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穿今越古为他伤给老子滚 (砰砰砰 求收藏)

2022/6/24 14:45:20 作者:几何孤森 来源:17K小说网
穿今越古为他伤
穿今越古为他伤
作者:几何孤森来源:17K小说网
一个生活在清朝的美丽少女,一次偶然的机会,让她来到了现代,她什么也不会,什么也不懂。偏偏还遇到一个腹黑可恶的男生,在大街上把自己拉走也就算了,居然还让自己做他的私人女仆。只因为,他们家族是占卜世家,可以帮助她回到清朝,她以为她只是她的女仆,却不知道,他第一眼见到她时,便情定于此。人皮面具,恐怖铃声,嗜血的医生,变态的画家,一切恐怖的事物却在两人欢笑趣味的气氛中化为粉色泡泡。而在一天天相处中,她对他也有了莫名的情愫产生……而面对又一次轮回考验,她到底该何去何从……第一次写文,处女作便献给了恐怖,希

平时青雉山的弟子都是差不多的作息规律,上午外出执行任务,下午在门派修整药田,除草,灌溉。

大多数是这么一个情况,唯有一个例外那就是罗虹,不过现在事情被撞破,就算是做做样子,罗虹也不敢在闲着了。

况且灵芝这种东西,生长周期还是蛮长的,大概两到三年的时间能长到巴掌大小,基本算是合格了,再往后便是熬年份。

就算是有青雉山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再加上阵法加持,想要把灵芝的年份提到百年以上,也至少要十年左右的时间。

而就当前市面上销售的灵芝,百年年份的也就堪堪达到入门级别而已。

到了自己的药田前面,撸胳膊挽袖子,眼看就要开干,挥手从储物镯里取出一包白色的颗粒,能有米粒大小,这是种植灵芝独有的肥料。

虽说没有亲自施过肥,但长期待在青雉山,耳濡目染之下,自然是都懂的一些。

抓出一把白色颗粒,放在刚刚发芽的灵芝上边,手掌微微用力,催发出一道绿色的灵气。

那白色颗粒一碰到灵气,就好像雪花碰到了阳光,转瞬间融化成一堆液体,慢慢的渗透进灵芝下面的土地,整个过程在一分钟左右。

望着这一望无际的药田,罗某人已是萌生退意。

“这一片药田,少说得有个万把株灵芝,这得弄到猴年马月去。”

不过老话说嘛,眼是懒蛋,手是好汉。

懒散不代表懒惰,更何况罗虹的前世本就是一个农村娃,骨子里带有那种农村泥腿子特有执拗。

尽管看起来遥遥无期,但他还是坚持了下来,一整个下午,紧赶慢赶,弄了将近三百多株灵芝,这一刻,他对修为有了前所未有的渴望。

自从知道这是个没有战争的世界,其实罗虹对修为的提升,一直是抱着可有可无的想法,因为没有战斗,你的修为基本算是无用武之地。

最多也就是延长寿命,活的时间长一些,而他现在勉强达到了聚灵境,已经拥有将近二百岁的寿元,可以说是足够用了。

可现在幡然醒悟,不知道算不算晚。

为什么像青雉山这样的仙家门派,只收有灵根的弟子,若论干活的勤快性,估计随便从菜市场拎出来个大妈,战斗力都是他们的几倍往上。

但是有一点限制了他们,那就是药材的培育,大多数都需要修为的辅助,没有灵根,你连最基础的施肥都做不好。

而且为什么白九可以算是青雉山,除青雉老祖以外腰包最鼓的人?

因为他的修为高啊。

御空境的白九像这种常规性的施肥,一次最少五到十株,那速度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所以他自然有大把的时间,去山上执行任务,捞外快。

而苦逼的罗虹却只能为自己之前的偷懒所赎罪。

正所谓一饮一啄,自有天定,太真实了。

傍晚七点左右,天已经摸黑了,看着完成度不足十分之一的工程量,罗虹流下了心酸的泪水。

把剩余的白色颗粒装回储物镯,摸摸衣服口袋里仅剩的三枚铜板,罗某人再度燃起了对生活的的希望,并且在心底默默的告诫自己。

“一定要挺住,好歹还有三个铜板对你不离不弃呢,不把他们花掉,才是对他们最大的侮辱。”

“对..就是这样。”

罗某人再度坚定了自己意志,准备先混个饱饭再说。

回到自己的住处,将衣服鞋子脱下来泡在水里,又换上一身新衣服,摸摸口袋里的三个铜板,昂首挺胸的朝着宿舍后院走去。

远远就看到几个人零星的蹲坐在地上,显然是他来的时间有些晚了,大部分人都吃完回去了。

把三个铜板放到案板上,这回罗虹学乖了,一声都不吭,乖乖的等待打饭。

等到青雉老祖把饭盆送到他的手里,方才松了一口气。

“还好还好,这次没有受到特殊关照。”

可他不说话不代表别人也不说话啊,旁边还有别的吃饭的呢。

“哟...这不是罗虹师弟么,怎么这么晚吃饭,这可不像你的风格啊!”

“嗬...王师兄你不说我还没注意,今天太阳可是打西边出来了,平时论吃饭罗虹师弟可是积极的很。”

“都别扯淡了,你们是不知道,今天太阳还真是打西边出来了,我今天路过药田的时候,你们猜怎么着?”

旁边的几个人纷纷露出好奇不已的表情,其实个个心里跟明镜似的。

“今天我路过药田的时候,竟然看见某位师弟在给灵芝施肥,你们说这算不算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哦.......”

“不知这某位师弟是啊那位啊!”

