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文娱之使命之我们的女巫很狠毒(5)

2022/6/24 14:47:21 作者:滑溜溜的泥鳅 来源:纵横中文网
文娱之使命
文娱之使命
作者:滑溜溜的泥鳅来源:纵横中文网
“易成功,你完全可以保送清华北大。老师希望你好好考虑。”“老师,你听!这大街小巷里全都是粤语歌、英语歌日语歌,甚至是韩语歌!你看!好莱坞大片的海报占领了商业广场的大屏!当今中国不缺我一个科学家,更不缺专家教授!我只想好好唱歌演戏拍电影……”“你可想好了?”易成功背着吉他向走廊尽头走去,当清晨第一缕阳光照射而来。“这是我的使命!”这一刻光芒万丈!

这恐怕是瑟希纠结得最久,内心斗争最激烈的一次。

那红宝石项链她的确喜欢,若是放在她的盒子里她也肯定满足。但一再确认后,她很肯定她是真的想把那‘人’给装到盒子里。

不不不,这绝对不行的。马装不进盒子她都知道呢。

摇头让自己清醒一点,可她却在那人又凑近窗户时看呆了。

明明窗边的人怎么看都没有‘闪亮亮’的地方,就是金灿灿的头发和她最爱的碧绿眼眸让她没法转移视线嘛。可为什么······

见屋里的人动了动,瑟希立马脚一蹬往上一窜,整个人躲在了茂密的树叶间。以为自己差点被发现,她开始下意识的屏息。

如果她出来前背下隐身咒就好了,那样她就不用偷偷摸摸的偷看,而是光明正大的‘偷看’。

事实上,这时候的被偷窥者并未发现异常。哈特满意的转身,看向迪蒙特。

“报酬,您打算要什么。”

迪蒙特本想拿出烟头,边抽烟边琢磨自己想要什么。但最后受不住侍者的制止眼神,他只是做到小圆桌旁。

“欠着先吧,哈特殿下,就和以往一样。”

哈特轻叹了口气,重新环顾四周。这个小屋在她眼里,只能用破烂来形容。

“那么您得尽早来向我索要了,毕竟如果您继续住在这,那您今后剩下的时间也不多了吧。”

听到这内里满是‘不敬’的话,一旁的侍者顿时觉得压力暴增,心里是说不出的复杂。

迪蒙特老先生倒是无所谓,笑了几声站起来,这才对哈特行礼。

“就算是时间缩短了,但在这我可是比过去活得还要自在。对我来说,非常值得呢。”

哈特的冷笑让在宫内被传闻荼毒的侍者开始颤栗,在他以为自己会看到公主大发雷霆,命人将老者手脚打断时,公主却示意他过去,准备离开了。

“希望下一次,您也还是这么说。”

走到门前,哈特停下 ,头也不回地丢下最后一句话。

迪蒙特还弯腰低头,直到他听见门被关上后才直起腰板,重新走到桌边坐下。烟斗里冒出白色的烟雾,又从他的嘴里呼出。

即使没有出门,迪蒙特都能根据屋外传来的动静知晓现在发生了什么。

因私事偶然来访乡间的公主,亲民善良的殿下还不忘在中途亲□□问底层百姓。

除了突发事件外,每年的丰收节上国王都会带着王子王女在全国各地巡回。但也许,今年的丰收节盛会上,就不再有哈特殿下的身影了。

“所以说,还是您剩下的时间不多啊,哈特殿下。”

老先生呢喃自语着,左右转头后他在一堆杂乱的物品里找到了半成品雕像。那是两只正欲展翅飞翔的百灵鸟,可它们的翅膀都还未完成。

这本来是两年前公主亲自要求他做的生日礼物,那时殿下正养着两只百灵,且格外喜欢它们,得知他不仅会处理珠宝首饰还会雕刻后,立马请他为那两只爱宠雕像。

但在他完成前,对方突然改变主意不要了,让他把那礼物扔得要多远有多远。还命人把所有的鸟类宠物丢出皇宫。

这一切的起因恐怕是因为一件事——殿下知晓自己将要离开这个国家,与一个素未谋面的王储结婚。

说来也是叫人无奈,殿下知道后并没有哭闹着拒绝或表示出不顺从。可她生活中的性格和态度却变得越来越奇怪,还是人前人后两个样,并且‘公主’的那面完美得挑不出瑕疵。

这难道是叛逆期的人会有的表现?

迪蒙特自己都不相信的摇摇头,正准备再添点烟叶。敲门声在这时响起,他站在原地迟疑着听外面的人敲了第二遍。

通常来说,镇子里的人都知道他现在是不见人更不见客的。刚刚是皇家的人来,他没资格拒绝。

那现在又是谁找他?

敲门的人并不急促,但却锲而不舍的敲了第三次。

觉得对方可能会一直敲到他开门为止才会放弃,迪蒙特头大的走到门口。

出乎他的意料,门外站着的是名陌生的少女。手里还提着个篮子。她似乎没料到他会突然开门,手还举在那准备往下敲,在看到他后愣了片刻。

“呃、唔,是、是迪蒙特先生么?”

