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言情 > 正文

沉沦在线阅读第三节

2022/6/24 15:11:31 作者:胡壹淳 来源:晋江文学城
沉沦
沉沦
作者:胡壹淳来源:晋江文学城
她为抓他编织各种谎言,他为报复她让其身陷囹圄,一个混迹江湖的苏二少,一个卧底女护士,制服魅力不是错,就看谁先被攻破。

桃溪谷。

谷名桃溪,夹溪遍植桃树。四面的山峰环住了满谷的清凉,更衬得山下炎热难耐。黄尘滚滚的大路边,一面杏黄色的酒旗悬在一根高杆上,迎风招展。酒旗下自然是酒家。屋里的桌子都已被占据。坐在门边的汉子一手端着一只酒碗,一手掏出块青丝帕擦了擦汗,脸上的刀疤也被晒得发红,油腻腻泛着光。其他几个汉子扯开衣襟露出了钢铁般的胸膛,眼睛却时不时地向尘土飞扬的路上瞄去。只有身量最高、年纪最轻的一个少年坐在屋外靠近大路的位子上,望着天上的浮云。洁净的桌上虽有酒菜却丝毫未动,酒壶旁则有一把重剑平放桌上,剑鞘上七颗宝石熠熠生辉。

夏末的骄阳流火般炙烤在裸露的土地上,碎石子也如同火炉里捞出来般烫脚。风吹在远方山谷的木叶上簌簌作响,枝叶间偶有蝉声,却被一声马嘶打断。一个背负阔面长刀的黑衣人,不等胯下骏马停稳便滚鞍下马,拜倒在高个少年面前,急急道:“禀告储君,来人全部做镖师打扮,雅公主一直没有露面,应该是在镖车里面。这次随行的只有二十人,但均是内外兼修的一流高手,其中更有李贲将军座下第一横练高手。他们现在十里之外,请储君早作打算。”

项重华点点头,正要起身发令,拿着青丝手帕的大汉却忽然抓住他按在剑身上的手,低声道:“请储君等等。”

项重华不禁蹙眉道:“有什么事情不能一会儿再说?若再不准备,等到他们进入山谷可就不好动手了。”

大汉拱手道:“储君稍安勿躁,这桃溪谷虽地势曲折幽谧,但要劫走雅公主还是不难的。”

项重华不耐烦地一摆手,道:“有话快说,再磨磨蹭蹭就给我回去。”

赵毅迅速地扫视左右一眼,把项重华拉到一旁低声道:“属下总觉得不对劲。息雅公还愿即使要保密,也大可扮作寻常贵族。鬼鬼祟祟地躲在镖车里面,岂不是堕了堂堂公主的尊荣?”

项重华略微一顿,随即道:“但能劳驾雍国猛将护驾的人绝非而而。”

赵毅蹙眉道:“所以属下才更加觉得蹊跷。还有储君说的那个秦柔,整个都城没有一个人能说出她的来历,只是听说她常去杨克的老爹家帮忙收集蜂蜜。” 项重华道:“你的意思是说,这其中有人捣鬼?”

赵毅道:“属下只是觉得有些不安,但也毫无证据。也许,能够找到那个秦柔便可以真相大白。”顿了顿试探道:“储君能否暂缓这次行动?杨克的老家离此不远,属下去找找,也许会有什么发现。”

项重华冷冷道:“就算有什么发现又如何?你觉得我可能抛下息雅苟且偷生吗?我知道这次行动之后,莫说是太子之位,可能就连雍国也休想再回。所以无论你们离开也好,另寻明主也罢,我项重华绝不阻拦。”

赵毅跪下道:“储君对我等恩重如山,我等怎能忘恩负义?我赵毅虽贫贱,但珍重的也是项重华这个好儿郎,而非华储君。即使您要流亡域外,我等也会誓死跟随。属下只是,只是想先找出那个女子问个明白。请储君放心,只要半个时辰不到,属下便可到……”

酒馆忽然起了一阵骚动。赵毅回头,恰好看见一个骑马的蓝衣女子出现在大路上。项重扶起赵毅,往他背上一拍,笑道:“赵大哥莫怪重华太心切,既然秦柔自己送上门来,我们便捉住她问个水落石出再行动。”说话间,随行的侍卫已纷纷抽刀在手,四面围将上去。秦柔却恍然无视般地一路奔来,直到两柄长矛交叉堵在马前,才一勒缰绳稳稳停住。

项重华排众而出,望着秦柔冷笑道:“没想到秦姑娘不但侠肝义胆,还善解人意,知道我们为了找你而茶饭不思便从天而降,重华实在感激不尽。”

秦柔徐徐环视了一周,看着项重华道:“听闻储君向来喜与市井豪侠结交,身边总是围绕着不少的奇人异士,今日怎么少了一个人?”

