内。

随着这些符号越来越多,兰风的尸体也开始漂浮,离地约三尺高,然后发出淡淡的白光。

而与此同时,四面八方,开始有一滴又一滴的精血浮现,伴随这些精血,还有先天精气凝聚,它们也都逐渐汇聚到兰风体内。

一盏茶的功夫倏忽而过,那老僧和老道二人早已停手,原本漂浮在虚空中的兰风也被老道士抱入怀中,细看时,他竟然在轻轻地呼吸!

“走吧,该四方云动了!”老僧人缓缓说着,语气温和。

“等等!此间还有一桩造化,送给风儿做礼物吧。”那老道人却说。

“这……也好,如此劫难,也该他先付出点利息,这恶人我来做吧!”老僧人接口道,说着随手一招,将一颗泛着幽幽绿光的珠子招到手里。

如果刚才的那四兄弟还在,他们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冲上去跟这二人拼命,因为这是他们拿生命才保住的东西,只可惜实力差距悬殊,他们布下的阵法禁制被老僧人轻易就破开了,而现在他们早已死去,这无主之物便归了老僧人所有。

“走吧!”那道士说着,一步迈开,原地只剩一个虚影慢慢暗淡。

老僧人紧随他而去,两人武力之高深,让人惊为天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重生后死对头看上我了气海

    按照蓝皮小册的描述,气海乃是丹田一点,其位置因人而异,其大小无法衡量,若把丹田视作指头大小的范围,将其分作一百份不觉稀疏,而分作一万份亦不显拥挤。当元气在体内运转一周,元气便会与修行者进行同化,而同化后的元气,便能在冥冥中准确感应到气海的所在。若想开辟气海,只需将元气化针,在冥冥中随心一击,便可破开

  • 武侠之开局获得风神腿在线阅读第3节

    王充义轻轻的抚去陈映雪脸颊的泪水,“我不放心你,听闻陈伯伯在驿站养伤,原以为你定会前去看望,等了数日,均不见你。一时情急,才来将军府,不想是这幅模样见你。”陈映雪漠然的停止哭泣,心想,一定要断了他的念想,否则,早晚会害了他。想到此,狠下心来,冷冷的说道“充义哥,你我注定有缘无分,不要再来找我。戚将军

  • 无敌小河神第三章在线阅读

    月葵看着吴尘的侧脸,还是心有余悸:“你说得倒是简单!你那么厉害,在这里当然能生存,我不了解这个星球的文化,这里这么恐怖,怎么活得下去?”“恐怖吗?”吴尘差点笑喷。这里到底恐不恐怖,他吴尘可是十分了解的!毕竟是这里土生土长的人,虽是重生两次,有三世经验。原则上来说,灵魂不属于这里。但好歹居住了十八年,

  • 罪域之花回归

    董家,近日来董家主将答应城主的玉石上交后,受到城主的赞赏不说还得到了许多的好处,城主也答应将董家向今朝宰相推荐并帮助他们能够尽快的垄断宫廷玉石的供应这条发财的线路,当然董家主也给城主许诺了诸多好处,没有好处的事谁又会卖力的帮你呢,这个道理城主与董家主两人是懂得没法在懂了。【3G书城】不过进来也是奇怪

  • 枪神第五章在线阅读

    西北角处的抖动没持续多久,就停了下来,看来是阴兵抓住了僵尸。姜文与天雷道长静静的等候着,不一会姜文便看到从小树林里出来一具穿着清朝官服的尸体,在离地面几十公分处朝他们凌空滑行着,尸体滑行到天雷道长面前停了下来,然后重重的落在地下。姜文探头过去一看,这僵尸竟然不是传言中皱皱巴巴的干尸,而是像活人一般,

  • 火影异界传之第三章(3)

    第3章又过了几天,季唯总算适应了这个时代,花了一两银子,才将出摊所需要的各种东西都准备齐全。一大早天还没亮,季唯就起床了。在季唯命令下,不得不从地上搬到床上的柳意绵,被他的动作惊醒,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爬起来抓着被子茫然道:“夫主,怎么了?”季唯衣服穿了一半,转过头盯着柳意绵,把他看的脸红气短,才慢

  • 身为邪神的我加了个反派公会第七章在线阅读

    又跑了半圈儿,谭茜见时蕊实在坚持不住了,她眯着眼睛往雷京那边瞅了瞅,突然一咬牙,有了主意。“我看雷京压根儿没往这边看,要不咱们就跑慢一点儿,跑完这圈儿就过去说跑完了。”时蕊没干过这样的事情,连连摆手:“不行不行,被发现会死得更惨。”“怎么不行?就这么办。”童佳佳拉住她另一边胳膊,两个人拖着她跑,直接

  • 向往的生活之超级大明星在线阅读第七节

    夜川本来压根就没想带着一只牛头满天下的找罗喉。指使他去帮忙找东西……那是因为他蠢!不用白不用!但是这只牛头实在是太蠢了!蠢到……夜川觉得,要是不送去罗喉身边的话,分分钟就得被人骗上案板不解释。虚蟜的长相太扎眼,让他们不得不避开有人的地方,起先这只牛头还会自告奋勇的去人群居住的地方打听武君的消息,夜川

  • 琴剑烟雨清平梦在线阅读第八节

    奋斗,努力,不管在那里都是需要的。杨飞扬到凤霞门已经快四个月了,确实也够安分的了,除了每天的修炼,几乎很少外出走动,只有最近为了打听如何获得灵石和丹药才出去逛了逛!也暂时没想到什么好办法去得到丹药和灵石。自己不可能去帮炼丹堂采药去换吧!也不可能到矿洞里采矿吧!那些都是他们堂口的杂务弟子做的,自己都不

  • 明日方舟:龙门守墓人第7章在线阅读

    翌日,祁南坐在驾驶位上,看着戴着厚厚的黑色口罩出现在车边的两人。“你们两个……这是商量好的造型吗?”祁南疑惑的问了一句。贺景殊戴口罩可以理解,毕竟当红流量。可是向泽是怎么回事?下一秒,向泽就用一个响亮的喷嚏解答了他的疑问。“可能是昨天等那傻逼的时候着凉了,戴个口罩费事传染我哥。”向泽戴着口罩,瓮声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