叼着烟斗的迪蒙特点点头,含糊不清的问道,“你有什么事。”

“咳!”

门口的瑟希感到紧张,眼睛偷偷瞄着屋内,直到被人挡住视线才回神。

“那个,我想请您帮我修一下我的菲、扫把。”

还好她记住菲林的提醒,要把他说成‘扫把’。免得被人用奇怪的眼神看。

“修扫把?”

迪蒙特还是头一次听到这样的请求,镇子里的人要是扫把坏了,最多请他帮忙做个更结实的。

重新把人上下打量了一遍,迪蒙特拿出嘴里的烟斗,站直了询问对方。

“你的扫把呢,坏到什么程度了。给我看看,如果一天修不好,你明天再来给我。”

听到这话瑟希激动得脸都红了,她搓了搓手,却转身往后跑。

“您先等等,我去叫、我去把它拿过来!”

这一行为又让迪蒙特迷惑得直皱眉。他看着人跑远拐了个弯到另一栋房子后头,还是没忍住走出房门想跟去看看。

谁知才迈出六步,他就见人从那屋后窜出来了,手里拖着个比人高的丑扫把。更叫人匪夷所思的是,那扫把前端还被硬装上了好多东西。

“这丑扫把是怎么回事。”

听到这么直接的话瑟希差点脚下一滑摔出去。自己精心装饰的菲林一出来就被嫌弃,她真的是心要碎了。

强忍悲痛的瑟希就把正在装真扫把的菲林给人呈上了。

“就前面的地方,快要——”

“断裂了。”迪蒙特说着拿起丑扫把,把那半截快撑裂的地方仔细看了几遍,又用指头按压。

不知是不是错觉,他好像感觉到扫把动了几下。而且这木质他也无法立马分辨出是属于哪种。

迪蒙特先生就这样转为投入状态,他捧着扫把就走回屋内,一边挑选工具,一边坐下继续研究装死中的菲林。

盯着那敞开的大门几秒,又低头看看马车留下的痕迹。瑟希深吸一口气,最后蹑手蹑脚的跟进门。

她拿出篮子里的‘真实’球球,捧着它来到了窗边。正是刚刚那名少女站过的地方。

闭眼聚精会神的在心里默念咒文,她的脑中也逐渐出现不属于她的画面,和她从未听过的声音。

这些东西很混杂也很模糊,闪过的速度也极快无比。可如果她的能力再强一点,说不准就能看清楚,听清楚了。

几秒的时间内那些东西飞过脑中,最后她只抓住了一句缥缈的呼唤。

——哈特殿下

“已经好了。”

在睁眼时刚好听到身后传来声音,瑟希意识到是迪蒙特先生修好了她的菲林,立马眉开眼笑的回头看。

她的确见到菲林断裂的地方被修补好了,可菲林头上全部的‘亮晶晶’都被拿下来了。有些比较廉价的还被直接丢进了火炉里。

“以后不要随便在柄上装东西,这木材不适合后期镶东西,材质太硬了。”

“还有,这怎么什么乱七八糟的都往里塞,一点用都没有,还难看得很。你以后注意点。”

数落到一半,迪蒙特在发现那奇怪的少女正以一种‘悲痛欲绝’的眼神盯着他看。

“嗯,你怎么了?”

吸了吸鼻子后,瑟希一把夺过自己的菲林后夺门而出。但还不忘甩下半瓶绿墙。本来她是打算留一瓶感谢对方的。

她边跳上菲林绕到屋后离开,还边悲愤的大喊着。

“先生您······您实在是太过分了!呜——”

门内的迪蒙特摸不着头脑,莫名其妙的看着人跑远。他做了什么惹着人家了,真是莫名其妙。

而少女心被伤到瑟希当即做了个决定,她要去把那红宝石项链,或者······或者试试看能否把那‘哈特殿下’装进她的盒子里,好好抚慰她受伤的心灵。

瑟希也是说干就干,绝不拖沓的人。这天晚上她就找到了皇宫。

乘坐着变‘秃’的菲林俯瞰下方,她还在抱怨那自作主张把亮晶晶都摘下来的老先生。不过,久违的散心还是治愈了她的伤痛。

她以前都只是在森林附近的镇子里徘徊,还从未来过繁华的中央地区,更别提连平常百姓都不能随意进出的宫殿。

身披斗篷的她在上方完全隐入夜空,那些巡逻的士兵根本发现不了她。但进入城墙的范围后她就不得不小心了,因为还有些士兵是站在宫殿顶端和瞭望台上的。

会在哪里呢,那个哈特和红宝石。到底哪个会是她以后的‘宝贝’呢。

嗯,要是两个都是就好了。

飞行时的风迎面吹来,感到眼睛干涩的厉害,所以瑟希一直在眨眼,找目标的速度都变慢了。

而此时此刻,被瑟希心心想念的人形宝贝——哈特殿下,正在一群侍者的注视下躺倒床上,准备入睡。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万界星河在线阅读第6节