项重华还没开口,身后的林山已经破口大骂道:“贼婆娘,早就听说你和杨老爹交往甚密,我看来你定然是没安好心。你说,小檀是不是被你害死的,杨克兄弟是不是也被你灭口了?”

赵毅拦在林山面前,恭恭敬敬地道:“姑娘莫怪。不瞒姑娘,我们确实为了找你大费心机,而姑娘所说的那位缺席的弟兄也恰好在今天消失不见了。我们几个弟兄虽非亲生手足,但早就是刎颈之交。有人想害我们的兄弟,我等自然不会善罢甘休。不知秦姑娘对此有何解释?”

秦柔叹了口气道:“你们的事情我可搞不清楚。我只知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你们若是想要保命的话,便赶紧从这里撤走吧。”

林山怒目戟指,向秦柔道:“这么不要脸的话都说了,还有什么好解释的!我看这女人一定是细作,兄弟们一起上去把她劈了好为小檀和杨兄弟报仇。”

赵毅忙拉住林山,劝解道:“你看你,人家姑娘还什么也没说你急眼干什么?”转头向秦柔道:“我相信姑娘既然敢只身前来,定未做亏心事。不如请秦姑娘为我们揭开疑惑,大家化干戈为玉帛岂不很好?”

项重华缓缓从剑鞘里拔出剑,晶莹剔透的剑身在灼热的阳光下散发出森寒的杀气。

赵毅挡在秦柔的马前,急急道:“储君请三思而行!”

项重华的眼却没有看向秦柔,而是注视着大路上腾飞的尘土。尘路的尽头出现了一顶飞扬的镖旗,健马长嘶处,几十个劲装大汉拥着一辆马车绝尘而来。

项重华的嘴角扬起冷笑,道:“只身一人来或许是问心无愧,但也可能只是探路打头阵而已。”

秦柔抽出一把剑,冷冷道:“现在你们恐怕想走也来不及了。”

项重华冷笑道:“我项重华要走谁能拦我?不过我就算走也要带着我心爱的女人一起走。我不喜欢欺负女人,识相的话就给我滚开!”

秦柔的脸上涌起愤怒的红晕,双腿一夹,坐骑带着一蓬剑光向项重华直直冲过去,嘴中冷冷道:“我偏不让你过去!”

项重华的身体向后飞跃而起,瞬间已经接了秦柔十剑。项重华自幼便好武恶文,十二岁时便独立赤手搏杀猛虎,十四岁则一举击败雍宫三大剑术高手扬名列国。自他三岁习剑以来莫说战败,连苦战都几乎未曾经历,如今却在一个无名少女的剑下狼狈地左右支拙、屡入险境,实在是匪夷所思。赵毅首先回过神来,拔刀高呼道:“还愣着干甚,大家一起上,先救储君!”说着大刀一挥。

秦柔不慌不忙地往后仰倒在马背上,长剑一撩便轻松地拨开了赵毅的刀刃,赵毅虎口一疼,手中大刀竟失去了方向,狠狠地砍在了一个正准备刺马腹的大汉剑上,两人兵器同时脱手落地。

项重华咬着牙又拆了近百招,呼吸已经开始急促。秦柔的脸色也已经红透,显然也有些疲倦。车辙碾压的“隆隆”声从背后传来,燥热的尘土弥漫成一片黄雾,笼罩着已近在眼前的护镖队伍。

项重华猛然一声暴喝,高声吩咐道:“我来拦住这个疯婆娘,你们立即动手!”言未毕便揉身而上,重剑舞成一团素练,朝秦柔厮杀过去。秦柔一声惊呼,想要阻拦却也无法一时间拦下所有人。

息雅的护送人马已接近众人,镖头打扮的男人回头便见到一众人马马蜂般轰然而上。

秦柔通红的脸色瞬间变得雪白,灵巧的剑术也一时失了方寸。项重华趁机加紧进攻,将她拦得风雨不透。兵刃相接声和惨叫声次第响起。秦柔正要挡开项重华刺向马腹的攻击,不料项重华刺向马腹是虚,一个转腕,重剑已狠狠撩向她的肩膀。秦柔就地转到马背的另一侧,只听坐骑一声惨叫,身子也跟着重重下掉。原来项重华竟然接连变招,砍断了马颈。秦柔肩膀被剑背重重一击,跌倒在地上,还未爬起,项重华的重剑已经架在了脖子上。项重华略一思索,剑背狠狠击打向她的肩井穴,秦柔软软地倒在地上,嘴中却继续着没有来得及高声喊出来的预警:“有埋伏,快撤退!”