这边几个人聊得正热闹,罗虹却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老话说,人要脸树要皮,可罗虹偏偏是个异类,被这些师兄师弟们调侃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早就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了。

青雉老祖也是个为老不尊的主,赶紧在一旁拾茬。

“来.来.来.给为师说说,你们说的是哪位啊!”

“嗨,还能是那位啊!自然是罗师弟了,他可是完美继承了您的衣钵,我看未来是大有作为那。”

青雉老祖气的脸都绿了。

“都给老子滚,你们这几个王八蛋,一点都不懂尊师重道。”

几人把手里的饭盆一丢,一阵哈哈大笑落荒而逃。

青雉老祖拿眼一打量,现场只剩下罗某人,正风卷残云往嘴里扒拉着饭菜,同时心里默默地祈求者。

“再给我一点点时间。”

遗憾的是他的祈祷并没有任何卵用,顷刻间,一个声音宛若惊雷在耳边炸响。

“你也给老子滚。”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个性是使人操心[综]在线阅读第八节

    等到其他老师都去上课了,顾余辰才抱着陆杨使用他作为高考机制的能力——闪现。陆杨一醒来就发现自己已经睡在了自己的床上,厨房里面阵阵飘香。“顾余辰,我怎么回来了?”陆杨喊了声,“我晚上还有课呢。”顾余辰:“你是金刚?不用吃饭的?”陆杨:“我在学校吃啊。”顾余辰对着锅翻了个白眼,心说:你们学校饭堂吃的也是

  • 异界召唤人杰之第九章(9)

    早上六点,生物钟准时叫醒了中原中也。她睁开还带着睡意的双眼,掀开被子起身去卫生间洗漱。刷牙洗脸,把赭色长发梳好扎起。钴蓝色双眸一片清明的她走出卫生间,打开内侧镶嵌着等身长镜的衣柜门,开始换衣服。中原中也的衣柜里大部分是各种各样的机车服和夹克衫,还有不少一模一样的西装三件套。除此之外,就是少的可怜的裙

  • 寻遍世界补漏洞之超级英雄失踪

    威尔又一次在早晨敲响了塞廖尔家的大门,他的神情有些担忧,敲门声快又急。就算昨晚的电话中塞廖尔再怎么说明他在纽约的世交叔叔有多厉害,威尔仍旧有些不放心。他敲门的动作不停,唇角紧抿——这一次被汉尼拔抓走的可不是普通人。很快就有人来开门,威尔皱着眉看着面前陌生的英俊青年,忍不住看了看四周确认了一下,厉声问

  • 对你宣布心动第七章在线阅读

    杨峰站在一旁,望着一旁的若风,不禁望而生畏,这根本不是一个人,这是怪物!随便给谁,看到若风也都会产生这个心里的。“好了,到此为止吧!”此时,场外不知何时又出现了一个人。是李林,他是什么时候来的?景皓被旁边突然出现的这个中年男子吓了一跳,立马跳的老远。“李叔叔,你来了。”若风向着李林问好。“啊,那么快

  • 只是对你认了真在线阅读第7节

    打定主意,路誉决定先旁观一会,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而且路誉不想不清不楚的做了炮灰。艾英雄也是一个精明的胖子,虽然这次回去看来实力提升不小,也没有狂妄自大的去大擂台上去接首擂。经过短时间的嘈杂的议论声潮过后,很快有胆子大的学员上台去做那块试金石,当然教场最前方的十胜擂台还没有人上去。因为只有完成了五

  • 债主大人别惹我(完)在线阅读第四章

    墨雅确实忽视了一个东西,一个在墨雅知道后哭笑不得的消息,安妮竟然暗恋乔。没有比这更加让人无奈的消息了,墨雅听到的那一刻仿佛一阵惊雷砸入了心脏,这个关于暗恋的故事简直悲伤的不能再悲惨了,两个相互暗恋的人竟然会在前世同样落入孤寂一生的命运,是上帝错了吗?事实是虽然乔的品味不同于常人,行事也异常高调,或许

  • 火星情报局之天娱之王在线阅读第2章

    由于赵灵儿在炼丹上过人的天赋,因此大战之后她被北燕药尊麾下第一仙皇涂玉薇收为弟子,按道理她的修为应该就像那芝麻开花般,然而奇怪的是拜师之后的1000年时光里面,赵灵儿不光没有任何进步,修为还降到了仙者的境界。这让她的老师涂玉薇颜面扫地,几乎成了仙族耻辱。一怒之下将赵灵儿逐出师门。赵灵儿一时间成了仙族

  • 慕龙诀第六章

    是日,阴天。为了方便栩堂安写作业,将屋里的灯打开了,我还是比较喜欢蜡烛燃烧时的昏暗,就像人的一生,发出的光亮不是最亮的,但却能够真实地看见它完整地燃烧殆尽的过程,电灯就不可以了,即使坏掉了,我们也无法看见。我躺在廊下抽了一会烟,朝在屋里写作业的栩堂安喊道,“你的作业写完了没有?”他在作业本上写下最后

  • 霸道老公宠入骨第五章在线阅读

    第四章“音乐美食之旅”拍摄结束后,纪了迎来这一年第一个长假期。她在家里憋了三天,第四天下午被罗艺一通电话叫起来。陈陈敲门时她刚从床上爬起来,整个人恹恹的,把陈陈吓了一跳,“了了,你脸色怎么这么差,吃饭了吗?”“吃得饱饱的,可能昨晚睡太晚了。”纪了光脚,左脚踩着右脚背,随便搪塞过去。等罗艺上来,见她第

  • 开局就是大艺术家在线阅读第1章

    对了,风筝不更了,天地良心,我终于发现自己不适合写那种文,至少现在是,嗯。寒假可能会抽时间在这写几篇杂文,以后只更这个了,而且是那种学校布置的作业,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