    宋元的异能很特殊、很强大但是,其实,他的万象异能树有一个致命的、重大缺陷……每三天诞生一种新异能,但是,一到两天之后,异能便会莫名消失!然后,继续诞生新异能。继续消失。宋元一年觉醒的异能,的确,足足有121种之多!然而,最终,所有异能全部都消失的干干净净、一无所有!宋元很无奈。欲哭无泪。没有异能,那

  • [综主fgo]今天开始做普通人在线阅读第4节

    冼灼菲目光哀怨瞪了孟宝宝一眼,像是在埋怨她帮倒忙。接着将目光转移到宋炳光身上,瞥见他怀里的教材,微微抬起下巴,质问道:“所以说,你就是那个来给我们授课的教授?”“是的。”宋炳光礼貌性笑笑。冼灼菲啧了一声,显然不服气。“你不是说你穷光蛋一个,还指望我包养你吗?怎么几天不见,摇身一变就成了海龟教授了。还

  • 容其第四章在线阅读

    〔哟!还是传说中突破到化神境界的一些天骄才会面对的太虚金雷呢!居然能被宿主提前碰上,恭喜宿主,你要凉了。〕系统一脸戏虐地对着云轩说道。“能不能对我有点自信心啊!我还是很强的好吧!”云轩语气中带着一丝兴奋,“而且我很久没有遇到这么刺激的挑战了,之前的渡劫虽然麻烦,但完全没这次有意!”他眉头一皱,那双星

  • 一人一江山之蛇精

    这么想着,我缓缓的闭上了眼睛,等待着死亡的到来。就在这时,在我的身边突然发出了一道绿光,随后便有一个绿衣女子出现在了我的身边。“喂,傻小子,你真的好执着啊。”一个及其动听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了起来。我缓缓的睁开眼睛,随后便看到了一个女子,这女子一身淡绿色长裙,长裙的外面是一层淡白色的纱衣,她的秀发披散

  • 都市玄幻之天下第一楼之匪乱和亲朕一下

    “小渊在看什么?”陶涣道,“眉头一直没松过。”陶渊回头一笑:“刚刚听见有人说流匪之事。”两人现在正在下朝回府的马车上,之前马车经过糕点铺的时候,一个女人正拿流匪吓唬怀里闹腾的孩子,那孩子一听,立马就不哭了。“流匪?”陶涣点头,“确有此事,市井之中最近有传言,流匪之名可止小儿夜啼。”“皇上可知晓此事?

  • [综漫]月的人生画风不对少女与他(一)

    银白色的现代SUV停在一幢独栋的小楼前,权俊赫和侑莉从后车门下车。权妈妈从副驾驶下来,解除了门禁的验证。权爸爸驾驶着车辆驶进自家的车库。权俊赫迈进庭院,院子里的光景和两年前离开时一般无二,似乎只有花草多了一些。天气炎热,阳光毒辣。没有在庭院外多停留,权俊赫和家人顺着背阳修建地楼梯上去二楼。二楼的大厅

  • 无间之囹圄第八章

    早饭是在一家比较高档的中式铺子吃的。包子,烧麦,还有颇具特色的水晶糕,让金闪闪难得没有用红酒佐餐,而是很接地气的吃了一碗稀饭。吃过早饭,金闪闪便带着沢田纲吉往东京的方向出发。他们没有选择乘坐地铁,而是坐着环境相对要舒适一点儿的特快新干线。“早知道吉尔的目的地是东京,就叫上绿谷一起了。”坐在对面的沢田

  • 陌上花开佼人可归王家的棋子

    察觉到秦玄的神色,鹰厉冷冷的看着秦玄,低声道:“你不用自作多情,以为我是在帮你,今天我给你的东西,未来,我会从你身上一点一点的拿走!”秦玄笑了笑,拱手道:“多谢鹰厉前辈的知遇之恩,今日之恩,未来必将涌泉相报!”鹰厉没说话,只是冷厉的看了秦玄一眼,环顾四周,看到周围近乎已成平地的后山,鹰厉震袖一挥,原

  • 酚酞遇上碱在线阅读第9节

    一号领袖罗斯拉尔不知道是因为听得自己都有些脸皮上挂不住了,还是怕这些莫须有的事情伤到同僚感情,亦或是怕这些虚幻的事情最终会扯到他的头上?总之,这个有些温文尔雅的老人再也顾不上许多,有些微微激动地大声喝止住所有人,而后对卫天道:“卫天,不管怎么样,我是相信你及你过往所有为我们做出的牺牲,但是,你与我们

  • 全世界都暗恋勇者!在线阅读第9章

    近期有事停更两天,各位亲们抱歉了。