击打声、呐喊声已经渐渐平息。项重华走向马车,林山已经满身鲜血地迎了上去高声笑道:“没想到这帮人这么好对付,储君可捡了个大便宜。”

项重华看到属下多数只是负了一些轻伤才舒了一口气,往林山肩膀一拍,笑道:“多谢。”

林山嬉笑着往中间一挡,腆着脸道:“唉唉唉,慢着慢着。要看新娘子怎么着也得给几个吉利钱才行啊。”回头振臂一呼道:“兄弟们说是不是?”

众人哈哈一笑,纷纷起哄。

项重华往鼓鼓囊囊的腰间一拍,高声笑道:“早知道你们这帮兔崽子不肯出白工。你们放心,我可是有备而来的。一大包的金叶子,不要也不行!”林山喝彩一声,让出一条路,嘴里依然不肯停。

“好了好了,再不放你过去,息大美人可要等不及了。其实金叶子银叶子完全无所谓,只要能让兄弟们瞧上一眼新娘子,再喝上一杯大美人敬的喜酒,就不枉费兄弟们一场辛苦。”

项重华心中却不禁紧张起来。与息雅不见已有一年,这一年来她到底过得如何?对自己迟至今日的行动,以及难料难测的艰难前途,她是甘之如饴,还是难以接受?垂着重帘的马车已触手可及,拉车的马儿悠闲地啃着溅着点点血星的小草。项重华的手心沁出汗水,喉结上下滚动着,终于伸出一只手,去掀厚重的门帘。一只手却忽然搭在他的手腕上。赵毅满脸担忧地道:“储君且慢,属下还是觉得不对劲。难道您不觉得这次行动过于容易了吗?”

林山跳出来指着他的鼻子骂道:“你怎么每次都在最精彩的时候搅局?刚才那个练横练的臭山羊胡子差点把你的肠子给拉出来,你居然还敢说容易?你要嫌挂彩挂得不够漂亮,老子给你几刀子好了。”

赵毅不理林山,肃然道:“息雅公主以堂堂公主之尊要求护驾,自然应该由李将军亲自陪护,可为什么始终都不见他?”

林山大声插嘴道:“那还要说,定然是那老小子眼睛不老实,人家不让他送了呗。”

赵毅无视林山,只看着项重华一字字道:“还有一件最为奇怪的事情。我们分明已经成功地劫住了马车,储君也近在眼前,可为什么雅公主连声都不吭一下?”

项重华也呆在了原地,只剩下林山一个人掐着腰大喊大叫:“还不是你这个唧唧歪歪的臭小子把人家公主吓着了!你还好意思说!”

项重华缓缓退了两步,重新抽出重剑,高声道:“大家全部退后。”

赵毅和林山均是一呆,立即明白了项重华的用意。赵毅上前一步,高声道:“还是让属下来吧,万一有暗器储君也好随机应变。”

项重华缓缓摇头道:“如果那样的话,我们当中有把握躲开的也只有我一人。”

林山急道:“这怎么行?”

项重华高声叱道:“全都给我退下!”

项重华抬起手,将重剑缓缓探向帘子,林山赵毅虽然退开,却紧紧跟在他的身后以防不测。整个天地中仿佛只余下不安的心跳声,一阵女子紧张而虚弱的呼吸声终于隐隐自车帘后传出,项重华的眼睛亮起光芒,重剑一挥,厚重的帘子被整个劈断,徐徐落下。

一个清丽如梅花般的红妆女子正怀抱着一个雕龙的锦盒紧紧贴在车壁上,双眼里充满了恐惧。

林山大大松了一口气,拍手笑道:“好漂亮的新娘子。咦?新娘子怎么还带着宝贝?这回可是人财两得了。”转头一看,赵毅却满面乌云密布,项重华则整个人呆在了原地。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赤玉蝉在线阅读第1节

    正值九月,校园里的桂花开了,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甜味。在一周同学都懒散的趴在课桌上补眠时,阮溪的腰背挺得直直的,露出白皙的脖颈,正专注地看着英语资料书。“溪啊,你看到学校论坛上的帖子了吗?”陈兰清凑了过来,弯腰用手肘撑着课桌,“上面评选校花,你以多余第二名三十票的绝对优势得了第一,校花诶!”阮溪温柔一

  • 总裁别薅我尾巴在线阅读第8节

    离魂曲拖着一堆仙女,再使用霸空流星弹技能,又一次迅速地杀掉缠人的仙女。其实,仙女的等级不高,以秋意迷心的级数,对付仙女肯定是绰绰有余。不过,她没有离魂曲的敏捷高,作为只是魔法攻击高,防御血量低的修灵来说,会自动攻击的仙女攻击有点猛,总要浪费一点药水,浪费一点时间。秋意迷心没有刻意拖怪,已经有几只仙女

  • 二货特工在线阅读第一节

    乌云盖顶,天星斗转,滚滚乌云遮蔽了如梦市上的天空,道道妖异的赤色光柱由下而上注到进乌云之内,其势瞬间翻卷!形成磅礴浩瀚的黑云漩涡!将以如梦市为中心的方圆百里尽数笼罩其下!“周逸寒!你真要彻底与我族势不两立吗?!”天空中,碧蓝之海在一妙龄女子的指尖引导下倾盆而落,乌云密布的天空中仿佛突然出现了万丈洪流

  • 起源之书在线阅读第六章

    每到晚上,彩女都会检查鸣人的身体,不要想歪了!只是检查那只九尾的状况而已,这九条尾巴的家伙,对鸣人身体影响还真不小,不过这也让鸣人的身体变的非常的强壮,怎么说呢,那恢复能力……实在是太惊人了。绝对不能让别人知道,否则谁知道他们会怎么利用鸣人,她一定会好好保护这孩子的。和鸣人住在一起的生活很平淡,却又

  • 向往的生活:最后一间姻缘庙灵殿与灵刃

    清晨,刘青早早的起了床,站在阳台上欣赏缓缓升起的太阳。其实相比日落刘青更喜欢日出,日出的橘红总能激起心底深处的那一点悸动,而日落总有一点年老迟暮,消磨意志的感觉。但日落之后就是日出,日出过后就只剩日落了。所以刘青更愿意多看一点日落美景。虽是如此,此时刘青阴郁的心情根本谈不上欣赏。只因有一座大山沉重的

  • 非典型关系在线阅读第四章

    办公室里乌央乌央围了一堆大高个,挤在一起办公室格外拥挤。陈主任喘着粗气,拿着教鞭一个个点过去,落到最中间停下来:“打架打出新招式,挺能耐啊你俩!”他刚一出校门就听见一阵吵闹,走过去一看,得,又抓到打架的,人还不少,眼睛再一瞥,那边地上还有两个人互相抱在一起,上面那个男生撑着地圈着人,要不是他及时赶到

  • 大秦帝国在线阅读第五节

    黄一天被他吼得一愣一愣的,也是奇怪了,这么理直气壮的鬼,他活这么大都没见过几个!不过细想一下,人家好像的确也没做出啥。教导主任和副校长站在门口牙齿打颤,已经快要被吓晕了。对黄一天来说这是个没啥杀伤力的鬼,但对着俩人来说,这就是名副其实的鬼!这个鬼的目光尤其仇视唐朝,在心里认定了就是唐朝刨了他的坟。唐

  • 机甲纪元第7章在线阅读

    “嘶”的一声,王昭撕开衣服,看着手臂上的伤,伤口不浅,疼痛感一阵又一阵的袭来,王昭微微皱眉。门打开了,姜萤端着东西进来,看着若无其事的王昭,她笑道:“您久等了。”拿起白布,姜萤轻声道:“可能会有点疼,您要忍一下。”说着她将伤口周围的血渍擦拭干净,再将金疮药小心翼翼的倒在伤口上,并对着伤口轻轻地吹气。

  • 异世帝国在线阅读大干一场

    赵昭觉得自己在周围人的眼里绝对是无比幸福,在所有她能接触到的人嘴里,她都是事业,爱情双丰收。事业大概就是赵昭父亲的小书店,现在开得风生水起。既不是顾客寥寥,难以为继。也不是那时候,很多不像顾客的人每人拿着一堆书,看上去就吓人。现在顾客像顾客,买书也像买书,挺是这么回事。事业这东西,全靠比较。对于赵昭

  • 赖上总裁大人在线阅读第5章

    “啊!”我被一声尖叫吵醒,睁眼一看,齐琳抱着脑袋蹲在帐篷里瑟瑟发抖。“小琳?小琳?”我轻声呼唤她,拍拍她的肩膀,她忽然回头,脸色惨白看着我,嘴唇哆哆嗦嗦,“我们…我们怎么还在这里?”“你怎么了?小琳?”我非常担心她,她的情绪变幻不定喜怒无常,或许是温和的语气平淡了她的惶恐,她擦干眼角的泪珠,吸吸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